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各人的布局

    艾丽莎用昂贵的魔具和弗兰克隔空交流。

    她想要确认关于莉莉丝和第三只眼这个(情qíng)报的真伪。

    “是艾丽莎吗?”魔具对面传来苍老的沙哑声音。

    “是的老师,我想问一下关于莉莉丝的事?!卑錾氐?。

    “莉莉丝确实很可疑,但几十年前她就已经消失了,你真的能调查下去吗?”

    “恩,我已经得到了有关她的(情qíng)报了?!?br />
    “什么?!”

    对面,弗兰克的语气有点震惊。

    “有人告诉我,莉莉丝是第三只眼的教祖?!?br />
    弗兰克沉默了,然后便是一声轻笑。

    “艾丽莎,那不可能,第三只眼虽然神秘,但它最活跃时巫塔也见证了,巫塔一向是以中立(身shēn)份观察的,当时第三只眼的教祖确实叫莉莉丝,这点鲜有人知,但却不可否认。

    但绝对不会是这个莉莉丝,巫塔绝不会容许第三只眼的教祖是巫塔的势力?!?br />
    闻言,艾丽莎皱起了眉头。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真的不可能吗?

    “没有直接证据吗?老师?”

    “没有证据,但也无需证据,巫塔记载了多伊尔和第三只眼的一次大战,莉莉丝和多伊尔平分秋色,你觉得如果莉莉丝是那样的强者,巫塔会不知道吗?别多想,只是恰好同名罢了?!?br />
    “恩?!卑錾α艘簧?。

    然后取消了传讯。

    艾丽莎支着下巴,皱着眉头,沉浸在思考中。

    “到底什么才是真的?”

    艾丽莎喃喃自语。

    本来她并不觉得莉莉丝会是第三只眼的领袖,但整理一下(情qíng)报,她愈发觉得莉莉丝可疑。

    关键就在于贝琳娜,她是信任后宫团的,自然也信任贝琳娜。

    如果不知道术式,想要破除王室秘史的封印,就必须需要贝琳娜这样的破法之眼,而第三只眼那位教祖是明白这一点的,所以才给第三只眼留下了打开王室秘史的讯息。

    而贝琳娜就是那个至关重要的“道具”。

    这个关键“道具”的母亲却是巫塔的莉莉丝。

    如果老师说的是对的,两个莉莉丝只是同名,那么便会出现这样的(情qíng)况:教祖莉莉丝渴求王室秘史,也渴求破法之眼,但却没有破法之眼,巫塔莉莉丝对王室秘史毫无**,但她女儿却是最关键的破法之眼。

    若老师是错的,那教祖莉莉丝就是巫塔莉莉丝,而她女儿就是她想要的王室秘史的关键,这样一想就合理多了。

    于是乎,推理进入死局,这样的“巧合”很巧合。

    事实证明这是种巧合,但脑子却不想承认,因为若这不是巧合,那线索就连在一起解开了。

    她不告诉后宫团的诸位,也是不想让贝琳娜知道她这个残酷的推理——她母亲是第三只眼教祖。

    总而言之,最了解真相之物的人,就最可能是当年灾难的始作俑者,若王室秘史中真的有关于真相之物的线索,那第三只眼的那个男人说的便是真的,第三只眼的教祖极有可能是巫塔莉莉丝。

    贝琳娜的母亲,很可能是元凶。

    因此她要去打开王室秘史,以王族的(身shēn)份亲自验证。

    ……

    巫塔。

    “什么?那个公主还活着?你还暴露了行踪,告诉她我们教典的秘密?你真是一回来就给我一个好消息??!”

    安东尼看着眼前微笑的吉格,感觉体内气血翻涌。

    “不要这样,我这是有目的的,否则我怎么会暴露行踪?要知道菲利克可是一个难缠的家伙?!奔翊尤莶黄鹊溃骸拔沂欠⑾至艘恍┯腥さ氖?情qíng)?!?br />
    安东尼抬了抬眼皮子:“说说看?!?br />
    “首先我有个问题,王室中都传言,王室秘史只有王族才能继承开启,那为什么我们的教典没有关于王族这一条件?”

    “你是在质疑莉莉丝教祖的教训吗?会将自己一(身shēn)绝学记录下来无私奉献的人,会欺骗我们吗?只有王族能继承,是自私的王室自己编造的谣言!”安东尼对教祖的无私深信不疑。

    深呼吸一口气,安东尼平复了一下心(情qíng):“不说了,总之这次你不要暴露行踪,等那个精灵解开王室秘史上的术式,你就我们的钥匙将其打开,趁机取走王室秘史,明白吗?”

    看样子老头子是不会理解了,真是个老顽固,吉格心想。

    但嘴上还是应了下来。

    吉格打算用自己的方法做,如果不需要王室秘史,便由他抢走成果,若当真只有王族能继承,他也有办法。

    从上次偷窥的资料,和艾丽莎的笔记,可以看出她是巫塔的人,而且在调查一件案子,虽不清楚来龙去脉,但里面的关键人物,和他们的教祖名字相同。

    而关键物件,好似也是真相之物。

    最巧合的是,案子发生的时间竟然是六百年前,和第三只眼活跃的时间相似。

    于是他对艾丽莎进行了(诱yòu)导,在对方心中种下一个种子,让对方误以为巫塔莉莉丝和第三只眼有关。

    若是王室秘史只有王族能继承,那他便假意用案子的信息与之交换。

    当然,他完全不知道什么线索,巫塔莉莉丝怎么可能是教祖莉莉丝呢,巫塔的人是群只会独占知识的守财奴,绝不会共享知识。

    吉格只是想借一场同名的巧合,进行一场美妙的骗局而已。

    若是艾丽莎将他的行踪告诉菲利克也无所谓,因为他有一个合作者。

    一切都是如此完美,如此想着,吉格露出了微笑。

    “再去见见那家伙吧?!?br />
    ……

    等吉格再次来到新都时,并没过多久,因为他不是用步行,而是用瞬移法阵的。

    绕过一个个(热rè)闹的街道,他坚定地往一个方向走去,然后再一个无人的窄巷中感知到了法术波动,于是吉格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就是这里了?!?br />
    这里布置着非常隐蔽的驱人结界。

    “按照你说的做了?!奔窨诘?。

    (阴yīn)影里,一个趴在地面勾画法阵的人影动作一顿,然后缓缓站了起来。

    一个带着面具的年轻人,那个面具如一张柔软的皮革,将他整张脸完全包裹,只露出一点头发,那张面具看起来让人不适。

    随后面具开口,尖锐的嗓音透着(奸jiān)诈的气息,听起来不像正常人会发出的。

    “全做好了?”

重要声明:小说《革命吧!魔王大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