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比武招亲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虫梦 书名:寇道
    江宁府,江南六府之冠,从聚宝门开始,便已是人流如织,比肩继踵,穿过古御街,街东是府学贡院,读书人三五成群;街西是大功坊,乃城内的富人区,高宅大院,寸土寸金。

    绕过内桥,便是层层叠叠的里巷内坊,寇立照那豕公子给的地址,找到了他们借宿的民居。

    看的出来,二人都不缺钱,租了个半大的敞院,瓜藤篱下,青竹流水,芝麻公子正在温习书籍。

    “寇兄,来来来,上茶上茶,豕公子?他啊,夜眠花柳,至今未归呢,对了,寇兄你脖子上的伤痕,难道是,嘿嘿嘿,这小娘的力气可真大啊,”芝麻公子露出‘你懂我懂大家懂’的笑容。

    “是啊,真大啊,”寇立心有余悸,差点就人头落地了。

    “寇兄你知不知道,上届乡试出了个极厉害的人物,还跟你同姓……”芝麻公子露出崇拜的表(情qíng):“视功名如粪土,此辈人物,真是世间少有的高雅之士?!?br />
    “咳咳,略有耳闻?!?br />
    “对了,寇兄,我最近温书之余,也在书坊中买了本最近极火的话本,《古今剑侠英豪大战》,读起来真是(热rè)血沸腾,号称囊括古今英雄事,寇兄要不要欣赏一下?!?br />
    古今英雄事?寇立手一抖,话本掉落在地,连忙岔开话题:“这次前来,主要是向兄台打听这今科乡试的消息,譬如,这今科学政是何许人?”

    一说这个,芝麻公子面色一肃,道:“原来如此,既然这样,在下就要卖弄一番了,今科学政乃徐翰林,北直隶人,师从上任学政冯老大人,好瘦骨文风……”

    芝麻公子别的不谈,说起小道消息来可是头头是道,毕竟他也是考了三次乡试的老油条,寇立听了还真有些受益匪浅,不过也很头疼,这徐翰林居然是上任冯翰林的学生,那自己要想恢复被革去的功名,还真是难度不小。

    正闲聊间,忽然大门被一脚踢开,豕公子一脸兴冲冲的闯了进来,叫道:“芝麻兄,有大(热rè)闹了,咦,寇兄也在,那就更好,快点去看(热rè)闹,有小娘子比武招亲??!”

    寇立和芝麻公子互视一眼,同时冒出惊讶的表(情qíng)。

    比武招亲?

    三人赶到御门街,只见在街道正中搭了个木头架子,高挂两面鸳鸯旗,一个小脚老婆子正拉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说着话。

    “各位江南的公子、好汉,我母女二人逃荒而来,盘缠家底散尽,仅剩一手家传梨花枪术和粗浅拳脚,又知科举在即,各地俊才汇聚江都,(欲yù)求一良材佳婿,若是自觉力大如我小女者,不妨上来一试,不过我母女二人已经若是未吃饭,若是有这心意者,赏几十个大子填个肚皮可好?!?br />
    那老婆子四面拱了拱手,顿时迎来一片喝彩声,毕竟这比武招亲,在江宁府可是头一会儿,不过片刻,那箱子就被填了大半。

    “好漂亮的小娘子,”豕公子两眼冒着(爱ài)心。

    寇立放眼望去,只见那小姑娘(身shēn)材(娇jiāo)小,(身shēn)穿粗布麻衣,面有英气,细湾湾两条眉儿,白净温润,黑发梳成小辫子,纯天然的美态,虽未长开,已比那庸脂俗粉高上不止一层,脸蛋由于动作,红晕片片,煞是可(爱ài)。

    “有意思,”寇立自能看出,对方是故意收着打的,每次都弄的险象环生,然后借力打力,将上台的读书人推下擂来。

    不过一炷香时间,就有十几个见猎心喜的读书人被打下台来,但围观者依旧兴致不减。

    寇立嘴角微扬,这不就是大促销的手段么,头等奖哪有那么好中的,这小姑娘的拳术至少精通以上,十来个汉子都是等闲。

    当然,这也就是在武风不盛的江南好使,要是在岭南,早被连人带老婆子,一起被抢回家了。

    练拳的体力异于常人,自然色心也是。

    “二位,我感觉忍不住了,我要重振江南雄风!”豕公子咬牙道。

    “你行嘛,”芝麻公子反问:“你昨夜不是才((操cāo)cāo)劳一夜?”

