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 共和国执政官上

    布列塔尼大区布雷斯特城市政厅,以乔治·雅克·丹东为首的国民公会代表们,满面笑容的迎向刚刚入城的林皓达。

    “林皓达同志,法兰西共和国对你的加入感到万分荣耀!”

    乔治·雅克·丹东率先跟林皓达打了个亲切的问候,林皓达和如今的共和国国民公会的代表们,早已商议妥当,甚至连纸面合约都已近签署完毕了,巴黎城内的路易一家人也被约翰兰博带着线列步兵勇士团,也就是现今的巴黎大区卫戍部队给扣押起来。

    在理论上来看,复辟的路易十七已经算是倒台了,剩下的只是林皓达带着国民公会的代表们胜利回归巴黎城,然后在杜伊勒里宫的议会大厅中正式通过‘选举’的形式成为法兰西共和国首席执政官!

    实际上,林登万将军之所以能在厌战的布列塔尼大区扫出来那么多激进起义者,跟丹东等资产阶级为主体的国民公会倒行逆施的行为有着极大的关联。

    乔治·雅克·丹东如此厚颜无耻的将曾经屠戮共和国战士的林皓达,捧为新任的法兰西共和国首席执政官,别说是法兰西人民了,就连欧陆其他各国的贵族阶级和王室都看不下去了,甚至,欧陆的帝国主义势力将其称之为:革命者都是没有原则(性xìng)的投机分子,是一群毫无道德底线的社会混乱根源!

    乔治·雅克·丹东如此典型的‘反动’案例,成为了欧陆帝国主义势力大肆攻伐自由与民主革命的不正确(性xìng)的实例,宣称人民只有在崇高荣耀的君主带领下,才能过上‘正确’的生活,任何有害于君主封建**制度的思想和言论,都是制造内战的潜在?;?!

    特别是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也是奥地利的王者,极力反对从法兰西境内向整个欧洲蔓延的民族思想,要知道,神圣罗马帝国控制的地盘,几乎全都是多民族区域,真要是闹起来民族革命,神圣罗马帝国被切成十块八块那都是正常的,原本的历史上,一战过后的奥地利,就分裂成了数个小国家,一战前的奥匈帝国国内的民族成分,可没有18世纪末的神圣罗马帝国这么复杂……

    乔治·雅克·丹东至此成为了革命者的反动派‘第一代表’,曾经誓死保卫凡尔赛的壮举,跟如今主动投入林皓达怀抱的行径,已经不能单纯的用‘讽刺’二字形容了,就连林皓达本人也对乔治·雅克·丹东的‘决断’感到唏嘘,这让他不由得想到了原本的历史时空里,汪精卫的背叛,年轻时期的汪精卫可是一名根正苗红的革命党,还亲(身shēn)参与过对清朝王爷的刺杀活动,在满清的‘昭狱’中吃过牢饭,十多年的革命经历功绩累累,被称之为革命元勋并不算过,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人,最后却成了汉(奸jiān)……

    人心果然是最复杂的!

    罗伯斯庇尔死后,乔治·雅克·丹东完全可以成为雅各宾派乃至整个共和国的顶梁柱般的领袖级人物,罗伯斯庇尔的恐怖政治已经将雅各宾派清理的很干净,乔治·雅克·丹东只要将罗伯斯庇尔在雅各宾派中的铁杆再清晰一番,基本上就能获得一个额外纯洁的雅各宾执政府,甚至乔治·雅克·丹东有机会成为第二个罗伯斯庇尔!

    因为他完全有足够的声望获得大批人的支持。

    可是,来自巴黎城的乔治·雅克·丹东很清楚,林皓达的实力到底有多么恐怖,而他接下的罗伯斯庇尔烂摊子有多么糟糕……

    要不是罗伯斯庇尔手下的共和国糜烂到如此地步,也不至于如此迅速的垮掉。

    正因如此,乔治·雅克·丹东在登临共和国第一人的(诱yòu)惑下,毫不犹豫的转(身shēn)向林皓达跪倒,宁为鸡头不为凤尾固然是人之常(情qíng),但有一个关键的前提条件,这个‘鸡头’首先要能活下去!

    一面是必死的‘鸡头’,一面是继续享受人上人权势的‘凤尾’,对于几乎没有根基的乔治·雅克·丹东来说,这个选择题并不难,除非他是罗伯斯庇尔那种狂(热rè)的革命理想主义者!

    然而,罗伯斯庇尔虽然死了,但他的精神却留了下来,在法兰西人眼中,罗伯斯庇尔的失败不是因为他的政策错误,共和国跟林皓达的青年近卫军所有的大小战役都被放在了各方势力首脑的桌面上,那触目惊心的伤亡数字,一方面让各方势力首脑震惊于青年近卫军的狂(热rè)个人崇拜精神,一方面佩服起罗伯斯庇尔能将一群普通人变成‘虔诚’的革命战士的手段!

    他们自认为自己要是跟罗伯斯庇尔对换位置,能做到这一步也算是到顶了。

    罗伯斯庇尔面对的可是刚刚全灭马赛革命政府,声威正盛的林皓达,而且以区区一个大区的力量对抗林皓达的狂(热rè)军队,这在民族思想刚刚萌发的18世纪,简直就是不可能胜利的战争。

    自然而然的,能让林皓达损失如此惨重,最后还是摆在‘叛徒’手里的罗伯斯庇尔精神,也被大多数激进的革命者所继承,比如说那位林登万将军,就在绞尽脑汁的模仿罗伯斯庇尔的‘奴下方式’,简称洗脑。

    先不提带着3万人跑的比狗还快的林登万将军,那种对手林皓达根本不会放在眼里,在轻而易举的围歼了被抛弃后,士气低迷的数万炮灰暴民武装,用一场秘密大屠杀结束这场‘闹剧’后,林皓达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继任法兰西共和国首席执政官的事宜上。

    布列塔尼大区的战事已经完全平息,甚至连游击队都所剩无存,不得不说,林登万将军帮了林皓达一个不小的忙,他将几乎所有敢拼命的人都拉走了,自然也就没人参与掉脑袋的游击队继续对抗林皓达的军队……

    而且,林登万将军最后扔下的那数万炮灰暴民武装,相当于将这些潜在的游击队分子集中起来给青年近卫军吊起来打,本来至少要打上一年多的治安战,在一次大规模的集体坑杀下就结束了!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之全面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