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 宣战(打赏加第四更)

    这种法兰西民族暴动的时刻,让那些抵制革命政府的人群再次看到了希望,首先是反抗派教士们,趁着法兰西人民的大规模暴乱事件,大肆进行宗教煽动,致使一部分信奉天主教的群众投向了fan革命一边。

    反抗派教士勾结地方贵族势力,开始搞起了对民主派政客和政府职员的暗杀运动,民主派掌握的市政府则以调动国民自卫军对支持反抗派教士的农民进行大屠杀为报复行为!

    同时,流亡者的挑衅活动大为增加,流亡的普罗旺斯伯爵为首的贵族势力,在孔代亲王的军队支持下,猖狂的对立法议会进行了猛烈抨击,宣言要入侵法国恢复**制度。

    立法议会毫无作为,坚持镇压农民起义的行为,使得资产阶级议会的分裂再次迎来了一个**,中等资产阶级几乎全部离开了吉伦特派,加入了其他政治派别,共同反对跟国王和贵族势力的妥协政策。

    相反的是,大资产阶级和遗留的吉伦特派跟贵族之间的联系更加密切,富有的资产阶级摄于社会(骚sāo)动的危害,害怕人民上位掌权,跟贵族阶级同流合污,完全镇压所有的人民暴乱!

    这一刻,中小资产阶级开始意识到,他们想要战胜贵族阶级和大资本家的联合,必须和人民团结一致才能保住这场革命的成果。

    罗伯斯庇尔在议会上宣称:“应该制定公正的法律以使人民同革命结合在一起,应该坚信人民的精神力量比军队的力量更为强大!“

    在这种乱局下,失去了权利的国王出于仇恨开始俩面挑动战争,国王一家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对外战争上,妄想着外国干涉军能开进法兰西政治中心,帮助他恢复旧有**权利。

    国王路易十六一方面暗地里对立法议会中主张用战争缓解人民(情qíng)绪的一派,一方面不断向外国求援,当然,这些求援的信件,都很顺利的送到了当事人手中。

    国王一脉自然发现了林皓达一方的暧昧态度,但他们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路易十六和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坚信:只要法兰西王国战败,外国干涉军开进来,国王的**时代就会回归!

    他不再去想战争会给法兰西王国带来多么深重的灾难,法兰西一旦战败,法兰西民族有可能发生的分裂可能!

    吉伦特派政治领袖雅克·皮埃尔·布里索无疑是国民议会中主战派的风向标,1791年12月29(日rì),雅克·皮埃尔·布里索在国民议会中公开演讲:“法国在欧洲面前展示其自由民族特征的机会终于来到了,它要保卫和坚持自由。目前,战争对国民是一种善行,唯一令人可怕的灾难是没有战争……只有国民的利益才是促进战争的力量!”

    吉伦特主战派的想法很简单,对外战争可以缓解法兰西民族对君主制干涉军入侵的恐慌(情qíng)绪,还能将国内的矛盾引向外敌,高举宣扬自由和解放大旗的对外战争,无疑可以将高昂的民族主义(热rè)(情qíng)转移向国外的敌人。

    并且,这种对外战争的形势,还能将整个法兰西民族各个阶层重新团结在法兰西政府(身shēn)边,至于心向外敌的贵族阶级和反抗派教士们,只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而已,真正具有庞大力量的是法兰西人民,而不是一小撮贵族(阴yīn)谋家!

    对于战争的前景,吉伦特派的雅克·皮埃尔·布里索也有着充分的信心,他并不需要彻底打垮神圣罗马帝国,那不现实,他只需要用优势的国民自卫军兵力,击垮边境地带奥地利陈列的几万大军即可。

    只要拥有这场辉煌的大胜,主战派的吉伦特政治势力,将重新完全掌控国民议会,将那些反对战争的其他派别政客排挤出去!

    雅克·皮埃尔·布里索只需要一场军事上的大胜,就能让如今吉伦特派的窘境变成优势,不然的话,一直这么耗下去,(骚sāo)乱的社会问题必将在民主派人士的引领下,和贵族阶级反抗派教士的肆意煽动下,让整个法兰西王国崩盘,一旦引发了法兰西内战,当政的吉伦特派就是所有黑锅的罪魁祸首,他雅克·皮埃尔·布里索作为吉伦特派的政治领袖,也将成为法兰西民族臭名昭著的历史罪人。

    因此,雅克·皮埃尔·布里索能想到的只有对外战争这一条路,他必须让法兰西王国主动打出去,取得一场辉煌的军事上的胜利,平灭这场乱局!