    “大丈夫(日rì)夜酣战,马革裹尸!”

    语罢,这豕公子就抢先报了名,兴冲冲的爬上擂台,色迷迷的道:“小娘子,等会儿本公子就带你回家?!?br />
    周围倒喝一片。

    圆脸小姑娘天真的道:“胖哥哥,你真能打赢我吗?”

    “那必须的,还不知小娘子姓名呢?”

    “我叫樊明娘,胖哥哥接招?!?br />
    “好嘞,我来了!”

    豕公子也是有急智的,知道比技巧比不过人,准备用蛮力服人,猪突猛进,一把把小娘子扛回家,樊妹妹拳术好,腰力肯定也好,非常好!

    眼看着这头肥猪扑来,樊明娘眼中寒光一闪,脚步一踏,杀机扑面,豕公子只赶到头皮一麻,脚一晃,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跪倒在地。

    在地。

    “胖哥哥,我是招夫婿的,不是招儿子的,”樊明娘天真的道,还拍了拍对方脑门。

    周围一阵爆笑,芝麻公子和寇立连忙装作一副不认识对方的模样。

    哪怕皮厚如豕公子,也不由的老脸通红,灰头土脸的溜了下去,讪讪道:“久战疲惫,容本将率大军先修整数(日rì)?!?br />
    “江南雄风被你这么一耗,还真是不多了,”芝麻公子幽幽的道。

    “哼,蛇鼠一窝,狼狈为(奸jiān),几年不见,你依旧只能和这些没皮脸之辈搅合在一起?!?br />
    寇立转头一看,呦,这不是大白鹅嘛。

    “白玉诗社的人,寇兄,你认识他们?”芝麻公子皱眉道,他知道对方,毕竟这诗社在本地颇有名气,据说社中还有几个举人,得罪了他们会很麻烦。

    “何止是认识,白鹅公子可是我的同窗好友,”寇立意味深长的道。

    大白鹅顿时面色一僵,很有当场pk的冲动,却被另一人阻止,道:“今(日rì)只比谁能抱得美人归,白兄不要冲动了?!?br />
    寇立眯了眯眼,看向对面这位,气质明显不同一般,昨(日rì)也是他提点出了被革去功名一事,反问道:“阁下是?”

    “白玉学社社长,华南峰?!?br />
    “他就是三华书院山长的儿子!”

    “今榜乡试中,最(热rè)门的那一个?”

    旁人议论纷纷。

    “那又怎样,有本事你抱得美人归啊?!?br />
    华南峰轻轻一笑,道:“项兄,这么好的机会,可别错过啊?!?br />
    从诗社之中,明显走出一壮上一头的,走路如雷,双目似牛眼,长腿一跨,径直上了擂台。

    “这家伙是个秀才?怎么看着像个屠夫,”豕公子喃喃道。

    寇立表(情qíng)玩味,江南文风盛,武风弱,这是事实,但好歹烂船也有三根钉,这个读书人居然拳术大成,行步如雷;这三华书院又是江南闻名的大书院,看来,读书人也想捧出个武状元来啊。

    果不其然,这项公子一上场,就把这樊小妹压制在下风,是真正拳术层面的压制,劲风赫赫,拳脚相加,看的围观者更加紧张,这么可(爱ài)的樊小妹,可别真的就被这蠢牛到手??;尤其是豕公子,更是不停的打着气。

    他都跪下来认娘了,这小娘子要是输了,自己岂不是凭白多了个爹。

    “这公子手上功夫不错,就是(身shēn)上功夫差点?!?br />
    樊明娘正艰难的抵挡着,忽然听到下面传来这么一声,顿时目光一亮,明白对方的意思了。

    江南不是出不了厉害拳师,但由于风气影响,武人在这里得不到尊重,交流切磋的机会自然少之又少,就算对方真的有天赋,将手上的功夫练成,(身shēn)上的功夫练不到一触即发的水准,这就是破绽。

    果不其然,这樊小妹招式拳路一变,招招凶戾狠辣,以命搏命,这项公子顿时迟疑起来,这拳招打不到人,便就虚浮起来,樊明娘一个巧妙的钻跨拉马,从背后跳出,飞拳三箭打,三声脆响,这壮实的汉子当场被打出台外,重重砸在地上。

重要声明:小说《寇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