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再遇

    “超哥,你终于来了!”

    刘启超上岸没走出多久,忽然就看到转角的石头后面跳出一个女子,看其样貌正是沐水心。

    “你没事就好,等等!你先站??!”刘启超原本是面露欣喜,可片刻之后便换了副谨慎的模样,他眯着眼蹙额道:“我们第一次单独吃饭是不是在定州的一品楼?”

    沐水心先是一愣,旋即莫名其妙道:“什么??!我们什么时候去过一品楼?而且我们第一次单独吃饭,不是被我爹诳了么?他当时说要宴请你和得钧兄弟,结果到场的只有你和我,害得你我足足等了半个时辰都没敢动筷子。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我爹为了……为了给你我创造机会?!?br />
    刘启超脸上的疑色稍解,不过他还是有所克制,轻声抱歉道:“不好意思,这座荒岛实在太过诡异,不得不防!”

    沐水心倒是很开朗,她微微笑道:“无妨啊,我爹说过术士若是不多长几个心眼,早就死在沟渠之中了。(身shēn)处无名的诡异荒岛,失散的同伴却忽然出现,任谁都会试探一番?!?br />
    “自从被鬼船偷袭之后,你是怎么过来的?”刘启超有意扯开这个尴尬的话题,不由得问起了其他事(情qíng)。

    沐水心也不想在这方面多作纠缠,她黛眉微皱,仔细想了想,轻声道:“当时鬼船忽然将我们的坐船轰击击沉,结果你和得钧在混乱中和我失散,我被冲击波震下船舷,幸亏当时我死死地抱住一块木板,才没有被淹死。之后我运气不错,结果在海上漂了半天之后,找到了一些残破的舢板,靠着那些东西,我才得以生存下来。之后我就顺着海流四处漂泊,鬼使神差地就来到了这座岛上?!?br />
    “鬼使神差?”

    “没错,就是鬼使神差!我当时也不知道为何要朝着这个方向漂泊,仿佛耳边有个声音,让我这么做的?!彼档秸饫?,沐水心眉宇间竟有些忧惧。

    刘启超的眉头也渐渐皱了起来,他已经隐隐感觉到(情qíng)况的不妙,这一切的一切,都好像有人在背后推动。从他们到达金屏镇或许是雷州开始,就已经进入了别人设计好的(套tào)路里,此后见到许青阳、老祝头和许青月,包括姚家和人间堂的出现,再到出海前往赤龙岛,却在半路遇到鬼船围攻。得到东瀛术士的帮助,却同伴四散,可又在冥冥中都被赶到这座荒岛。直到见到黑衣渡者,他才敢肯定自己一行人恐怕真的进入了别人的圈(套tào)之内,不光是自己等三人,恐怕来这座岛的若干势力,都只是被别人利用的道具罢了。

    这么说来,幕后的指使者恐怕是……

    “在这座岛上,我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生存下来,我还遇到了一批术士,他们修为不低,不过我没有让他们发现?!便逅牡蜕?。

    刘启超顿时有些惊诧道:“还有一批术士,他们又是何方势力?”

    “还有……那是什么意思?”沐水心反问道。

    刘启超将自己遇到南越术士,同时被东瀛咒术师攻击的事(情qíng),仔仔细细地给心上人梳理了一遍,并将自己的猜想也大概地说了一遍。沐水心听得连连皱眉,她黛眉微皱,轻声道:“从那帮术士的言谈中,我猜他们应该是海外某个小国的术士,隶属于南越帝国,只不过这次来岛上探险,倒是瞒着他们上头,私自潜入的?!?br />
    “海外小国?黑雾已经这么厉害,连海外的小国都没有放过么?”刘启超摸着下巴沉思道。

    沐水心略微犹豫了片刻,摇首道:“不是,据他们的言语里的(情qíng)况来看,应该是得到了类似藏宝图的秘密图纸,才会跑到这处荒无人烟的海岛?!?br />
    “藏宝图?”刘启超也是一愣。

    “就像是这种……”沐水心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看上去有些年头的羊皮卷,刘启超轻轻接过一看,发现上面竟绘制着一副海图,海图旁边还有些文字,不过不知是被海水浸泡还是汗水浸泡,已经变得模糊不清,看不出具体的含义。不过以刘启超想来,应该是解释海图或者说明藏宝之地类似的含义吧。

    刘启超反复搓揉着这张羊皮纸,又把它放在鼻下闻了闻,紧皱的眉头却没有丝毫缓解。

    “这图纸有点古怪!”

    沐水心不解地问道:“什么意思?”

    “这图纸的年代已经超过了几百年,可上面航海图的绘制方法,却是近些年才出现的?!绷跗舫嗔说嗍滞返难蚱ぞ?,面色古怪道。

    “你是说这些藏宝图是被故意制作的,而且最近几年才弄出来的?”沐水心不是笨蛋,她很快便弄清楚事(情qíng)的关键,并有些惊诧地说道。

    刘启超无奈地叹息道:“果然是有人做局,把诸多高手和宗派都算计进去了!”

