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番外:许得一人心

    许心抿了抿唇,抬步跟上去。

    历墨安往商场里走,许心抬头眼看了看,商场一楼就是女装专柜。

    “哎...历医生,等一下!”

    历墨安脚步未停,只是放慢了下来,一只手插在裤袋里。

    许心跺脚几步跑上去,“历医生,那个、我真的要回去了......”

    历墨安这才停住了脚步,皱眉看着她(身shēn)上这(身shēn)大红色的裙子,一点都不适合,配上她圆脸上的淡妆,看着就更恶俗了。

    “先进去陪我买(套tào)衣服?!?br />
    许心‘啊’了一声,“可是这里是女装专柜诶,历医生你要买女装?”

    历墨安不说话了,怕自己被这个傻妞给气死,长腿往前。

    许心纠结了一下,还是跟上去了。

    不为别的,就为了稍稍减轻一下自己的罪恶感。

    ......

    这种商场的专柜里卖的都是当季最流行的款式,国外的女装牌子,随随便便一件t恤就能要她一两个月的工资了。

    许心抿着嘴唇,看着几个导购员小姐笑容满面地迎上来,历墨安抬手指了指(身shēn)后圆脸的小丫头,“麻烦帮她挑一(身shēn)适合她的裙子?!?br />
    “......”

    许心懵了,给她...买的?

    她赶紧摆手,“不用不用,历医生,我、我不缺衣服的,我不......”

    关键是这里的衣服贵的要死,她习惯了穿路边摊,穿不惯高级货啊。

    历墨安眉梢挑起,导购员很有颜色的下去,很快手里就拿了两件裙子过来,一件淡粉色的短袖连衣裙,一件白色碎花打底的两件(套tào)洋裙。

    “这是我们店里这个月上新的款式,特别适合您女朋友穿,很小清新的感觉,您看看?!?br />
    “......”

    许心被导购员小姐‘女朋友’三个字,狠狠噎了一下,小脸迅速就绯红了起来。

    她悄悄抬头去看历墨安,见他竟然没有解释,而是在挑选裙子,脸上更红了。

    许心颤颤的,心里有点欢喜,也有点难过,他不解释,是因为懒得解释吧?

    刚想开口,历墨安选了那件白色碎花打底的裙子,扔给她,“去试试看?!?br />
    “我......”

    许心不想试,心里自卑感作祟,但又想,药已经给他下了,人也把他给睡了,还有什么好害怕的?

    顿了顿,最终还是在导购员小姐殷切的目光下拿着裙子进了换衣间里去。

    换裙子的时候,许心特意翻了吊牌看一眼,售价3999。

    手一抖,裙子差点掉在地上去。

    四千块钱,她一年买的衣服加起来都没这么多。

    心里五味杂陈地把裙子换好,出去的时候,历墨安眼前亮了一下,唇角笑意浅浅。

    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就应该穿的这么清新干净的,那件大红色的吊带裙,看着就恶俗。

    许心有些紧张,趁着店员不在的时候赶紧对他小声道“历医生,这裙子太贵了,还是别买了吧?!?br />
    贵吗?

    历墨安皱了皱眉,几千块的衣服,对他而言不过是再平常不过。

    这笨丫头,别人都是喜欢贵的好的,给她买衣服还嫌贵了?

    不过心里有些酸疼,知道她家境不好,大约是节省惯了,不喜欢铺张浪费。

    男人薄唇抿了一下,开口“放心吧,我有会员卡,可以打折的,三折?!?br />
    “......”

    许心默默算了一下,要是打三折的话...那也要好多呢。

    历墨安不给她再开口的机会,叫了店员过来,把她裙子上的吊牌给剪下来,至于那件恶俗的大红色吊带裙,被他扔垃圾桶里去了。

    ......

    从商场里出来,已经是中午了。

    许心心里打鼓,心想着看在历墨安送她裙子的份儿上,要不要请他吃午餐?

    可她包里只有不到两百块钱,历墨安这样的人,小饭馆路边摊他是不会吃的,至于大餐厅......

    许心怕自己带的钱还不够买人家一壶茶的。

    “想什么呢,跟你说话听见没有?”

    脑门上冷不丁被敲了一下,许心‘唔’了一声,疼呢。

    她鼓着脸,圆圆的脸蛋嫩生生的,鼓鼓的,看起来真的像一颗软乎乎的包子一样,让人忍不住想去捏一捏。

    历墨安看着她,“问你呢,午餐想吃什么?”

