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你的第一,我要了!

    “怎么还没来?”

    拿出手机,时间即将来到了11点,距离比赛结束只剩下了仅仅一个小时。

    薙切绘里奈终于忍不住拨通了一个号码:“请帮我查一查上次美食节的第二名,慕凡人现在在什么地方?!?br />
    吩咐完毕,薙切绘里奈将视线转向了美食节公布分数的大屏幕。

    目前的比分已经公布,第一名是上次的第四名,获得了83分的高分,除了原本的第十超常发挥获得了第二外,其他人的名次并没有发生多大改变。

    当然,他们能获得第一,完全是因为这场比赛中最受关注的三人的料理目前还没有做好。

    ”新户绯纱子的料理完成!“

    这时,在川岛丽的提醒声中,众人将视线转向了第一席位上的新户绯纱子,只见她的料理已经完成了。

    ”那是什么料理?”

    在全场观众古怪的目光中,新户绯纱子竟然端着五个表皮被烤焦的竹筒放在了评审台上。

    “这是......”

    千俵夏芽也是有些愕然的看着桌上的竹筒问道。

    “这是我制作的,竹筒香饭?!?br />
    新户绯纱子微微一笑,然后上前动了动,将竹筒上面覆盖的竹子抽开,顿时露出了竹筒内藏着的米饭。

    在竹筒被打开的那一刹那,一股属于米饭的清香扑鼻而来,就算是一旁的四个评审都能闻到其中米饭的清香气息。

    “原来是这样,将竹筒用炭火加(热rè),竹筒的表皮烧焦,里面的米饭就刚好熟透,非但不会有寻常锅里的味道,而且还会让米饭充满了竹子的异香?!?br />
    单单看到这种奇思妙想的做法,就让千俵夏芽满是赞叹的说了一句,然后拿起自己的勺子舀了一勺米饭放入口中。

    在米饭入口的一刻,清新的异香瞬间充盈了整个口腔,来自自然的气息回((荡dàng)dàng)在脑海中,恍惚间,她感觉自(身shēn)仿佛(身shēn)处于一片清新宁静的山林之中,远离了尘世的喧嚣。

    这种宁静而又优雅的感觉,让她不(禁jìn)沉浸在了其中。

    半晌后,千俵夏芽方才回过神来,带着震惊的看向新户绯纱子问道:“这个竹子,不是普通的竹子,才能发出这样的清香吧?”

    “嗯?!?br />
    新户绯纱子点了点头,笑着说:“确切的说,这个叫做香竹糯米饭,这个竹子叫做糯米香竹,而且选用的是最幼嫩的竹子,这种竹子一般只有酒杯般粗,竹节约长40余公分,用糯米香竹煮制的糯米饭,方便携带,在10小时内不会变硬返生,可(热rè)吃亦可冷吃,米饭香软可口,融糯米香、青竹香于一体?!?br />
    “而这种香竹糯米饭,比普通的竹筒饭要更适合招待贵宾.....我们真的是完全体验了一次贵宾级的待遇?!?br />
    四宫小次郎望着新户绯纱子目光中满是赞扬道:“而且选用的糯米的松软香甜,无论是口感和味道,都要比普通的米饭好吃的太多了?!?br />
    “这股口感,难道是......”

    这时,堂岛银惊呼了一声,而后笑道:“看来,这也并非简单的香竹糯米饭,这里面以猪瘦(肉ròu)混以香糯米和黑豆三种食材,加上适量盐巴放进竹筒烤成香糯饭,不单单闻起来味道异香扑鼻,吃起来更让人(欲yù)罢不能?!?br />
    “这是属于来自于山中独特的气息!”

