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二章 一路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虎 书名:白银霸主
    在离开凤鸣城之后,一路往东,沿途人口越来越多,城市越来越繁华,严礼强他们的行程就变得顺遂起来。

    那些张牙舞爪的黑风盗,真的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似乎成了一个遥远的记忆一样。

    而另外一方面,则是孙冰臣这个巡查使的(身shēn)份,又开始彰显出巨大的威力,孙冰臣每到一地,均有地方官员迎送接待,在这种(情qíng)况下,这一行人的队伍,就算想要出点什么事,都不容易。

    不过严礼强却没有放松,而是时刻准备着,因为他隐隐有一种感觉,在押送叶天成返回帝京的路上,那些想要让叶天成进不了帝京的人,不可能只有黑风盗这么一张牌,要杀一个人,除了像黑风盗那么明火执仗硬打硬杀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方法,有时候,一根绣花针,一滴毒药,一把飞刀,甚至是高手邻(身shēn)的一拳一掌都能轻松要了人的命,这些东西,可比黑风盗要难防备多了。

    摊上这么一个差事,(身shēn)边带着叶天成这么一个炸弹,谁能说自己就一定不会被殃及鱼池,不会成为某场冲突和刺杀之中的无辜的牺牲品?

    正是在这种?;泻徒羝雀兄?,严礼强的修炼半点也没有放松下来,每道一个地方,只要落下脚,环境(允yǔn)许,又不在野外的话,严礼强每天都要坚持修炼三四个小时。

    从离开灰家集之后,严礼强的行囊包袱里面,又多了一样东西——一把清香。

    在黑暗的环境之中点上一炷清香,自己像老虎一样趴在地上,用两根手指支撑着自己(身shēn)体的重量,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香头,在达到视力和指力消耗的极限状态之后又用易筋洗髓经恢复过来,成了严礼强“发明”出来的锻炼自己眼力和指力的方法。

    就在这样的锻炼之中,随着孙冰臣队伍的一路东行,严礼强在黑暗之中盯着香头不眨眼能坚持的时间越来越长,视力越来越好,而他双手两个指头的指力同样也在迅速提高,开弓越来越轻松,(身shēn)体的力量,也在稳步的提高。

    就在这样的锻炼之中,严礼强对易筋洗髓经的功效和功法,又得到了极大的扩张,有了更高的,更进一步的认识,他的脑袋里甚至冒出许多把易经洗髓经和其他功法结合在一起修炼的法子,只是因为每天赶路的原因,那些法子,他也只是暂时留在脑子里,没有办法付诸实施。

    而跟在孙冰臣(身shēn)边,这一路行来,见识了沿途沿途官员们的迎来送往和各地的风土人(情qíng),对严礼强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收获。

    ……

    阳(春chūn)三月,惠(春chūn)河畔花红柳绿,草长莺飞,就在傍晚时分,水面霞光((荡dàng)dàng)漾,一艘五十多米长的双层内河大船,在船上水手们起伏不断的号子声中,稳稳的??吭诹嘶葜莩峭獾穆胪飞?。

    在船(挺tǐng)好,快速的拴好缆绳之后,两把木质的楼梯,迅速就被码头上的力工们达在了大船的甲板上。

    “船已经到惠州码头了,舱内的各位旅客,请收拾好自己的行囊和随(身shēn)物品,准备下船……”

    船上的水手们用铿锵的嗓门吆喝了起来,随着船上水手的吆喝,满船的旅客商贩们,就陆续上了甲板,然后顺着甲板上搭好的木梯,一个接一个的下了船。

    严礼强也随着下船的旅客和人群从客船二楼的客舱里走了出来,站在这艘巨大的内河大船二楼的甲板上,看着惠(春chūn)河两岸的风光,深深呼出了一口气。

    今天已经是元平十三年的三月七(日rì),在离开甘州将近两个月后,严礼强终于来到了惠州的州城。

    惠州紧挨着帝京,是大汉帝国帝京西边的门户,过了惠州城再往东的地区,在地图上就叫做“京西畿”,为帝京“四畿”之一,那所谓的“京西畿”,翻译过来,就是紧挨着帝京的西边的广大区域。

