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 巴黎攻防战

    哒、哒、哒

    高筒军靴踏在凡尔赛王宫走廊中的声音响起,一(身shēn)戎装的拉法耶特侯爵嘴角挂着高傲的笑容边走边欣赏着冷清许多的凡尔赛宫,对走廊里矗立的(身shēn)穿国民自卫队军装的士兵,和凡尔赛宫上高高悬挂的红白蓝三色旗感到十分顺眼。

    把守国王路易十六住所房门的国民自卫队士兵,在立正敬了个军礼后,替拉法耶特侯爵推开了大门。

    “尊敬的国王陛下和王后(殿diàn)下,我们又见面了?!?br />
    拉法耶特侯爵象征(性xìng)的摘掉了自己的插着昂贵羽毛的宽檐军帽,微微行了个贵族礼节,面带微笑的看着脸色难看的国王路易十六夫妇。

    “拉法耶特,你知道你做下这一切的后果么?!别以为所有人都跟没见识的贫民一样,会被你拙劣的伎俩欺骗,用不了多久,整个法兰西王国都会知晓你这个欺诈者卑劣的面容!你将会受到法律的审判,被送上绞刑架绞死!”

    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高高耸起的(胸xiōng)口因为气愤剧烈的起伏着,勾画着(诱yòu)人的弧度,只不过在场的男人此时没有人还会去在意这些细节,拉法耶特侯爵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着色厉内荏的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弹了弹帽檐上不存在的灰尘,优雅自得的重新戴在头上开口道:“王后(殿diàn)下似乎还没有搞清楚你们的处境,现在你们应该好好想想如何保住自己的王权,而不是思考那些与你们没有关系的事(情qíng),((操cāo)cāo)心不该((操cāo)cāo)心的事务,很容易引火上(身shēn)的,呵呵

    我现在的时间很宝贵,没有工夫浪费在没有意义的废话上,陛下,只要你愿意与我‘真诚’合作,你还可以保留自己的王冠,甚至我可以在议会中保住你的搁置否决权,你和王后的吃穿用度也会从法兰西王国的财政中拨出一部分,当然,某个女人无法再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的挥霍法兰西人民的劳动成果了,这已经是我能给予陛下最多的回报了,你们很清楚,要是让民主派人士掌权,陛下你的王位能不能保住还是一个未知数,至少,我还是很看好王权优越(性xìng)的,对哈布斯堡王朝的友谊也非??粗?!“

    拉法耶特侯爵说到哈布斯堡王朝时,特意注视了一眼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

    国王路易十六和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听后,顿时沉默了下来,拉法耶特侯爵虽说限制了他们的人(身shēn)自由,但比起民主派(爱ài)国者掌权的时期,国王路易十六的政治权利并没有被继续剥夺,拥有搁置否决权的国王路易十六,至少能避免彻底沦为‘王朝吉祥物’的下场。

    并且,在拉法耶特侯爵的保证中,王室一家人的生活水平也不会下降多少,顶多也就让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无法奢侈无度的浪费钱财,要是不计算之前被拉法耶特侯爵欺骗的憋屈,路易十六和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在这场政治清洗中实际上并没有受到什么损失,之前的民主派(爱ài)国者政客虽说没有将凡尔赛宫的御林军替换成国民自卫队,但数百名御林军的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实际意义,国王路易十六想要离开凡尔赛宫,也是需要国民制宪议会同意的!

    因此,就利益角度来看,拉法耶特侯爵给出的条件似乎算是最好的了,毕竟他是用反对**的‘借口’欺骗民众上位的,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不可能(允yǔn)许国王**权利的恢复!

    半小时后,解决了国王路易十六问题的拉法耶特侯爵离开了凡尔赛宫,安抚国王路易十六主要是拉法耶特侯爵为了避免外省的旧势力贵族在自己根基未稳之际掀起叛乱,重新登上议长位置后,拉法耶特侯爵再次走回了老路子,妄图平衡贵族和法兰西平民俩大阶级,从中谋利保持自己的地位稳固。

    与曾经的拉法耶特侯爵比起来,此时的他只不过是手段残忍一些罢了,政治智慧可以说是毫无进展,拉法耶特侯爵直到此时都没有看透法兰西王国动乱的本质!

    在拉法耶特侯爵用俩天时间在凡尔赛改天换地,重新登临国民制宪议会议长职位时,巴黎城发生了什么呢?

    在9月30(日rì)一天的激烈攻防战中,由原本国民自卫队转变而来的巴黎警察部队和民兵武装主力,被不计代价强攻的法兰西外籍军团彻底击溃。

    然而,这上万正规武装力量的抵抗没有白费,在他们主力被击溃前,反应慢了一拍的各大区民主派(爱ài)国者政客终于动员起了巴黎市民阶级!

