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 国王之死上

    一名线列步兵上尉,轻轻擦拭完染血的军刀,带着白手(套tào)的食指指向了地面上受尽折磨而死的四名被阉割后处死的四个法兰西青年:

    “把他们的尸体处理下,找个显眼的位置挂起来,让凡尔赛人知道,反抗我们的下场就是这样!”

    在士兵们处理尸体时,上尉的副官上前问道:“那个叫做莎雅的女人怎么处理?”

    动作冷酷优雅的上尉转头看向不远处已经被干的神色迷乱,仿佛失去理智一般的莎雅。

    “我答应过她,要让她跟全军团的男人都认识一遍,怎么能轻易食言呢?”

    “可是……”副官眉头微皱看向一脸享受表(情qíng),沉沦在**之中无法自拔的莎雅,回道:“她似乎并没有受罚的模样啊,这个女人的体质实在是太好了,而且她似乎也毫不在意自己体内多出多少男人的体液,完全是在享受惩罚的过程……”

    上尉笑了笑,无所谓的拍了拍副官的肩膀:“军团的士兵整(日rì)里浴血奋战,是需要放松奖励的,我可是听到不少用过莎雅的士兵称赞过她,这么好的现成士兵奖励,我们怎能轻易浪费掉呢?

    比起那些连一个连队士兵都承受不住的法兰西妇女,莎雅这样的女人才是士兵们最需要的,更何况,莎雅的姿色在法兰西妇女中属于绝色美人了,用完了只要清洗干净,我们的上司也不会介意的,她能沉浸在其中,对我们来说未必就是坏事,让一个坚定的反抗分子沦为军团的‘奴隶’,听起来也不错嘛。

    好了,让下面的士兵抓紧时间休息吧,第三批轮替的连队已经下来了,很快就需要我们再次顶上去,到时候我会跟新的交接军官说下莎雅的(情qíng)况,这么好的军用牲口,我们可不能随意浪费掉,呵呵?!?br />
    副官想想也是,莎雅的(身shēn)体他也尝过,确实比一般的法兰西年轻女子好上太多,而且耐折腾,留下来让友军放松放松也是件好事,巴黎军团好几万精壮的男人,总不能对全体法兰西妇女实行集体那个啥吧,传出去名声也不好,还不如用这些有罪的抵抗分子让士兵发泄。

    而且,像莎雅这么沉迷于(肉ròu)(欲yù)的绝色女孩,可不多见……

    线列步兵上尉说的没错,莎雅在经历过复数以上的士兵三洞那个啥后,彻底(爱ài)上了这种感觉,以前因为顾忌名誉等乱七八糟的道德理念,莎雅很少敢玩的这么敞亮,哪里遇到过这种几百号大头兵排着队上她的(情qíng)况?

    莎雅的体质也属于那种医学上十分少见的天生yin媚之体,医学上有一个专有名词形容,叫做急(性xìng)(性xìng)渴望患者(具体名字我也忘了,反正大概就这个意思,医学上真的有这种病,男女都有,对那方面的需求特别旺盛,那方面的能力自然也抗折腾,因为那方面**太过强烈,被列入心理(性xìng)疾病,其实这类人群(身shēn)体上是没有病症的)……

    由于上级严令过不得玩死莎雅,所以士兵们并没有粗暴的用武器去对莎雅(身shēn)上制造伤口,只是比正常的‘那个啥’激烈一些而已,并且为了防止莎雅妹子时间过长,那个啥潮流过多,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给莎雅补充一些饮水……

    大多数士兵只是为了发泄而已,并没有杀人的**,在战场上他们杀得已经够多了!

    因此,有了军官的命令后,莎雅妹子完好无损的活了下来,只是下面早已红肿充血,当然,没人在乎就是了……

    凡尔赛向湛江进行的十分惨烈,轮替的线列步兵连队没有一个是满编的,整座被燃起了大火的凡尔赛城市,每分每秒都有生命逝去,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吞噬人类的魔窟。

    让林皓达感到不爽的是,攻入凡尔赛城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结果还没有打到(身shēn)处郊区位置的凡尔赛宫,更不用说凡尔赛城核心位置了!

    全民武装起来的凡尔赛武装,用自己的生命牢牢的阻挡着线列步兵的进攻,这是一群不怕死的平民跟一群怕死的职业士兵之间的战斗,交换比虽然十分有利于林皓达,但进攻的进程却并不如人意。

    凡尔赛人民武装也在巷战中发明出来一个有效杀伤敌人的办法,他们往往会将黑火药制成的炸药藏匿起来,等线列步兵攻上来后,点燃所有的炸药,跟线列步兵同归于??!

