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人族可长点心吧

    在知名度上,妲己和陆压的(情qíng)况是相反的。妲己这个化名比九尾狐要有标志(性xìng),而陆压的真(身shēn)三足金乌更广为人知。

    所以,段佳泽见到妲己时的反应比见到陆压时还要大那么一点儿。

    按理说吧,妲己已经被处死了,但是考虑到故事传说的真实(性xìng),和这位其实真(身shēn)是九尾狐,所以再现(身shēn)凡世,好像也没那么奇怪。只是,在形象上比较令人震惊。

    段佳泽几乎有点不敢置信,半晌才憋出来一句话:“你你你……你怎么是这个样子?”

    虽然她长得是很漂亮,但是小萝莉再漂亮,和凡人印象中的祸国妖姬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有苏提着自己洁白的裙摆,笑得十分童真可(爱ài)地道:“这不都是为了灵囿着想,我若用成人的皮囊,容易多生事端?!?br />
    这言外之意很明显,怕自己长得太漂亮气质太妖孽招人觊觎。

    这话别人说可能显得脸大,但她说来,就是那么回事,不能更理直气壮。

    “那有苏难道就是你的真名吗?”段佳泽小心翼翼地问道。

    有苏答道:“我没有名字,方便园长称呼罢了。有苏是妲己的氏族名,借来一用——总不好再叫妲己吧?!?br />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和陆压一比,有苏显得非常贴心,连这等细节都考虑到了。

    有苏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又态度可亲,导致段佳泽即使知道她就是九尾狐,也没有过多畏惧之(情qíng),“欢迎你加入灵囿啊。那我们这里的(情qíng)况你都知道了吧?我给你准备房间和办公场所……比较简陋,请不要介意?!?br />
    段佳泽小心翼翼打量有苏的神(情qíng),他还记得前些天陆压闹着问他要大房子呢,他多怕有苏嘴一张,来句“给我修个鹿台吧”。

    九尾狐同志好说话得简直令人难以想象,“听园长安排?!?br />
    啊,这感觉太奇妙了,九尾狐都听他安排。

    段佳泽飘飘然一阵,就被陆压嫌弃地推了出去,“把她给我安排远点儿,难闻死了?!?br />
    段佳泽嘀咕道:“脾气真大……”

    “像我这样的野路子,道君是看不上的,”有苏摊了摊手,“今(日rì)已算得上和蔼了呢,园长,我看多亏了你?!?br />
    就这样还和蔼?

    段佳泽转念一想,陆压的确总是一副忍着的样子,毕竟(身shēn)有系统束缚。

    不过即使是忍着,脾气也够差了……

    段佳泽不(禁jìn)心有余悸地道:“是吧,他要是能动手,早把我给打死了?!?br />
    “哎,等等,我这还买了东西呢,”段佳泽忽然想起今天买的衣服,把陆压的门又敲开了,“道君,我看你每天都穿一样的衣服,就给你买了两(套tào)换洗的?!?br />
    陆压没有丝毫感激的神(情qíng),反而遭受了羞辱一般怒道:“谁跟你们人族一样每天都要换衣服!这是我羽毛化的!”

    “嘭”的一声,段佳泽又被关在外面了。

    不过陆压说得也是,哪有鸟每天换羽毛颜色款式的,那是人类的(爱ài)好。

    “算了算了,不要我自己穿?!倍渭言笠怖恋萌セ怀呗肓?,夏天大一点儿还凉快。

    陆压那么一吼,段佳泽只好把有苏安排到了走廊另一头的房间,然后又带她去看自己的笼舍,“你有什么需求,我能满足的尽量满足?!?br />
    有苏没有丝毫不满,“没有,这里(挺tǐng)好?!?br />
    段佳泽:“那我能把你登记成北极狐吗?”这种派遣动物,系统都可以协助完成各种手续,保证没有破绽。

    有苏也非常流利地说:“可以啊?!?br />
    有苏这么好说话,让段佳泽非常感动,陆压,看看人家这个觉悟??!陆压当初还要求登记成国家超一级?;ざ锬?。

    有苏不经意问:“对啦,刚说还有食物供应,就是小苏和柳斌吧?”

    段佳泽惊恐地看着有苏:“…………”

    有苏立刻察觉他的脸色不对,贴心地问:“怎么了,不是吗?”

    段佳泽:“……不是,他们是正式员工,食物系统分配的,每天会发给你?!?br />
    他之前的想法真是太天真了,九尾狐还是很危险的??!

