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 讲道理

    轻纱幔帐,奢华的(床chuáng)铺上慵懒的秦雪儿依偎在林皓达怀中,一只单手握不住的大白兔被迫不断变换着不规则形状,继续维系着那一丝丝迤逦。

    秦雪儿脸带红晕,轻吐兰芳:“主人,你这一次为何要派普通的帝国警卫队去对付英国人的精锐陆军呢?那些帝国警卫队面对二三流国家的正规军和民兵或许没问题,但要是跟欧陆五大列强的精锐正面对阵,想要获胜可不容易,即便帝国警卫队的人数是英国精锐的俩倍?!?br />
    “哦不,现在欧陆只剩下四个列强了,法兰西已经成为我手下的应声虫,至少现在看起来法兰西还没有脱离我掌控的风险。

    帝国警卫队战力不如欧陆主流强国的精锐,我自然知晓,用这种部队进攻精锐部队属实没有多少战胜的把握,但是,帝国警卫队跟其他欧陆强国的二流正规军不同,他们更加忠诚,且不会兵变和闹小(情qíng)绪,即便因为我的命令伤亡惨重!

    这才是帝国警卫队最大的优势啊。

    秦雪儿,你觉得如今这个时代军事力量是否强大的根本是啥?”

    林皓达并没有让秦雪儿回答的意思,只是(身shēn)子挪了挪,将其柔软香滑的(身shēn)体抱起来放在一个更舒服的位置上,继续一边揉大白兔一边饶有兴致的宣扬自己的军事理论。

    秦雪儿不同于系统出产的人物,她虽然受控于林皓达,但秦雪儿拥有自己的独立意识!

    她现在已经成为了林皓达对外谍报体系的重要首脑,也是为林皓达工作的秘书,能为林皓达减轻大量的繁琐事(情qíng)。

    林皓达很清楚秦雪儿这样的人,真正的忠诚永远不能依靠所谓的束缚,要让秦雪儿感到自己会一直胜利下去,才会全心全力的为自己工。

    别看秦雪儿如今一副乖巧如同小女人的姿态瘫软在林皓达怀里,但她又何尝不再等待林皓达全军覆没政权倒闭,而使得依赖的全面战争系统根基受损,对她控制力度下降呢?

    之前秦雪儿之所以不敢做小动作,只不过是因为她看不到林皓达失败的可能(性xìng),她(身shēn)为**控着,太了解全面战争系统的强大了,而且颠覆往常军事常识的直接暴兵,脱离后勤、训练、荣誉培养的bug部队,在科技不落后于本地土著的(情qíng)况下,秦雪儿看不出林皓达哪里有失败的可能。

    然而,只要是具有独立意识的人,就会有思绪变化的时候,依附强者摒弃弱者人之常(情qíng),就好像在21世纪,发达之人总是有慕名而来刻意结交‘朋友’,落魄之人总是会被曾经的朋友用各种安慰的心灵鸡汤拒绝,这世上从不缺锦上添花之人,但能雪中送炭的却不多。

    想要让秦雪儿的小心思不出现该有的动摇,最好的方式不是将其吊起来用皮鞭蜡烛什么的调教一番,那样太粗暴了,也不太可靠,天知道在你眼皮子底下对天发誓,(欲yù)哭似泣的可怜人儿说的是不是心里话!

    想要让外人真正臣服自己,只要向他们不断证明自己的军队和势力永远都会走在胜利之路上即可,越在意利益得失的政客,越不会感(情qíng)用事背弃强势的一方,无论这强势的一方是什么样的人在掌舵。

    当年的拿破仑远征俄罗斯之前,整个欧陆都不得不听从他的号令,有钱出钱有人出人为他的远征俄罗斯事业添砖加瓦,但当拿破仑带着60多万大军远征,却只有3万人狼狈而归后,曾经战战兢兢的盟友和小弟,顿时将枪炮对准了这头失败的欧洲雄狮,恨不得在拿破仑(身shēn)上咬几口一般蜂拥而至!

    所以,在自己的下属面前不断建立胜利的前景,是林皓达非常需要去做的,这个世界上除了全面战争系统出来的部队会无条件服从林皓达的命令外,其他任何人都不是百分百的可靠。

    大方面上,林皓达只需要自己带领的主力大军不败,法兰西共和国的政府就会稳如狗……额,我是说稳如泰山!

    小的方面,林皓达自然要用道理来说服对军事不太精通的秦雪儿,让她明白自己的一切计划都不是胡乱指挥,给手下人留下平庸乃至愚蠢的印象,基本上离败亡也就不远了……

    最重要的是,林皓达开导秦雪儿只需要多费一些口水而已,还是在(床chuáng)上多费口水……嗯,这不是重点,主要是如此小的代价可以让秦雪儿继续保持自(身shēn)军队必定能取胜的信念,才是划算的买卖。

    “现在的战争模式下,随着燧发枪战术的普及,军队的训练远比古代时期更加简单,一个普通的农民用一个月的时间强化训练,就会学会使用燧发枪这种杀人利器,任何一个国家只要愿意付出代价,都可以拉出成群结队手持燧发枪的民兵力量。

    因此,评判一个国家的军事实力标准,不再是军队绝对数量的多少,而是真正能打硬仗,士气高昂的精锐部队的多寡,普通的民兵队伍虽然几个月就能拉上战场,但终归只能充作炮灰,在野战中很容易被精锐击溃,但是!欧洲各国每一个精锐部队的士兵,没有数年的服役时间?

    特别是英国的精锐本土红杉军,训练周期甚至能达到5年以上,不然的话,怎么可能将一群流氓、打手、罪犯、人渣变成一群敢顶着枪炮走正步的勇士?

    普鲁士的腓特烈大帝在七年战争中,告诉了欧陆各国的国王,长时间反复((操cāo)cāo)练军队士兵的重要(性xìng)有多高。

    对我来说同样如此,青年近卫军虽然可以量产,但毕竟是有限的,现在这点数量对于欧陆的反法同盟来说,真心不算什么,甚至连意大利半岛那些国家,都敢趁着我不在悍然出兵。

    底子薄,自然就要把好钢用在刀刃上,我现在并不需要太多的治安部队,帝国警卫队死再多对我来说损失都不大,我为啥不能用普通的帝国警卫队去消耗英国精锐的兵力呢?”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之全面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