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黄种人的逆袭

    这段时间对于巴黎市民来说,如同做梦一般玄幻,巴黎公社的伟大战士的血?;姑挥懈煽?,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就在一群带着大盖帽,拿着各种先进武器的黄皮肤大兵的进攻下,土崩瓦解!

    一国都城仅仅在一天时间里,连像样的抵抗都没做出,就被完完全全的占领,法兰西第三共和国临时政府在巴黎城内组织的反攻,如同笑话一般把成千上万的最后力量送到汉军的枪口下,被肆意屠戮着。

    然而,就在昨天,巴黎城的市民又被告知,法兰西第三共和国临时政府大多数成员,都认同了那些大盖帽士兵的最高统帅——林皓达的统治权!

    在几十年的教育洗脑中,随着整整一代人的老去,平民中已经没有多少人还记得那个曾经的法兰西梦魇,因此他们无法理解高高在上的临时政府成员,为何会如此轻易的服从于一个外国人。

    最重要的是,现在是1871年!

    就在11年前,英法联军还刚刚取得了第二次鸦片战争的全面胜利,甚至攻破了曾经被视为庞然大物的满清帝国的京城,肆意烧杀抢掠了一番,当时攻入满清京城上至将领,下到小兵,乃至殖民地的仆从军阿三们,一个个都抢成了一个小土豪,归国后立刻置办土地家业,俨然成为了社会中真正的有钱人!

    此时的(日rì)本还没有用甲午战争和(日rì)俄战争正名,在西方欧陆的普遍观念中,体量最庞大军力最多的满清帝国无疑是亚洲黄种人的最强国度,连最强的黄种人国家都被轻易踩在了脚底下,连首都都被攻破,所谓的满清贵族八旗精锐被八里桥一役打的灰飞烟灭,举国上下再也不见能拿的出手的军队。

    可以说,第二次鸦片战争属于欧洲白人建立对亚洲黄种人真正心里优势的里程碑战役,悬殊的敌我伤亡和战果,以及满清帝国战败后卑躬屈膝的丧权辱国条约,无一不再堆砌着白人那高傲的种族主义优越感。

    至于曾经来源于蒙古西侵的黄祸之论,更是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伟大胜利的铁证面前,黯淡无光,被大多数欧洲白人当成了一个笑话。

    在欧洲各国眼中,或许14世纪的蒙古政权很可怕,但在几百年后的今天,欧洲白人的军队无疑是横行天下的标杆!

    就是在这么一个白人彻底建立起种族心里优势的年代中,被视为欧陆大国的法兰西首都巴黎,却被一群黄皮肤的军队轻而易举的拿下,还有比这更打脸的事(情qíng)么?

    不少消息闭塞的巴黎市民内心中变得彷徨起来,能住在巴黎城中的人,消息远比法兰西其他地区更加灵通,自然也更清楚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英法联军对满清帝国碾压式的胜利细节。

    就是这么一群落后的‘东亚病夫’人种,却攻破了法国人的首都?

    法国人败在普鲁士人手中,并不算太过丢人,因为曾经的普鲁士现在的德意志帝国,本(身shēn)就是欧陆军力最强的国家之一。

    从普丹战争到普奥战争,再到最后的普法战争,普鲁士几乎是一路胜利过来的,将曾经一个个欧陆霸主摁在地上拳打脚踢……

    法兰西人虽然憎恨普鲁士人对自己国家的侮辱和敲诈勒索,但他们并不觉得败给普鲁士人有多么丢人现眼,毕竟哈布斯堡王朝之前也被普鲁士人踩在了脚底下,失去了(日rì)耳曼民族领头人的地位,甚至被普鲁士的俾斯麦宰相一脚提出了德意志人的邦联体系。

    因为奥地利王室的体量实在是太大了,他们呆在德意志邦联体系内,普鲁士就永远无法成为德意志邦联真正的主人,更不用说整合德意志邦联成就统一帝国了……

    面对以战力著称的普鲁士军队,至少法兰西上层社会败的心服口服,在大多数的法兰西上层投降派的配合下,声势浩大的由下而上的巴黎公社才会被普鲁士军队血洗镇压。

    可是,被一群黄皮肤的军队打进来,这算什么事?

    他们有自己的军旗,有自己的名号,乃至连最高统帅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黄种人,这就完全杜绝了巴黎市民将其当作雇佣兵的美好幻想,哪怕再愚昧的巴黎市民都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支真正完全有黄种人组成的军队,最伤巴黎市民心中傲气的是,这支军队以远少于巴黎守军的人数,用不到一天时间击败了他们……

    武器先进不是鄙视敌人的理由,反倒代表着敌军更加文明的体现,用大刀长矛面对火枪火炮那不叫做勇猛,而是一群(爱ài)国之人的无奈之举,要是自己国家能造出先进武器,谁愿意用人命往前堆砌?

    落后就要挨打不是贬义词,而是这个世界的真谛!

    这一刻,巴黎市民深深体验到了落后挨打的无奈,在冰冷的火药与钢铁下,(热rè)血再也无法沸腾,此时的巴黎各阶层市民,就如同当初被攻破北京城的城民一般,除了狼狈的逃荒和卑微的等待入侵者的命运抉择外,无力改变任何事态。

    那些希望用意志和鲜血反抗的人,已经倒在了血泊当中,被征调的巴黎市民民夫亲手埋在了巴黎城外的乱坟岗里,成为了大地的一块肥料。

    没有人会铭记这些失败的反抗者,后世里被记载的烈士,都是革命胜利后才被树立起来的,成王败寇,如果革命失败了,那些烈士的名字根本不会重见天(日rì),最后剩下的只有一捧黄土罢了。

    同样的道理,如果占领巴黎城的林皓达最终失败了,保卫巴黎中战死的人,自然会被高高竖立起来,成为民族英雄榜样,但要是林皓达一路崛起的话,这些曾经用(热rè)血捍卫民族尊严的勇士,不会在历史中留下任何痕迹!

    就这样,在巴黎市民复杂畏惧的目光下,一队队全副武装背着行军行囊的动员兵,跟在十辆巴黎市民无法理解的钢铁巨兽周围,向着普鲁士驻扎的法兰西东南六省前进。

    巴黎市民根本不敢想象,区区过万的黄种人军队,胆敢向着50万开外的普鲁士军团主动发起进攻!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之全面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