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等待法律制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十夜 书名:尤物娇妻
    翌(日rì)!

    洛城,警局里,一名穿着黑色服饰的女子冷然的站着。

    此刻,该女子虽然素颜,可是却异常的好看……因为她是肖浅!

    她被关在警局了。

    昨天,她被抓了后,醒来,就在这里了。

    “沐少尘!”

    肖浅想到沐少尘,一脸杀意,咬牙的唤道。

    她知道她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是因为沐少尘!

    是他的原因。

    如果不是他的话,她不会在这里。

    事实上,也确实是沐少尘。

    昨天,他的属下,抓到了肖浅后,就有给他打电话。

    那时,他在公司开着会。

    看着这样的来电,他立刻起(身shēn),出会议室,出去接听。

    “尘少,我们抓到肖浅了。如你所猜测的,她真在法国。前天晚上,我们就在塞纳河街,看到她了,然后,我们的人暗中跟随着她,直到发现她的住处。我们便在她的住处守了一夜,然后,将她抓到了?!?br />
    当沐少尘接了电话后,他的属下便立刻将肖浅被他们抓到了的事汇报了起来。

    沐少尘一怔,抓到肖浅了?

    她还真的在法国。

    这时,他不由的想到了沐傲,冷笑,没有想到他真把肖浅安排到了法国。

    “立刻把她带回来?!比绱讼氲乃?,回神,想了想后,这么朝该属下说道,“届时,交给罗局长,他会处理她?!?br />
    关于肖浅的事(情qíng),他已和罗局长交代过了。

    只要找到了肖浅,那么罗局长就会立刻向肖浅定罪,将她关入监狱。

    肖浅的罪是商业犯罪和故意杀人罪……上次,107号废旧工地,徐落被暗杀的事(情qíng),他已经知道了是肖浅买通的杀手。

    关于那名杀手,他已经找到了。

    她供认了一切。

    找那名女杀手的事(情qíng),他一直有在做。

    所以,经过这么久的时间后,他们终于找到了该名女杀手……对于肖浅欺负徐落,沐少尘可没有那么轻易原谅,所以,他准备让肖浅在监狱待着。

    这是肖浅欺负徐落的代价。

    任何伤害和欺负徐落的人,他都不会轻饶。

    除了目前来说的裴语娜和令离歌!

    对于裴语娜……他始终是有些同(情qíng)的。

    毕竟她的遭遇确实可怜。

    再有,他错认裴语娜是徐落的那些年,裴语娜也确实是真心(爱ài)他。

    所以,他才会对裴语娜心软。

    至于令离歌?

    这个男人,他暂时没法对付!

    正确的说,是他不想和他闹僵。

    毕竟他们是朋友,是战友、也是校友,彼此的关系很复杂。

    如果可以,他并不希望与令离歌为敌,使得两人的关系变得很僵、恶化。

    “是!尘少!”属下听到沐少尘这样说,立刻恭敬的应(允yǔn)道。

    沐少尘便不再说什么,挂了电话,转(身shēn),回了会议室。

    他相信他们会做好这样的事(情qíng)。

    因此之故,当他们把肖浅运回了洛城后,便将肖浅交给了罗局长。

    罗局长便立刻安排人把肖浅送入了警局,关着。

    这是肖浅会在警局里的原因。

    肖浅想到这一些,神(情qíng)的变得(阴yīn)翳,朝着铁门口怒喊道:“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不该关在这里!我没有犯罪?!?br />
    然而,无人理会。

    没有人回应她。

    该死的。

    面对这样的结果,她愤怒。

    他们怎么可以就这样把她关起来了?

    她都还没有认罪呢?

    她要被关在这里多久?

    难道要被关一辈子?

    不行!

    一想到这样的可能,肖浅便很害怕了起来,她还这么年轻,怎么能被关在这里一辈子?

    她要出去。

    这么想的她,也就又再朝铁门喊道:“有没有人?我要出去!立刻放我出去。你们没有权利将我这样关起来?!?br />
    “啷什么?”这时,一名女警察走了过来,朝肖浅怒声喝斥道。

    肖浅看到该女狱警,窃喜:“警官,我是无罪的?!?br />
    “每个进来这里的人,都这样说?!迸炜醋判で?,冷笑,嗤之以鼻道。

    “我真是无罪的?!毙で臣?,立刻慌了,急忙辩解道。

    “你要是真的无罪,也就不会被关在这里了?!迸煸俅卫湫?,嗤之以鼻道。

    肖浅顿时语塞了起来。

    见此,女警察笑了。

    非常冷的那种。

    这时,两名男警察走了过来,开门,朝着肖浅说道:“出来!”

    肖浅挑眉,这是要放她出去了?

    如此想的她,也就出了看守所。

    两名男警察和该女警察,也就带着肖浅去审讯室。

    当知道是去审讯室时,肖浅不由的错愕、微惶恐和愤怒。不过,碍于双手被铐着,加之这里又是警局,所以她也没敢这么反抗,乖乖的进入了审讯室,坐在了审讯室台前的椅子上。

    “姓名?”