    许心‘啊’了一声,反(射shè)弧慢半拍,“什么吃什么?历医生你要请我吃饭吗?”

    历墨安扶额,真想敲开她这颗小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他刚刚问了两遍,她还没有听清?

    他气的,大步往前走。

    许心赶紧跟上去,“哎哎哎,历医生你腿长就不要走这么快嘛,等等我啊?!?br />
    “......”

    唇角弯了弯,脚步放慢下来,等着(身shēn)后的笨丫头自己追过来。

    ......

    许心恍惚了好几天。

    自从那天历墨安送了她裙子之后,她慢慢反应过来,她在医院碰见他的次数,比以前多了好几倍。

    再比如,以前历医生都是直接喊她许护士的,但是最近,他喊的都是她的名字。

    而且有时候还会给她带东西,她喜欢吃的小点心,昨天还给她送了一盆那种她喜欢了很久但是舍不得买的绿萝。

    许心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心里燃起了一点点的小希望。

    历医生...该不会喜欢她吧?

    喜欢...喜欢又有什么用呢?

    许心沮丧地想着,她这辈子是不敢奢望了,只希望能赶紧摆脱那个家,摆脱和那个刘老板的婚约。

    晚上下班回去。

    一进门就听见了男人的哈哈大笑声,这个声音许心认得,不就是那个刘老板。

    他怎么来了?

    许心握着门把手的手心僵了一下,换了鞋子。

    客厅里,父亲正在讨好地给刘老板倒酒,一桌子的饭菜,香味扑鼻。

    许心听见父亲的声音“我们家心心能嫁给刘老板您这样的大人物,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来,刘老板,我敬您一杯?!?br />
    李素娟跟着附和,“是啊是啊,我们家心心这几天一直念叨着说特别仰慕刘老板您呢?!?br />
    “......”

    许心差点干呕出来。

    仰慕...她去仰慕一个年过半百,一脸猥-琐的老头子?

    神经??!

    李素娟眼尖,瞥见站在门口的许心,赶紧喊了一声,“呀,是心心回来了,心心,快过来,看看谁来了?”

    许心翻了个大白眼,她又没瞎。

    抬步走过去,刘老板看见她,眼睛顿时亮起来,搓了搓肥厚的手掌,打了个酒嗝,“几天不见,心心又漂亮了哈?!?br />
    李素娟笑的菩萨似的,“哎哟,您这是(情qíng)人眼里出西施,一(日rì)不见如隔三秋呢?!?br />
    这话听的刘老板哈哈大笑,心里舒爽。

    许心真的要忍不住恶心坏了,她强忍着,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来,“你们慢慢吃,我有点累了,先回房休息?!?br />
    许父不悦,叫住她,“心心,没看到刘老板在呢吗,人家特意过来看你的,还不过来坐下?!?br />
    许心没忍住,讥诮地扯了扯唇角,“婚期不是已经定了吗,反正我也没得选择,你们(爱ài)怎么样怎么样,拉着我做什么?大家互看不顺眼吗?”

    “你!”

    许父顿觉在刘老板面前失了面子,再一看刘老板的脸色,已经沉下来了。

    自己欠下的几万高利贷都是刘老板帮忙还的,要是惹恼了这位金主儿,高利贷的人上门来,那他还不得被剥一层皮。

    许父起(身shēn),怒气升腾,扬起巴掌就朝许心扇过去,好大一声巴掌声响。

    许心左边脸颊顿时高高肿了起来,一股火辣的疼蔓延,许心眨了眨眼,唇角扯了一下,什么都没说,转(身shēn)回了自己的房间。

    “不听话的东西,你躲什么,还不出来!......”

    许父骂骂咧咧的,李素娟赶忙装模作样地拦住他,刘老板也慢悠悠道,“算了算了,小姑娘不懂事,不用生气的?!?br />
    心里想的却是,等月底把婚礼一办,把这丫头娶回家往(床chuáng)上一扔,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她还敢犟?

