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侍女

    李思琪外貌足已于美神媲美,一席华贵的冰蓝色秀发真达腰际,幽蓝色的瞳孔隐隐透出神秘,似乎能轻易的把人看穿,雪白的肌肤没有丝毫的瑕疵,如樱桃般的唇瓣似有着魔力般时刻勾引着人,更别说,她只有十四岁的年龄,更让成年人有一种呵护的感觉。

    一条金色的鱼尾替代双腿,这时候,她竟然悬空飘起,鱼尾一甩一甩,仿佛整间屋子都被净化,弥漫着一股海洋独有清新气息。

    传说美人鱼是以腰部为界,上半(身shēn)是美丽的女人,下半(身shēn)是披着鳞片的漂亮的鱼尾,整个躯体,既富有(诱yòu)惑力,又便于迅速逃遁。

    这两姐妹简直就像是受到了上苍关照,姐姐是光明祭祀,妹妹则觉醒了人鱼之躯,而且,后者厚积薄发,竟然一举成就了白银阶,这更给人一种震撼感。

    这时候,李思琪仿若根本不敢相信这一切,茫然的望着自己的尾巴,金光闪闪的尾巴上面,闪烁着耀眼的光辉。

    神色有智。

    看来蜂王蜜起到了作用,李思琪也没有像前世那般,在觉醒的时候,过于缺乏能量,成为了一名无智者。

    大丰收!

    陈锋只是用两瓶蜂王蜜就获得了两名强者的效忠,这简直就是爆了一个冷门。

    人鱼之躯天生掌控水系能力,更甚至,她对于水中生物有强大的亲和力,陈锋想要掌控当初食人魔占据的那条河流,原本是一件难事,毕竟水中的生物也发生了变异,像是不通水(性xìng)的职业者下去,完全就是送人头。

    可现在不一样了。

    拥有李思琪安抚河中的那些生物,完全可以将河流为己所用,建造成一个生态园,源源不断的为秩序提供鱼(肉ròu)。

    双腿被融化成一条鱼尾,李思琪像是在承受着某种痛处,李思雨看到妹妹这幅模样也是心疼得要命,所以立刻施展圣光术,而那温暖的光芒也如同(春chūn)天的牛毛细雨,无声地滋润着妹妹的肌肤,渐渐地就(热rè)了起来。

    李思琪先是感到纯粹的疼痛,慢慢地,她就感到痛楚似乎消减了一点点,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涨涨的、饱饱的温(热rè)感,就像在清凉的蓝海沙滩旁戴着墨镜享受(日rì)光浴一样,虽然不是很舒服,但是那种感觉真的很不错。

    平静疗伤,治愈的过程里,她如画的细眉偶尔挑起,大多数时间都很平静,映着胭脂残阳的眼眸明亮的就像是湖水,美丽的眉眼间携带着褪去的稚意,为其频添出一种别样的美丽!

    不得不说,两姐妹的容貌原本只算是上乘,可奈何觉醒的能力都有加成效果,一个光明一个海洋,双方相辅相成,就像是两名女神的化(身shēn)下凡,甚至使人有一种想要膜拜对方的冲动。

    魏逊站在一旁,已经彻底说不上话来了。

    他一方面在感叹李思雨两姐妹的惊人蜕变,另一方面,又对陈锋的远见,感到刺骨的冰寒。

    千里马常有,伯乐却不常有。

    就像是李思雨、李思琪在谁眼中,都是渣滓一样的货色,根本不会再看第二眼,可陈锋却将其带了回来。

    可事实却证明,陈锋是对的。

    魏逊这一刻,只觉得陈锋神秘莫测,一个古怪的念头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难道大人可以预知未来?

    摇了摇头,魏逊都觉得此事太过匪夷所思。

    但无论如何,陈锋再一次刷新了魏逊的世界观,使其心中的尊敬,再一次上升了一个级别。

    能在淤泥中发现金子。

    这根本就不是常人能够做到的事(情qíng)!

    李思琪逐渐适应了腿上的鱼尾,脸上的痛苦也相继少了许多,这时候,她依偎在李思雨的怀中,有种说不出的柔弱。

    她们两姐妹已经落入了陈锋的手中,简直就是砧板上的鱼(肉ròu),任凭宰割,陈锋就是点名要让对方侍寝,她们就算有千般不甘,也得微笑侍奉。

    力量有用吗?

    当然有用!

    醉卧美人膝,醒我杀人剑。

    不知不觉中,陈锋已经拥有了主宰别人命运的能力。

    望着陈锋,李思琪虽然年幼不知道说什么,但李思雨却心思缜密,开口说道:“大人,我们姐妹俩全靠您仰仗才有今天,有什么安排,你就说吧?!?br />
    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李思雨不蠢,知道口头上的表忠心还不够,必须做出一些成绩,才能显示出自己的价值。

    “暂时没有什么安排,不过我缺少服侍,你们姐妹俩就留下给我收拾(床chuáng)铺,打理生活吧?!背路娌欢?,随便提了一个要求。

    李思雨闻言,(身shēn)体一震,不由握了握妹妹的肩膀,不过她并没有拒绝,寄人篱下,虽然觉醒能力,但她清楚,自己现在的地位。

    “是,我会和妹妹细心照料大人的?!崩钏加瓿僖闪思该?,便低下头,像对方俯首称臣。

    “嗯,魏逊,你去给她们找一些换洗的衣服,刚刚觉醒,能力还不稳定,再取上几瓶血蜜,给她们(日rì)常服用?!?br />
    陈锋不动声色,朝魏逊吩咐了几句。

    “是!”

    这时候,魏逊看向李思雨姐妹俩的表(情qíng)顿时有些玩味了,别看她二人(日rì)常的工作,只是服侍别人起居,可问题是,服侍的是何人。

    可以说,这两姐妹只用了半天的功夫,就走到了别人遥不可及的高度。

    魏逊心思转动,除了血蜜之外,他本人也需要意思意思,这是未雨绸缪,服侍大人(日rì)常起居,谁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更亲密的事(情qíng)。

    无论如何,都不能与她们交恶,想通这一切,魏逊态度转变,和煦开口:“以后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来问我?!?br />
    “那就麻烦了……”李思雨低头,微笑了一声。

    “应该的,都是为了大人工作?!蔽貉凡欢?,顺便还拍了陈锋一个马(屁pì)。

    李思雨、李思琪两姐妹觉醒成功,陈锋心(情qíng)大好,若是运用得当,秩序的人心大可收复,更甚至,对于自己的信徒管理也有很大的好处。

    周围的人都松懈了下来,除了陈锋留下房门中,其余两女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休息,调整。

    ………………

    陈锋养神坐了一会儿,晌午时分,一阵敲门声惊扰了他的养神。

    “有什么事(情qíng),说吧……”

    门打开,一名亲卫营的战士走了进来,他腰部微弯,恭恭敬敬说道:“大人,刚才桥东的徐红妆徐少校派人通知,说是,您要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就放在历练房中,等您去拿?!?br />
    “哦?”陈锋扬起下巴,他倒是没有想到,徐红妆办事效率这么高,昨天刚刚答应的事(情qíng),今(日rì)便安排妥当。

    白银怪物。

    正好拿来进行血祭,获得新的帮手。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深渊召唤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