    这股清香顷刻间蔓延了堂岛银的(身shēn)体,清泉流水的声音如琴声回((荡dàng)dàng)在心间,一时间让他的心(情qíng)都变得舒畅了起来。

    “而且米饭里又加入了切碎的藕片和莲子,更加增添了清香的味道?!?br />
    千俵夏芽瞥了一眼刚才新户绯纱子打开竹筒时的叶子:“用香蕉叶来封住里面的清香,使其不在烧制的过程中扩散,又能让其充满风味,这种用心想法,果然不愧是薙切绘里奈的贴(身shēn)秘书,只要努力或许你可以和薙切绘里奈相提并论?!?br />
    得到了这么多好的评价,新户绯纱子不由惊喜的笑道:“谢谢夸奖,我只是想永远服侍在绘里奈大人的(身shēn)边?!?br />
    “而且,这种来自天然山林中的食材,要比外界购买的好上太多太多了,不单单蕴含着充分的营养,又可以养胃润肺,果然不愧是来自药膳世家的料理师......”

    听到这里,一旁两个美式料理学院的主厨脸色不太好,可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这个香竹糯米饭实在是太好吃了,使得他们根本无法隐瞒自己的内心。

    “能告诉我们,你这道料理的来历吗?”

    堂岛银不(禁jìn)有些好奇的问道。

    “嗯?!?br />
    新户绯纱子点了点头,笑道:“这是我们药膳家族,曾去接见一位来自华夏的傣族人,他为我们制作的料理。据说傣家人民在长期生产实践中对香糯竹的广泛利用遍及衣、食、住、行、用诸多方面,可以说竹子与他们的生产和生活已经息息相关了。

    “傣家祖辈流传种竹用竹习惯,房外多种竹、房内皆用竹,食竹笋、住竹楼、用竹筷,吃竹筒饭、喝竹筒酒、饮竹叶茶,架桥以竹代木、防洪取竹制笼,大凡桶、篮、桌、凳等用具无不取材于竹,连吸烟也用竹制水烟筒。所以竹筒米饭,是来自华夏少数民族中非常美味的一道料理?!?br />
    “原来如此,这道料理果然来自于华夏?!?br />
    四宫小次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不(禁jìn)抿着嘴唇有些回味的想到了第二场中制作石锅鱼的少年。

    这个少年似乎也是华夏人吧?

    可惜了第三场竟然没能来参赛。

    ......

    “那么有请评审们开始打分吧!”

    在川岛丽的声音中,大屏幕上的分数开始迅速跳动起来。

    18-18-18-18-19

    总分:91分!

    看着场中几乎一致的答案,川岛丽不(禁jìn)笑着宣布道:“看来各位目前出现的第一位已经产生了,压制了曾经第一8分,获得全场第一个突破到90分以上高分的新户绯纱子?!?br />
    听到这个消息,在场原本支持着薙切绘里奈的观众都(情qíng)不自(禁jìn)的给予掌声,看来这个小秘书不仅仅长的漂亮,实力也是当之无愧的一流。

    而整个赛场中只有杰诺的脸上闪过一抹冷笑,继续制作着自己的料理。

    接下来登场的是睿山枝津也。

    “这是,披萨饼?”

    五位评审看着自己面前摆放的披萨饼均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qíng)。

    奥兰·詹姆斯冷眼瞥了一眼睿山枝津也,语气中不乏讽刺的说:“可单单披萨饼的话,在现如今的比赛中,根本不可能获得高分。毕竟刚才新户绯纱子第一个上场的香竹糯米饭,实在是表现的太过惊艳了,在美国披萨饼我们可吃了不少。这个披萨饼选择在它之后上场就真的有些不适合了?!?br />
    对于美式料理学院的嘲讽,睿山枝津也不以为然的笑道:“既然敢拿上来比赛,自然不是简单披萨饼?!?br />
    “嗯?”

    第一个品尝披萨饼的是冯·格丽华,刚刚咬了一口披萨饼,顿时感觉眼前一亮,只见她口中的披萨饼和刚才咬下来的披萨,竟然像是吃了拔丝一样的食物一般,扯出无数条金色的面丝。

    这种那种带着无穷弹力的口感,让她整个人都惊讶了起来:“这个披萨饼为什么会口感会这么好?”

