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 绿帽子国王

    1791年中旬,待在闺房里的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的心(情qíng),如同外面(阴yīn)云密布的天空一般,布满了(阴yīn)霾。

    俩名贴(身shēn)侍女瑟瑟发抖的看着发怒的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摔打着各色器皿。

    “真是气死我了,那个约翰也不看看自己的(身shēn)份地位,一个一时得势的军官而已,竟然敢用那种眼神瞅我,他真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如今林皓达还没有掌权呢,他就这样子,当初我真是瞎了眼帮助林皓达这个反骨仔说话!“

    不久前被约翰.兰博(骚sāo)扰了过的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满脸气愤的说道。

    约翰.兰博虽然早已对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垂涎三尺,但因为对方的(身shēn)份太过敏感,且没有得到林皓达这个老大的明确指示,一直只是搞些小动作,没有真正做下什么,毕竟他所在的地方是凡尔赛而不是巴黎,没有得到林皓达的命令,他只能忍着……

    不过在今天,约翰觉得自己的(春chūn)天已经到来,得到了林皓达的命令后,约翰立刻开始了所谓的计划,心中对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的火(热rè)(情qíng)怀,让他忍不住在大清早看到对方时,就言语轻挑的(骚sāo)扰了一番,这也是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回房后气愤的原因。

    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在叫骂几声后,随着激动的(情qíng)绪平复下来,不(禁jìn)察觉出今天的约翰那番话的突兀。

    约翰对自己的觊觎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自然早已知晓,但平(日rì)里约翰顶多用贪婪的目光扫视,是不会做多余的言语(性xìng)侮辱的,毕竟言语上容易落人把柄,被宣扬出去对约翰也不是什么好事。

    今天的约翰突然如同变了个人一般,对自己如此这般,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自然察觉出异样来。

    然而,没等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想出个所以然来,房门突然被粗暴的打开,外面看守的俩名侍女被四名约翰的亲卫兵推了进来,四杆上了刺刀的燧发枪即便没有指向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和她(身shēn)边的四名侍女,那反(射shè)的冷冽寒光也让屋内的五个皮肤白美的法兰西女子心底深处产生一抹畏惧。

    “约翰!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谁给你的权利私闯法兰西王后的闺房!这里是凡尔赛而不是巴黎!你要想清楚你这么做的后果?!”

    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尖利的声音陡然响起,跟她(身shēn)后一脸恐惧的侍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身shēn)材高大的约翰.兰博眼神贪婪的瞅着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半(裸luǒ)在外的雪白高耸,一边摘掉自己的白手(套tào)和军帽,一边表(情qíng)邪魅的说道:“我当然知道我在干什么,很快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殿diàn)下就会感受到我的强壮与威武了?!?br />
    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听到这句话后,脸色剧变,她万万没想到,约翰这个普通军官真的敢这么做!

    难不成,林皓达已经开始造反了么?

    不过就算是林皓达造反了,凡尔赛宫也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得到,国民议会更不可能一点动作都没有,这里可是凡尔赛??!

    虽说凡尔赛宫的军事保卫工作交给了线列勇士步兵团,但其中的仆从和侍女还是自成体系的,里面有忠于国王一脉的心腹,也有来自于国民议会的线人,防止林皓达的这只人马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跟自己的侍女挤成了一团,再也不负之前的嚣张气焰,语音颤抖的指着约翰说道:“你……你要干什么?你(身shēn)后站着林皓达,你要是给你的主子增添不必要的麻烦,你就不怕被处罚么?!”

    “呦呵,王后(殿diàn)下还是蛮关心我的嘛,不过你放心,今天这件事是不会传出去的,毕竟对王室来说,这种丑闻知道的人越少越好?!?br />
    约翰话语刚落,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身shēn)边的四名侍女顿时吓得脸色惨白起来,他们不像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那样(身shēn)份高贵,再疯狂的人也不敢随意在这种(情qíng)况下擅自杀了法兰西王后,但她们这样的侍女可就不一样了,(身shēn)死后随便安上一个意外,根本没人会在意!

    “真是不好意思,刚刚我没有说清楚,吓到后面四位小美人了,我约翰虽然杀过不少人,但对待女人还是比较心软的,只要你们四个乖乖听话,满足我一些男人都有的需求,我并没有兴趣拿走你们的小命?!?br />
    约翰这番话,总算是将四位侍女的心灰意冷的神色缓和了过来,紧接着,一抹嫣红浮上脸颊,(身shēn)在名誉不咋地,浪漫主义色彩浓重的凡尔赛宫中,这些侍女岂能不知道男女之间那点事?

