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章 屠(二合一大章)

    曾经安宁祥和的小镇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座清冷的‘鬼镇’,即便法兰西外籍军团已经离开良久,小镇广场处焚烧尸体的滚滚浓烟也没有完全消散,或是呆滞或是哭泣的妇女和幼童,看着被抢掠一空的家乡小镇,除了无处发泄的怒火和无助的怨恨外,一无所有……

    法兰西外籍军团本着‘捞外快’的积极态度,‘好心’给刚刚被迫尽了‘义务’的妇孺留下一个还算完整的房屋后,一切有价值的物资全部被搜刮干净,美其名曰为镇压革命做贡献……

    其实,单从财产价值来衡量的话,房子应该算是这些镇民最大的财富了,只不过,被抢光了口粮的剩余妇孺,除了离开家乡小镇去投靠叛军外,似乎也没有其他路子了!

    这正是林皓达留下她们的另一个利益出发点——让这些妇孺空耗农民起义军的粮食,并向农民起义军传播法兰西外籍军团的残暴!

    林皓达就是这么明目张胆的通过那些受难的妇孺告诉农民起义军,再不来阻止法兰西外籍军团肆无忌惮的‘军事行动’,你们的家乡将会化为废墟,你们的亲属将会遭受不可明喻的灾难!

    这个小镇既然有不少人本(身shēn)就参加了农民起义军,自然是相互之间都熟悉,再加上农村委员会为了团结农民起义军,宣扬的是‘自由,平等,博(爱ài),面包’口号,要是不接纳这些因为收纳农民起义军士兵,而家乡被政府军祸害的妇孺,凝聚起来的人心可就要散掉了!

    要是农村委员会真的将这些妇孺排斥在外,那些农民起义军士兵难免就会想,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受到这种苦难后,农村委员会是不是也会做出同样的行为?

    对于组织度松散,完全靠着仇恨和革命(热rè)(情qíng)战斗的农民起义军,一旦内部出现大量质疑的声音,绝对会极大的打击战斗士气,没有了同仇敌忾的士气加成,农民起义军还能剩下多少战斗力可就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这个道理是人就懂,林皓达清楚,农村委员会的委员们自然更清楚,不然也不会纵容佃户和农奴的暴虐行为,刻意拉拢这些除了一条命外,啥都没有的((贱jiàn)jiàn)民武装了。

    俗话说得好,越穷的人越敢拼命,排除专业严格的军事化训练和强悍的各种主义思想洗脑外,穷苦的生活无疑是磨炼战斗野(性xìng)最好的方式,当年打平了太平天国,盛威赫赫的湘军,在抢了个爽快后,连曾国藩都不得不承认,湘军子弟已经没有了继续战斗下去的血(性xìng),原本清苦的家乡子弟兵,抢完了太平天国积累的财富后,一个个都成了腰缠万贯的大小地主,荣归故里后要美女有美女,要地产有地产,谁还有心思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拼命?

    回家用抢劫而来的财富置办田地亩产,成为一方小土豪,再娶几个漂亮姨太太天天啪啪啪传宗接代才是正事!

    很朴实也很现实的平民思想……

    正因如此,湘军才被淮军取而代之,历史上,招兵优先选择穷苦的农家子弟,甚至干脆从山窝子里招募野(性xìng)十足,穷的只剩下兽皮裤衩的蛮兵成为了政府和将帅的首选。

    直到武器发展(日rì)新月异,士兵((操cāo)cāo)作先进武器也需要基础文化乃至高级专业知识后,这种招兵模式才被打破。

    可惜,林皓达所在的时代,除去炮兵外,其他兵种还没有进化到兵源素质需要基本文化水平的程度,大字不识的猎人照样能将燧发枪玩的比受到过高等教育的绅士强百倍,刺刀(肉ròu)搏需要的是勇气和战斗经验,而不是受到过几年义务教育……

    或许,军官层会需要基本的军事文化素养,但并不是说没文化的人就不能担任军官,在这个勇气与刺刀有可能打败大炮和排枪的18世纪,有时候军队的士气和纪律,比战术更加重要!

