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 认怂

    “呵呵?!鼻匮┒醋攀殖殖そH?身shēn)武装的昭云慢慢踱步上前,轻捂红唇笑道:“这位美女,你虽然从小锤炼过(身shēn)体,有着不错的底子,但你现在的状态似乎并不是巅峰啊,脚步虚浮,(臀tún)部不规律扩张,你最近的(性xìng)生活很频繁吧,我们练武之人,即便在那方面的房事中比普通人强得多,但也要知晓‘节制’二字啊,气血肾亏这四个字,可不是男人专有名词哦?!?br />
    秦雪儿一席话,说的昭云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娇jiāo)吒一声直接攻了上去。

    这秦雪儿的嘴实在是太毒了,哪怕她常年习武,眼光独到,但这么**(裸luǒ)的当着人家女生面说出来,真的是……

    相比于昭云的羞恼成怒,后面的林皓达倒是显得淡定的多,他有着全面战争系统辅助加(身shēn),自然不用担心什么亏损问题,林皓达又不打算让昭云亲(身shēn)犯险,气血亏点也只是无关紧要的问题罢了。

    古往今来,类似于贴(身shēn)女保镖或是女秘书的职业,哪个不是整天没有个休息(日rì)?

    林皓达在原本的时空里,就听过一个女秘书的抱怨,一周七天根本就没有休息(日rì),姨妈走了腿合不拢,姨妈来了嘴合不拢,一句话,道尽漂亮女人在社会打拼的不易啊……

    昭云即便有武术底子,但跟有着全面战争系统加(身shēn)的林皓达比起来还是略逊一筹,被搞成气血亏损的模样,自然很正常。

    不过林皓达也不是无(情qíng)之人,平(日rì)里给昭云那是放开了所有供应食品,给她补(身shēn)子……

    相对于此,不被林皓达放在眼里的玛丽公主和那位被关在波旁王宫的王后(殿diàn)下,可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喽。

    昭云含怒之下,上来就用出了自己压箱底的近(身shēn)杀招,一点没有双方还是‘队友’的留(情qíng)。

    当然,自信满满的秦雪儿并不在意就是了,双方的功夫已经在某个层次上出现了不可逾越的鸿沟!

    秦雪儿明显想要在自己刚刚穿越而来的‘土著’面前立威,上来就使出了八成以上的实力。

    只见,秦雪儿单手成掌,洁白如玉的掌心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光华,直接按住了汹涌而来的长剑,紧接着,另一只手以昭云看的着却跟不上的速度‘轻轻’一掌拂过昭云腹部,在林皓达眼里秦雪儿只是拍了昭云腹部一下而已,但(身shēn)为当事人的昭云却陡然感觉一股(阴yīn)柔内劲从腹部涌来,直接将昭云击飞出去!

    仅仅只是一招,昭云剑落人飞……

    噗~~~

    (身shēn)体飞出一米开外落地的昭云忍不住突出一捧鲜血,手捂被秦雪儿拍中的腹部,一脸惊骇莫名的表(情qíng)望向秦雪儿:“你!你竟然练成了传说中的内力,而且内力是如此磅礴浑厚!”

    迈着妩媚的猫步迈腿走来的秦雪儿,巧笑嫣然的回道:“呦,这位美女知道的还不少嘛,不错,我用出的正是中国古武内劲功法——盘龙伏凤功,现在,你应该清楚你们的火枪对我的杀伤力了吧?!?br />
    啪,啪,啪……

    清脆的击掌声突兀的出现在大厅里,让傲(娇jiāo)如孔雀一般的秦雪儿不(禁jìn)一愣,她不明白在如此形势下,对方这个看似是头领的男子,为何还这么淡定如水的拍手?

    “很好,系统出品果然是精品,费这么大力气捕获的目标,的确有让我满意的地方?!?br />
    秦雪儿一听不乐意了,在她心里,此时明明应该是她的控场时间才对??!

    秦雪儿显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眸中冷光一闪,闪(身shēn)欺向林皓达想要给他一个终(身shēn)难忘的教训。

    在地上躺倒的昭云看到秦雪儿的动作,不(禁jìn)心头一紧尖叫道:“主人!小心!”

    林皓达的战斗经验远不如(身shēn)经百战的昭云,自然无法夺过秦雪儿的招式,只是……

    “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何我的(身shēn)体不受控制!”秦雪儿目光惊悚的看了看表(情qíng)平淡的林皓达,又瞅了瞅自己悬在对方头顶却无法落下的纤纤玉手,上面内力外放的光华还在流转,但这手臂却如同被使了定(身shēn)术一般,无论如何也落不下去……

    秦雪儿感知了一下体内的气息,发现并不是对方使用了什么诡异秘术,而是自己的(身shēn)体本能的抗拒对眼前这个男子造成任何伤害!

