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章 风波欲来

    接下来的发展正如贾诩所言,法兰西王国全境革除旧秩序,焕然一新后,在全国一片自由平等的欢呼声中,穆尼埃以制宪委员会的名义说明了新宪法应该遵循的原则,并声明有必要在新宪法前面加上一项权利宣言。

    穆尼埃为增加自己的政治资本,在国民议会上大声说道:“一部好的宪法应该建立在人权的基础上并?;と巳?,应该承认自然正义所赋予每个人的权利,应该重申形成各种社会基础的一切原则。宪法的每一个条款都应成为一项原则的结论……这项宣言应该简短、易懂、明确?!?br />
    穆尼埃高举人权的论调,完全符合如今法兰西王国的总体政治正确,即便有些政客觉得这完全没有必要,但在宪法前面加上一个宣言还是成为了国民制宪议会的主要课题。

    法兰西政府需要巩固确立自己的权利,这个宣言无疑就是告诉广兰西人民,支持现有的法兰西政府就是在维护他们自己的利益!

    然而,这项宣言的讨论进展却有点缓慢,十多天过去了还是没有最终确立,之所以迟迟无法确立宣言草案,主要是里面关于思想自由和尊重公众宗教信仰的条款经过了反复辩论,僧侣代表坚持要求在法兰西王国要确立一种国教,对于普遍信上帝的法国人民来说,国教是啥不言而喻。

    国教也是罗马教会插手世俗权利的一项重要举措,只要国教确立,教会势力在法兰西王国就再也不是任由革命政府宰割的肥羊了!

    自然而然的,这一条受到了(爱ài)国者们的强烈抗议,深受革命思想侵染的(爱ài)国者们,主张的是信仰和宗教自由,实则是想让法兰西王国完全摆脱罗马教会的影响。

    国民制宪议会中(爱ài)国者的力量终究是超过僧侣阶级的,教会势力再次在革命面前败退。

    经过大量的讨论修改后,摆在宪法前面的宣言终于新鲜出炉,全称为人权和公民权宣言,通常称呼为人权宣言,其中宣布自由、财产、安全和反抗压迫是天赋不可剥夺的人权,肯定了言论、信仰、著作和出版自由,阐明了权力分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私有财产神圣而不可侵犯等原则。

    这份宣言对特权社会和君主制弊端进行了不明言的宣判,成为了旧制度的死亡证书,奠定了一个新的社会秩序基础,也让全体法国平民收获了自己的权利,正式认可红白蓝三色旗对自(身shēn)权益的意义!

    可以说,在人权宣言发表后,法兰西政府或许会在法兰西人民心中更迭,但这份宣言和红白蓝三色旗,将会成为法兰西人民精神上的权利支柱!

    林皓达自然知道人权宣言意味着什么,但他很清楚法兰西的革命思想早已深入人心,人权宣言只不过将其表象化和具体化,远远达不到让他为之跟几十万法兰西正规军硬怼的程度……

    林皓达在等待,等待法兰西王国最后一股有能力制造动乱的势力出头,只有法兰西王国内部自己先乱起来,那几十万全副武装的正规军,才不会集体将矛头指向法兰西外籍军团!

    在8月末人权宣言发表后,法兰西政府顿时陷入到了不出意料的政治动((荡dàng)dàng)中,法兰西政府虽然用旧秩序和人权宣言平息了民乱,统一了外省,但引发革命的真正根源却没有解决财政?;?!

    在凯旋气氛中重任财政大臣的内克也一筹莫展,废除捐税确实是大快人心之举,然而,被去掉了大量捐税后,本就困难的法兰西王国财政形势变得更加严峻起来。

    人民的负担减轻了,法兰西政府的负担却加重了!

    而得罪了一大帮土豪封建贵族和僧侣阶级后,法兰西政府放出的大批公债,直到九月初,被认购的数额还不到一成!

    支持法兰西政府的平民没有多少余钱认购,有钱的人正等着看财政大臣内克的笑话,嫉恨法兰西政府剥夺了他们的特权,至于那些新兴资本家,让他们自己掏腰包填入法兰西的无底窟窿,真当商人都是傻叉么?

    在暗地里的联合抵制下,掌握着大量社会财富的旧势力阶级是一分钱不出,新兴的资产阶级因为这样那样的缘故,也不敢拼尽家底给法兰西政府充值,实在是财政缺口太大太大,新兴资产阶级稍微一算就知道,将自己陪光也买不起全部的国家公债……

    更何况,在旧势力的暗箱((操cāo)cāo)作下,法兰西政府的国家信誉力正急促下滑,谁还敢购买国家公债?