    有苏面色如常,大度地道:“哦,也行?!?br />
    段佳泽白着脸和有苏对了一下口供。

    以后对外,就说有苏是陆压的表妹,他俩都长得特别好,之前段佳泽说有苏是陆压亲戚,小苏他们就没怀疑。

    动物园的现状也给有苏介绍了一下,主要也是希望有苏了解(情qíng)况后,上班时能注意一点。

    有苏认真地听着,一点儿也不像陆压刚来时,段佳泽多说几句,他就随时都要暴起伤人的样子。她等到段佳泽都说完,才开口道:“所以园长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害怕游客不够?”

    段佳泽:“是啊,我现在到处转那些宣传新闻……”

    有苏笑了一下,“园长说曾有学生来这里免费参观,那就没有能收费的了?您派人多去学堂联络一下,岂不事半功倍,宁愿多花些钱,完成任务?!?br />
    有苏一下抓住了关键点,要是真能和一些学校达成协议,让他们的学生到灵囿参观,那当然是花钱也值了。

    段佳泽挠挠脸,他一个刚毕业的普通大学生,对于经营和跑动都不太擅长,“我能不能晚点试,没什么经验?!?br />
    “不急,可以慢慢来?!庇兴丈羰谴嗌耐?,语气却又一本正经,反正没有丝毫狐媚之气,“那我们可以先从别的方面努力,我先多多了解一下这边的(情qíng)况?!?br />
    对于这种主动承担责任的,段佳泽一时间非常感动,“辛苦你了,做动物就很那啥了,还要给我想辙?!?br />
    “没什么,自己人?!辨Ъ呵崦璧吹氐?,“虽说咱们是被分配为动物,但是界限也没有那般分明,我可以尽量辅佐。希望到时候,园长给我评个高一点儿的分数,也让我早点恢复自由(身shēn)?!?br />
    段佳泽露出了迷茫的神(情qíng),“什么自由(身shēn)?”

    评分机制他可以理解,但是有苏说的什么自由(身shēn),他就不太明白了。

    “呀,你不知道???”有苏眼睛瞪大了一点儿,往陆压的房间瞟了一下。

    段佳泽顿觉不对,“你们不是志愿者吗?来助人为乐的,怎么还有什么自由(身shēn)?”

    有苏无辜地道:“园长觉得,是陆压道君还是我,像助人为乐的人呢?”

    段佳泽:“………………”

    ……((操cāo)cāo),还真是。

    有苏笑眯眯地道:“反正我是犯了点小错,被罚分配服务的呀,您要是对我不满,不但能给差评,还能退换呢?!?br />
    段佳泽震惊了。

    难怪传说中的九尾狐这么好说话,啥啥都不挑,还上赶着给他出主意。原来是被罚下来的,盼着能拿个好评结束呢。

    ……所以,陆压那个死样子是怎么回事???!

    看着段佳泽朝陆压房间离开的背影,有苏眼中闪过了一丝与她今天的表现、外表极不符合的幸灾乐祸。

    段佳泽又跑去敲陆压的门了,陆压一脸不爽地来开门,闻了闻段佳泽(身shēn)上的味道,捏住了自己的鼻子,“又干什么啊你,总来(骚sāo)扰本尊?!?br />
    段佳泽:“我刚知道,你们志·愿·者还要接受打分???”

    陆压:“……”

    “死狐狸!”陆压(情qíng)知被九尾狐揭了底,气愤地道,“我告诉你,你要是敢给我差评,你就死定了!也不许退了我!”

    人间界都不对其他界开放多少年了,来这里相当于出国旅游。而且这里的任务轻松得多,因为是按照扶助对象本人的生活环境评定的,陆压可不想被退了。

    再说,他吃多少苦了。

    陆压(挺tǐng)委屈的:“我给你装动物,跟马戏似的,还要住笼子……”

    “你就是看九尾狐漂亮,我告诉你,她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br />
    “你还听她忽悠,不知道想想商纣王的下场?!?br />
    “你们人族可长点心吧!”

    段佳泽:“……”

    怎么说得他那么不寒而栗呢?这就比上纣王了?

    段佳泽无语道:“不退就不退吧。不过你装动物,我还装了孙子呢,哥你能不能稍微多一点真诚,还说什么志愿者,有苏一提醒我才想起你怎么能是这么助人为乐的人……”

    陆压:“……”

    陆压恼羞成怒,“本尊难道不助人为乐吗?”

    “你助是助了,但是好像没乐吧?!倍渭言笏底?,忽然八卦地道,“据说你们是犯了错才要做志愿服务,你干什么了?”

    陆压脸一黑,“出去!出去!再不出去吃人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开动物园那些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