    在小镇幸存的妇孺成群结队的前往其他聚居点,找寻农村委员会诉苦和生存时,林皓达正指着行军地图对肖恩这个‘举报英雄’问道:“你说的第一个村落再有一里地就到了,你确定这个村落里生活着附近的农村委员会委员是吧?!?br />
    “是的,大人?!?br />
    林皓达抬头看了眼肖恩,调侃道:“不用这么沮丧,现在的你是站在政府一边,死的又不是你的亲人,想想以后在巴黎城生活的(日rì)子,比起那些暴民来说,你的运气可是非常不错的?!?br />
    肖恩面对林皓达的调侃,不敢有丝毫顶撞,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附和一句后,就被(身shēn)边的卫兵带了下去。

    随后,林皓达叫来(身shēn)旁一名军官道:“传达我的命令,这一次就不用((逼bī)bī)问举报者了,士兵们进入村落后直接开始杀人,留下没有反抗力的女人和幼儿即可,顺道将她们的房屋都给点燃,这种小村落烧光了也不会有啥大影响。

    恩,这次让第三步兵团去执行任务吧,告诉没有轮上的其他步兵团,后面有的是目标村落,谁也不会拉下?!?br />
    林皓达口里的第三步兵团是林皓达在招募80个线列步兵连队后,临时编组的大编制燧发枪团,80个满编线列步兵连队拢共12800人,在抽调出4000多人交给掷弹兵先锋营指挥官西里·拉法埃利负责守卫巴士底大本营后,其他的人被编制成了3个普通燧发枪步兵团,分别为第二步兵团,第三步兵团,第四步兵团。

    每一个步兵团都有2000-3000人,第一步兵团完全是由巷战后的老兵组成的精锐,后三个步兵团则全都是系统刚刚招募出来的普通线列步兵组成。

    之前在小镇里执行任务的是第二步兵团和那数百人的骠骑兵连队,当然,事后在小镇里施暴的也是这俩个编制,毕竟那么点一座小镇,涌进去上万军队实在是太拥挤了,也没有那个必要。

    实际上,执行任务的编制相当于变相领取了战时福利,肆意妄为的啪啪啪先不提,光是抢掠小镇后,士兵们应得的分成战利品就是一笔不错的财富,除去必要的粮草外,其他战利品方面,林皓达还是比较大度的,在林皓达眼里,士兵们提升的基础士气值比那点战利品价值高得多。

    林皓达只有一个人,再奢侈又能消耗多少物资?

    整个军团都是他一个人的,他自然不会在意这点蝇头小利。

    在林皓达的计划里,三个新组建的线列步兵团会优先轮替着执行杀戮抢掠任务,培养他们的血(性xìng)以及提升他们的基础士气值,而骠骑兵们则每次都可以享受到这种洗劫福利。

    林皓达之所以对骠骑兵部队额外宽容,主要是因为大军行进中,步兵只需要闷头向前走即可,但那数百骠骑兵却要围绕着大军行军路线四处逡巡。

    维持上万大军的警戒线,保证法兰西外籍军团不会骤然遇袭,可不是一项小工程,这些骠骑兵数量只有数百人,每一个骠骑兵在白(日rì)行军期间,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马匹上。

    除去战马必要的歇息期间可以吃点食物喝点水补充体力消耗外,这帮骠骑兵完全处于忙碌状态,行进的大军要是在没有提前预警下突然遇到伏击,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qíng),可想而知这数百名骠骑兵的任务有多重,可以说他们是非作战时期最劳碌的一群人。

    自然而然的,有享受洗劫村落‘福利’的机会,这些骠骑兵们当之无愧的能品尝到应得的回报,其他士兵也明白骠骑兵的辛苦,倒也不会太过计较。

    至于林皓达为何不让所有的士兵一起享用‘战利品’,原因很简单,僧多(肉ròu)少??!

    一个小镇才上千人口而已,去掉被杀掉的男(性xìng)平民剩下的人里还要排除幼儿和老妪……

    这个……只要学过小学数学的人,都应该能算出来这个账目吧,一个步兵团加上数百骠骑兵,3000多人一起上,对女(性xìng)镇民来说就已经很不容易的,再多的话,后面的士兵理论上只能对着尸体干瞪眼了……

    恩,仅仅只是理论而已,林皓达也没有亲眼看见过……

    别忘了,林皓达还需要被摧残的妇孺拖累农民起义军的粮食,和宣扬法兰西外籍军团的罪恶与威胁,((逼bī)bī)迫农民起义军赶紧露面打会战。

    所以说,轮替制度才是科学合理的安排,反正林皓达是这么认为的!

