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你要不要将就和我在一起?

    第318章 你要不要将就和我在一起?

    萧艾下车查看(爱ài)车的受损(情qíng)况,陶陶抱着手机紧张地问道:“怎么办,怎么办,短信发出去了还可以撤回吗?”

    车(身shēn)的侧面被擦出一条印,划伤面很大,车厢盖变形,前保险杠受损,初步估计需要十几万的修理费了,钱是小事(情qíng),重点是才开出城呢,(爱ài)车就被毁容了,真是心痛到无法呼吸。

    都说男人(爱ài)车就跟(爱ài)自己老婆一样,那名车个个都是小(娇jiāo)妻,美人脸花了,相较于经济损失,更大的其实是精神损失。

    面对陶陶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萧艾捂脸说:“短信不能撤回,就像我不能让时间倒退一样,我可怜的小黄??!你伤得好重??!”

    陶陶一脸的生无可恋,萧艾不解地说:“你写辞职信本来就是为了发出去,为什么真的发出去了反倒是慌里慌张的?你是不想辞职吗?”

    陶陶心虚,忙说:“不是,没有,我就是还没有准备好嘛?!?br />
    “没准备好?不是没有下定决心吗?那你可以再发一条信息,就说刚才才的信息是发错了,辞职什么的完全没有这回事?!?br />
    陶陶又看了看发出去的内容,已经显示是送达的状态了,她真真切切地觉得每一个字都是无法抵赖的存在,所以她就连挣扎都放弃了,事已至此,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已经完全豁出去的姑娘站在路边眺望周围的景致,时间已经过午,萧艾问她:“饿了没?”

    早饭吃得晚,又吃了那么多,一直坐在车里也饿不到哪里去,而且陶陶现在真有些反胃的感觉,一点不觉得饿。

    她摇头说:“我不想吃,你要吃的话倒是有个好去处,看到那面湖了吗?好漂亮呢,我们去那里玩一会儿再走,你可以在草地上野餐?!?br />
    萧艾放眼望去,果见一面湖水在阳光下闪着粼粼的波光,夏(日rì)里什么最惹人(爱ài)?水!

    两人从车上拿了野餐毯、水和食物,就往那面湖水奔了过去。

    因为刚才所处的位置地势高些的关系,看起来(挺tǐng)近的地方,真走起来还是走了好半天才到湖边,两人找了一处树荫,将毯子铺好,萧艾开车(挺tǐng)累的,在毯子上坐着休息。

    陶陶看到湖水很清澈,跑到湖边洗手,玩水,发现岸边的水草生长茂盛,一样样的名字说与萧艾听。

    萧艾在不远处说:“你是植物大百科吗?我看那些水草长得都一样,为什么你连这都分辨得了?”

    陶陶笑起来说:“以前出去玩的时候,你都围着露露转,我很无聊嘛,就开始辨认植物,后来就成为一个兴趣了?!?br />
    萧艾将两手拢在嘴上,说话声音并不大,但是带有扩音效果以后增加了喜感,他说:“对不起啊,以前是我冷落了你,请继续和我做朋友好吗?”

    陶陶“哈哈哈”地笑了起来,把鞋子脱掉,坐在岸边,将腿放进了水里,踢着水玩耍。

    她穿一件白底蓝条纹的短袖裙子,收腰,正所谓少女的腰,盈盈一握,线条很是优美。

    简简单单的裙子,穿在陶陶的(身shēn)上完全达不到惊艳的效果,但就是那样普通的她,坐在阳光之下,玩水,就让萧艾觉得这个世界很是温暖。

    有那样一个人,倾其所有地喜欢过他;有那样一个人,不计回报地陪伴过他;有那样一个人,会永远支持他;有那样一个人,他不用去猜,去讨好,她很懂他,崇拜他,还喜欢他。

    只要想到世上有这样一个人,他那颗无处安放的飘摇的心啊,就像被一根无形的线拴住了,有了定点,有了方向,有了所在。

    于是萧艾问她:“小桃子,你说,我俩可以将就着在一起吗?”

    如果他能早些说这句话,结果一定是不一样的。

    不用太早,她可以等他十年不算长,只需要早一年说就好,在遇到凌忍的那个早(春chūn)之前,在她的命运和别人纠缠以前,他若是这样问她,她一定会说:“于你而言是将就,于我而言,已经是此生的圆满了?!?br />
    此刻,他这样问,她的手撑着青青草地,草地下是松软的泥土,湖里的水沁凉,一切都是美好的模样。

    她说:“你不可以将就的,你一定要幸福,我会帮你,等我们回去了,我去找露露,我将你拜托给她,然后再带走小博雅,这样就没人打扰你了。

    你一定能处理好你们的关系,用你全部的心意……”

    陶陶的话还没说完就吓得惊叫了一声,因为萧艾不知道何时到了她的(身shēn)后,跪在她(身shēn)边的草地上,将她一下抱了起来。

    她莫名其妙地看着萧艾,见他脸上无甚表(情qíng),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拒绝了他的提议,他就生气了。

    萧艾低头看着怀里的姑娘,他说:“水凉,玩太久对(身shēn)体不好?!?br />
    陶陶“噗”一声笑出来说:“跟我讲就好了啊,突然抱我干嘛,吓我一跳?!?br />
    “你讲得很投入,不想打扰你?!?br />
    “哦,酱紫,那我讲的有没有可行(性xìng)?你同意的话,我就去执行?!?br />
    萧艾陶陶放在毯子上,又转(身shēn)去拿了她的鞋子回来,说:“我和她之间的问题哪里怪得了博雅,不过是不合适罢了。之前是我太偏执,总以为没有我得不到的,现在想来,是我太过幼稚,让大家都很为难?!?br />
    陶陶耸肩,抱着双腿,下巴放在膝盖上,口齿不清地说:“恋(爱ài)中的人没有智商,失恋让人瞬时睿智起来?!?br />
    两人静静坐了一会儿,渐渐地越来越放松,就能闻到水草的清香,听到风过树叶的声音,大自然真好,在庞大的自然之中,自己的烦恼就显得很是渺小了。

    宁泽在湖的对岸钓鱼,这对年轻人出现以后就一直吵闹不休,女生还玩水,惊走了他的鱼,晚餐没有着落,他们总得赔偿吧?

    收拾好渔具和折凳,宁泽拎着东西绕过大半个湖岸,走到正在酣睡的两人(身shēn)旁,男生还好,长袖长裤,完美防止蚊虫叮咬,女生就惨了,成了蚊虫攻击的唯一目标。

重要声明:小说《爱在向阳处,等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