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 ‘叛徒’的下场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罗伯斯庇尔的人真是好大的官威啊,罗伯斯庇尔他我自然佩服的很,他做了很多人想做却不敢做和无力做的事(情qíng),他也确实让无(套tào)裤汉们吃上了饭,但罗伯斯庇尔领袖最大的错误,就是将你们这群只知道摆弄嘴皮子的政客们,弄进军队中来!

    政治家果然都是肮脏不择手段的,看看你们这群特派员监督下打的战争造成了多少伤亡?

    多少革命战士本可以留下一条(性xìng)命,却在你们这群满口国家利益民族利益至上的政客命令下,战死在死板的阵地上,不得不跟战斗力优越的青年近卫军用(性xìng)命去拼,用(身shēn)体去堵住林皓达的枪口!

    你们这种人整(日rì)里高举自由与人民的名义,但我想问一句,你们真的将脚底下的人民放在眼里了么?!恩?“

    雷恩市的总指挥已经看不到胜利的希望,似乎走入了一个思维的极端,不顾军级政治特派员放在燧发手铳上的右手,状若疯癫的对其指责道。

    或许,在这个雷恩市将军眼里,怎么做都是个死亡的结局吧,他也知道在罗伯斯庇尔执政府的严密军队体系下,根本无法从军级政治特派员手里夺取兵权,哪怕是杀了他也没用,因为部队里的政治特派员不是就这么一人,是一个从上至下的体系,任何胆敢触动政治特派员体系的军事将领,都会受到无差别的政治碾压!

    罗伯斯庇尔执政府建立的体系,在法兰西第一共和国政权倒台前,还是十分具有威慑力的。

    正因为清楚这一点,这位雷恩市的总指挥将军没有去做无用功,而是选择来到了军级政治特派员(身shēn)前,既然横竖都是个死,还不如在临死前吐出心中的不快,彻底揭露这帮政治特派员以革命的名义,高举自由的大旗,却视人命为草芥的事实。

    他知道自己的言论不可能流出这间办公室,他真要是被处死了,只能被扣上汉(奸jiān)的头衔,但让这位将军背着良心带着亲手带起来的战士去战场送死,他不忍心??!

    他宁愿在这里狠狠的咒骂一番军级政治特派员的丑恶嘴脸,然后名声尽毁的被打成法兰西大革命的叛徒,法兰西民族的法(奸jiān)就地处决,也不想再去眼睁睁的看着手下的战士前仆后继的死在光荣的革命名义下……

    要知道,高高在上的军级政治特派员,可不是人人都有资格面对面指责的,这或许是这位雷恩市总指挥将军最后的爽点了吧。

    此时此刻,军级政治特派员终于放弃了劝导这个精神异常的将军想法,失去他或许会对正在抵抗的革命军造成一些不良影响,但也比雷恩市的抵抗彻底瓦解来的强。

    在罗伯斯庇尔伟大领袖的命令下,所有的牺牲都是崇高而必须的!

    为了胜利,为了法兰西民族的未来,为了自由与平等的人民利益,战前处死几个将军根本不算什么,这就是罗伯斯庇尔执政府与18世纪其他政权最大的不同之处。

    “呵呵,没想到,你这个革命叛徒隐藏的够深啊,好在我发现的及时,我宣布,即刻起,你不再是雷恩市革命军总指挥,因为你背叛革命的言论,将会受到最严厉的处罚,如今正是战争期间,一切处罚从严处理,所以,请带我向上帝问好?!?br />
    军级政治特派员失去谈话的耐心后,拔出燧发手铳指向这位雷恩市将军,(身shēn)边的卫兵也在同时举起了手中的武器,能待在办公室里的,自然是这位军级政治特派员的铁杆心腹,是不用亲临前线的,就算是死,那也是等所有的人民军队都完犊子以后,再光荣的如同英雄一般,陪同自家的军级政治特派员一起战死在沙场上!

    他们跟前线的革命炮灰不同,他们的战死必定会进入法兰西第一共和国的烈士陵园,而且还是有名有姓的那种,甚至会被罗伯斯庇尔执政府树立成反抗林皓达的革命英雄,生平事迹都会刻印在墓碑上,万古流芳……

    或许,胜利后的林皓达政权会毁掉这一切,但在法兰西民族心目中地位崇高的罗伯斯庇尔执政府树立起来的革命英雄,必然会在民间流传,直到法兰西民族彻底绝种!

    因此,包括军级政治特派员在内的人,其实并不怕死,不过他们的死比前线奋战的人民革命炮灰们更有价值,因为他们的地位决定了他们的死会留下烈士的英名,不像前面奋战的革命军士兵和市民义勇军那样,成为无名烈士……

    这就是地位带来的差距,哪怕是在更加民主的革命政权里,人与人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当然,因为雷恩市这位总指挥将军的地位很高,即便是被处死,也会被吊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成为鼎鼎有名的**(奸jiān),全家都会被罗伯斯庇尔执政府疯狂报复!

    在国家利益,法兰西民族的未来,人民的名义下,任何法(奸jiān)都要受到严厉的处罚,无论对方是以什么名义背叛自己的国家和民族!

    雷恩市前任总指挥将军眼带嘲讽的看着指着自己的枪口,高声喊道:“来呀,开枪啊,你们这群满嘴仁义道德,以正义和人民之名罔顾人名的恶魔,你们比林皓达还要不如,至少他敢于承认自己做下的恶迹,而你们只知道以卑劣的手段欺骗人民,然后将他们送上无法回家的战场上送死!

    自由啊,多少人用你的名义满手沾满了人民的鲜血!“

    砰

    军级政治特派员嫌恶的看着额头被轰出一个大洞的雷恩市前任指挥官,狠狠的朝着尸体吐了口唾沫:“你的话太多了,本来还想让你留下几句遗言的,不过看起来你似乎并不需要遗言了,竟然敢如此污蔑伟大的自由与正义,死不足惜!”

    军级政治特派员转头指了指地上的尸体吩咐道:“把他拖出去吊在市政厅门口,告诫所有革命意志不坚定的人,这就是背叛革命的下??!”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之全面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