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调情中的枪声

    革命后的国民议会已经看到了法兰西王国财政赤字的根本原因——无法将大量从贵族和教会手里剥夺的地产以及贵重实物及时兑换成真正的货币,让经济活动流动起来。

    因此,三巨头为首的君主立宪派资产阶级掌控的国民议会实施了一个大胆的大规模财政机会。

    国民议会在11月份通过了一项建立‘特别金库’的法令,该金库主要以拍卖教会财产的所得为财源。

    这些财产将会被用作发行货币——‘指劵’的抵押,指劵乃名副其实的国库券,其利息为5%,偿还它并不以货币而是以不动产,随着教会财产的出售,指劵将不断被收回,然后将其销毁,这样便逐步还清国家债务,除了国王打算保留下来供其享受的森林和行宫外,王室领地也将被拍卖,被拍卖的还包括一部分无主和因为各种原因被剥夺的贵族领地。

    指劵最开始只是类似于后世里国债一类的纸面抵押凭据,按照正常的程序来走,拍卖完抵押的教会产业后,指劵就会被回收销毁。

    但就在林皓达恢复巴黎城生产,开始默默种地的数个月中,指劵抵押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指劵这项财政政策本(身shēn)并没有错误,但要想使其成功,必须要速战速决,然而,指劵的推销却十分艰难,因为僧侣阶级的抗争!

    法律上教会财产虽然被置于国家手中,但执行起来可是一项庞大的工程,各地的教堂都掌握在僧侣阶级手中,想要让他们乖乖拿出来,显然是不可能的,法兰西政府总不能用军队将所有的教会人员全都抓起来吧

    僧侣阶级在拒绝让出教会地产时,又发动他们的政治力量在议会中不断阻碍这项举措的推行,国民议会不得不在今后的(日rì)子里跟代表僧侣利益的政客不断扯皮,直到1790年4月份,国民议会的资产阶级才取得了有意义的胜利,击败了议会中反对剥夺教会产业的声音。

    这一举措无疑提升了指劵的信誉力,毕竟教会所占据的田产都是好地方,是不愁卖不出去的,理所当然的,尝到甜头的国民议会将指劵变成了纸币!

    因为民间资产对于教会土地的垂帘,使得指劵被大量认购,并开始被当做货币流通起来,一张小小的纸片拥有了金属货币的购买力,国民议会中的大佬们如何看不到其中丰厚的利益?

    君不见21世纪纸币流行后,国家政府在财政上天然立于不败之地的(情qíng)形么?

    18世纪的资产阶级政客们虽然不知道后世里纸币的种种好处,但他们还是能看清指劵带来的丰厚眼前利益的,因此,指劵在法兰西政府有意扶持下,不光不继续回收,反倒是开启了大规模印刷模式!

    法兰西政府为了将指劵变成真正的纸币,不再承认其饱含的利息,也就是说指劵面值是多少,就只能兑换多少金属货币,后来,法兰西政府干脆将指劵当成了银行票据,从小到大所有面额都开始印刷,全面取代了金属货币在法兰西王国中的货币地位。

    于是,最初被用来偿还国债的措施背离了原来的目的,成了弥补预算赤字的手段,教会的财产虽然被成功拍卖,但却再次埋下了新的指劵隐患,法兰西政府为了填补法兰西王国各项支出赤字的漏洞,不断大规模印刷指劵的行为,引来了法兰西王国首次纸币通货膨胀!

    在1790年,指劵带来的货币贬值,通货膨胀,使人民各阶层成为了牺牲品,其生活条件不断恶化,领取纸币工资的帮工和工人们的购买力(日rì)益下降,生活费用(日rì)渐昂贵,食品价格上涨引起了和饥荒同样的后果,社会(骚sāo)乱再度出现。

    就连(身shēn)在巴黎的林皓达也受到了通货膨胀带来的影响,因为巴黎军团所有的物资和军饷,以及巴黎城的恢复建设全部来自于法兰西政府的供应,在法兰西王国全面通用指劵后,林皓达自然而然的也只能收到一大批指劵,毕竟,林皓达是没有自己的货币储备的,那点被保存下来的金属货币,相对于庞大的巴黎城而言,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地方分权制度的省议会,将法兰西政府的中央权威削弱到了历史最低点,国民议会中的代表们,整(日rì)里为指劵的贬值和取缔争吵不休,因为他们有太多人从中获益,指劵货币根本不能被取缔!