    雅克·皮埃尔·布里索这么自信战争能胜利,也有国王一脉和林皓达私下里支持的意思,在雅克·皮埃尔·布里索眼里,几十万国民自卫军精锐加上巴黎军团,怎么也不该败给比利时边境的几万奥地利军队才是……

    由于经济方面的忧虑十分严重,工商业资产阶级极其政客也支持这场战争的爆发,对于这些人来说,发生战争后,军需供应中也能获取巨额利润!

    因此,战争对于大资产阶级来说并不讨厌,毕竟这场战争是针对奥地利的大陆战争,而不是针对英国的海上战争,因为海战会损害法国与海外诸岛的贸易和港口的繁荣。

    雅克·皮埃尔·布里索在外交上,主要攻击目标集中在旧制度的象征——奥地利(身shēn)上,吉伦特派频繁跟各国政治难民联络,打算在他们的支持下发动一场解放战争。

    雅克·皮埃尔·布里索在1791年12月31(日rì)宣布:“进行一场新的十字军征伐的时刻来到了,这场十字军征伐是为了实现天下自由!”

    吉伦特派提出了一个普遍意义的政治战争核心理念——这是一场各国人民投入对君主的战争。

    高举自由解放大义的吉伦特派,在民族(情qíng)绪高昂的法兰西王国境内,果然得到了下层人民的支持,他们畏惧于外国干涉军的入侵,所以期待祖国的军队打出去!

    自然而然的,无论是雅各宾派还是山岳派,在民心开始倒向战争后,政治上立刻处于极度不利的局面,哪怕他们一再声明战争的危害,也于事无补。

    甚至山岳派大部分政客陷入了两难的选择中,吉伦特派对外战争传播自由信念的口号,即为动心,并且对资产阶级也是有利的,山岳派中不少人并不愿意拒绝这项提议。

    唯一始终坚定不移的反对战争的,只有雅各宾派的罗伯斯庇尔了,他在主战派全面占据优势的时候,态度却异常坚决,罗伯斯庇尔几乎是单枪匹马的抵制不可抗拒的潮流!

    罗伯斯庇尔清醒且尖锐的在国民议会中指出关键点:“你们应该首先把目光转向你们在国内的立场,在向外输出之前应该先把国内秩序整顿好!”

    罗伯斯庇尔这一言论让林皓达深有感触,攘外必先安内这个道理,才是最适合如今法兰西王国内(情qíng)的,法兰西人中还是有清醒者的。

    清醒的罗伯斯庇尔还指出了具体的做法,他声言应该首先消灭内部的贵族,制服宫廷,清洗军队,战局有可能变坏,因为贵族军官的流亡瓦解了军队,部队缺少武器、装备,要塞没有粮食弹药,一旦将战争加在人民头上,就不能不对人民有所补偿,必须要武装消极公民,振奋民众精神,并且,就算取得了胜利,自由也可能会葬送在某个野心勃勃的将军手中……然而,罗伯斯庇尔对战争所持的清醒分析和勇敢的反对态度还不足以阻挡这股潮流。

    反倒是引来了林皓达的杀机,罗伯斯庇尔一席话几乎将吉伦特派和他想要发动战争的目的全都说了出来!

    吉伦特派想要通过战争的胜利****将自由的民主意志置于资产阶级控制之下,林皓达则深刻了解法兰西军队中贵族军官跟新进军官的矛盾,知道法兰西军队在对外战争中必定会瓦解。

    要是真的换了罗伯斯庇尔掌权,清洗军队不发动对外战争的话,法兰西王国无疑会获得新生,林皓达一切的计划与(阴yīn)谋都将破产!

    好在,罗伯斯庇尔只是雅各宾派的政治领袖,而不是国民议会的政治领袖,在发动战争的意向上,雅克·皮埃尔·布里索跟林皓达都有各自需求的利益。

    雅各宾派的阻挠虽然无力,但还是拖延了法兰西王国对外宣战的进程,在罗伯斯庇尔严厉的辞藻宣传下,宣战的决议在国民议会中总是遭到阻拦。

    直到国王和吉伦特派合谋将整个法兰西政府中的内政大臣和陆军大臣以及中央政府的军事政治职员换上了主战派人士,才正式通过了宣战的事宜。

    在法兰西王国上层各方势力一番妥协与角逐后,1792年4月20(日rì),国王路易十六罕见的亲临议会,建议向匈牙利和波希米亚的国王宣战,这即是说只向奥地利而不是向神圣罗马帝国宣战,随即,这一提议被国民议会以绝对多数票全员通过!

    吉伦特派掌握的法兰西政府,在国民议会正式递交了宣战文书后,立刻下令早已聚集起来的15万国民自卫军精锐开向比利时边境!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之全面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