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表妹突然上门来

    傅致远笑眯眯地看着,却并不打算告诉傅佩瑶,除非傅佩瑶立刻遁到亭子外,不然,想要逃过他的“魔爪”,那还真是难于上青天!

    这,就是会武功,和不会武功之人的最大区别!

    然而,事实上,即便傅佩瑶拥有一(身shēn)出神入化的武功,却也不可能遁到亭子外。

    无它,只因,亭子外那电闪雷鸣,狂风阵阵,天空仿若缺了个大口般,疯狂地往下倾倒着雨水的场景!

    ——又不是演那些(日rì)韩(情qíng)(爱ài)剧,遇到点事(情qíng),就吞吞吐吐地犹豫踌躇不已,从而令本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误会,犹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最终,不顾自己的(身shēn)体,就在大风大雨的天气里奔窜起来。

    然后呢?

    被树绊住,跌倒了,成了个落汤鸡,回到家,就落得个感冒的结局,都算是轻的。被车撞了,被雷劈了,受点伤,都算是好的。最怕那种半死不活,比如说,瘫痪、截肢、烧伤等等,再或者直接撞死,劈死,入了轮回的(情qíng)况!

    那,才是真正地“赔了夫人又折兵”呢!

    “有些话,咱们‘心知肚明’即可,并不需要说出来,不然,难免‘出了你我之口,入了他人之耳’?!?br />
    “大哥,你想多了?!备蹬逖琢烁抵略兑谎?,“在自己家里,还不能发发牢(骚sāo)呢?”

    “更何况,这电闪雷鸣的,谁会有那么个闲(情qíng)逸致,躲在外面偷听呢?”

    “就算真有那么些吃饱了撑的人跑来偷听,在这种(情qíng)况下,能听到些什么?”

    “再说了,不是还有你这位武林高手在嘛!倘若,连你都能瞒住,那么,这人还需要干这等下作的事(情qíng)呢?!”

    劈里啪啦一番话,成功地将傅致远给噎得说不出话来了。

    半晌,傅致远才苦笑着摇头,叹道:“瑶儿,你瞧瞧,我才说了一句话,你就说了这么多句,唉……”

    “咋滴?!”傅佩瑶横眉怒视傅致远,只因,在这一刻,她的心里生出一股不妙的预感。

    果然,下一刻,就只听傅致远笑眯眯地补充道:“我觉得,往后,爹不必烦恼没什么接班人了!你早就在爹的潜移默化之下,成为了新一代的‘名士’,真正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傅致远!”

    傅佩瑶犹如被踩到尾巴的猫(咪mī)一般,浑(身shēn)的毛发都炸开来,一蹦就窜到了傅致远面前,伸出爪子,就准备狠狠地挠傅致远几下,务必让傅致远深刻地明白这样一个道理——女人,哪怕是小女人,也和那猫(咪mī)一般,不能随意挑衅招惹的!

    “嘎!”傅致远不仅嘴里学着鸭子叫声,手里也比划了一番,扮作了一只肥胖得连走路都有些困难的蠢笨鸭子。那模样,要多憨傻就有多憨傻,只逗得傅佩瑶忍不住地喷笑出声,心里那些郁闷和懊恼等(情qíng)绪也烟消云散。

    然而,即便如此,傅佩瑶也不打算轻易放过傅致远。

    “看我九(阴yīn)白骨爪!”

    傅佩瑶张牙舞爪地冲傅致远冲去,而,傅致远则苦着一张脸,继续维持着鸭子的造型,慢吞吞的避让着,还得顾及着不要绊倒了傅佩瑶……

    屋子里的欢笑声,打闹声,远远地传了开来。而,空中的雷电和风中的暴雨,也仿若被这样温馨(热rè)闹的气氛给吸引住似的,竟慢慢地变弱起来……

    无意中抬头,看见这一幕的傅佩瑶,只是再次赞叹了一句“六月的天,孩儿的脸,说变就变”,并没有将这样的变化放在心上。

    然而,很快,傅佩瑶就被打脸了。

    只因,第二(日rì),才刚刚起(床chuáng)不久的傅佩瑶,就接到了佟涵梦前来“拜访”的消息。

    说“拜访”,也太高看佟涵梦了。

    只因,一没提前下拜贴,二没提前遣人通知一声,三挑了个傅佩瑶准备用早膳的时间赶来,这真不是特意卡着时间,前来堵人?

    傅佩瑶沉吟片刻,看向今(日rì)当值的大丫环白枫,问道:“只有梦表妹一人?我那姑母未上门?”

    白枫恭谨地回答道:“是?!?br />
    “这样看来,梦表妹嘴里所谓的‘急事’,并不是真正很急的大事?!备蹬逖宰叛艄?,看了看自己那粉嫩的手指甲,一脸漫不经心地说道,“先将梦表妹带到偏厅,请她稍候片刻,待我陪着爷(奶nǎi)爹娘哥哥们用完早膳后,再来招呼她?!?br />
    这回,白枫就有些迟疑了。

    见状,傅佩瑶不由得抬头,诧异地问道:“可还有些什么?”

    “表小姐说想跟老太爷和老夫人请个安?!卑追阄⒉豢刹斓靥玖丝谄?,连她们这些做丫环的都明白的道理,为何,佟涵梦这样的王府嫡女就是不明白呢?

    虽然,世人总说宗族血亲之间的关系是“打断骨头尚且连着筋”,真正地“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于(情qíng)于理,都应该互相帮助,互相进步,互相成长。然而,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这样一句话——有付出,才会有收获。

    人心虽然是(肉ròu)长的,很多时候都会心软,从而生出护短的(情qíng)绪。但,更多的时候,却也难免因为对方那种种疏离冷漠算计的举动,而生出心寒的(情qíng)绪来!

    在这种(情qíng)况下,指望一放低(身shēn)段,对方就能掏心掏肺地帮忙?

    凭什么呢?

    “请安?!”傅佩瑶轻笑一声,眼底的嘲讽和讥诮一闪而逝,对佟涵梦这种“无事不登三宝(殿diàn)”的行为,还真不知该如何评说了。

    说是“请安”,倒不如说借助这样的举动,来警告那些背后非议淮南王府的一众人闭嘴!

    毕竟,淮南王府,安国公府和傅府三家,说到底,那也可以归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宗亲关系!

    这样宠大的关系网,可不是那些没什么根底,任人揉捏的软柿子家族!招惹了其中一家,就得做好承受对方阖族疯狂报复的心理准备!

    “也好?!备蹬逖夯浩?身shēn),待到丫环为自己抚平衣裙上的褶皱后,才由丫环婆子簇拥着往老安国公和老夫人夫妻俩居住的荣寿院方向而去,“说来,自‘选秀宴’一别后,我就再未见到过梦表妹了?!?br />
    ……

重要声明:小说《炮灰打脸日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