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 恐怖政治开启上

    烟雾缭绕的办公室里,往(日rì)里衣冠齐整的罗伯斯庇尔瞪着充斥着微红血丝的双眼,看着桌面上的战略地图紧皱着眉头。

    轻轻的叩门声响起,一声低沉的沙哑男音从办公室里传出:“进来吧?!?br />
    英姿飒爽的圣鞠斯特踏步进门,有些心疼的看着一夜未睡的罗伯斯庇尔,如今布列塔尼市政府的实际掌控者,雅各宾俱乐部威望最高的掌舵者,被大多数法兰西人承认的国民公会领袖!

    “罗伯斯庇尔领袖阁下,刚刚送来的战报里显示,吉伦特派在旺代地区的镇压行动已经取得了胜利,反抗派教士领导的武装残余力量向吉伦特派投降?!?br />
    圣鞠斯特一丝不苟的汇报道。

    “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必须给我们的法兰西民族下一剂猛药!”

    圣鞠斯特神色一愣,不明白罗伯斯庇尔领袖突然蹦出的这一句说的是啥……

    罗伯斯庇尔抬起双眼,看向自己的忠实支持者圣鞠斯特:“马赛市政府那帮只知道争权夺利的狂(热rè)者葬送了整个法兰西民族最精锐的军队,我们不能让岔激派和科尔德利俱乐部的人继续掌握政权,否则迟早会将法兰西民族葬送在复辟的君主手下,甚至让那个黄皮外国佬站在法兰西民族头顶!”

    圣鞠斯特有些不解的问道:“马赛革命军战败,不是因为那个伪王林皓达派出的刺客将马赛革命军中的将军刺杀一空么?”

    “呵呵,没有了将军,不代表军队就必须要犯错,只要有点军事头脑的军官都不会在上百门火炮的正面轰击下,单单依靠步兵主力强攻,那不是战斗,是在自杀!

    也就被岔激派的革命狂(热rè)冲昏了头脑的军队,才会因为‘革命必须向前不能被压着打’这种愚不可及的理由,让士兵们去送死。

    我们革命即便是为了法兰西人民的利益,推翻特权阶级,但也要保有基本的理智大脑,依靠人民执政是无法真正为人民谋利的,人的本(性xìng)是自私而贪婪的,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打算,怎么可以让大多数人去表决决定战争走向的策略,甚至表决国家未来的发展建设?!

    那帮没受到过多少教育的平民,懂得什么叫做政治,什么叫做外交,什么叫做战争么?他们甚至连基本数学题都不会做!

    所以,想要实现真正的法兰西人民自由与平等的理念,前期必然会有一段集权的时期,等到大多数的法兰西人民都受到过教育后,才可以将权利下放到人民手中,因为只有受到过教育的人民,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br />
    圣鞠斯特脸色忧郁的回道:“可是,领袖阁下,谁能保证前期掌权的统治者,在教育普及开之后,真正将权利下放给人民呢?权利是最能腐蚀人类心灵的毒药,如果前期实行政治集权统治的话,恐怕法兰西共和国的政体将会一成不变,永远集权下去,那些当权者顶多也就是打着人民的幌子,用惯例的理由继续高高在上的坐在人民头顶,人民哪怕全部都受到了教育,明白国家和政治的真正含义,也不可能参与到真正的政治决策中的……拉法耶特侯爵就是个鲜明的例子,在法兰西大革命时期,谁又能想到他为了权利竟然会做出那种事(情qíng)!”

    “圣鞠斯特,你相信我么?”

    罗伯斯庇尔目光平淡而充满睿智的愁向圣鞠斯特。

    “领袖阁下是圣鞠斯特见过的最无私的人,你的财产完全可以让你活在上层社会中,你的名望也可以无忧无虑的受到世人的追捧,但你却义无反顾的为了革命事业散尽家财,做下了很多有损自(身shēn)名望的事迹,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如果领袖阁下能坐在那个位置上,我相信等到全民普及教育后,你一定会将国家真正还给人民,而不是如同拉法耶特侯爵那帮人一样,披着民主自由的外衣,只知道空喊口号,却连政治选举权都不下放给法兰西人民!”

    圣鞠斯特眼神坚定的望着罗伯斯庇尔说道,阅历丰富的罗伯斯庇尔能看出来,圣鞠斯特是真的如此信任他!

    罗伯斯庇尔在某些方面虽然表现出一个(阴yīn)谋者的诡诈,但目标却始终不违背内心的大义,在睿智的外表下隐藏的是一颗比岔激派领导人还要狂(热rè)的革命心脏,为了让所有法兰西人都能真正参与到国家政治中,罗伯斯庇尔是真的再拿生命做赌注,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在踏出那一步后,将得罪成千上万的社会精英,再无回头之路,只要失败了,他就是必须被送上断头台的那一位!

    “马赛市政府已经快要不行了,法兰西民族最后的希望只剩下了布列塔尼政权,首先,我们要将那些岔激派和科尔德利俱乐部的狂(热rè)疯子从国民公会中清洗出去,法兰西人民不能在这群人手中白白流血,军队必须是职业而追求胜利的,而不是一群只知道为革命献(身shēn)的疯子充斥其间。

    圣鞠斯特,我们第一个目标就是,净化布列塔尼地区的国民公会,林皓达这个人虽然残暴不仁,肆意屠杀法兰西民族,但他能获得如此成功,并不单单是因为他拥有几乎无限的军队支撑,更重要的是林皓达做事的果决,他对待所有敌人斩草除根的做法无疑是行得通的。

    想要消灭那些误导法兰西人民的革命疯子,必须要从**上彻底消灭掉,布列塔尼市广场可以树立一座专门的断头台了,接下来,会有很多人需要在那上面走一遭?!?br />
    圣鞠斯特(身shēn)形一正,高呼道:“一切遵循领袖指示!”

    “法兰西民族正处于生死存亡之际,我们必须采取必要的强硬措施来拯救伟大的法兰西民族,立即召开国民公会,我要宣布成立救国委员会,圣鞠斯特你即为救国委员会副会长,全权负责清查破坏革命分子以及叛国者的判刑!”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之全面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