    “难道是在和面的时候加入的水分比更多,而且面的本(身shēn)又用了独特的高筋面,使得面变得比其他的面更软,更粘,而且从你刚才制作的披萨工艺来看,你竟然全部是手工做出来的?这样的难度,用机器会方便一些吧?”

    睿山枝津也脸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当然,真正的厨艺是不通过一切机器,完全手工制作出来的才是真正美味的料理。作为厨师自然要有这种劳累的觉悟?!?br />
    听此,场中观众席上的人们也跟着点了点头,人的手艺比冰冷的机器做出来的美食要好吃这点是一个十分正确的。

    毕竟机器能替代人的话,就不会出现远月学院和美式料理学院了。

    而且一个厨师不用任何机器,这才是最为合格的厨师。

    与此同时,曾经远月学园第一席资历过人的堂岛银拿着叉子切下一块披萨放入口中,看出了其中的端倪,说道:“首先这个披萨的口感已经来到了极致,应该是在比赛前就用了经过长时间发酵的面了吧?看来睿山你为了做出这道披萨饼也是做足的准备?!?br />
    千俵夏芽也沉浸在了来自披萨的幻境中,他感觉自己似乎来到了一家风景秀丽的农场,一望无际的草原:“不仅如此,面粉中再和面发酵的过程中还加入了鸡蛋和黄油,可是并没有蛋清,只有蛋黄的美味,导致这个披萨饼充满了鸡蛋的风味,这是属于意大利农场的味道?!?br />
    四宫小次郎咬了一口,一瞬间感觉脑袋仿佛被冲击的炸开一般,盯着披萨饼沉吟道:“作为底料的蔬菜,似乎和寻常的披萨经过了不一样的处理.....”

    睿山枝津也淡笑着解释道:“实际上作为底料的蔬菜,我在比赛刚开始的时候就将其煮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并且将其绞碎,在上面涂抹上了一层特制的番茄酱,才形成了现在口感舒适的底料?!?br />
    “这种风味,带着极强的冲击(性xìng),让我不由想起了第一次吃着披萨饼的时光.....”脑海中依然沉浸在这股奇妙的风味中,奥兰·詹姆斯不可置信的说道:“底料里加入了黑胡椒粉以及胡萝卜和糖让其充满了风味?!?br />
    “这简直就是意大利有名的披萨,那不勒斯披萨!”

    回想着之前在意大利有幸尝到的这样一道料理,没想到竟然被远月学园的学生重新还原,奥兰·詹姆斯忍不住惊呼道。

    “竟然是那不勒斯披萨!”

    听到奥兰·詹姆斯的惊呼,观众席上顿时掀起一阵惊呼,怪不得一道披萨会引起评审们的纷纷好评,原来是世界上有名的料理,那不勒斯披萨饼!

    “?!?br />
    这时,在场中大屏幕的闪烁中,最终分数终于到来。

    “93分!”

    这是比新户绯纱子还要高出两分的成绩!

    而新户绯纱子看着大屏幕上的分数先是微微一愣,而后似乎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一般,失魂落魄的呆在了原地。

    “抱歉,薙切绘里奈大人,我没能做好这一切......”

    新户绯纱子的内心中满是愧疚的看向坐在观众席位上的薙切绘里奈。

    她本以为可以帮助助她最为尊敬的薙切绘里奈大人,夺得美食节的第一,却没曾想,竟然刚刚出场就败给了和绘里奈大人同为十杰之一的睿山枝津也。

    这样的话,曾经第一的誓言就瞬间被打击的烟消云散了。

    看到悲痛(欲yù)绝的新户绯纱子,薙切绘里奈无奈的叹了口气。

    其实目前的一幕也在她的意料中,睿山枝津也(身shēn)为远月十杰之一,因为年纪比她们大了两岁,阅历和料理技术,比起新户绯纱子要强上不少,新户绯纱子落败也是正常的事(情qíng)。

    从自己暂时失去味觉的那一刻,薙切绘里奈就知道,就算新户绯纱子代替自己参赛也是无缘冠军。

    对此,她才将全部的希望寄托给慕凡,可没想到慕凡竟然和她一样都没能来参加比赛。

    睿山枝津也推了推眼睛,眸子里闪烁着睿智和自信的光芒,他不屑的瞥了一眼新户绯纱子。

    其实这场比赛中让睿山枝津也忌惮的只有薙切绘里奈而已,对于新户绯纱子他倒是没有怎么重视过。

    看着大屏幕上的分数,睿山枝津也攥紧了拳头。

    既然新户绯纱子被自己击败,那么这次美食节的第一就由来自远月十杰的他拿下了!

