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 开始变天

    这一条件无疑是吉伦特派对林皓达的单方面付出,林皓达几乎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坐享其成即可。

    当然,等到吉伦特派掌握了政权,将国王路易十六的权利重新剥夺后,旧势力贵族阶级自然会联想到一直保持中立的林皓达已经背叛了对国王的忠诚!

    再加上吉伦特派政府给林皓达许诺的各种条件兑现,哪怕再单纯的旧势力贵族阶级,也能看出来双方私下里的龌蹉交易了

    毕竟财政大臣和司法大臣这俩大职位,在法兰西政府中是仅次于国民议会的位置,就这么送给了一个外**阀,怎么看都不合理!

    这不就是明目张胆的让林皓达可以用法兰西王国税收加速重建他的老巢巴黎么?

    而且巴黎作为法兰西王国首都,任何人都无法辩驳这种财政倾斜!

    林皓达只相信自己的实力,并不在意跟旧势力贵族和国王一脉决裂,他最想要的其实就是财政大臣和司法大臣俩个实权职位,那个国王御林军全部由线列勇士步兵团充任,只是吉伦特派为表达自己诚意做出的添头罢了,反正凡尔赛宫在凡尔赛城的几万国民自卫军监视下,国民议会只要保证国王路易十六不会离开凡尔赛城即可,至于在谁手里,吉伦特派并不在乎,甚至林皓达私自下令处死国王一家子,吉伦特派政客们也无所谓!

    甚至,有的吉伦特派政客巴不得林皓达脑子一抽,下令杀了国王一家,那样无异于帮助吉伦特派清除一个大障碍。

    双方谈妥后,林皓达倒不用担心吉伦特派背弃承诺,他的底气就在于巴黎城和凡尔赛城的距离!

    只要吉伦特派胆敢违背承诺,林皓达就敢举起大锤子将整个法兰西政府砸碎,哪怕为此背负造反之名,被整个法兰西王国的国民自卫军围剿。

    一旦发生那种(情qíng)况,林皓达的巴黎军团自然是又一次被((逼bī)bī)到了绝境,但吉伦特派的政权也必将随着凡尔赛城的陷落垮掉,没有了凡尔赛城,吉伦特派就无法组建具有权威(性xìng)的国民议会,其他反对政治派别山岳派和雅各宾派等等,自然可以站出来跟吉伦特派抢权夺利。

    因此,违背承诺对吉伦特派来说没有任何好处,雅克皮埃尔布里索不会愚蠢到只为了财政大臣和司法大臣的职位,失去整个国民议会的掌控权!

    所以说,林皓达即便跟雅克皮埃尔布里索只是口头上的合作协议,但基本的担保却十分牢靠,这就是大背景下的互利共赢,任何一方违背了都讨不了好处惹得一(身shēn)(骚sāo)。

    1790年年末,在法兰西王国全境糜烂,三巨头为首的法兰西政府威信丧失殆尽之际,吉伦特派在全国国民制宪会议中,强势崛起,以绝对多数票将三巨头赶下了抬,所有的顽固派政策被彻底取缔,三巨头等君主立宪顽固派政客,被判处各种经济罪名剥夺了政治权利,彻底逐出了国民议会,国民立法议会,国民制宪议会等所有政治部门!

    吉伦特派在国民议会中强势崛起,一时之间盖过了第二大派别山岳派的风头,掌握了法兰西政府的权益。

    随即,得到消息的国王路易**怒,妄图使用自己的绝对否决权驳回国民制宪议会的决议,恢复三巨头的权利,然而,数万凡尔赛国民自卫军却在掌握了国民议会的吉伦特派授命下,团团围住了凡尔赛宫。

    紧接着,国民制宪议会取消国王路易十六一系列特权的决议就传入了凡尔赛宫,并通过了限制国王御林军规模的决议!

    这个决议传入凡尔赛宫国王御林军中后,一片哗然,国王路易十六和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一脸懵((逼bī)bī)的呆立在凡尔赛宫的会客室中,听着臣属关于国民制宪议会最新决议的报告,以及国民自卫军围困凡尔赛宫的致命消息!

    在这一刻,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率先响起了巴黎伯爵林皓达

    “快,快派人联络巴黎伯爵,国民议会想要兵变,只要林皓达他带兵来援,我们就可以彻底解散国民议会!”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尖利的声音在凡尔赛宫会客室内响起,就在这时,凡尔赛宫陡然响起了成片的枪声!

