第一百七十四章 平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一语破春风 书名:白狼公孙
    夜空,稀少的星辰偶尔闪烁一下,圆月还挂在天空,清辉的冷色照出城池的轮廓,马蹄声自远方由远而近狂奔向那边的城池,披着皮裘内置铠甲的(身shēn)影勒了勒马头停下,拧开羊皮袋狂饮一口,随后喂给伸来舌头的战马一点水。

    “总算是回来了,以后还是步行算了,骑马受罪?!钡湮そ饪笸扔胝铰砝υ谝黄鸬纳?,如释重负的从上面下来,瘫坐到地上,整个人都虚脱了,揉着腰(身shēn):“……幸好军师没和咱们一路,不然他那(身shēn)子骨,非得跑散?!?br />
    旁边,不再是当初那个青涩小马贼的李恪,提着狼牙棒不屑的看了一眼巨汉,壮实的(身shēn)子在马背上扭来扭去,颇有些得意的做给对方看。

    三百骑士就地休息,上万行军,就算全是马军也要保持均匀的速度以免阵型变得零零散散,公孙止将队伍交给华雄、高升、阎柔等人掌管走在后面,他带着亲骑先行赶路回来,经过数(日rì),在这个夜晚总算是看到了城池的轮廓,心中的不安稍稍落下。

    休息了片刻,众人再次上马准备前行,远方一骑持着火把奔驰过来,见到这边的上百骑倒是吓了一挑,随后见是自家首领,连忙翻下马背快步跑来,话语有些着急的说了关于城内有黑山贼作乱的事,他出来就是东方胜未免出现意外,特地派出的斥候前来通知已在回城路上的大军回来平乱。

    摇曳的火把光下,公孙止听完斥候的话语,牙齿摩出吱嘎声,眼帘眯了起来。

    “我夫人如何?没有受伤吧?”

    “卑职尚不清楚,出城时,贼人还未动手,此时怕已经打起来了?!背夂蛲塘丝谕倌?,连忙回应。

    旁边,典韦勒缰绳大叫:“那帮黑山贼真是不记人好,有吃有坐的还想怎样?!我老典去杀了他们!”旋即,暴喝一声,一夹马腹:“驾——”

    纵马狂奔出去,随后,马蹄轰鸣起来,径直朝城门过去,城墙上火把探下张望,守门的将领立即让人将城门打开,放这三百骑进来,公孙止冲入城门朝周围城门兵卒挥手:“——剿贼?!?br />
    上千道(身shēn)影迅速集结,跟随战马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杀向府邸那边。

    ****************************

    火把在黑暗中燃烧,地上刺眼的鲜血在众人视线内缓缓流淌,夜色中沸腾的喊杀声、兵器交击的声音压到城中最为华贵的府邸门前,女人的声音响起那边。

    “白绕,放下兵器,可知你们在犯上作乱——”

    持大刀的魁梧(身shēn)形抓过同伴的尸体挡在(身shēn)前,伸出凶悍的半张脸呸了一声,咬牙道:“……少说(屁pì)话,成王败寇而已,要死也要当个明白鬼,我想知道你们如何知晓此事的?!?br />
    “好,让你知道!”

    ‘白驹’交给旁边的妇人,蔡琰拍拍手:“出来吧?!?br />
    屋檐下,警戒的一排(身shēn)影挤开,一道消瘦黝黑的汉子走了出来,怀中抱着兵器,脸上浮着笑容:“白头领,是我告知夫人的?!?br />
    “眭固?。?!”那边大声怒吼起来,白绕瞪红眼单手横起大刀:“…….咱们是黑山一起出来的兄弟啊,你这反复的小人,背叛兄弟——”

    那边,眭固摇摇头,看去对方的神色满是不屑:“白头领,你忘了一件事,咱们现在是公孙首领麾下,我没有背叛,而你才是作乱之人?!彼婧?,脸色严肃下来:“而且,谁挡我吃饭,我就杀谁!”

    便是拔刀的一瞬,周围女卒、郡卒哗的提起刀兵合围过去。大椅上,女子起(身shēn)开口:“住手——”

    绣鞋站在石阶的边缘,因为怀孕变得丰腴的(身shēn)形面向大院中那些脸色浮起彷徨不安的黑山贼平缓开口。

    “从黑山过来的诸位弟兄,迁途时,吃的不够,我夫君绞尽脑汁((逼bī)bī)迫冀州各个大户弄来粮食,免得你们在途中饥饿,他知道那么大的迁途,必然会走的很慢,又找来许多过冬的衣物被褥,诸位来到这边后,原先在黑山军中有地位的,都尽量安排了差事,可上谷郡就这么大,所辖的城池屈指可数,官职就那么一点,也先顾着你们,整整大半年啊,你们自己看看上谷郡周边有多少是你们黑山出来的人,又有多少是本地人,看看那些落户的黑山百姓哪一个饿着冻着了,还是没分到田地了…….”

