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二选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阳光浬 书名:南欢北爱
    季予南或许感觉到了,或许没感觉到,总之没有停顿,他粗暴的吻着她,手绕到时笙(身shēn)后的礼服拉链处——

    拉了两次都没拉开。

    他拧着眉,喘息粗重而急促,“你自己来?!?br />
    时笙半挂在他(身shēn)上,一边将小印放进包里,一边还不忘了怼他,“季总果然经验匮乏,脱衣服这种小事都不会,要不回去练练再来?”

    “嗤拉……”

    季予南直接将礼服给撕了,布料破碎的声音在静溢的车厢里清晰可闻,“这种事是男人的本能,不需要经验?!?br />
    时笙:“……”

    所以,流氓是天生的,不是后天养成的。

    季予南托着她的(臀tún)部将她抱起来,双腿岔开坐在他腿上,凑过去吻她。

    时笙的礼服堪堪的挂在肩上,若是季予南刚才再用力一点就要全部掉下来了。

    男人的唇还没落在她(身shēn)上,时笙突然‘啊’了一声,(身shēn)子后仰,避开了他的碰触,“我好像听到有哭声?!?br />
    季予南:“……”

    他抬眸,目光幽深。

    领带在刚才的纠缠中已经被季予南扯下来扔在了一边,衬衫扯开了几颗扣子,露出紧实的小麦色(胸xiōng)膛,脖子上有两道被指甲抓出的红痕。

    时笙从座椅上摸出手机,在季予南面前扬了扬,打开免提。

    没有声音。

    别说哭,连一丝一毫的哽咽啜泣声都没有。

    时笙意兴阑珊地看他一眼,“看来,慕小姐并不去想象中的在乎你,我还以为她会哭?!?br />
    季予南眯了下眼睛,夺过她的手机。

    通话已经断了,他按出通话记录,第一个通话在两分钟以前,算时间,应该是他们刚上车的时候。

    没存名字,但这个号码季予南并不陌生,虽然,他一次也没打过。

    慕清欢在法国的号码。

    所有的激(情qíng)都在这一刻淡去,季予南(身shēn)理上的反应还没有完全淡去,但已经没有做下去的**了。

    和慕清欢没多大关系。

    男人在这种事上被打断,很难再提起兴致。

    等时笙理好衣服从他(身shēn)上下去,季予南降下车窗,点了支烟,“你什么意思?”

    “女人嘛,就是要矫(情qíng)些,虽然我这个年纪的女人很饥渴,但想要男人(身shēn)体的同时也想要男人的心,试试喽,结果不满意,而且,不是你主动停下的吗?要不,继续?”

    季予南眯了下眼睛,沉默。

    一支烟抽完,他将烟蒂扔出窗外,“东西呢?”

    “什么东西?”时笙横斜了他一眼。

    季予南还是刚才的半仰姿势,衬衫和西裤都比较乱,“小印,刚才你从我西裤里拿的东西?!?br />
    时笙:“……”

    季予南冷漠地看着她,“需要我自己动手?”

    她咬牙,僵持了十秒钟,拉开包链将小印扔给他。

    季予南抬手接过来,摊开掌心——

    映着灯光,那枚晶莹透亮的蓝色小印在他掌心里闪闪发光,里面的蓝色光芒好在在流转似的,那处被雕刻了名字的地方还有红色印泥。

    “你和我结婚,就是为了这个?”

    上次偷进他的书房,这次直接上手拿,要说她对这个没兴趣,他还真不信。

    这些年,时笙不是第一个对这枚小印起心思的人,这东西虽然不像国内古装剧里写的那么玄乎,仅凭一枚印章就能号令三军,但他这些年所有经手的事都是盖的这枚印章,丢了会很麻烦。

    时笙目不转睛的盯着季予南掌心里的那枚蓝钻——

    因为这可能是她这辈子唯一一次近距离的观察它了。

    一样的。

    虽然她在珠宝这一行的造诣不高,但最近也恶补了一些这方面的书,从外形和反(射shè)出的光泽度来看,和照片里母亲的那枚一模一样。

    除了那残缺的,被雕刻成名字的地方!

    时笙愣愣的盯着看了许久,那枚蓝钻,像是一道光,正蛊惑着她抬手去拿,就想将它紧紧的抓在手里。

    这时的她心里就一个想法:这是妈妈的东西,拿回来,就完成了妈妈一半的遗愿。

    她的指尖刚触到那枚蓝钻的边缘,季予南就收回了手,讥笑,“胃口倒不小?!?br />
    时笙没理他,兀自低头整理(情qíng)绪,“这枚蓝钻,是哪里来的?”