    “哦?现在高兴是不是有点太早了?”

    这时,一声带着讥讽的声音将睿山枝津也唤回现实,睿山枝津也抬起头来,只见杰诺正端着做好的料理朝着他走来。

    睿山枝津也皱了皱眉,而在杰诺和他错(身shēn)而过的时候,竟然以仅有他们两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勾起嘴角对着他冷笑道:“杂鱼,不要高兴的太早,这次美食节的第一是属于我们美式料理学院的?!?br />
    “你?”

    睿山枝津也的脸色变了变,回过头去,杰诺的脸上却挂着淡淡的笑意,端着料理登上了评审台。

    “牛(肉ròu)汉堡?”

    看着杰诺端上台的料理,睿山枝津也微微一愣,而后皱起了眉头,带着凝重的目光看向那个奇特的牛(肉ròu)汉堡。

    除了睿山枝津也,因为杰诺是整个场中最后一位上台的选手,在他上台的一刻,场中的数万观众也全部将视线集中到了他的(身shēn)上。

    在数万人的眼中,杰诺并没有任何慌乱之色,随着他将牛(肉ròu)汉堡端到了台上,一股(诱yòu)人的(肉ròu)香顿时从盘子上扩散开来。

    这(诱yòu)人的香气,让五位评审的(身shēn)子皆是颤抖了一下。

    堂岛银和四宫小次郎的面色有些(阴yīn)沉,并没有着急品尝最后一道料理。

    一旁的美式料理学院的两位主厨却一脸的得意,他们明白,只要杰诺拿出了这个美式料理的牛(肉ròu)汉堡,这次的冠军就一定非他莫属了。

    “好香啊?!?br />
    率先有所动作的是不属于两个势力的千俵夏芽,(诱yòu)人的香气勾起了她的食(欲yù),她咽了咽口水,然后毫不客气的咬了一口牛(肉ròu)汉堡。

    在将外面的面包咬下,舌尖刚刚接触到里面的牛(肉ròu)的时候,牙齿咬在牛(肉ròu)上,里面蕴含着的鲜嫩的(肉ròu)汁瞬间在口中四溅开来,滚烫而又充满了风味的味道刺激在了她的味蕾上,让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娇jiāo)哼。

    一时间,面前的整个世界都发生了改变,一阵商船的鸣笛声从耳边飘过,千俵夏芽回过头去,她发现自己此时来到了一座繁华的港口城市。

    面前则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回过神来是(热rè)(情qíng)款待者来往客商的料理师,那里的烹饪技术,蕴含着法国、西班牙、加勒比和非洲的传统气息。

    这里,正是属于美国的新奥尔良!

    回过神来,千俵夏芽望着杰诺眼中露出难以掩饰的震惊。

    想不到,杰诺简简单单的一道料理,竟让她品尝到了来自于美国新奥尔良独特风味。

    牛(肉ròu)刺激的(性xìng)的味道,让千俵夏芽不(禁jìn)深吸了一口气,俏脸上带着难以掩饰的潮红,看向杰诺问道:“好鲜嫩的(肉ròu),为什么(肉ròu)会这么嫩,咬下去竟然可以爽快到这种地步?”

    杰诺站在场中淡淡一笑道:“实际上,在炖(肉ròu)的时候,我用了一个独特的水果?!?br />
    “什么?”