    民主派(爱ài)国者政客超常发挥了他们的口舌宣传优势,将法兰西外籍军团统帅林皓达,在镇压巴黎大区农民起义军时,屠戮乡村小镇平民的罪行变本加厉的在整个巴黎市区扩散开来,屠夫与人民刽子手的称号一个接着一个扣在了外来者林皓达头上,引发了巴黎市民极大的恐慌(情qíng)绪!

    再加上之前林皓达在巴士底狱崛起之际,大肆在巷战中杀戮巴黎市民武装所埋下的仇恨种子,绑在一块引爆了民主派(爱ài)国者控制区内巴黎市民内心的血(性xìng)!

    他们不光是为自由和平等的红白蓝三色旗而战,更是为自己和家人的生存权而战!

    巴黎警察败了,巴黎民兵溃了,但是巴黎人民站起来了!

    被打的满是弹孔的红白蓝三色旗被穿着破旧衣衫的巴黎市民重新捡了起来,他们运用巴黎军械库里的火器,溃败后的巴黎警察和民兵遗留下来的武器,不顾生死的堵在了线列步兵冲锋的道路上!

    巴黎市民是在自己的家乡战斗,是在自己的亲人和家属(身shēn)边战斗,不光是男人,还有老人,妇女乃至半大的孩子,都加入了对抗金色鸢尾花鹰旗的作战中。

    在民主派(爱ài)国者们慷慨激昂的宣传下,在法兰西外籍军团曾经犯下的累累罪行中,巴黎城首次掀起了全民抗战的模式!

    前线的法兰西外籍军团的指挥官惊讶的发现,正规军出(身shēn)的士兵被击败后,接替的普通平民武装,竟然打出了毫不逊色与正规军的气势,双方的区别只在于,正规军是用训练得来的战斗技能抵抗,巴黎市民是用自己前仆后继的血(肉ròu)之躯抵挡!

    每一次当线列步兵以为击垮敌人,占领一条街区时,总是会被各处房屋里隐蔽的,原本看似无害的女人,孩童击杀,巴黎市民利用所有能对人体造成伤害的器具,无差别的对任何穿着蓝色军装的士兵攻击!

    当卡西欧雷霆看到一个老的走不动路的法兰西老爷爷,在线列步兵路过(身shēn)边时引爆了藏在(身shēn)下的黑火药炸药包时,终于认清到一个现实,他们不是在跟巴黎市政府战斗,而是在跟整个巴黎的市民阶级奋战!

    一道道无差别攻击的命令下发到各个连队基层,线列步兵们被告知可以无条件向所有主动接近自己的普通平民开火!

    无论对方是老人,妇女还是孩童,只要不想死的憋屈就特么的开枪!

    这道命令让线列步兵受到零散袭击致命的概率大大降低,然而,大量的‘误伤平民’事件却让法兰西外籍军团在巴黎市民心中变得更加可憎起来,原本中立的巴黎市民为了避免误伤,或是为了自己无辜的亲朋好友报仇,也拿起了武器加入抵抗队伍。

    进攻在第一线的线列步兵惊惧的发现,他们想要完全掌控一条街区,不再是击溃敌方大部队那么简单,他们要搜索每一处房屋,消灭里面藏有的任何能动弹的人形生物!

    如此惨烈的巷战,让线列步兵产生了巨大的伤亡,连同进攻的速度也变得缓慢起来,线列步兵毕竟只是普通兵种,并没有为林皓达主动献出生命的觉悟,他们愿意无条件服从命令去杀人,但却不想服从命令去自杀

    法兰西外籍军团依靠军队的强悍战斗力虽然一直在推进,但速度却越来越慢,那些线列步兵中的军官固然悍不畏死,但士兵却贪生怕死,随着战斗时间的推移,大量线列步兵基层军官阵亡,临时提拔起来的基层军官原本都是线列步兵士兵出(身shēn),远不如原本系统赐予的基层军官那么忠诚可靠。

    贾诩看到巴黎城巷战进入焦灼状态后,再次向林皓达说出了一个‘毒计’:“主公,我们只需要占领巴黎城就会从系统那里获得一个巨大的提升,无论是完好无损的巴黎城还是被毁成一片废墟的巴黎城对我们来说都一个样,既然巴黎人要与我们死战到底,我们干脆就将整个巴黎城的民居房屋点燃,只要留下那些对我们有用的兵工厂和物资生产车间即可,军队前进最大的阻碍是那些数量繁多杂乱的巴黎市民的住宅,这些建筑物烧毁多少对我们都没有损失。

    时间对我们是非常宝贵的,一旦明天我们还无法占领巴黎城,将很有可能失去面对凡尔赛的主动权!“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之全面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