    两名男警察看着肖浅,冷冷的问道,准备开始审讯。

    “肖浅!”肖浅看着他们,迟疑了一下后,冷然的回道。

    “(性xìng)别?”两名男警察再问。

    “女!”肖浅配合的回道。

    “年龄?”

    “28岁!”

    “职业?”

    “设计!”

    “……”

    当把基本的问题问完了后,该名警察便开始核对资料,待确认无误后,才开始问其他。

    “肖浅,你于四年前,曾雇人去替换徐落的设计作品,使得她在作品被替换,涉险抄袭,并且无法参与沐氏集团的招标案。对于这一件事(情qíng),你承认吗?”

    肖浅一怔,想了想后,柔声回道:“我承认?!庇锫?,她冷笑,“但是,这不并不犯法吧?我只是雇人去做而已,又不是我自己去做的?!?br />
    “对了!即便这样的事(情qíng)犯法,也不至于定我的罪吧?”

    两名男警察抿唇,没有说话。

    见此,肖浅冷笑:“我对你们非法抓我,并将我们关在这里,非常的生气!我去投诉你们滥用私刑,乱抓无辜公民?!?br />
    “肖小姐,等我们问完接下来的问题,你再抗议也不迟?!闭馐?,一名高个的男警察受不了肖浅这样嚣张,不再沉默,淡笑,沉声的说道。

    肖浅嗤笑:“你问??!我倒要看看你们还要问我什么问题?”

    “三月前,徐落曾被人引(诱yòu)到107号废旧工地,当时,有埋伏的杀手在哪里,致使她差点死亡!请问这是你买通的杀手吗?”

    肖浅脸色微变,没有想到他们要问的问题,竟然是这个?

    她不(禁jìn)慢了半拍,才有些语颤的回道:“不是!”她开始否认,“我没有做这样的事。这一件事(情qíng)不是我做的?!?br />
    “肖小姐,你确定这一件事(情qíng)不是你做的?”这时,高个警察(身shēn)旁,略胖的警察看着肖浅,淡笑,冷冷的问道。

    “不是!”肖浅想也不想的否认。

    “肖小姐,你否认这一件事(情qíng)不是你做的,但是,当时逃走了的一名女杀却供认不讳的承认了是授你指意才在107号埋伏,意图杀了徐落。她说是你出钱买通她去杀徐落?!蔽⑴值木炖淙坏乃档?。

    边说的同时,他边拿出一份文件,给肖浅看。

    肖浅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完全没有想到该女杀手会指正她?

    “这是我们逮捕了她后,经过讯神,她所承认的话和事?!蔽⑴值木旖馐托で吃诳吹奈募鞘裁次募??

    肖浅听了后,惶恐,想了想后,冷然的说道:“她在诬陷我,我没有这样做……”

    “诬陷?”这时,高个警察冷笑,打断了肖浅,“那你用海外的账户给她账户上打钱是怎么回事?你们有过几次电话通讯又是怎么回事?”

    “我?”肖浅语词穷了起来。

    “你什么?其实就是你做的!你买通了女杀手去杀徐落——因为你恨徐落,也嫉妒她?!备吒鼍炖淅涞乃档?。

    “我没有!”肖浅听的心颤,也更惶了起来,急忙这么回道。

    “在证据确凿的(情qíng)况下,你还否认?”一直没有说话的女警察,无语的看着肖浅,冷冷的说道。

    肖浅顿时难堪了起来。

    见此,两名男警察和女警察也都嗤笑了,明白确实一切都是肖浅做的。

    如此想的他们,也就不准备再审肖浅了。

    微胖的警察看了看肖浅,冷然的朝两名下属说道:“带下去?!?br />
    “我要保释!”肖浅顿时想反抗,无奈反抗不了。

    她想到了什么后,立刻这么说道。

    “你犯了诬告陷害罪,又犯了故意杀人罪,不能保释!我们将会立刻将你送往监狱?!闭馐?,该名女警察冷然的说道,“第二百四十三条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意图使他人受刑事追究,(情qíng)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br />
    “而故意杀人罪,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qíng)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故意杀人罪是行为犯,只要行为人实施了故意杀人的行为,就构成故意杀人罪。由于生命权利是公民人(身shēn)权利中最基本、最重要的权利,因此,不管被害人是否实际被杀,不管杀人行为处于故意犯罪的预备、未遂、中止等哪个阶段,都构成犯罪,应当立案追究?!?br />
    “至于其他商业,逃逸等罪行,我就不多说了?!?br />
    “肖浅,等待你的将会法律的制裁?!?br />
    肖浅怔忡!

    两名男警察和该名女警察则无视了肖浅的怔忡,给两名属下使了一个眼色,让他们带走肖浅。

    肖浅立刻挣扎,不服等,然而并没有什么用?两名男警察已将她带走,送回之前被关的看守所。

    他们将肖浅推进去,便关门,上锁,离去。

    见此,肖浅愤怒和不甘,急忙朝他们喊道:“喂!”语落,她深吸一口气,冷然的道,“不要走,我还有话说,可不可以让我打个电话?”

    她要打电话给沐傲!

    她要让他来救她。

    此刻,沐傲一定发现到她不见了、出事了。

重要声明:小说《尤物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