    如果能这样保住小命的话,她们真的不是很在乎……

    至少,跟如今看上去一副天塌下来的模样的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相比,绝对算得上是拿得起放得下了……

    侍女们没有所谓的名誉担忧,但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可是国王的正式妻子,在凡尔赛宫里被御林军指挥官强bao……

    这么火爆的新闻,只要曝光出去,绝对会让全体法兰西人民‘眼前一亮’!

    法兰西宫廷虽然比较糜烂,但王室的颜面还是比较保守的。

    从来只有国王觊觎贵族女子和老婆的事(情qíng),反过来的(情qíng)况只能发生在国王不知(情qíng)的时候,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以前也有过跟帅气英俊的法兰西小鲜(肉ròu)贵族共度良宵的时光,但那都是在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保密(情qíng)况下进行的,国王路易十六毫不知(情qíng)。

    然而,约翰带兵冲进凡尔赛宫王后闺房这种事(情qíng),国王路易十六就算是瞎子也会知道的!

    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很了解男人的心思,自然也清楚一旦让约翰得逞,国王路易十六会变成什么样子……

    或许,国王路易十六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选择原谅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但这种被公开戴绿帽子的名誉毁损,一定会让国王路易十六抓狂的!

    想清楚其中关键的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脸色苍白的向开始脱外(套tào)的约翰问道:“林皓达将国王一脉和贵族阶级往死里得罪到底对他有什么好处?

    他为什么让你这么做?!“

    约翰看着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绝望的眼神,语气轻挑的回道:“不要把所有事(情qíng)都联想到政治(阴yīn)谋上面嘛,我对你的感(情qíng)可是真(爱ài),很快,王后(殿diàn)下就能体会到我对你的(爱ài)有多么炽烈!”

    “放(屁pì)!没有林皓达的默许,给你十个胆子也不敢冲进我的闺房!当我是白痴么?你要是不说清楚,我就死给你看!”

    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说完,就开始在房内寻找尖锐的硬物,打算以死相((逼bī)bī)。

    (身shēn)为奥地利最受宠的公主,曾经辉煌过的法兰西王后(殿diàn)下,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绝不是那种甘愿受辱的弱女子。

    然而,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显然忽略了早已冲进屋内的持枪卫兵的作用,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刚迈出步子,就被一名卫兵一枪托砸在了地上,并且早有准备的拿出坚韧的麻绳将挣扎的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手脚捆了起来,顺道将一个类似口求的东东塞进了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的樱桃小嘴里,防止她大喊大叫搅了约翰长官的‘雅兴’。

    在一片侍女惊吓的尖叫声中,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被俩个健壮的精锐线列步兵成功变成了人形粽子,手法熟练的精锐线列步兵不知是不是有意为之,将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捆成了非常(诱yòu)惑的造型,该紧的地方紧,该突出的地方显得更加丰满……

    已经开始脱内衣的约翰对四个侍女下令道:“为了避免意外,只好请四位美丽的小姐也勉强一下,不过你们放心,只要你们不反抗,只需要绑住双手即可,不会太过难受的?!?br />
    四个卫兵一脸(淫yín)、、笑的开始捆绑侍女,王后他们没资格享用,但这些侍女嘛……

    当然,一切都要等(身shēn)强体壮,那方面能力过于强大的约翰长官用完了再说!

    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呜呜~~~呜呜呜?。?!“

    “哦?王后(殿diàn)下想要跟我说什么?我洗耳恭听?!痹己蚕放鞍愕慕涔室馓诒焕Φ醚涎鲜凳档穆昀鲅?安托瓦内特王后嘴边,似乎很享受对方无助愤怒的目光。

    约翰欣赏了一会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的异样表(情qíng)后,在脱下最后一块遮羞布之前,将四名完成了任务的卫兵遣退出去,没有去看被捆在一起瑟瑟发抖的四名侍女,朝着剧烈挣扎的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扑了上去!

    一时之间,在四名卫兵看守后的大门内,响起了不可明喻的声音,延绵不绝,持续良久。

    数个小时后,约翰打开房门将四个没有了衣服的侍女推了出来,对四个卫兵低语道:“用完后都处理掉,这种王室丑闻只需要我们自己人知道即可,死人才是最好的保密者?!?br />
    如果喜欢这种剧(情qíng)的话,请读者大大们来起点正版支持全订阅,或是打赏,作者会根据打赏和全订的数量决定这种篇幅在以后的长短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之全面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