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 吉伦特派的投降

    带着硝烟味的笔(挺tǐng)军装,令人畏惧的高筒帽,雪白蹭亮的刺刀一排排一列列的缓缓向前涌动着,青年近卫军相对稚嫩的脸上好奇的打量着这座不同的被征服城市。

    他们还是头一次遇到如此(热rè)(情qíng)洋溢的欢迎他们进城的法兰西城市,青年近卫军很清楚他们对法兰西人做下的杀孽有多重,再加上自己效忠的对象是一名根正苗红的‘外族人’,每一次开进法兰西城镇,要不是踏着血与火的征伐杀进去,要不就是在法兰西平民畏惧麻木的眼神下扛着刺刀走进去。

    哪里像现在这样,街道俩边,房子的窗子,门梁等地方上,全都挂着崭新的铁十字鹰旗,大街上包括法兰西小孩子在内,一个个都拿着新颖的小铁十字三角旗嬉笑着奔跑着,用欢笑欢迎青年近卫军的进入!

    那些市民更是(热rè)(情qíng)洋溢的对着青年近卫军的士兵,战马以及大炮大声欢呼着,仿佛青年近卫军不是以征服者的(身shēn)份,而是以人民解放者的(身shēn)份进入!

    即便是林皓达提前知道了一些消息,面对吉伦特派政权投降派搞出来的排场,也不(禁jìn)有些发愣,他甚至在自己占领的法兰西大本营——巴黎中,都无法看到如此(热rè)(情qíng)的法兰西市民!

    “不得不说,那些有钱人的‘旁门左道’还是蛮多的,我在这些人的脸上看不到以往强行组织的强颜欢笑,他们似乎是真的在欢迎我们作为征服者进入他们的核心城市——波尔多!”

    坐在专属豪华马车的林皓达,放下车帘有些感慨的说道。

    在青年近卫军一片高歌猛进之下,吉伦特派政权没有如同当初的罗伯斯庇尔执政府一样顽抗到底,哪怕吉伦特派的政治领袖布里索一脉坚持抵抗,但面对一群利用资产主义民主政治不断发力,且士气低迷不想打仗的国民自卫军残兵败将,他拿什么出来抵抗林皓达?

    在布里索为首的一脉主战者强行发动了一场笑料般的战役,被青年近卫军轻而易举的击溃后,布里索的最后一点权威沦丧殆尽,只好灰溜溜的带着自己所剩不多的支持者,逃亡西班牙王国……

    布里索的做法无疑是聪明的,要是等林皓达大军开到,下面的国民议会很可能将布里索等人绑起来交给林皓达处理……

    当然,布里索一逃,吉伦特派政权中再也没人能阻挡林皓达的青年近卫军和平解放的进程了,于是,就出现了这么一幕大批青年近卫军陪同林皓达胜利和平开进波尔多城市的一幕,这里也是吉伦特派政权最后的‘首都’。

    吉伦特投降派为了讨好林皓达,特意搞出了一场盛大的欢迎仪式,本以为又是一次气氛(热rè)烈,但氛围麻木的强颜欢笑,结果却变成了波尔多民众的欢呼!

    “主人,这些波尔多人并不是为您的到来而欢呼,而是为战争的远去而庆幸,这里的人大多数都是商人和资本家的亲眷好友,生活的并不艰难,他们更希望安稳的过小(日rì)子,而不是用生命去捍卫所谓的民族尊严,嘻嘻?!?br />
    神态慵懒,一双雪白圆润的大长腿横跨在马车中的林皓达怀里,成为林皓达一路上手中的‘玩具’,在这方面,还是负责对外(情qíng)报机构的秦雪儿知道的多一些。

    自从昭云妹子负责对内(情qíng)报机构后,人是越来越忙,白天很少能见到人影,毕竟林皓达政权的对内(情qíng)报机构已经全方位的完善起来,甚至有自己的行动队,其中大部分人都是雇佣来自这个世界的佣兵武者,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拿钱卖命的人!

    由于林皓达控制的政权一直将注意力放在对外战争的事宜上,自然而然的,(情qíng)报体系简陋事(情qíng)相对来说不算太多的秦雪儿,就成为了林皓达(身shēn)边的???。

    实际负责收集(情qíng)报的,自然不可能秦雪儿本人,她只是负责将下面的(情qíng)报整理分类起来,然后向林皓达汇报而已,于是乎,办公室、行军中、野外宿营时,林皓达(身shēn)边就变着花样出现各种各样的‘yin乱’场面。

    实在是秦雪儿天生媚体自带的气息太过勾人了,而想要自己过的更舒服的秦雪儿还有意识的讨好林皓达,林皓达又不愿意当一个柳下惠,自然而然的,俩人就如同鲶鱼一般‘沾’在了一起……

    由于秦雪儿的盘龙伏凤心法不能真正破(身shēn)的缘故,林皓达始终无法真正的捅下面,不过这样子反倒是让本就魅力无限的秦雪儿让林皓达(欲yù)罢不能的一大优势……

    谁说女人只有下面那个洞能让男人爽上天?

    当然,这都是无关紧要的细节,这里就不一一叙述了……

    越来越堕落的林皓达,甚至专门打造了一座独有的宽大豪华马车,还奢侈的增添了隔音材料,如果不是战时行军的话,林皓达往往都是一边坐在马车里享用秦雪儿美好的酮体,一边听她整理后的(情qíng)报。

    这种方式无疑让那方面享受变得更加刺激起来!

    “果然,上层建筑的安逸生活,会使得下层的抵抗意志变得不坚定,从法兰西分裂后,吉伦特派的(日rì)子过的实在是太安稳了,没有任何势力将主要力量用在打击脚踏俩只船的吉伦特派,结果当他们赖以生存武装起来的国民自卫军战斗意志垮掉后,这群法兰西有钱人组建的政府就成了投降派大本营。

    同样是法兰西人的革命政权,罗伯斯庇尔控制的雅各宾派政权,哪怕是倒台了,下面也能爆发出大批的自发(性xìng)暴动起义者,而吉伦特派政权投降时,除了无法投降的布里索等人,就连波尔多的市民都如此开怀,这才是我需要的法兰西‘完美奴隶’啊?!?br />
    林皓达看着外面四处飘扬的铁十字鹰旗,心有感慨的说道,同时双手再次不老实的顺着秦雪儿的超短裙上滑到了不可明喻的(禁jìn)地。

    那个地方只要不捅破‘那层膜’,其他方面还是没问题的。

    “主……主人~~~不要……啊~~~”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之全面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