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 卡西欧的担忧

    “大人,作战序列的士兵一天就要消耗2斤粮食,20万人一天就能吃光超过40万斤粮食,还有人数更多的数十万民夫,哪怕他们的粮食维持在最低温饱线上,一个民夫一天至少也要消耗一斤粮食,整个出征大军,多出一(日rì)的时间,就是过百万斤粮食的消耗,我们真的抗不了多久的??!”卡西欧面色忧郁的极力劝解道,大军出征粮草先行,如今的法兰西历经数年战乱,哪里还能扛得住一天百万斤粮食的长时间供应?

    卡西欧计算的还是就近运粮的消耗,要是从更远的地区运粮,这消耗量翻上几番都属正?!?br />
    这个时代行军的伙食跟后世可不同,各种副食十分匮乏,价格昂贵,根本不可能如同一战二战时期那样,供应给士兵吃。

    后世里一个普通成年男子,一天顶多也就吃6两主食,但在副食匮乏的年代里,想要保证充足的体力,只能依靠大量摄入主食来维持,这个时代没有所谓的高能量食物,更没有各种(肉ròu)类罐头,光吃饭不吃菜的消耗量,是很大的。

    因此,卡西欧所说的一名士兵一天吃俩斤粮食真的不是夸张的说法,而是实打实的数据。

    民夫杂役不需要上战场,饿着肚子干活问题不大,但要是士兵饿肚子,那可就要出大问题了。

    在战场上,士兵的体力和力气是一项很重要的数据。

    “卡西欧,粮食的问题我自然知晓,不过粮食又不是弹药,我们作战的地区不少都是人口聚居地,我的军队只要不是在无人区,还会发愁粮食不够么?”

    卡西欧神色一愣:“可是,我们去年刚刚在法兰西北部和比利时地区进行了数十场战役,大多数城市都被我们征过粮了,已经榨不出多少油水来供养大军消耗了。

    毕竟,荷兰联合省共和国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想要征服他们可不是几天能完成的,光是在路上消耗的时间就不会短,只要荷兰人龟缩起来坚壁清野,拖上一两个月,我们就要面临断粮的窘境了,再忠勇的士兵没了粮食,也没法打仗的?!?br />
    “不错,要是按照正常的征粮方式,的确无法征集到足够大军占领荷兰联合省共和国的那一天,不过,几百万人的口粮和存货,应该足以供应大军将战争进行下去了吧?!?br />
    林皓达中正平和的语调,却让卡西欧浑(身shēn)一冷,他自然明白林皓达嘴里的‘口粮’意味着什么。

    普通的贫民是没有多少口粮的,想要满足20万大军所需,刀子必然要落到包括城市居民和那些富户的头上,而且这一次不可能是普通的摊派,而是彻彻底底的抢个精光!

    只有如此做,才有可能供应大军的粮食消耗!

    只是,好不容易才让法兰西人不再暴起反抗林皓达的统治,如果再做出这种得罪富人和穷人的绝户之计,岂不是功亏一篑了?

    毕竟,如今的林皓达是法兰西共和国首席执政官,而不再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军阀头子,能源源不断创造财富的法兰西人,可要比一群被抢光了最后口粮走投无路的暴民强百倍。

    他们不愁没有军队,但打仗可不是光有士兵就可以的,到了林皓达这个层次上,战争比拼的就是国力消耗,全面战争系统顶多给林皓达免去训练士兵的消耗,并在军队质量上让林皓达站在前面,但可不会凭空而降数不尽的物资供养林皓达长时间打下去。

    除非林皓达带领的是一群不知疲倦无需任何补给的亡灵大军,哪怕是机器人军团,也是有能源后勤消耗的……

    “大人,我们如果再用以前的法子,刚刚稳定的大后方,恐怕又要爆发大规模暴动起义了,那些法兰西平民已经抢不出多少粮食了,刀子要是落在有钱人(身shēn)上,我们可就是真的举世皆敌了……”卡西欧疑惑的问道,他知道自家老大肯定会想到这个问题,不然当初也不会接受丹东一派和吉伦特派的投诚,更不会同意与法兰西资产阶级的合作,所谓的金色青年伪军也不可能出现。

    “卡西欧,欧洲人国家林立,民族成分复杂,法兰西大革命虽然喊出了为所有穷人争求权利的口号,但实际上法兰西人真正为之流血的还是本(身shēn)的民族,他们追求的是自(身shēn)民族的崛起,维护的是法兰西无(套tào)裤汉的利益,而不是为(日rì)耳曼人,比利时人,荷兰人,意大利人等等其他民族的穷人发动革命,所谓的输出革命无非是想要给欧陆各国捣捣乱,希望他们没有精力来插手法兰西内政,帮助法兰西贵族和王室复辟罢了。

    在欧洲,民族歧视和隔阂可是相当严重的,普鲁士人曾经为他们的腓特烈大帝欢呼雀跃,自诩为(日rì)耳曼人的上等人,看不起奥地利人,也看不起同属(日rì)耳曼血统的萨克森人、巴伐利亚人、黑森人等等,别看这些国家表面上高举着民族和谐的大旗,实则上到贵族下到平民,大国对小国民族的歧视从来没有消失过!

    就连同属一国的俩个民族,都能分出个三六九等来,更何况国家不同的各个民族?

    卡西欧你要知道,我不是欧洲人,肤色,样貌乃至宗教信仰与本地人格格不入,他们不会承认我这么一个外来统治者,更不会拥护我对他们的统治,如今法兰西人的臣服只不过是畏惧与我的大炮和刺刀,法兰西人是鲜血流的太多了,被杀的胆寒才匍匐在我脚下!

    面对这样的被统治者,我自然也不会致力于去推动什么民族共荣和团结,真要是所有的白人都团结友(爱ài)了,我这个外来统治者可就要坐立不安喽。

    所以,欧洲的民族独立(性xìng)我们不光要大力维持,还要多多制造民族仇恨,我不可能放弃独裁的权利,想要将法兰西人或者说法兰西民族中的富人阶级真正绑在我的战车上,自然要让他们尝一点甜头?!?/DIV>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之全面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