    要是再犟,用些特殊方法,他老刘玩过女人无数,就不信还收拾不了一个小丫头了。

    许父被李素娟拽过来,一脸讨好地对刘老板道“让您见笑了,这丫头脾气犟,不过您放心,我敢保证,她嫁过去之后,一定会服服帖帖乖乖顺顺的?!?br />
    李素娟也道“是啊,我们家心心就是年纪小,刘老板,您可千万别跟她计较哈?!?br />
    她可不想那到手的一百多万彩礼钱就这么飞了啊。

    刘老板搁下筷子,大度道“没事儿,心心可能是上班儿太累了,让她好好休息休息吧,我先告辞了?!?br />
    “哎......”

    李素娟和丈夫面面相觑,看着刘老板出了大门,一时间都摸不准他心里是不是把许心给怨上了。

    ......

    没吃晚饭,连澡都没洗。

    许心蜷缩在自己的木板(床chuáng)上,眼眶发干的厉害。

    旁边一张泛黄的旧照片,那是母亲生前唯一留下的,照片上人的面容已经模糊不堪了。

    许心死死咬着唇,把母亲的照片收好,又把之前藏起来的那些‘***’拿出来。

    深呼吸一口,明天,明天就把照片拿去给历墨安,他要是肯帮忙的话,事成之后,她会主动辞职离开医院,他要是不帮......

    他要是不帮,许心指甲陷入掌心里,是啊,他要是不帮,她能怎么办?

    总不能,真的把照片公布出去吧?

    ......

    第二天一早,许心趁着许父和李素娟起(床chuáng)之前就出门了。

    她从家里走路到公交站台,第一班公交车要六点半,现在才六点十分。

    许心紧紧攥着背包的带子,包里装了那些照片。

    脑袋里有些空洞,一直到到了医院之后,许心都没回过神来,还在做着天人交战。

    历医生有什么立场帮她呢?从某些角度来说,他才是受害者,却还要反过来被她威胁?

    许心纠结,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

    但是她认识的人里唯一能帮上忙的,就只有历医生了。

    思来想去,最后终于下定决心的时候,人已经站在历墨安的办公室门前了。

    这个时候他应该还没有来上班,她是在门口等着,还是待会儿再过来?

    许心因为心虚,额头上都冒了一场细汗出来。

    “你在我办公室门口做什么?”

    (身shēn)后忽然响起的声音,吓了她好大一跳,许心啊了一声,转(身shēn)的时候鼻子差点撞上历墨安硬(挺tǐng)的(胸xiōng)膛。

    “历、历医生?!”

    许心条件反(射shè)的立正站好,抿了抿唇,“那个、我、我路过,路过的,历医生再见?!?br />
    说完想逃,后衣领子直接被一只大手给拖住了。

    历墨安抿着薄唇,直接把人给拖进了办公室里。

    “历、历医生?”

    许心心里打鼓,“我、我还有事(情qíng)呢,那个,我要先走了?!?br />
    历墨安慢悠悠的坐下,慢悠悠地开口,“好啊,你出了办公室的门,再回头来找我,我可不管了?!?br />
    “......”

    许心抬起的脚又放下,心里惊悚起来,他该不会是知道了什么吧?尼玛还是自己的企图太明显了?

    “嗯?不是有事要走吗?”

    历墨安长腿交叠,好整以暇。

    许心咬了咬唇,深呼吸再深呼吸,攥着背包的袋子,最终,还是缓缓低头,手指哆嗦地拉开背包的拉链。

    历墨安就这么看着她哆嗦着手,从包里拿了一个信封出来。

    他猜到那是什么东西,那晚**之后,这丫头确实是拿了相机拍照的,拍了十多张,他当时懒得管她,就是想看看,这傻妞到底要干什么。

    许心整个人都哆嗦的厉害,心仿佛要从(胸xiōng)腔里跳出来了一般,“历、历医生,我确实是需要你帮我一个忙?!?br />
    历墨安倒了杯水过来,杯子搁在她的手边,“说吧,什么忙?”

    许心破罐子破摔,都到了这份儿上,她已经豁出去了,“我家里给我找了一个有钱的老男人相亲,我爸和我继母已经同意婚事了,拿了钱,婚期就定在这个月的月底。我是想,历医生你能不能帮帮我,解除掉这门婚事,当然,你要是嫌麻烦的话,也可以借我一笔钱,我替我爸爸把钱还了,到时候自然就不用嫁给那个姓刘的?!?br />
    历墨安越听,眉心拧的越厉害,到最后,整张俊脸都(阴yīn)沉了下来。

    只可惜许心一直低着头,没有看见他脸上的表(情qíng)。

重要声明:小说《一撩成瘾:晚安,历先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