    沐水心有些忧虑地讲道:“那幕后黑手的实力,也太恐怖了吧,能调动如此多的势力,同时又能监视他们的行动,来保证万无一失。这幕后黑手需要多少人力、财力、物力,更何况这些宗派里派出的人手里,不乏(阴yīn)阳天的高手,若没有足以镇住场子的顶尖高手,恐怕他们的目的根本无法达到吧?”

    “是的,但是能拥有这种本事的……恐怕寥寥无几吧!”刘启超其实早已大概猜到了幕后黑手的(身shēn)份,不过他不大想承认罢了。

    沐水心也陷入了沉默,一时间两人默然无语,陷入了难言的尴尬气氛。

    “罢了,我们先去看看(情qíng)况如何吧,总之先去看看所谓的千鬼寺,若是无法解决这个大患,我们根本离不开这个荒岛??!”刘启超无奈地苦笑一声。

    沐水心也学他苦笑一声,刘启超见了反而噗嗤一声,真正的笑了。两人总算是振奋了心神,按照黑衣渡者先前指引的路线,朝着远处的千鬼寺走去。这一路走来,倒没有什么遇到崎岖小道或者险恶地形,没有什么凶兽妖邪来袭,甚至连人物行走的痕迹都没有出现。

    “水心,咱们得小心,反常即妖。这里这么平静,恐怕暗藏杀机!”刘启超握着葬天刀,小心地提醒道。

    沐水心不是傻子,她当然知道反常即妖的道理,所以一双玉手也有意识地按住佩剑。

    两人就这样谨慎紧张,又带着一丝期待地朝着黑衣渡者指引的方向前行,没有任何的危险或陷阱机关。刘启超的心(情qíng)非但没有缓解,反而更加恶化了,他知道类似这种墓葬要塞外围没有防守,这本(身shēn)就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qíng),恐怕只能说明千鬼寺里,真的是九死一生之地!

    渐渐地地面变得平坦规整,刘启超惊愕地发现附近的景象开始变得千篇一律,到最后甚至出现了青石铺就的平坦大道。刘启超顿时明白,他们已经接近了千鬼寺的范围。至少已经来到了附近。

    出乎刘启超的意料的是,他们没费什么大气力便看到了千鬼寺的真实样貌,他还以为那附近肯定会有什么迷阵幻阵之类的阵法,以此来掩盖千鬼寺的真实地址??闪跗舫挥邢氲?,千鬼寺居然毫无遮拦地出现在他和沐水心的面前,没有任何遮挡。

    千鬼寺的外貌看上去有些和现在的佛寺有些相像,但也有很大的不同,准确地说来,千鬼寺更像是一座座宏伟的宫(殿diàn)。仅仅是隔着远处相望,刘启超都能感受到其摄人心魂的压迫感。

    “这就便是镇压着无数恶鬼行尸的千鬼寺么?”刘启超的手心已经隐隐沁出汗珠,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传说中的地方,上次去天苍山脉,也只是见到一个早已破败的天道府遗址,这次终于可以见到令术道颤抖的千鬼寺了。刘启超的(身shēn)躯也有些微微颤抖,他眼角的余光看向沐水心,发现她也有些紧张,于是便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握住沐水心的手。

    沐水心先是一愣,旋即便嫣然一笑。

    “走吧,让我们看看,这所谓的千鬼寺,究竟有多厉害!”刘启超豪兴大起,他迈开双腿,朝着千鬼寺的大门走去。

    与此同时,荒岛的某座山头。

    一个修长的(身shēn)影正低头望向山坳间的千鬼寺,淡然地负手而立。

    “终于全部到齐了?!?br />
    “这件事,你们也插手了?”从暗处传来另一个年轻的声音,似乎在质问着负手而立的中年道士。

    中年道士转过(身shēn)来,他的面色有些蜡黄,唇上蓄着一撮修剪整齐的胡须,若不是整个人看上去有些病恹恹的模样,他应该还算是个俊秀的男子。

    “我们插手不很正常么?更何况,他们虽没有直接派人过来,可也不怂恿那帮矮子,来试探一番?”中年男子有气无力地讲道。

    年轻的声音似乎对他的解释很不满意,继续追问道:“你们故意让饿鬼堂和人间堂都派出弟子,也是为了吸引那些人,你不觉得太过大动干戈了么?现在这岛上起码有四股势力存在,你们能搞得定么?而且光(阴yīn)阳天的高手,就起码不下五个!”

    “嘿嘿嘿,你多虑了!别说(阴yīn)阳天的术士,就算是混元境的高手来了,我们也有办法,让他们有来无回。至于你所说的大动干戈,正所谓淘米时要把里面的稗子弄出来,为了把可能染指邪体的人和势力全部找出来,必要的(诱yòu)饵也是肯定要存在的?!敝心甑朗拷擦艘欢位?,竟有些气喘,歇息半刻后才继续讲道:“黑雾和鬼船是(诱yòu)饵,饿鬼堂的那几个小子也是(诱yòu)饵,必要之时你我都是(诱yòu)饵?!?br />
    “凡是敢于打邪体主意的,一个都不能留!邪体,只能在我们手上!”

重要声明:小说《碧溪传人之邪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