    僧侣阶级的教会地产的大批出售,让用指劵收购土地的资产阶级大佬们,在这一场指劵贬值中发了大财,因为他们有充足的财产在指劵没有贬值的时候兑换成了土地,当指劵贬值后,土地转手一卖,那就是成倍的利润。

    这种事(情qíng)林皓达其实也参与了一些,只是他要养活8万多人的巴黎军团,又要维持巴黎城的兵工厂恢复建设工作,花钱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根本没有多少余钱来从事土地投机行业。

    结果,那些资产阶级地产大佬们赚了个盆满钵盈,林皓达却只赚了个‘酱油钱’

    不过,在资产阶级大佬们庆祝丰厚的金钱利润时,一场通货膨胀引起的大规模民间游行暴动开始了。

    这一次,不再是法兰西王国首都率先发起的,恰恰相反,被巴黎军团牢牢镇住的巴黎首都,反倒是显得最迟钝

    1790年7月1(日rì),明媚的阳光将搂着昭云的林皓达唤醒,迷迷糊糊的林皓达睁开双眼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怀中被挤成(诱yòu)惑造型的一双‘那个啥’,于是乎,林皓达翻(身shēn)在昭云妩媚的惊呼声中,开始了例常的‘清晨运动’。

    一小时后,舒爽过后的林皓达起(身shēn)在略有不适的昭云妹子服侍下穿戴衣服。

    即便昭云已经不再是第一次,但由于林皓达天生的本钱太过粗壮,而且体质好的过分,每一次都尽(情qíng)的做着运动,让昭云不断在云端飘来飘去,再加上次数有点多,疲惫和不适自然是无法避免的。

    林皓达看着一幅小女人姿态光着(身shēn)子给自己穿衣服的昭云,头脑里不(禁jìn)浮现出双方在1790年元旦那一天,将第一次交给彼此的那一夜的迤逦美妙。

    直到那一天,林皓达才明白为何他穿越而来的这具(身shēn)体为何每次看到街边大妈级别的流萤时,都会产生那方面的冲动。

    也不知道是不是全面战争系统改造的缘故,林皓达这具少年郎的(身shēn)躯,在男(性xìng)那方面的能力上,绝对是超越常人的存在,或许这里面会有个人技能提升时带来的(身shēn)体素质全面增加,但能在初夜之际将经受过专业刺客训练,(身shēn)体‘抗击打能力’非常不错的四星刺客昭云弄到晕过去数次,且第二天整整一天没有爬起(床chuáng)来,真的不是一般的‘强’!

    让林皓达感到无奈的是,这具(身shēn)体对于美女的定力,在付出了第一次后,变得奇差无比,自从元旦那天跟昭云待在一起一晚上没睡觉后,再也无法离开昭云妹子韧(性xìng)十足的躯体了

    17岁少年郎朝气勃发的劲头,和林皓达这具(身shēn)体天生对那方面的强悍天赋,配合全面战争系统提升的(身shēn)体素质,让原本渴望伺候自家主人的昭云苦不堪言。

    幸亏昭云是从小经过(身shēn)体训练的女(性xìng),(身shēn)体素质十分强大,要是换成(娇jiāo)柔的美少女,不到一个月的功夫就能被林皓达活活折腾死!

    这不是林皓达自夸,而是在昭云被林皓达折腾了一个月后,有气无力的吐出的事实,因为昭云在被特训时,就是作为美女刺客训练的,对于那方面的经验虽然没有,但知识储备绝对算得上是丰富。

    被林皓达全天候24小时的折腾了一个月后,昭云觉得自己整天里(身shēn)体软绵绵的没有了力气,似乎都无法承担起保镖的职业

    昭云为此也委婉的抗议过,希望自家主公能节制点,小‘那个啥’怡(情qíng),多了就伤(身shēn)了

    然而,林皓达在询问过全面战争系统自己(身shēn)体关于这方面的消耗问题后,再也没有了顾忌,完全无视了昭云妹子的劝解,将昭云妹子硬生生从保镖变成了‘(床chuáng)上用品’

    好在,杜伊勒里宫里里外外防守严密,即便没有昭云的贴(身shēn)护卫,林皓达的个人安全也不会出现意外。

    咬着贝齿给林皓达穿戴整齐后,昭云也懒得给自己穿衣服,而是慵懒的重新躺回了(床chuáng)上,昨天晚上又是折腾到很晚才睡,大清早的又是被强行弄醒,昭云觉得自己很有必要补觉

    林皓达也没有强求,昭云补觉也不是第一次了,每当林皓达(性xìng)(情qíng)起来后,第二天昭云都必然需要补觉

    已经跟林皓达有了数个月肌肤之亲的昭云,与他的对话也多了起来,躺在(床chuáng)上的昭云看着即将出门的林皓达道:“主公,我觉得您很有必要娶一个老婆,真的真的很有必要,而且娶得越多越好!不然的话,昭云会因无力?;つ陌踩械阶栽鸬?!”

    就在昭云和林皓达说笑时,杜伊勒里宫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枪响。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之全面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