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队伍、遗迹

    这里的神学,并不是研究神、然后跟信仰啊什么有关的那类神学,而是包含了神秘侧、概念、(禁jìn)忌等等知识的神学。

    神学和科学虽然在人的理念里大多是水火不容——你说我是异端,我说你是胡扯——的关系,但两者严格来说,勉强可以说是殊途同归。都是对所谓知识和规则的追逐和应用。用高辰自己的理解就是,贵族和平民。

    一个由上而下。

    一个由下而上。

    神学是贵族,天然就有强大的背景和力量,初期就具备极高的优势。

    科学是平民,一步步由低到高的攀登,蜕变,战战兢兢。一边追逐着力量,一边还要小心追逐的这股力量毁灭自己。

    如果把追逐的知识和规则也代入成人追逐的权力,那贵族神学有着相比平民更多的转圜余地,更多的让他们眼馋的选择;平民科学则是如履薄冰,只能以更多的付出和血泪一步步步步为营。然后等到后来者仰望他们时,又会将他们的造物视作神迹。大概就类似于现代人带着工具回到了古代,然后被古代人奉为神仙、神器之类。

    两者在初中期在高辰看来是很好区分的。

    一个是个体,即神学。即初期就是奔着所有伟力归于自(身shēn)而去的那种。传说神话的神,东方的圣人和仙人都是此类。

    一个是集体,即科学。即所谓的发现、积累的真理,然后对其的应用和实践等。这个初期大多是需要集体意识的需求萌芽,然后探究。

    ……

    灰色雾气在天空坍缩成了一个(阴yīn)沉沉的大漩涡,人的视线在这种环境里受到了严重的削弱,哪怕目力再好,也只有那么几米的视线空间。一点移动的亮光在平野上如飘忽的火苗,闪闪烁烁,前一秒被灰色的气流吞噬,下一秒却又顽强的跳了出来,绽放着自己的光。

    荒凉的平野上,一队人正行走在这片荒凉的平野上。

    队伍内没有人说话,走在前方的是几十个一脸疲累,却强作振奋的骑士,他们的中有的人马匹早已经被雾兽吞噬,他们(身shēn)上的铠甲也在战斗中变得破损,整个看起来落魄而又凄惨。被?;ぴ诙游橹屑涞氖且桓龀刀?,车队的前方,走着一个老人,与一个青年。

    一面经过秩序教派主教亲自祝福过的旗帜,挥洒出点点荧光,将自己光照区域的那点人给笼罩在内,给他们带来精神上的宁静和疲累上的缓和。

    他们不只是这么一点人的,他们曾经是一支一万人的精锐队伍,他们隶属于安其罗王国,曾经是王国的荣耀之一。但是现如今,荣耀已经黯淡蒙尘,恐怕过几天之后,它会和它的前辈们一样,成为又一个击败过混沌,又覆灭于混沌,被混沌所吞噬的军队。

    这种(情qíng)况在这片大陆的历史上太常见了,常见到让人绝望。

    无论是曾经怎样强大的王国,也无论它曾经正面击败过混沌潮汐几次,它们的唯一下场,大都是被淹没在下一次的混沌潮汐之中。有的还逃出了一些火种,有的则是只留下只言片语的传说,至于灭亡的无声无息的偏远之国,那更是繁多。

    这种历史沉重的让每一个看过的人,又正在亲历的人都为之绝望。

    一场永远也看不到最终胜利的战争?!馐钦馄舐缴弦桓鲈看?,现已消失不见的王国最后一任国王留下的遗言。那个王国逃出了一些火种,收留他们的,就是距离他们最近的安其罗王国。索兰王子很认同这句话。

    而现在,安其罗王国也差不多已经走向了历史规划好的老路。它也要面临消失和灭亡的危险了。如果(挺tǐng)不过这一次即将到来的混沌潮汐的话。

    现在这片大陆上的王国还有多少呢?

    典籍里记载的其他两块大陆上,又是否还有人类的秩序文明国度存留呢?

    几千年过去,这片大陆上曾经遍布的帝国,也只剩下那么几个了?;蛐碓儆屑赴倌旯?,这片大陆就将彻底沦落为混沌怪物们的乐园。

    看着人数只剩下几百,不到千人,士气低落的士兵,索兰王子若是还能维持住自(身shēn)的冷静和镇定的话,那因为前几次在混沌雾霭里遭受的袭击,突围时偏转了的方向,则是令他绝望。历史上发生过很多这类事,一个王国在灭亡之前放出了“火种”,火种却没能顺利的安然穿过混沌雾区,和它的王国一起消失覆灭。

    在混沌雾区偏转迷路,那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索兰王子曾经几次想要将偏转的路线扭转过来,却往往会在一次次的袭击中全盘努力化为流水。到了现在,哪怕手中用来指路的指针依然还在顽强的工作,但偏转了几次路线的索兰王子他们,早已经回不去曾经的路了?;蛘咚?,就算现如今偏转到了正确的路,索兰王子他们也无力抵达目的地了。

    索兰王子知道这一点。

    那些士兵也知道这一点。

    然而哪怕到现在,或者到最后一步,他们也不会轻易放弃绝望。这是这片大陆千百年来在混沌的威胁下锤炼出来的意志。每一个王国都知道挣扎的最后也逃不出灭亡,但没有任何一个王国就此会选择不挣扎。而能列入一个王国荣耀的军队,其士兵对隶属王国的忠诚无可置疑。哪怕这支队伍覆灭,士兵们也不会去责怪索兰王子。因为忠诚,也因为索兰王子的各种安排和指挥并没有错。

    首领的安排和指挥没有错误却最终失败的事迹并不罕见。因为几千年来人类对抗混沌就是如此。哪怕从始至终不失败,哪怕你获得了一次次胜利,最终的胜利者,从来都不是人类这一方。

    索兰站在车队的高处,和(身shēn)边的王国副主教望着光区之外的雾区,雾区看似安宁,但两人很清楚,这只是一种表象,它随时可以狂暴起来!当它狂暴时,无数的不可名状的暗影和扭曲生物,会以一种正面骑脸的方式突兀的出现,对你进行袭击。

    随时随地,也无规律。这种威胁如影随形的伴随着任何敢踏入雾区的活物。你的一个精神松懈,都可能换来一次刺激到你心脏狂跳,又或骤停的袭击。

    队伍的士兵已经接近极限了。无论是精神还是体力,这点作为一个合格的首领和指挥者,索兰很轻易就能判断出来。哪怕停留再危险,也得给这些士兵一些休憩的时间了。不然下一次袭击的话,整个队伍可能都要全部覆灭。他向(身shēn)边的王国副主教卡德拉说了他的决定,在获得其认可后,拎出手里的指针,观测了一下。

    休憩也不能当即就休憩,而是要看下周围有没有合适的地域。

    “这里应该有一处古遗迹。我曾在教内的典籍里看到过。那是个很强大的王国,我们也许可以在里面休整一下?!笨ǖ吕敝鹘逃行┎蝗范ǖ乃档?。

重要声明:小说《主神世界设计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