    此刻的严礼强,早已经换了一(身shēn)装束,整个人青衣小帽,(身shēn)上还背着一个行囊,就跟一个大户人家的书童一样。

    在严礼强打量着周围环境的时候,孙冰臣,梁义节,还有叶天成,都陆续从船舱之中走了出来。

    和严礼强一样,所有人都换了装束。

    孙冰臣一副富商的模样,梁义节则换上了一副护院武师的装束,而叶天成,则变成了一个账房先生的模样。只不过相比起严礼强等人,叶天成这个上了年纪的“账房先生”则显得有点不太“(情qíng)愿”——叶天成手上与脚上的镣铐被解开了,不过(身shēn)上的几个(穴xué)道却被梁义节封住了,除了脚上可以走路之外,双手软软的垂着,显得有些无力,被梁义节用一只手“搀扶着”,连话都说不出来。

    一周前,在离开丰州的时候,在半路上,孙冰臣的队伍,就一分为二了,其他的护卫继续带着孙冰臣的仪仗,一路招摇过市,从另外一条路线进入惠州,而孙冰臣就带着严礼强,梁义节,叶天成,悄悄离开了队伍,一行四人,在一番改头换面之后,毫不声张的,从另外一条路,进入惠州地界,昨天在一个叫鸣城的地方,直接上了这艘大船,一路顺流而下,经过两天的行程,在今天这个时候,终于到了惠州城。

    严礼强在心中暗暗佩服着孙冰臣玩的这一手瞒天过海,说实话,这些(日rì)子在路上,虽然路上没有发生什么,但严礼强总还是觉得有些提心吊胆,特别是越靠近帝京,严礼强就有一种靠近龙潭虎(穴xué)的感觉,在孙冰臣来了这么一手之后,严礼强终于知道,原来在心里这么担心着的,并不止自己一个。

    “走吧,我们下船!”走出舱室的孙冰臣点了点头,开了口。

    “小心点……”梁义节不动声色的给了叶天成一个警告的眼色,然后严礼强走在前面,梁义节“搀扶”着叶天成,孙冰臣走在后面,一行人,就从二楼的甲板上走了下来。

    “你们两个,上桥的时候小心点,别掉到水里……”船上的水手看到梁义节“搀扶”着孙冰臣,还特意提醒了一句。

    “多谢大哥提醒,我们家的账房先生就是容易晕船,这坐了两天的船,脚下都站不住了,需要人扶着才能走得了……”梁义节还没有开口,严礼强笑眯眯的,就像一个标准的小厮一样,机灵的回了话。

    一行人从船上下来,就站在了熙熙攘攘的惠州城的码头之上,这惠州城的码头,比起之前严礼强所看到的那些内河码头,何止大了几十倍,放眼望去,人来人往,码头边上,船桅如林,那来自天南地北的各种货物,就在这码头上堆积如山。

    “老爷,我去叫辆车……”带着叶天成,四个人走在一起还是太显眼,所以严礼强一下子码头,就要准备去张罗车辆。

    “不用了,会有人来接我们!”孙冰臣微微摇了摇头。

    就在两个人说这话的功夫,一辆宽大的马车已经驶到了孙冰臣的面前,马车车夫跳下马车,恭敬的问了一句,“请问可是黄员外一行……”

    “不错!”孙冰臣点了点头。

    马车夫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qíng),“我们家老爷让我来接你们,请上车吧……”

    孙冰臣,梁义节和叶天成都坐到了后车厢内,而严礼强则坐在了马车车夫的旁边……

    在所有人都坐好之后,马车车夫一抖鞭子,那马车转了一个圈,就轻快的跑了起来。

    没想到孙冰臣在惠州城已经有了安排,这才对嘛,好歹是在为皇上办事,要是没有几个帮手和一点后手,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坐在马车上的严礼强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如果可以,他倒希望这马车能转眼之间就把他们送到帝京,这样一来,这趟让人提心吊胆的差事,也就算交差了…

重要声明:小说《白银霸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