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章 拒绝

    “呼~”

    武华深深吸上一口气,的确也是好久没动手,一下感觉到十分的疲累。

    人群到这里也都自觉散开,这种事在平时多次发生,所以也并不担心有人会就此通风报信。

    因为彼此之间都执着一份协议,无数双眼睛时刻定睛,就算刻意打小报告的人也会在瞬间被刻意的检举出来。

    到了那个时候,将不会在有人愿意与他同道而行,他会是协会里最多余的人。

    一名人品受到质疑,并且长时间不受重用的猎手。

    哪怕是上了战场,背后也始终没有肩膀与后背得以依靠。

    所以哪怕两年来都受到欺辱,武华也不会对他人的行为作出检举的举动,哪怕是他受到欺负,这种有损品德,和人品的事都会让他(日rì)后的路越走越远。

    打架的事儿总是密不透风,协会也总是睁只眼闭只眼,谁都不可能真的严格按照规则上的行为准则去办事。

    不过这一次却不同,武华动手的原因也不仅仅是为了自己,那两个拿他当傻弟弟,当枪使的哥哥。

    即使人品再不好,也只是他自己家里的事儿。

    被自己兄长欺负,可以说是幸福的。

    因为这个世界上能够教育他成长、真正能帮助他进步的也只有自己的家人。社会上的其他人哪怕关系跟你再好,也绝对比不上血浓于水的亲(情qíng)来的如此深刻。所以即使他恨自己的哥哥,也绝不会让其他人玷污家人的名声,别人不配,而他对家里人的感(情qíng)说到底也只有放在心里去尊敬,嘴上却做着和心里言不由衷的事儿。

    自从两个哥哥在执行任务中出事,也已经很久没回去。

    当时抱着哥哥的骨灰盒,父亲看他的眼神都显得十分吓人,好像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一般。

    那天起他就没回去,不敢回去,不敢再面对自己的家人,哪怕是写信来往也没有。

    母亲也早已去世,这个父亲对他的感(情qíng)如同白纸,所谓的贝尔武夫家族的男人,就是要在孤独的人生里忍受煎熬。长久以来他听说这个家族的男人都是这么过来的,没想到,这一次也轮到他来面对这样的人生。

    这样的人生倒是对他还(挺tǐng)照顾,至少还会把他安排在人多的地方。

    至少不会体验到孤独,而且,虽然到处受到排挤,视他为丧门星,可他自己却是觉得自己过的还算幸福。

    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过来的这几年,而且他打心底里也确实不愿意与人来往。

    不只是别人说他是丧门星,那份诅咒一般的贝尔武夫家族的传承下来的勇士血脉,的确会把他周围值的信赖、亲近的人,一个个咒死。

    长年累月下来,会让他活的像一个雕塑那样,变得麻木不仁。

    随着时光消逝,他也会死去。

    而那时候,贝尔武夫家族就真的没落了。

    “做的不错~”

    这时突然之间,背后仿佛有人用力推了他一把。

    转头一望,(身shēn)后站了三个人,而且全都是熟悉的面孔。

    看着背后站定的三人微微迟疑了下,淡然向面前的两人回应道:“你们怎么在这儿~为什么没走~”

    “走~去哪里~”熊泰淡定的回应一声,表示不屑一顾。

    “我们过来找你,拉你入队~”

    弗雷望着杂乱无章的四周环境,楼层上还有个肥胖的胖子两脚乱蹬的局面,甚至说有些好笑。

    “我想我说的很清楚,我已经不会再去战斗,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现在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武华拍了拍服侍上的泥土,毅然决然的回绝了对方的用意。

    “你在怕什么?!?br />
    “我没有什么对你们可说的了,走吧~”武华愤怒道。

    “是怕你那绝命的命格继续克死(身shēn)边的人?”弗雷一愣,相继温柔一笑。

    “这还不止,帮助过我的人他也会慢慢走下坡路,以至于现在我能够感受到你们(身shēn)上已经被我影响了一些,趁还没变倒霉以前,远离我吧~而我也没有理由非要继续去战斗?!北呱系奈浠谐莸耐瓶员咦瓒纤ヂ返睦茁蹇撕托芴?。

    “丫的,看俺这暴脾气,真想揍死你~”

    熊泰脾气一上来,顿时火气也跟着上涌,脸上的肌(肉ròu)抽搐活脱脱一名受了刺激的暴徒。

    对此弗雷马上给了他一个眼神,熊泰并未立即有所体会。

    但雷洛克反应较快,拉着他的手臂留出一条路。

    “你做什么,让俺打醒那小子,知不知道现在的局势不一样了?!?br />
    “像他那样有实力的人不该发挥自己长处吗?还有什么可想的?!毙芴┐蠼?。

    “听老大说吧?!崩茁蹇丝?。

    “算了,没事的,他不想参加就不参加吧,就算是现在这个样子恐怕也不会有人再敢欺负他,而且我们也没必要非得要一个不愿意战斗的人强行付出他的劳动力,这是不对的?!?br />
    “而且我们也还有新人名单啊,就看明天银婆婆带人过来,我们挑着人再说咯?!?br />
    弗雷觉得有些惋惜,本来还想多说些什么,没想到却是落到这么一种结果,两手抄在裤子口袋里向前走。

    “不用为难他了,剩下的事(情qíng)就明天在看吧,天色晚了,你们也回去吧?!?br />
    弗雷转(身shēn)留了这么一句话后就消失了踪影,只留下两个人望着背影独自发呆。

    “哼,变成俺做的多此一举了,你怎么看,小雷?”熊泰拍了拍大光头哼哼。

    “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听听明天老大怎么决定吧,我坚持听他的,他要我去死我也愿意替他死,这是我的职责?!崩茁蹇宋⑽⒁⊥废蛐芴┍硎咀约旱目捶?。

    “你可真是弗雷的好兄弟啊,算了,俺也不管了?!毙芴┞涞淖杂勺栽?,干脆什么也不想,扭头钻进了自己所在的宿舍楼。

    雷洛克看了看四周,向协会门口走出。

    他并不与弗雷一路,只是受命?;ぷ约旱睦习?。

    而弗雷住的这个场所也是戒备森严,并不会有危险,那他也可以暂时告退。

    应该说是到现在为止,他算下班了。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人类新纪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