    国王路易十六和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听到枪声后,懵((逼bī)bī)的表(情qíng)下又添加了恐惧之色,难不成外围的国民自卫军已经忍不住进攻了?

    可是,就算是进攻,也不至于这么快就突破数千守备的国王御林军,冲到凡尔赛宫门口吧!

    凡尔赛宫可不单单只是一座宫(殿diàn),国王御林军在外围是建有防御工事的。

    没等国王路易十六和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从懵((逼bī)bī)状态中回过神来,一名狼狈的宫廷侍官破门而入,满脸惊恐的对国王路易十六高喊道:“陛下!陛下!大事不好了,来自巴黎军团的2000官兵突然对御林军开火,他们已经冲进凡尔赛宫了!我们我们挡不住了?。?!”

    国王路易十六一(屁pì)股吓得坐回了椅子上,颤颤巍巍的说道:“这怎么可能,5000御林军都吃干饭的么?连俩千人都挡不住么?!”

    “陛下,那来自巴黎军团的部队早有预谋,趁着大多数御林军在外围防线跟国民自卫军对峙,突然发难,击垮了防备他们的御林军部队后,直冲防御空虚的凡尔赛宫,他们战斗力太强了,防备他们的御林军部队一触即溃,根本没给其他部队支援的时间啊?!?br />
    砰砰砰

    在这位侍官刚说完,更近的枪声已经传入了国王一行人耳中,门外?;す跻患胰税踩那孜蓝?,顿时倒下一大片,一群穿着巴黎军团军服式样的大头兵,(挺tǐng)着刺刀在排枪后轻易冲垮了所剩不多的国王亲卫的阻拦。

    偌大的国王会客室,登时间涌入数十名满脸硝烟味的大头兵,穿着高筒军靴的约翰兰博头戴插着艳丽羽毛的长檐高帽,一脸微笑的来到了吓瘫的国王一家人面前,微微扶礼道:“尊敬的国王陛下,从现在开始,由我约翰兰博上校全权负责你的安全护卫,我想,你现在最好下令让外围的御林军放弃抵抗,遵从国民议会的决议,不然的话

    嘿嘿,我收到的命令是只需要保证国王陛下您本人的生命安全,至于其他人的(性xìng)命嘛,战乱中,出现一些意外不是很正常么?“

    约翰兰博边说,边瞄向了国王路易十六(身shēn)边的家人,特别是在看到艳丽的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那高耸的(胸xiōng)部时,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毫不掩饰眼神里的贪婪之色!

    (身shēn)为女人的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如何感受不到约翰眼中的异样,她看着比路易十六高大威猛不知多少倍的约翰健壮的(身shēn)躯,想到自己如今的境况,双腿不(禁jìn)有点开始发软

    国王路易十六此时彻底失去了希望,开始后悔当初拒绝林皓达提议,但他知道,此时的自己已经无法重新来过,被拒绝的林皓达显然选择了跟新上台的吉伦特派合作。

    “该死,外国人果然没有任何诚信,林皓达他根本不是什么忠心耿耿的臣子,他只是为了自(身shēn)权势的自私之徒!”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感受到约翰狼一般的野(性xìng)目光后,在心底里不由得开始恨上了林皓达,虽说吉伦特派有能力通过国民制宪议会将国王的权利重新收回,但林皓达这么一参合,国王路易十六连一丝翻盘的可能都失去了

    国王路易十六和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禁jìn)不住疑惑的想道:吉伦特派到底给了林皓达什么好处,获得了他的支持?

    难道说,吉伦特派真的出卖了法兰西政府的利益,将财政和司法大权拱手相让?!

    雅克皮埃尔布里索他就不怕养虎为患么?!

    国王路易十六越想越可能,达到如今地位的林皓达,也就只有如此巨大的利益,才能将其收买成功了!

    这一刻,国王路易十六顿觉自己为了法兰西民族做出了巨大的牺牲,而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则开始后悔,当初就该完完全全的出卖法兰西政权的利益,换取林皓达的支持。

    国王路易十六想到的是未来的法兰西民族会被林皓达趴在(身shēn)上吸血,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想到的却是自己卖国卖的不够彻底,结果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要是再给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一个机会,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出卖一切不是自己的东西,换取永远的荣华富贵!

    最终,国王路易十六在家人生命受到线列勇士步兵团威胁之下,无奈下达了让全体御林军乖乖放下武器的命令,本就不想打这场必败之战的国王御林军,自然很好的完成了这项国王御令。

    然而,这场事件在法兰西王国引起的风波才刚刚开始而已。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之全面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