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王先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肖尧月 书名:破局事务所
    第二百六十二章    王先生

    有了就靳海洋的承诺,小助理的心一下子就放轻松了许多。

    其实他对冯永山的状态也是很好奇的,(身shēn)为冯奇的侄子兼服从者,他的执行力和忠诚度毋庸置疑,这一点在去往佩尔托斯克的火车上白笠就已经见识到了。

    这样一个服从者,按说除了他的施加者本人,想要动摇他的几率微乎其微。但冯永山现在的状态明显不对,与其说他是被施加了影响,倒更像是被催眠限制了(情qíng)绪,一如他自己当年的状态一样,只不过他被封闭的是记忆。

    出手的是个年轻男人,那就排除是沈建伟博士和沈留白同学了。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有人还有这样的本事?

    小助理心下骇然。他也不敢大意,闭着眼仔细的回想了一遍记忆中沈博士的动作表(情qíng)和语言,再睁开眼的时候,他脸上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唐迹远和靳海洋在他开始说话的时候就很有默契的退了出去,还贴心的帮助小助理关上了会面室的门。

    靳海洋点燃了一根烟,吸了一口,转头看向会面室的门。

    “你觉得能成吗?”

    唐迹远看了他一眼。

    “人是你建议找来的,成不成你心里没数么?”

    “我可是真心没底啊?!?br />
    靳海洋也不跟他抬杠,一脸的实话实说。

    “他这样子,我们部里专业的心理学家都拿他没辙,主要是不知道对方设定了关键词是什么?!?br />
    “搞不定冯永山,我们就抓不到冯奇的尾巴。从现在的(情qíng)况看,我绝对相信他参与了三年前那件事,说不定常笑东就是被他用这种手段控制,所以才会当了内应?!?br />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对了,常笑山去哪儿了?好久都没有他的消息……”

    唐迹远将视线从会面室转了回来,他看着眼前似笑非笑的男人,一脸平静的答道。

    “常笑东的下落你知道的,你们不是已经把他列为孙艺涵被杀案的嫌疑人在调查么?”

    “靳先生,我们合作了三年,我的(性xìng)格我以为你多少会了解一些。常笑东和笑南的死脱不了干系,我不可能包庇或者窝藏他?!?br />
    听他这么说,靳海洋不在意的笑笑。

    “唐少别误会,我说话这调调是职业病,你可千万别多心?!?br />
    “调查杀人案是公安的事,要不是这里面牵扯到孙家姐妹,我也没时间关注它?!?br />
    “我只是觉得吧,这一次积汇医药说不定常笑东也会掺和进来。据我们掌握的资料,三年前他就和海都市一个叫代号‘王先生’的间谍勾搭在一起,很多资料都是他直接交给对方的,之所以一直没动他,主要是因为这几年他没什么动静,他和‘王先生’都处于蛰伏的状态,我们不好打草惊蛇?!?br />
    “但这一次就不一样了?!?br />
    他猛地吸了一口烟,目光中隐隐有刀锋闪烁。

    “上面的意思是我们要好好?;づ浞?,国家和民族的好东西一定要保住,不能让青蒿素的例子重演?!?br />
    “据我所知,目前国际上几家大型医药企业已经有所行动,黑市上关于新型合成抗生素资料的叫价已经达到一个天文数字?;阋揭┖突伎萍嫉蹦甓际悄愕?,和唐家也有关系,所以我想这一次,这个‘王先生’一定会有所动作?!?br />
    “我知道你不是真的脱离了唐家,以你的手腕和能力,积汇医药十有**还是在你的掌握之中,这三年不出头,主要是为了避嫌和调查h5那件事?!?br />
    “现在h5的事水落实处,你暗中主持的算法更新换代也已经完成,常笑南沉冤得雪,抛开我的立场和(身shēn)份,单以一个朋友建议,我觉得你是时候该走到台前了?!?br />
    说到这里,他轻叹了口气,看向唐迹远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复杂。

    “这件事结束之后,我就要回去述职,这几年你做什么没人比我更清楚,在h5事件之后你还能保下整个开发团队的核心成员,另起炉灶重新研究算法加密,在同一时间还能完成抗生素的研究,这一点我是服气的?!?br />
    “唐迹远,我知道你不缺钱和地位,但如果有一个更大的平台供你施展,你会做成什么样我真的很期待,窝在这个小破事务所里真是屈才了?!?br />
    “怎么样,考虑一下吧?!?br />
    听他这么说,唐迹远沉默了片刻,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谢谢……这么看重我,我觉得现在的生活(挺tǐng)好的,暂时没有想改变的意思?!?br />
    他顿了顿,视线不自觉的转向了会面室紧闭的门,脸上的表(情qíng)不自觉的柔和了许多。

    靳海洋见他这副模样,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忍不住轻叹了一口气。

    “美人乡,英雄冢啊?!?br />
    他小声的嘟囔着,似乎觉得有些不能理解。

    唐迹远看了他一眼,也不知哪来了聊天的兴致,很随意的开口道。

    “靳少没谈过恋(爱ài)?”

    “???我?”

    靳海洋抬起头。

    “恋(爱ài)什么的……严格来说应该没有吧。不懂事的时候倒是去过夜总会,不过还没干什么就被老爷子拎回家了?!?br />
    “我这一路都是和尚庙,哪有那个风花雪月的时间?”

    听他像模像样的感慨,唐迹远无声的笑了笑。

    靳海洋的出(身shēn)和家世他都清楚,这一个根红苗正还有钱的二代少爷,就算他什么都不做也会有无数的男女扑上来,想玩点儿什么机会太多了。

    似乎是觉察到唐老板的不屑,靳海洋将烟头熄灭扔进垃圾箱,有些漫不经心的接着说道。

    “当然,人肯定是有的是,但我嫌弃她们不干净?!?br />
    “一个个都是有目的来的,为了点东西什么都肯干,他们不怕死我还嫌脏呢?!?br />
    “找媳妇有什么好的?我就觉得自己一人(挺tǐng)自在,(爱ài)干嘛就干嘛也没人管着,也不用跟谁汇报一天都干了啥?!?br />
    “女人这种生物,有时候真的很麻烦??!”

    听他这么说,唐迹远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麻烦不麻烦,倒时候你就知道了?!?/DIV>

重要声明:小说《破局事务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