    正在向村落行进的第三步兵团得到命令后,顿时爆发出阵阵欢呼声,没有了之前在小镇里那一系列‘(套tào)路’,他们的任务无疑会变得更加轻松自在。

    无非就是杀死男人留下女人和小孩而已,多么简单且美好的作战任务??!

    其他步兵团的线列步兵则羡慕的看着得到‘美差’的同僚,脑海中(情qíng)不自(禁jìn)的开始幻想当轮替到自己所在步兵团时,该如何‘享受’这个作战任务……

    林皓达的策略无疑是非常成功的,麾下士兵对于战斗变得异??释鹄?,积极主动(性xìng)得到了极大的增长,在全面战争系统界面里,数据化的基础士气长条都快涨到满值了!

    难怪古往今来的战争中,哪怕是在后世讲究人道主义的二战里,交战双方的军队士兵在敌国占领区内都将抢掠和‘那个啥’当成了激励士气的常态,这种方式确实能非常有效的激发士兵们的战斗(热rè)(情qíng)。

    至于如今显得更加野蛮的18世纪,更不用多说了,全世界都找不出一支秋毫无犯的军队,特别是在敌国境内!

    古代战争中,大军路过能善待本国国民的军队就已经被大肆宣扬为仁义之师了,可想而知这种行为的难能可贵……

    林皓达对于法国白佬没有啥特殊感(情qíng),自然要将这种‘一石三鸟’的良好行为继续下去。

    这‘三鸟’分别是用杀戮方式赚取历史粉碎点;提升己方士兵基础士气值;增加农民起义军粮食压力和恐慌(情qíng)绪,((逼bī)bī)迫他们不得不展开会战,或是逃亡!

    林皓达真的找不出拒绝这种(诱yòu)惑的理由,他又不是秉承‘圣母’心态的好好人,而是一名佣兵杀手,对于他这种绝对利益主义者,良知永远是排在自(身shēn)利益后面。

    第三步兵团和骠骑兵很快将村落所有的出入口给围了起来,随即,这些满脸兴奋的士兵和骠骑兵在军官的带领下,有组织的冲进了惊慌失措的法兰西村落,展开了无差别的屠杀和‘那个啥’。

    林皓达一行人自然没有兴趣去现场观摩,这种屠杀场面见过一次,体验过新鲜感满足一下好奇心就够了,看多了没啥意思还会觉得恶心。

    毕竟林皓达没有杀人狂魔那种变态的杀戮快感……

    3000多职业嗜血的士兵冲入小小的法国村落,完全就是碾压的态势,缺乏武器的法国村落连对线列步兵制造伤亡都难如登天,更不用说面对来去如风的骠骑兵了……

    短短不到一个小时,这座法国村落就丧失了所有的抵抗,只剩下了默默承受的哀嚎。

    没有前往村落,一直跟大军主力待在一起的穆尼埃,好奇的向林皓达问道:“你不是要搜集‘屠杀’的证据么?这一次为何没有像小镇那么做呢?”

    “穆尼埃阁下,你我都知道这种证据只是一层让政府下的来台的窗户纸,这种东西有一份意思意思就够了,反正国民制宪议会要的不是这种文件证据,我也懒得费劲?!?br />
    穆尼埃听后,只剩下‘呵呵’了……

    即便他已经与林皓达相处了这么久,但对于林皓达如此直白的阐述事实方式,还是有点不适应,总觉得林皓达这种没有任何装潢修饰的大实话,让他这种自诩为文明绅士的上等人产生一种与普通((贱jiàn)jiàn)民没啥区别的‘错觉’。

    穆尼埃坚信,这种感受一定是错觉!

    他和所有高高在上的贵族一样,永远不会承认他们与普通平民唯一的差距只在于虚伪的言辞和良好家室堆砌出来的文化知识……

    林皓达和穆尼埃不知道的是,被迫亲眼目睹法国村落惨状的肖恩一行人,麻木的目光中只剩下失去了灵魂的生存本能!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之全面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