    季予南打开车门,一条长腿迈出踩在地上,闻言,眼神犀利的看向她:“女人有胃口是正常的,但别胃口太大,撑着了?!?br />
    他坐到驾驶室,启动车子离开。

    礼服的吊带被季予南扯断了,时笙随便系了一下,看着窗外发呆。

    远处的霓虹汇成一片五颜六色的光晕,在她眼里渐渐连成了一条璀璨的线。

    时笙刚开始没注意,后来才发现,季予南的车速越来越快,街道两旁的景都不太能看清了。

    这车在速度上虽然比不上跑车,但也属于顶级的豪车,提速很快,再加上他车技好,也没有太强烈的颠簸感。

    所以时笙到现在才反应过来不对劲。

    季予南开车很稳,也没有飙车的习惯,大多时候不会超过120。

    “季予南,太快了,你慢点?!?br />
    今天的车流量似乎特别的大,但又大的有点不同寻常,似乎从季予南的车这里划开了一道分界线,前面没什么车,后面的车就多的有些不正常了。

    季予南好几次变道都差点撞上旁边车道的车,整个过程惊险刺激。

    刚才时笙没察觉是一回事,现在(身shēn)临其境又是另外一回事。

    她第一次感受这种在马路上飙车的快感,紧张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她拉着车顶的拉手,(身shēn)体被甩得紧贴在门上,“季予南,你疯了?”

    季予南的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手背上青筋凸起。:“闭嘴?!?br />
    时笙坐的后排,看不见他的表(情qíng)。

    但明显车厢里的氛围不对。

    路口的黄灯已经在闪了。

    季予南赶在最后一秒的时候冲了过去。

    时笙:“……”

    她回头看了眼(身shēn)后,几辆通体纯黑的车几乎是紧随其后的冲过了红灯,她总算意识到是哪里不对了。

    这个点,这条路,街道上不应该有这么多车。

    车子一路疾驰。

    季予南看了眼后视镜,道:“车窗升起来,蹲下去?!?br />
    “???”时笙听见了,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

    车窗升起?

    蹲下去?

    季予南一(身shēn)冷峻的煞气,“我他妈让你蹲下去,你是没带脑子出门,还是听不懂人话?!?br />
    话音刚落,车子后方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时笙在美国呆了这么多年,对这个声音并不陌生。

    枪声。

    她回头,后车窗玻璃上面赫然出现了一个弹眼,正对她的后脑勺。

    幸好季予南装的是防弹玻璃,要不然刚才她脑袋就对穿了。

    季予南分心看了她一眼,“蹲好?!?br />
    时笙急忙蹲下去。

    季予南一只手撑着方向盘,微探出(身shēn)子,朝(身shēn)后的车开了几枪,对方早有准备,挡风玻璃自然不可能是普通的钢化玻璃。

    “蹲着,别探头?!?br />
    今晚公司庆功宴,地址离长岛并不远,他便没带多少保镖出门,看这(情qíng)形,应该也被这些人拦住了。

    “时笙,这些人的目标是我,前面有处山林,我下车引开那些人,他们应该不知道你在车上,后车座的椅子可以扳起来,等一下你藏在里面,自己寻个时间开车走?!?br />
    他回头看了眼时笙,将那枚小印递过来给她,“拿好,如果我回不来,你就将这枚小印毁了,钻你可以留着,只需要把刻有名字的地方毁了就行?!?br />
    “那你呢?会不会出事?”

    季予南笑了笑,不咸不淡的说:“那不正好?你想要的东西此刻就在你手上?!?br />
    和刚才的冷酷狠厉判若两人,此刻,他懒散的很。

    似乎并不将此刻的危险放在眼里。

    时笙低着眉眼没说话,她知道,这是现在最好的方法。

    照这(情qíng)况,即便是防弹玻璃也撑不了多久,而且,这辆车的速度明显比不过对方刻意改装的车子,与其在车里被人当活靶子,进山林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好,你注意安全?!?br />
    就在这时,一辆红色的超跑突然越过那几辆黑色的车冲了过来,与季予南的车平行。

    副驾驶的车门打开,里面一个穿黑色西服的男人对季予南道:“季少,上来?!?br />
    子弹打在车子金属外壳上的‘砰砰’声让人听了头皮发麻。

    季予南看了眼那辆车,这地方离长岛已经不远了,留在别墅的保镖应该已经接到消息正在往这方向赶,所以,越是接近那里就越安全。

    从一辆车跳到另一辆车对他而言并没有难度,但如果他跳过去,车子会一直往前冲,照这车速,短距离不会自动停止。

    而前面,有个弯道。

    没有驾驶员((操cāo)cāo)控方向盘,车子势必会撞在护栏上,车里的时笙必死无疑。

    如果时笙((操cāo)cāo)控方向,她也逃不开那些人。

    那辆车虽然速度比他现在开的车快,但也只能拉一个人过去,时间再拖,就会被后面的车围上,到时候再快的车速也没办法冲出去了。

    活命的机会,他和时笙,二选一。

    季予南握着方向盘的手收紧,他抿紧唇,转头问时笙:“跳过去,有没有问题?”

重要声明:小说《南欢北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