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 路易一家人的处置

    门可罗雀的庭院中,突然传来噪杂的人流声,当林皓达进来时,看到的是可怜的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目露绝望的搂着自己的俩个孩子在青年近卫军的刺刀下瑟瑟发抖。

    “终于要杀我们了么?”悠悠的声音从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口中传来,与路易十七和曾经的摄政王王后压抑的抽泣声形成了特有的音律。

    林皓达冷酷的双眼中,不(禁jìn)浮现出一丝复杂,如今推平了法兰西共和国境内所有反抗武装势力,声威鼎盛的林皓达,自然不用继续理会曾经对丹东一派人的许诺。

    而且法兰西资产阶级对于路易十七一家人的生死在现如今也不是势在必得了,他们更感兴趣的是如何尽可能的压榨法兰西人民的剩余价值,来弥补自己被林皓达敲骨吸髓吞下的财富损失。

    国民议会也算是认清了状况,法兰西共和国首席执政官是一个军事独裁的黄皮外族人,他即便杀了路易一家子又有什么意义呢?

    难不成,路易十七一家人死了,法兰西人就能心甘(情qíng)愿的接受一个黄皮肤的外族人统治自己?

    因此,自从林皓达率军击溃拉法耶特侯爵的部队后,国民议会就再也没有催促过林皓达对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一家子判刑,这三个可怜的法兰西皇室成员,就这么被众人忽视一般囚(禁jìn)在了巴黎城内的一处别墅中,过着猪一样的吃了睡睡了吃,然后对着窗外发呆的生活……

    林皓达终究还是一个人,如果在利益面前必须铲除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和她的一双儿女,林皓达自然是毫不犹豫的下令,但如今杀不杀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一家子,对他来说变得可有可无起来。

    路易十七死掉了,法兰西平民不会为之欢呼,他们一家子活着,也不会有人在意,毕竟一个被外族独裁者统治的民族,最恨的显然不可能是原本的落魄皇室。

    就连林登万将军当初打出的旗号也是推翻林皓达外族独裁者的统治,而不再是推翻落后王权。

    贵族阶级被一扫而空,明面上的特权消散无影,法兰西皇室凋零一败再败,如此失败的路易一家子,又有什么资本引起外人的瞩目呢?

    特别是他们(身shēn)前还有一个耀眼反动的外族独裁者林皓达,高高的踩在法兰西民族头上作威作福!

    “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你们现在死与不死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特别是在我手里的时候,不过,我这人眼里容不得沙子,我不敢保证你们在发现自己的所有权势消散无踪后,会不会做出不理智的行为,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林皓达冷静无比的声音,让十几岁的路易十七和他的姐姐(身shēn)体不自然的颤了俩下,一系列的事件已经在这俩个‘孩子’心里留下了魔鬼般的印象,特别是路易十七的那位嫁给林皓达姐姐,可是亲(身shēn)体会到了林皓达的‘恐怖’,自己初夜时分下半(身shēn)鲜血淋漓的场面,这位法兰西王室公主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林皓达也知道,这俩个‘孩子’已经彻底被自己吓坏了,是不可能生出什么幺蛾子的,他们没有那个心气和胆量,接下来就只剩下这位王后了,如果对方识相的话,林皓达或许会看在那位法兰西公主是自己女人的份上,饶恕她们一家子的(性xìng)命,继续活下去。

    对于现在的林皓达来说,额外养活三个人并不算啥,更何况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女人,在新婚之夜将第一次交给了自己,哪怕自己当时忘我的将其狠狠‘折磨’了一番,还是乖巧的顺从着,这样的女人,林皓达是恨不起来的。

    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一家人沦落到如今的地步,不是因为林皓达的喜恶,只因‘利益’二字罢了,当初为了接受法兰西共和国的首席执政官的位置,路易十七必须下台,自然而然的,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一家人的下场就落到这种地步。

    一直被囚(禁jìn)在这里毫无自由的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一家人,对外界发生的事(情qíng)一无所知,听到林皓达的话后,聪慧的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如何听不出这是自己一家人最后活命的希望?

    将近一年的囚(禁jìn)生活,已经让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想通了很多东西,荣华富贵也好,尊严荣耀也罢,都不如自己和孩子的(性xìng)命来的重要,说白了,人啊,只有活着才有未来,才有希望。

    “我愿意,我不再是什么王后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只要你(允yǔn)许我的孩子们活下去,我愿意付出一切,我们从来没有怨恨过你,没有你,我们早就被那群暴民押上了断头台,不然的话,也是跟路易十六那样死在乱军之中?!甭昀鲅前餐型吣谔赝鹾笕缤惶豕芬谎?,趴在地上苦苦哀求着林皓达。

    林皓达眉头微皱,他没想到只是被囚(禁jìn)了不到一年而已,这个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就抛弃了所有的尊严,或许,在这里也有那个约翰兰博的折磨有关吧。

    与约翰兰博在一起生活的(日rì)子中,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早就被调教成一个听话的‘母狗’,没有了尊严的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在如今这个局面祈求活命不惜一切代价,倒是蛮好理解的,再说了,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还有什么需要矜持的?

    奥地利王室么?

    呵呵,林皓达很清楚,自古帝王家最是无(情qíng),奥地利王室一直都知道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他们的公主(殿diàn)下一直被囚(禁jìn)在巴黎市,但却因为自(身shēn)的利益始终没有发兵,这已经说明很多问题——一个公主不足以让奥地利王室赌上国运!

    “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希望你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你放心,我可以保证你活下去,至于王后的(身shēn)份嘛,在神圣罗马帝国崩溃之前,你的王冠是不会掉落的?!绷逐┐镆馕渡畛さ目醋糯糁偷穆昀鲅前餐型吣谔赝鹾笏档?,随即抬头望了一眼如同小羊羔一般抱着自己弟弟打着哆嗦的小公主下令道:“将玛丽-特蕾西娅·夏洛特公主带离这里,毕竟她是我的‘妻子’?!?br />
    可怜的玛丽-特蕾西娅·夏洛特听到妻子两个字,(身shēn)子哆嗦的更厉害了,仿佛当林皓达的妻子是一种莫大的折磨一般(尺寸太大索求无度你们懂得),但却不敢有丝毫反抗,乖乖的跟着林皓达的卫兵离开了这处囚笼,去往另一处更奢华的囚笼!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之全面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