    千俵夏芽微微一愣,忽然想起来之前在场中将菠萝绞碎的菠萝汁,然后瞪大了眼睛:“原来如此,菠萝汁,你用了菠萝汁,将牛(肉ròu)放在菠萝汁里浸泡,实际上,菠萝汁就是天然的嫩(肉ròu)粉,菠萝汁里富含菠萝蛋白酶,能帮助牛(肉ròu)蛋白变得软烂。因为最早的嫩(肉ròu)粉就是从菠萝里提纯出来的。用纯菠萝汁更健康,炖出来的牛(肉ròu)也更清香,营养不减分、反而加分?!?br />
    “竟然巧用了纯天然的技术......”

    四宫小次郎着实也被杰诺作为料理师的技术给惊讶了一下。

    这么看来,美式料理学院不单单是会用心机,而且杰诺本(身shēn)实力也是过人,两者结合在了一起,才缔造出如此可怕的杰诺。

    这时,一旁品尝着牛(肉ròu)汉堡的格丽华瞥了一眼并没有动口的四宫小次郎堂岛银和,颇有意味的笑了笑道:“四宫先生、堂岛先生,作为此次的评审,你们难道不打算品尝最后一位选手的料理吗?!?br />
    “哼,既然是你们美式料理学院,(身shēn)为老朋友,自然要品尝一下了?!?br />
    四宫小次郎皱着眉头冷漠的说道,而后看向了盘中的牛(肉ròu)汉堡和千俵夏芽一般,大口咬了一口。

    顿时,鲜嫩的(肉ròu)汁和风味瞬间充盈了整个脑海,让他不(禁jìn)发出一声叹息。

    因为他明白,这个牛(肉ròu)汉堡的制作技术已经足够杰诺获得这次美食节的冠军了。

    在那个遥远的新奥尔良港口,盛行着烤(肉ròu)和烹饪的技术,人们都(热rè)(爱ài)着大口吃(肉ròu),而杰诺的牛(肉ròu)汉堡正好贴合了这一点,在牛(肉ròu)上下足了功夫。

    回忆着刚才品尝到的味道,四宫小次郎叹了口气解释道:“虽然看似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牛(肉ròu)汉堡,但是运用了来自于新奥尔良独特而又精妙的烹饪技术来制作牛(肉ròu)汉堡,而且在炖(肉ròu)之前又在牛(肉ròu)上面抹上了大蒜,以及百里香,孜然粉,干辣椒等香料,就像是制作牛排一般,让牛(肉ròu)充满了来自于新奥尔良的微辣容易引起食(欲yù)的烧烤风味。

    ”这种味道,这样满足人们大口朵颐的**,是当之无愧的牛(肉ròu)汉堡中的第一?!凹负醮挪桓?,四宫小次郎做出了这一次的评价。

    “嗯。再加上牛(肉ròu)汉堡两侧的番茄酱,而且中间又加了一层特制的馅饼,既精致味浓而又不失份量?!?br />
    看到杰诺再次端上来的五杯牛(奶nǎi),堂岛银的心中叹了口气,这个牛(肉ròu)汉堡借助着牛(肉ròu)共同来吃,味道会再次升华。

    虽然他很不想承认,但是面对着这样美味的料理,就算他不评分,接下来的上台的观众和其他评审也会给出相应的分数。

    单单这一个简单的汉堡,就能看出杰诺无论烹饪和刀工,亦或者活用食材的技术上都要超过前面的参赛者。

    这样看来,这次美食节的冠军已经不言而喻了。

    95分!

    最终,大屏幕上的分数再次发生了逆转,见到这一幕,睿山枝津也原本的信心瞬间被一扫而空。

    他终于理解刚才杰诺的话了,他这才回忆起曾经他明明有着成为远月学园第一席的潜力,而可因为沉醉于发展商业,而将料理的技术放置,导致了料理技术一直举步不前。

    这次美食节就是对他最大的证明,也让他重新认识到了自己。

    “看来以后要多钻研一下料理技术了?!?br />
    心中带着失落,睿山枝津也叹了口气,毫不犹豫转(身shēn)离开了美食节的赛场。

    虽然前十名都有奖励,可对他而言,没能获得第一就是最大的失败。

    但是就算面对着这么大的压力,这次的失败也并不会打击到他,反而会成为未来他前进的动力!

