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章 旧势力的不甘

    8月4(日rì)之夜这场因为外省的农民革命压力紧急召开的国民制宪议会,刚开启就有一名自由派贵族上诉,他是没有任何贵族财产的诺阿耶子爵,一名贵族幼子,根据贵族法不能享有贵族继承财产和封建地产,可以说取消贵族特权对他来说毫无影响,并且能让这位没有得到贵族特权好处的诺阿耶子爵心里充满平等的快感。

    他建议废除一切纳税特权,取消徭役、永久管业权和其他人(身shēn)奴役,对物权实行赎买!

    只要诺阿耶子爵的提议被国民制宪议会承认,他那个整(日rì)里趾高气昂,拥有继承权的贵族哥哥就将变得和他一样只能靠自己的才能吃饭了。

    多么美好的平等提议啊。

    诺阿耶子爵心里美滋滋的想着,他已经受够了自己(身shēn)为贵族幼子一根毛都得不到的憋屈!

    如若在后世中,诺阿耶子爵就是一个典型的不满社会现状的愤青,只不过他是一位十分聪明的愤青,知道如何将自己的不满化为现实可能!

    至于最后那个物权赎买,则完全是为了满足自由派贵族阶级所需的政治正确临时加上的,他提议剥夺的权利对融入资产阶级的自由派贵族影响虽说不大,多多少少还是会损失一些的,而物权的赎买就意味着,自由派贵族可以通过出售的方式,从领民那里最大可能的降低自己的损失,甚至反赚一笔钱投入资本建设中。

    自由派贵族不像那些只知道吃地产和领地收入的教会势力和旧封建贵族,他们只要有现金,就能创造财富!

    这些特权一旦被剥夺,教会和封建贵族即便获得一次(性xìng)大笔财富,也会失去长久的根本,不会投资办工厂的封建贵族和教会势力,只会将得来的一次(性xìng)财富用来维持自己的体面生活,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败光家底!

    这个建议一提出,立刻得到了掌握了审查大权的埃吉荣公爵的鼎力支持。

    万事开头难,诺阿耶子爵废除特权的胜利,无疑鼓舞了国民制宪议会中那些畏惧于旧势力的新兴阶级议员,此头一开,国民制宪议会顿时引来了废除各种特权捐税的!

    为首的一些自由派大贵族和立宪派资本家大佬瞬间傻眼了,他们能掌控国民制宪议会不是光靠他们几个的投票,而是依靠他们自(身shēn)的威望压服跟随自己的议员投票,结果,那些在旧势力中没有多少利益的小议员们,仿佛迎来了属于人民的狂欢,他们在大量志同道合的议员此起彼伏的配合下,在发现没有受到上面大佬打压的(情qíng)况下,完全放开了对自(身shēn)的束缚。

    要知道,国民制宪议会中最多的都是小人物议员,各派大佬也就那么几个,当他们放开限制后,这些小人物议员自然非常愿意废除他们得不到的各种各样的旧势力特权。

    人类有时候就是这个样子,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往往也不希望别人得到,而平等和正义,即为他们为达目的的口号。

    有心阻拦维持国民制宪议会秩序的几个大佬,在想到如今外省的严峻形势后,默契的保持了沉默,他们可不想成为内战爆发的罪魁祸首!

    而这些利益受损的大佬安慰自己的方式就是,先暂时通过这些协议,等平息了外省的叛乱后,再通过新的立法一点点挽回自(身shēn)的损失,只要法兰西政府掌控在国民制宪议会中,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还不是他们说了算?

    因此,当国民制宪议会开到第二(日rì)凌晨2点钟左右时,所有等级特权、省和城市的特权都相继被献到祖国的祭坛上作为牺牲品。

    狩猎权、养兔权欧洲贵族有时候真是闲的蛋疼,这玩意竟然也是特权!、养鸽权、领主司法权、卖官卖爵制度统统被宣布废除,庞大的教会僧侣阶级,也被迫放弃了最大的财富来源什一税。

    在8月4(日rì)之夜召开的这场国民制宪议会结束时,举行了一场辉煌宏大的、与过去决裂的正式仪式,大会宣布路易十六为法兰西自由的重建者。

    王权未能实现的国家行政与政治统一现已大功告成,旧制度从此一去不复返!

    国王路易十六也算是报了革命前夕的仇,当时的国王路易十六可是被教会僧侣阶级和封建大贵族阶级挤兑的不轻,法兰西大革命的成功也正是因为这俩个最强大的旧势力阶级冷眼旁观保持中立才达成的!

