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 改头换面

    第七百一十五章 改头换面

    周正发现并没有改变什么,一个一个的军阀跟真实的历史上相比,一模一样,不懂战争,还他妈的跟犟驴一样,这仗没法打,虽然一大部分军官和下属官兵以命搏杀,但挡不住如水般的颓败之潮。

    战争是国力的较量,更是一门艺术,中国恰恰是战争艺术的祖宗,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而在当时的中国,从天时上来讲,整个国家都没有做好对(日rì)本侵略的中国,临时拼凑的各个战区和将官也都无法协调,兵不知官,官不知兵;从地利上来讲,南京政府军队尽管占据了本土优势,奈何也转化成了劣势,针对鬼子的飞机大炮和坦克,面对鬼子强悍的作战能力,一味固守待援,不知变通,战争并不是喊上几句“与阵地共存亡”的豪言壮语就可以守得住的;从人和上讲 ,就更不用说了。

    吃过晚饭后,行军帐篷一片漆黑,兵工厂的发电机组仅仅给予兵工厂提供电力,反正没事做,黑灯瞎火的,连蜡烛和煤油灯也没有准备。

    周正有些焦灼,内心像火山一样酝酿着一种大的爆发,可鬼子还在石家庄,不像周围树林里面的兔子,随便跑进去,很快就能弄死几只。

    秦燕秋和秦燕茹姐妹俩互相倾诉着十几年的离别之(情qíng),吴兴奎和张凤山的到来,给大学生和刚刚收编的难民带来了欢乐,这两个喜欢吹牛的家伙给大学生讲打鬼子的故事,讲的唾沫星子乱飞,不时地爆发出阵阵掌声和哄堂大笑。

    内心的焦灼演变成了一场(情qíng)(爱ài),秦燕秋回去后,就成了周正的战场。

    掠过平原和山峰,战斗了接近一个小时后,周正就像一架装满子弹的机枪,哒哒地尽数全部给了秦燕秋,秦燕秋满满的幸福感,她紧紧地依偎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然后是无止境的拥吻。

    第二天早上六点,周正一如既往早早起来走出了行军帐篷,秦燕秋还在睡觉,周正没有叫醒她,想让他一个人好好睡个觉。

    张凤山和吴兴奎已经开始整队了,除了原来的士兵还有一帮刚刚加进来的难民。龙奎和特战小组的几名组长把大学生集合到了一起,一时间,各种口号交织着,士气到了顶点。

    队伍得加紧训练,起码得学会基本的防炮,匍匐,(射shè)击,躲避等基本战术动作,否则,到时候跟着机器一起撤往雾灵山的时候,整个行军过程就是一座行走的屠宰场。

    周正迅速走向了队伍,看着一帮大学生男女不等,头上的头发各式各样,尤其是一帮难民头发乱糟糟的像一堆鸡窝,尽管昨天晚上让他们到兵工厂里面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清晰,醒来后,还是这个模样。

    周正走到了队伍前面,向张凤山和吴兴奎还有一帮小组长敬了一个军礼,这是学生们第一次看到周正严肃的表(情qíng)。

    “报告周总指挥,第一纵队应到八百五十人,实到八百五十人,还有两百人在山上?!闭欧锷胶暗?。

    “报告周总指挥,第二纵队应到九百人,实到九百人,还有一百五十名在山上?!蔽庑丝藕暗?。

    “报告周总指挥,特战小组长十九人,全部到队,大学生兵团应到三百二十人,实到三百二十人,报告完毕,请总指挥指示?!绷叩搅酥苷跃戳艘桓鼍翊笊暗?,喊完后就站到了周正的(身shēn)边。

    “很好,今天,你们已经是一名军人,从平民到军人,从学生到军人的转变,首先,就是改头换面,男生头发全部他娘给老子理成小平头,女生全部剪成齐耳短发,特种工作的除外?!敝苷醋乓蝗焊ξ阉频耐贩?,就一肚子气。

    “啊?!蹦衙衩挥幸饧?,学生们中的女生却爆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啊个(屁pì),想当兵连脑袋都不要了,还怕脑袋上的毛吗?(奶nǎi)(奶nǎi)的,今天先理发后训练?!?br />
    周正大声吼道,学生们却再次睁大了眼睛,看了看周正的另外一边,周正斜眼一扫,才发现秦燕秋竟然也早早起来了,已经穿上了昨天秦燕茹晾在外面铁丝的迷彩服。

    “你们看也没有用,她是特种工作人员?!敝苷懒搜堑囊馑?接着说道,“龙奎,一会你们到城里把城里的理发师全部抓来,给我们的士兵理发?!?br />
    “是?!绷懔说阃?。

    “先这样,理完发了,在进行训练,两天之内必须学会基本的(射shè)击动作要领,匍匐前进,否则,到时候,我是要打(屁pì)股的?!?br />
    “啊,打(屁pì)股?!毖翘?,又是一片惊呼。

    “现在向右转,开始跑步,围着兵工厂走两圈,然后到工厂里去吃饭,吃完饭,坐在现在站队的这个地方,等待理发?!?br />
    龙奎才不管这些学生什么反应,到了战场上,稍微慢一步,就给鬼子宰了,这个时候不好好训练,那就是死亡。

    张凤山和吴兴奎带领的士兵先起了个带头作用,就围着兵工厂走了两圈,这个实在太简单了,一窝蜂地背着枪窜了出去,学生们本来都想打仗的,看到真正的军人已经冲了出去,跟着也大喊大叫着一窝蜂地冲了出去。

    看着跑出去的大学生和一帮叫喊着的难民,周正和秦燕秋相视一笑。

    “你怎么不多睡会?!敝苷实?。

    “睡什么,在山上每天除了收发电报,还是收发电报,坐在那里,而且,你那个爹呀,每天扛着枪出去打猎,河水刚解冻的时候,还到附近的小河里去抓鱼,然后,你母亲就天天给我们几个做好吃的,你有没有觉得我都长胖了?!鼻匮嗲锼档?。

    “哈哈,去年冬天,你们瘦了很多,我爹妈肯定心疼你们了?!敝苷杂谥芴焱鞘窃偾宄还?,“对了,山上现在的(情qíng)况怎么样,有没有鬼子去(骚sāo)扰?!?br />
    “山上的(情qíng)况都还好,夏青带过去的这个政委虽然只有二十七八岁,但经验还很丰富的,上山后,立刻发动当地农民开荒种田,赵老嘎让让在山脚下挖了很多井,如果遇到干旱天气,还能蓄水,我们的不远处有一条河,还有瀑布,算是赏心悦目吧?!鼻匮嗲锾撕笏档?,“至于鬼子,目前还没有,那是小鬼子目前还没有足够的人手,等待鬼子占领了华北,我估计小鬼子就开始从城市向农村扫((荡dàng)dàng)了,不过,雾灵山是燕山山脉的中段,向西和太行山接壤,只要我们合理利用地形优势,小鬼子想一口吃掉我们还是有困难的?!?br />
    “吃掉我们,还不知道谁吃谁呢,到时候咱们只要和太行山的八路军根据地连成一片,那就是小鬼子的噩梦了,然后向西到甘肃玉门,向东攻占山海关,卡住鬼子关东军的喉咙,我让小鬼子难受?!敝苷Φ?。

重要声明:小说《抗日之怒火兵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