    察觉到这一点的秦雪儿,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在她原本的世界里,秦雪儿曾亲眼目睹过这类(情qíng)况,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

    秦雪儿想到这里,急忙收回内力和手臂,退后一步如同芊芊淑女一般故作镇定的看向林皓达:“不好意思,我之前的做法有点太过不妥,如果可以的话……”

    没等秦雪儿说完,林皓达眼含戏谑的打断道:“从今天开始,你秦雪儿就是我麾下首席刺客杀手,无条件服从我所有的命令,我不在时,昭云就是你的顶头上司?!?br />
    被打断的秦雪儿神色一愣,脑海里似乎接收到了什么信号一般,她终于明白了自己如今的处境!

    “不!你不可以这样!”秦雪儿楚楚可怜的抱着自己的小脑袋挣扎道,似乎在无力的抵抗着什么一般……

    林皓达对秦雪儿一举一动中流露出来的媚态直接无视道:“先说说你的战斗极限吧,如果你被火枪直(射shè)的话,会不会受伤?不准撒谎!”

    林皓达最后一句不准撒谎显然不是威胁,而是通过全面战争系统向秦雪儿下达的‘指令’。

    听到林皓达的语句后,秦雪儿如同失去了所有依仗的无助小女孩一般,软坐在地上,倔强虚弱的反驳道:“即便你能控制我的(身shēn)体,我也不会配合你的,你这个肆意((操cāo)cāo)控他人意志的恶魔!”

    “恶魔?呵呵,有意思,我想,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人私下里都会这么称呼我,不过敢当面这么指责我的,秦雪儿你还是第一个。

    (身shēn)为奴仆,犯错了就要受到惩罚,看在你是女人的份上,我就网开一面吧,现在,你自己把自己脱光了站在我面前?!?br />
    秦雪儿听到这个命令后,猛地抬头,近乎哀求的语气喊道:“不不不,我尊敬的主人,我收回刚刚的妄言,求求你不要那么做,我什么都可以告诉你,我修行的盘龙伏凤心法内力虽然相对于同等级功法要浑厚的多,但终归是有一个限度的,你们所使用的燧发枪初速不高,铅弹的穿透力也不强,我使出全(身shēn)内力的话确实可以抵挡不受伤,但铅弹的动能十分强大,我只能抵挡不超过10发近距离(射shè)击的铅弹,就会内力耗尽,我如果内力耗尽的话,就只是一个会点战斗技法的弱女子罢了,我没有打熬过(身shēn)体,失去内力后,恐怕连昭云都打不过……”

    秦雪儿一边恳求着,一边颤颤巍巍的开始自脱表演,即便她的语速很快,当她说清楚后,也已经脱到了内衣内裤的境界了……

    不是秦雪儿脱得太快,而是她本(身shēn)穿的太少……

    林皓达看着秦雪儿那(诱yòu)人的(身shēn)姿,强行压下了心头升起的燥(热rè),在全面战争系统的奴役印记面前,秦雪儿是无法对林皓达撒谎的,既然对方愿意配合,他自然不会再继续下去,就算想要,也要等办完了正事吧……

    “好了,你不用继续脱了,我想你也知道你现在的状况,是无法脱离我掌控的,如果我需要的话,一个念头就可以让你这位女侠自杀,无论你逃到天涯海角,我都可以轻易定位你的坐标?!?br />
    在林皓达威慑的语气下,秦雪儿再也不负之前的嚣张气焰,如同一个居家小媳妇一般,脸色苍白却极其顺从的一手勉强遮着自己的(胸xiōng)部,一手羞涩的挡在胯间,即便内衣内裤没有脱掉,从来没有碰过男人的秦雪儿还是很不适应在林皓达面前如此暴露,可是没有林皓达的命令,秦雪儿又无法重新穿回衣服……

    秦雪儿此时的心(情qíng),真的是……

    “主人,秦雪儿都晓得,以后永远不会背叛于您的?!?br />
    秦雪儿倒是很识趣,知道自己被彻底烙下不可抵抗的奴役印记后,乖巧的如同一只可(爱ài)的小猫(咪mī)一般……

    林皓达对这个状态的秦雪儿十分满意,因为他知道在全面战争系统的奴役烙印下,对方在不准撒谎的指令中,说的话绝对是句句属实,不过让林皓达诧异的是,这个出场极为嚣张的秦雪儿,骨头却出奇的软,意识到无法反抗后,立刻就怂了……

    不过说实话,秦雪儿全(身shēn)上下无论从哪里看,似乎都软的狠呢!

    “你对昭云造成的伤势会不会致命?”

    林皓达看着到现在还躺在地上喘气的昭云,责备的眼神看向秦雪儿。

    秦雪儿连忙摇头摆手道:“没……没事的,我刚刚只是想震慑一下,昭云美女她只要躺(床chuáng)上休养几天就能恢复如初了,不会留下任何隐疾?!?br />
    林皓达眼角一抽:“一掌下去昭云就要卧(床chuáng)数(日rì),这就是这个平行世界最高武力的限制么?”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之全面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