    狂妄自大的封建贵族势力和教会势力终于为他们当初纵容革命的态度付出了代价,在他们用幸灾乐祸的目光审视着失去权力的国王路易十六后,8月4(日rì)一夜之间,法兰西政府将这俩大旧势力的根基彻底挖走!

    正带着军队享受着法兰西政府供应的免费后勤物资,慢悠悠如同郊游般回往巴黎城的林皓达,在8月4(日rì)之夜后,很快收到了国民议会的决议结果。

    在面对法兰西人民发行的普罗旺斯邮报中,米拉波以官方的口径声称:“国民议会8月4(日rì)以后的一切工作都旨在恢复王国内的法律权威,向人民担保幸福,使其立即享受到自由带来的最初好处,以便缓和他们的不安(情qíng)绪?!?br />
    这是在告诉那帮外省造反的民众,关于废除所有特权和苛捐杂税的决议,国民制宪议会会在未来说到做到,所以拿起武器的农民伯伯们,可以回家洗洗睡了……

    林皓达不可置信的看着穆尼埃临走前送来的国民制宪议会的决议结果通报,这个决议对法兰西外籍军团倒是没啥影响,林皓达虽然是荣誉男爵,但真的只是一个空有荣誉的男爵而已,什么贵族特权和各种捐税,跟林皓达是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穆尼埃所领导的代表团在国民制宪议会的决议结果传来后,自然也就相当于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法兰西政府都宣布取消贵族特权和捐税,安抚民众了,镇压行为自然而然的也就被取消了,他们这群来监督法兰西外籍军团镇压农民起义军的代表团,当然要散伙各找各妈去……

    并且,国民制宪议会这个决议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相当于一下子砍掉了法兰西王国旧势力的根本,监察代表每一个(身shēn)份都不简单,这份决议一出,他们的事(情qíng)可就多了!

    要是回去晚了,国民制宪议会真的在执行决议期间把自己的特权利益咔嚓掉,哭都没地方哭……

    毕竟这只是法兰西政府的决议,虽说已经公开宣布,但还没有形成具体文件和以法律形式记录下来!

    林皓达之所以惊讶,主要是没想到充斥着大量贵族的国民制宪议会,真的有魄力一刀切了下来……

    贾诩的预测,似乎已经开始应验了!

    这份决议一出,连林皓达这种业余政治家都知道,法兰西政府内部必定会出现混乱和风波!

    真当那帮旧势力阶级是底层的泥腿子么?明面上旧势力的军事力量根本无法跟占据了大义和民意的法兰西政府对抗,但这些常年混迹上流社会的旧势力阶级,一旦联合起来,发动的人脉和其他方面的力量是相当可怕的!

    说白了就是,人民想要谋求自(身shēn)的利益只能依靠造反和暴动,但上层人物想要谋求自(身shēn)利益,路子可就多喽!

    毕竟法律这东西都是人制定的,连宪法都可以更改,更何况这份只是用来平息民怨获得大义的决议?

    明面上的出尔反尔肯定不行,那样做太过明显和遭人恨,会((逼bī)bī)着老百姓爆豆的……

    但暗地里增加有利于旧势力条款什么的,就要看这场中,各方势力的力量有多强了,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不是属于林皓达的战争,不过林皓达很清楚那帮旧势力大佬们的贪婪嘴脸,他们不从政府里夺取权利就算仁慈了,如何能忍得了这种断绝根基的8月4(日rì)决议?!

    旧势力阶级的力量到底有多大林皓达这个外来者并不清楚,但他可以确定一点,无论如何,已经发出废除特权和苛捐杂税决议的国民制宪议会,是不可能再推翻自(身shēn)决议的,也就是说,无论旧势力阶级发动的政治力量多么强大,他们的利益受损已经成为既定事实!

    当这帮贪婪凶残的旧势力阶级发现他们无论怎么做,都无法回到以往的幸福生活时,会做出如何反应呢?

    旧势力阶级可不是一家一姓的法国王室,这是一个庞大的法兰西显贵团体和掌握着宗教武器的教会势力,如此庞大且根深蒂固的旧势力阶级,不依靠屠杀和战争是不可能清除掉的,而失去了权利根本的旧势力阶级,在还拥有力量的时候,更不会向法兰西政府的这项决议低头,所以……

    林皓达想到这里,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了贾诩之前的分析,俩大阶级对抗的种子已经开始发芽,接下来就是开花结果的时刻了!

    跪求读者来起点订阅支持正版,作者会用每(日rì)保底三更3000多字章节,不定期加更(日rì)更万字回报。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之全面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