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 两败俱伤下

    “为了自由!冲呀?。?!”红白蓝三色旗在雷恩市郊外的平原上高高飘扬着,成群结队的临时纠结起来的革命武装援军,呼啦啦的发起了不知第几次的‘猪突’式冲锋,不少人甚至连火枪都没有,拿着斧头,粪叉甚至是菜刀等武器,杀向人数不多的青年近卫军主阵地。

    这数万人正是罗伯斯庇尔执政府好不容易从后方城市里重新组建起来的市民义勇军,此时林皓达的青年近卫军人力打到了极限,布列塔尼大区的人口也死到了极限,抛去这支援军,罗伯斯庇尔执政府已经无力再组织多余的军队,不然的话连基本的工业生产和粮食生产都要受到影响。

    几乎所有没被林皓达占领的城市,剩余人口都被利用到了极限,战争可不是所有人都拉到前线,不然的话,谁生产枪械弹药,谁生产面包生活物资,谁种植粮食供养军队和平民?

    当然,罗伯斯庇尔也清楚林皓达的青年近卫军到达了极限,只要击溃这一股进攻势头,林皓达将失去继续进攻的后续力量,法兰西第一共和国就保住了!

    不过,即使罗伯斯庇尔执政府不支援这场雷恩市攻防战,林皓达在新的奖励军队到达前,也无法继续进攻了,不光是兵员阵亡的问题,超过一个多月的高强度战争,已经耗光了林皓达的弹药储备,再打下去,他可就要挪用地方占领军的军械物资了……

    实际上,林皓达的作战计划里,雷恩市就是一个暂时的停战点,不成想,罗伯斯庇尔执政府竟然拼了老命也要用人命堆出来一场胜利,雷恩市对于罗伯斯庇尔执政府的用处或许很一般,但如今是林皓达最虚弱的时候,罗伯斯庇尔急需一场伟大的胜利重振法兰西革命的战斗信念。

    冲锋中的革命武装连(套tào)统一的军服都没有,唯一区分他们的或许只有带着帽子上镶嵌的红白蓝三色革命帽徽了,毕竟帽徽的成本比整(套tào)军服低得多……

    在密密麻麻的冲锋人群前,青年近卫军的阵地上猛地爆发出一连串的轰鸣声,大片的重型霰弹铺天盖地的撒了下来,将革命武装人群的冲锋队列打的七零八落。

    随即,一队队满眼疲惫的(胸xiōng)甲骑兵高举着马刀,在军官的命令下向着被大量火炮重型霰弹轰击的混乱不堪的革命武装人群再次发动了决死冲锋。

    (胸xiōng)甲骑兵人数虽然已经所剩不多,但还是狠狠的切入了数倍于己的革命武装泥腿子中,大肆砍杀起来,直到手臂脱力或是被拉下马虐杀而死!

    在(胸xiōng)甲骑兵不计代价的冲锋和大量火炮的轰鸣声中,声势浩大的革命援军再次败退回去,留下一地哀嚎的伤员。

    少量驻留的青年近卫军踏上战场给这些无法退下去的伤员一一补刀。

    这样的战斗模式,已经进行了整整八次,作为主力的(胸xiōng)甲骑兵死伤惨重,火炮的重型霰弹更是储备见底,显然,带领革命军援兵已经算准了青年近卫军的弹药储备,如今的革命援军还有的是人可以再次组织进攻,而青年近卫军的上百门火炮已经快要成‘哑巴’了……

    “摄政王(殿diàn)下,我们的霰弹已经在这次进攻中消耗殆尽,实心弹也不多了,(胸xiōng)甲骑兵战损过半,下一波进攻我们只能用青年近卫军硬抗了……”

    卡西欧面色难堪的向林皓达汇报道,他们虽然杀死了远多于己方的敌人,但罗伯斯庇尔执政府这一次拼尽家底纠结起来的援兵相对于跟雷恩市抵抗力量拼的精疲力尽的青年近卫军来说,实在是太多了……

    雷恩市的战斗消耗了大量的弹药,导致革命援兵到达时,只是几轮冲锋,林皓达的火炮就成了摆设。

    “构筑防御阵地吧,我们不能撤退,不然的话,这些火炮都会便宜了罗伯斯庇尔,没有炮弹了就用枪(射shè),没有子弹了我们还有刺刀,我倒要看看这些革命暴徒能坚持死多少人!”

    林皓达冷声下了一个死命令。

    这上百门12磅步兵野战炮是他花费极大代价兑换的,决不(允yǔn)许丢在这里!

    在林皓达的严令下,青年近卫军全都撤出了残垣断壁的雷恩市,全力防守己方大营阵地,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在这种(情qíng)况下,雷恩市残留的力量成功和战损严重的革命援兵汇合,士气大振的革命军在耗尽林皓达的火炮弹药后的数(日rì)里,接连不断发起猪突进攻。

    罗伯斯庇尔执政府麾下的革命军,头一次在野战中公平的跟青年近卫军打起了惨烈的阵地战,可惜,死忠状态下的青年近卫军一步不让的牢牢守在自己的位置,没有击溃更没有大规模败逃,革命军指挥官无法理解,林皓达手下的士兵到底是如何在逆境下保持如此旺盛士气的呢?

    在一周的血战后,革命军指挥官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如果不把青年近卫军杀得一个不剩,他们根本无法获得胜利,在青年近卫军的带头作用下,(胸xiōng)甲骑兵和骠骑兵部队也始终保持高昂的士气,这些骑兵在野战中造成的杀伤力可比青年近卫军高得多,当然,死伤也惨得多……

    在革命军由于大量伤亡不得不与林皓达停战时,整整一千名骠骑兵已经被打成了零散的‘传令兵’,骠骑兵团的建制已经消失……

    4000多人的(胸xiōng)甲骑兵也阵亡超过三分之二,只剩下了1000多人苟延残喘。

    至于青年近卫军的战损,更是触目惊心,只剩余5000多人还能继续战斗。

    不过,林皓达做出的牺牲都是有意义的,这场革命军抱着必胜信念的战役,只能以俩败俱伤的结局画上句号。

    林皓达放弃了雷恩市的占领,革命军则默默承受着前前后后超过20万的伤亡代价,这只是雷恩市一场战役的死伤而已!

    在双方无力再战的(情qíng)况下,林皓达带着所有的火炮部队和青年近卫军残兵撤军,罗伯斯庇尔执政府则失去了最后的战争潜力!

    罗伯斯庇尔不知道的是,林皓达撤军后,将会得到怎样的军队奖励。js3v3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之全面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