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章 诱惑与威胁下

    穆尼埃为首的代表团并没有让林皓达久等,他们在吃过午饭后,就打着国际通用的白旗来到了林皓达所部占领的地区,然后被一群线列步兵用刺刀看管了起来

    要不是林皓达事先下过命令,穆尼埃一行人恐怕受到的待遇会更加糟糕。

    让穆尼埃等人微微诧异的是,林皓达并没有居住在更具有象征意义的巴黎市政厅,而是回到了(阴yīn)暗潮湿的巴士底狱中

    即便巴士底狱中原本的管理者居住的房间设施不错,但还是无法和更注重生活办公的巴黎市政厅相比拟的,林皓达这种谨慎且注重军事的态度,让穆尼埃等人心里涌现出一丝不妙。

    这副随时准备打仗的姿态,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能解散武装的指挥官所为,反倒像是一个打算在乱世中崛起的枭雄!

    这一点无疑是君主立宪派最担忧的!

    他们可不想国王一脉的势力分摊自己的权利!

    拉法耶特侯爵很清楚,一旦林皓达这只武装被保留下来,一定会被国王派轻易争取过去,因为毫无根基的林皓达无论是出于什么立场,都没有理由不投靠力(挺tǐng)他的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

    失去绝大部分权利的国王路易十六,也不会拒绝一只成型的军事武装投入自己的怀抱,即便那是一个亚裔黄种人领导的军队!

    国王路易十六可不是一名种族主义者

    在权利的驱使下,破例对于国王路易十六来说,并非不可能,更何况国王路易十六(身shēn)边还有一个要命的执着‘枕头风’存在

    对于穆尼埃等人唯一的好消息,或许只有林皓达所部在进攻巴黎市政厅期间损失惨重的境况了,林皓达所部武装再能打,也是一只无根浮萍,没有生力军补充的林皓达,即便是硬耗,也会被耗垮掉的!

    想必,这一点林皓达作为指挥官应该也清楚吧。

    想到这里,穆尼埃的信心再次回复,在他眼里,只要林皓达不是疯子,一面是注定被耗死的境地,一面是荣华富贵甚至是衣锦还乡的待遇,选择起来似乎并不困难,唯一的关键点只存在于信任方面了。

    换位思考的话,穆尼埃坐在林皓达那个(身shēn)份位置上,也不会轻易相信前一刻还厮杀在一起的革命政府会给自己这么好的待遇,特别是在解散军队的前提下!

    正如穆尼埃所担忧的那样,在双方见面后,开口(诱yòu)惑林皓达提出解散军队的穆尼埃等人,立刻被林皓达不留(情qíng)面的驳回!

    “我手里还有上万大军,数千俘虏,我凭什么要解散军队?拉法耶特当我三岁孩童么?他觉得那些东西能迷惑住我的双眼,让我乖乖将头颅伸到他准备好的斩刀下面?

    穆尼埃,你可以回去告诉拉法耶特,他要是不答应恢复国王佣兵的地位,并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我会向整个巴黎市区发动进攻!“

    林皓达的态度十分坚定。

    穆尼埃不可置信的反驳道:“哦,我的上帝,林皓达你疯了不成?你知道你这时候进攻法国意味着什么么?国王路易十六已经妥协,你现在再挑起内战,是在对整个法国宣战,没人会再站到你那面,你将会成为名副其实的叛军!”

    林皓达冷笑一声:“不是我挑起的内战,而是你们在将法兰西国王的荣誉葬入坟墓,我绝不会(允yǔn)许巴黎底层泥腿子发动的革命摸黑神圣的法兰西王权,如果你们执意让我解散军队的话,我会先杀掉手里所有的俘虏,然后带着军队向凡尔赛宫进攻,你想想,如果我将国王路易十六救出来,我还是不是叛军呢?

    穆尼埃,不要将拉法耶特想的那么伟大,他只是一个窃取革命果实的小偷而已,他能做到的,我同样也可以做到,不信你就回去跟他说说,我们战场上见真招!“

    政治正确是林皓达必须要争取的,跟整个法国使劲怼固然可歌可泣,但死的也同样可歌可泣

    所以,林皓达已经想好了在革命政府((逼bī)bī)迫下做出的选择,那就是打一场艰难无比的勤王战争,国王路易十六为了自己的权利,在这场博弈中至少也会保持中立态度,当然,即便国王路易十六反对也没关系,真要是打到了凡尔赛宫,国王路易十六的态度还不就是林皓达的态度?

    到时候,只要林皓达给国王路易十六保留一些额外的权利,他就能获得整个法国?;实车闹С?!

    此刻的国王路易十六可不是孤家寡人,有的是支持他的贵族阶级分布在法兰西境内呢!

    只要保证掌握政权的拉法耶特政府无法调动整个法国的人力物力,聚集起来几十万大军,林皓达就有信心将战争拖下去!

    无论如何,只要打仗,他的兵源就能获得保障,这是拉法耶特等人无法想象的,也是林皓达最大的底气所在!

    穆尼埃自然不知道林皓达能从系统里召唤军队,因此,他此时的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他想不通,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必死之局,林皓达到底是哪来的迷之自信?

    打到凡尔赛宫说的轻巧,即便林皓达真的有上万军队,能不能打出巴黎市区还是个问题呢

    巴黎城大得很,巴黎市政厅距离巴士底狱够近才被快速拿下,即便如此林皓达所部都付出了巨大代价,要想硬生生打下整个巴黎,林皓达的兵够死么?

    穆尼埃内心嘲讽的想到。

    不过,这数千俘虏可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掉了,即便林皓达要负主要责任,革命政府的头顶也会被扣上一盆屎的

    不致命但恶心人!

    “林皓达,战争是军人之间的行为,那些俘虏只是无辜的普通巴黎市民,你拘留他们已经属于不人道的行为了,难道你想背上屠夫称号么?你就不怕未来的战场上,不会再出现投降的敌对士兵么?!”

    “呵呵,主动投降的人我自然不会杀,但反对我的人嘛一群不知敬畏力量的泥腿子,我杀了又如何?”

    林皓达眉头轻挑,将穆尼埃的努力顶了回去。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之全面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