    因为每次进攻占领都需要进入刺刀(肉ròu)搏阶段,因此凡尔赛人民武装这种不要命的同归于尽打法,让线列步兵损失极大,这也是造成巴黎军团战损的最大部分。

    正因如此,线列步兵在刺刀冲锋时,总是提心吊胆的不敢上前,极大的拖延了进攻的步伐!

    然而,这种方式顶多只是让线列步兵心生畏惧,而不会让他们真的停止进攻脚步,在凡尔赛城内的巷战,对凡尔赛宫中残存的线列勇士步兵团也不是没有支援作用,很多攻入凡尔赛宫的联盟军为了阻拦第一步兵师向这个方向突破,被拉了出来去抵挡巴黎军团主力的进攻,这就是为何集中兵力进攻凡尔赛宫方向的第一步兵师举步维艰的原因。

    那些联盟军的战斗力可要比普通平民武装强出不少,毕竟他们受到过真正的军事训练,还跟线列勇士步兵团在凡尔赛宫鏖战过。

    凡尔赛宫的压力虽然减少了,但陷落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当巴黎军团攻入凡尔赛城第三天天明时,即便是缩水了进攻力度的义勇军营队,也成功清理了凡尔赛宫中藏匿的线列勇士步兵团残兵,在一片被打烂的墙壁地面上,冲到了最后的国王卧室门外!

    密集的铅弹(射shè)向约翰兰博布置在门外防线最后的数名线列勇士步兵,激烈的枪声将国王一家子吓得紧紧抱成一团,一直在对待革命方面额外强势的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表现也如同一个柔弱小女子一般,抱着自己的一双儿女缩在墙角中,倒是(性xìng)格懦弱的国王路易十六,此时像个男人一般穿戴着整整齐齐的国王戎装。

    手里虽然没有任何武器可拿,但至少精神面貌上表现的不错。

    就在国王路易十六面色平静的等待暴民武装消灭最后的线列勇士步兵,冲进来击毙让他受尽侮辱的约翰兰博时,本来一脸颓废的约翰突然站了起来,在国王路易十六和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等人惊骇的目光下,举起精致的燧发手铳,顶在了国王路易十六脑门上,似笑非笑的说道:

    “不好意思,我突然又不想战死了,但我知道落在那群暴民手中肯定必死无疑,所以我想做一个尝试,看看门外那些开枪的暴民们会不会继续尊敬你这个国王陛下?!?br />
    国王路易十六脸颊上顿时冒出大量冷汗,强做镇定的问道:“你想要干什么?你心里应该很清楚,我这个国王就是外面的暴民推翻的对象,你想用我获得一线生机?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身shēn)材高大,浑(身shēn)肌(肉ròu)扎实的约翰一把拉起了可(爱ài)的小胖子路易十六,从后面将燧发火铳顶在他的脑门上,约翰站在浑(身shēn)僵硬的国王路易十六(身shēn)后,对着他的耳朵轻声说道:“不管发生什么,总要试试不是么?反正最坏的结果对我来说也是个死,我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国王路易十六听到这话,双腿不自觉的颤抖起来,让他这个养尊处优的国王去面对一群持枪暴徒,还是打算推翻自己的暴徒,真的有些难为国王了……

    “你……约翰,你不能这么做,你要是将我拉出去,我一死,你的主子林皓达就会背上弑君的名誉,你不是愿为林皓达效死么?难道说你要让自己和手下士兵的牺牲,打了水漂么?!”

    “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可笑,你觉得法国人眼中的外国屠夫,巴黎城的暴君,会在乎这点罪名么?既然你无法落入巴黎公爵手中,我为什么要让你落入罗伯斯庇尔手里,恩?!”

    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尖利的声音陡然响起:“约翰,不要这样,国王一死,普鲁士和奥地利的干涉军不会饶了你效忠的主人的?!?br />
    约翰疯狂的眼神猛地压向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将她后面的话生生吓退回去:“闭嘴!你这个烂货,要是老子有来生,非要cao烂你这个(骚sāo)‘那个啥’,别以为自己是一个公主,就能对老子指手画脚,你最好不要激怒我,不然的话,我并不介意将你和你的一双可(爱ài)儿女一起拉出去,跟外面唱着马赛曲的持枪暴民们好好谈谈,是不是可以放我们一马?!?br />
    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双眼一瞪,对死亡的恐惧即刻笼罩心头,死死的闭住了嘴巴,搂着自己的孩子,再也不敢多说一句,甚至连约翰那布满血丝的双目都不敢直视。

    脸色苍白的国王路易十六,认命般的低头回道:“好吧,我跟你一起出去……”js3v3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之全面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