    新任的财政大臣内克很快就失去了民心。

    除去国家的财政灾难外,旧势力阶级也在接下来的制宪会议中重重阻挠,让国民制宪议会的宪法制定变得举步维艰,看到这一切的国王路易喜过望,在王后的鼓动下将消极抵抗坚持到底。

    所有国民制宪议会发布的法令,他一份都不会签字!

    国王路易十六甚至公开表示:“我永远不会同意剥夺我的僧侣和我的贵族!”

    国王路易十六这一举动获得了旧势力阶级的集体支持,也让法兰西政府中旧势力代表气焰更加嚣张。

    本来拥有立法权的国民制宪议会,因为旧势力阶级的大肆阻挠,用国王路易十六的签字问题大肆攻击推行不利于旧势力阶级的宪法。

    结果,在人权宣言发布后,法兰西政府却迟迟无法拿出具体的宪法,旧势力阶级试图加强国王和贵族的权利,让革命成果夭折,神奇的是,这种倒行逆施的政治斗争中,旧势力阶级竟然占据了优势!

    在人民革命后的国民制宪议会中,加强国王和贵族权利的政治倾向会占据优势,这一发展事态让林皓达大开眼界……

    林皓达终于明白旧势力阶级为何将战场选定在国民制宪议会中了……

    在这场政治斗争中,很多原本的(爱ài)国者纷纷倒向国王一脉,比如说穆尼埃,拉法耶特侯爵,拉利托郎达尔等等,原本拥有贵族爵位和封地的(爱ài)国者,出于自(身shēn)利益的考虑开始全面反攻!

    不过,这些倾向于加深国王贵族权利的代表,本(身shēn)也分为俩派,以拉法耶特侯爵为首的派别被称之为崇英派或王政派,拉法耶特侯爵妄想仿照英国政体,创立一个由国王任命并可以世袭的上议院,它将成为特权阶级的堡垒,他们主张国王拥有绝对否决权,能取消立法部门的决议。

    另外一派虽然支持君主立宪制度,但他们反对设立上院和国王的绝对否定权,这一派可以算是国民制宪议会中此时势力最大的一脉,他们被称为立宪派(爱ài)国党!

    除去在上院和国王否决权的分歧,俩派的政治利益差不多,在国民制宪议会上倒是配合的次数比对抗的次数多,正因如此,国民制宪议会才会形成旧势力阶级占据绝对优势的形势!

    拉法耶特侯爵是为了坐实自己的宰相位置才提议设立世袭上院,结果这种倒行逆施恢复王权的行为实在是太过骇人,人权宣言就在前面,人民的怒火刚刚被压下,在这么明目张胆的恢复旧有制度,岂不是在玩火?

    国民制宪议会中的明白人还是很多的,拉法耶特侯爵已经被权利的充满了大脑,为了上院的设立拼尽了一切,结果,在一次全体国民制宪议会投票中,拉法耶特侯爵一派大败而归,他也正式从国民制宪议会第一人的位置上退了下来,不过拉法耶特侯爵的国民自卫队总司令的位置还保留着。

    王政派的失败,使得国王权利的回归彻底泡汤,不过立宪派(爱ài)国党们却推行了国王搁置否决权,是一种被限制的国王一人否决权。

    然而,即便是被搁置的否决权,也足够路易十六在国民制宪议会中大力阻挠所有危害旧势力阶级的宪法推行。

    这将是旧势力阶级重新把控法兰西政府的跷跷板,属于显贵们的一场政治革命的首胜!

    在九月初,一些被立宪派(爱ài)国党击败的民主(爱ài)国派人士代表尖锐的指出了国王否决权的危害(性xìng):“一个人的意志不应压倒普遍的意志,如果国王能阻止法律形成,他个人的意志就会压倒普遍的意志,代表大多数人利益的立法权应该独立于行政权之外,绝对的或搁置的否决权不过是反对普遍意志的密札而已?!?br />
    在国民制宪议会中被击败的政客们,意识到他们在国王否决权的牵绊下将处于极度的不利局面,既然在议会中无法击败维护旧势力的代表,那么就需要一场人民的革命来让一切回归革命正轨!

    接下来的政治形势也正如同某些精明的政客所指出来的那样,国王路易十六利用自己的一人否决权,让国民制宪议会的宪法制定完全违背了自由与平等的理念。

    发动人民运动((逼bī)bī)迫国王路易十六再次让步,已经成为了民主派(爱ài)国党们唯一的选项!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之全面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