    因为他要对得起被人们称为炼金术师的远月学园第九席的位置。

    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勇气再站起来。

    看到原本排名第二的睿山枝津也的离开,杰诺的勾起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

    而奥兰·詹姆斯这时也将视线转向堂岛银和四宫小次郎二人问道:“既然参赛选手已经全部完成,是不是该宣布美食节的最终结果了?”

    “还有50分钟?!?br />
    堂岛银面色(阴yīn)沉的摇了摇头:“你不觉得这样宣布未免有些太着急了?”

    “难道堂岛银先生想要让观众一直盯着目前这种空((荡dàng)dàng)的赛场吗?”

    一旁的格丽华不以为然的冷笑道:“难道这样下去不是在浪费所有人的时间?”

    四宫小次郎皱了皱眉,的确现如今参赛者比赛完毕,没人愿意继续盯着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赛场。就像是电影院的谢幕一般,能够看演员表的又有几人。

    可事到如今,他们真的不希望这么简单就让远月败给美式料理学院,他们希望那个慕凡能够归来,击败杰诺。

    可是看了下时间,堂岛银都苦笑了起来,时间只剩下了四十五分钟,就算来了又能怎么样?

    再次等了五分钟,而因为比赛迟迟不肯宣布接过,观战席上已经掀起了一阵喧嚣的议论。

    看到这一幕,观众席最后方的薙切绘里奈和一色慧都明白,场中的观战者已经有些等不及了。

    这种时间里,如果还有参赛者在比赛就算了,可是目前一个人都没有,还不宣布结果,根本没有人愿意。

    毕竟他们都是买票进来的。

    “慕凡,你究竟去了哪里?”

    薙切绘里奈攥紧了秀拳,因为紧张掌心已经满是汗水,这一刻,她只能将希望寄托于没能来到赛场的慕凡(身shēn)上。

    川岛丽一个人站在台上,就算是作为交际花和主持人的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都没人制作料理了她总不能站在台上陪人聊天吧?

    沉默了一下,川岛丽只能走上了评审台,对着堂岛银和四宫小次郎小声说道:“各位前辈,是不是该宣布一下结果了?!?br />
    “算了,宣布吧?!?br />
    堂岛银也明白这件事无法拖延下去了,只能吩咐人去找来了此次的主要负责人薙切仙左门卫。

    看到了场中的评分,虽然薙切仙左门卫作为远月学园的总帅,更是这次美食节的负责人,可是按照着规定他也无法做出改变,只能叹了口气,走到了台上看着大屏幕上的分数,高声宣布道:“那么我宣布,此次比赛的优胜者是.......”

    “等一等!”

    还没等薙切仙左门卫说完,忽地一道声音自远处传来,众人回过头去,只见一楼的门口,一位(身shēn)着黑衣,面容清秀的少年,正带着两位女生,快步跑到了场中。

    这时,少年抬起头,看向大屏幕上的时间和分数,脸上不由露出一抹笑意。

    虽然路上有点波折,但总算赶上了。

    “慕凡?”

    看到了这个(身shēn)影,在场的参赛者和观众全部都露出了各异的神色,高坂穗乃果和薙切绘里奈的脸上带着希望和兴奋的神色。

    而来自美式料理学院的人的脸色却变得难看起来。

    原本几乎站在了冠军位置上的杰诺也是听到了门口的喊声停住了脚步,回过头去,看到了快步来到场中的慕凡,然后他的瞳孔微微的一缩。

    因为在他看向慕凡的那一刻,正巧和慕凡冰冷的眼神对视在一起,接下来在他的视线中,慕凡的嘴角微微动了动。

    这一刻,杰诺竟然从慕凡的口型中读出了他所说的话。

    “你的第一,我要了!”

重要声明:小说《二次元之幻想系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