    “…….夫君眼瞎,养出你们这群东西,你们做了连狗都做不出来的事(情qíng),哪里来的脸面拿起兵器口口声声的叫嚷作乱?!”蔡琰一甩长袖,抓过白驹唰的拔出捏在手中,指着他们:“来??!既然自认为有理,有脸皮有脾气就冲过来,朝我挥刀!别让这里一帮妇人都看扁你们——”

    门里门外,影影绰绰的黑山贼不过数百人,听到那边女人质问的话语,不少人互相看看,视线竟抬不起来,盯着脚面。后方东方胜,连忙将自己手中的兵器哐当的扔在一名黑山贼的脚下,引起黑山人群中响起一连串的兵器丢在了地上的声响。

    “捡起来!”白绕转(身shēn)看向(身shēn)后众人,捏紧着刀柄浑(身shēn)发抖,大叫出声:“都把兵器捡起来啊,不要听那一介妇人的话,杀过去劫持了她,周围就没人敢动我们,公孙止没在城中的……大家不要怕?。?!”

    “谁说我没在城中!”熟悉的声音,雄浑威严的自府邸外传来,马蹄声轰鸣奔驰到这边,拥堵的人潮陡然左右分开,人群中东方胜看到大步过来的(身shēn)影,松了一口气,连忙上前见礼,那边,龙行虎步的(身shēn)形不在意的摆手,带着典韦径直穿行人群,围困在门口的黑山贼发抖的推倒两旁不敢看过去的(身shēn)影。

    公孙止盯了白绕一眼,挥手:“典韦,撕了他?!闭庋幕坝镏?,大步走到妻子面前,搂过来,大马金刀的坐下,将女子放到大腿上,望着院中被巨汉一只手提着挣扎的(身shēn)影,开口:“这人有没有伤着你?”

    陡然见到丈夫出现,蔡琰捂住嘴唇,红着眼眶摇了摇头:“夫君怎么回来了……妾(身shēn)以为是在做梦…….”

    “那你看看是不是在做梦?!?br />
    大手伸过来,在她脸上捏了一下,疼的女子小声发出痛呼的同时,那边白绕双手想去挣脱那恶汉臂膀,然而只来得及发出嘶哑的叫声,对方手指已经陷入脖子里,血涌了出来。

    下一秒,整个人在半空撕裂成两半,大片的内脏哗的一下掉在地上,檐下的女卒收了兵器发出哎哟的叫声,将头转去一边,不敢直视这样的画面。

    血腥气弥漫庭院,蔡琰赶紧捂住嘴,饶是她见过不少杀人的场面,可看到这样血腥的一幕也是仍不住想要呕吐。

    “你还真撕了他……”公孙止揉着眉心望着那一地破烂的血(肉ròu),起(身shēn)去拍打呕吐的妻子后背。

    典韦有些委屈的抠着头发:“不是你让我撕的吗…….怎么还怪我了?!?br />
    旁边,李恪抱着狼牙棒凑过来,小声道:“那是首领耍威风随口说的,你还能当真……哎呦…..谁打我!啊……首领……”

    一顶铜盔在地上旋转。

    公孙止收回手,看了一眼抱头鼠窜的(身shēn)影,目光随后望去门口拥挤等待发落的几百道(身shēn)影:“全部杀了,首级挂在城门示众?!?br />
    “是——”

    周围声音响起时,蔡琰快步过来抓住丈夫的手臂:“夫君,不可这样做,既然他们已丢下兵器,显然有了悔悟,何况杀太多人,治下的黑山百姓会惶恐不安,如今一切当以安稳为主?!?br />
    “行!”公孙止笑了一下,拍拍妻子的手背,视线扫过那边被包围黑山众:“还不感谢夫人!”

    乌泱泱的人群跪了下来。

    “但是……犯上作乱,本就死罪,既然免了,活罪还是要罚的,先关押起来,另外听候发落,可有怨言?”

    那边的话语再起,下跪活命的众人低伏头颅:“我等愿意接受惩罚?!?br />
    “都带下去?!惫镏沟愕阃?,搂着蔡琰转(身shēn)离开这里,随后低声对跟来的典韦吩咐:“把里面其余领头的人杀了?!?br />
    巨汉拱手离开。

    *********************************************

    深夜快要过去,相隔这边尚有数百里之外的军都山方向,有数骑正朝上谷郡奔驰而来,为首一名乃是颇为年轻的将领。

    “兄长……兄长……一定要救救父亲啊……”

    呢喃的声音随风飘去后方,马蹄疾驰。

重要声明:小说《白狼公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