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章 国王的命令上

    1789年6月23(日rì),距离林皓达来到这个时代的巴黎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时间。

    在这一个月时间里,林皓达总算是勉强适应了这个时代人类生存环境的各种肮脏,枯燥与贫乏!

    整(日rì)里除了黑面包就是颜色像屎一样‘鲜艳’的不知名面糊糊外,吃一次一点不美味的香肠和硬的咯牙的腊(肉ròu)都跟过节一样……

    这跟野外生存训练的生活条件一样艰苦的巴黎‘一月游’,让林皓达的味觉系统和肠胃经历了一次又一次艰巨的考验……

    “妈的,都一个月过去了,全面战争系统怎么还没有找到拿破仑这小子?”林皓达站在御临会议大(殿diàn)外面,和其他佣兵一样,随意且无聊的在周围执行着警戒任务,等着里面的‘三级代表们’和法国国王路易十六商量出一个结果来……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除了法国人民坚韧的伙食水准外,让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法兰西王国所谓的国家级会议,场面是多么的混乱和火爆……

    说好听的是一群绅士、贵族、教士僧侣和资产阶级代表们在撕((逼bī)bī),说难听的就是一群大老爷们在那里用嘴炮乃至拳脚宣扬自己的‘正义’!

    林皓达算是对政治会议有了清晰的认知,那个长的胖乎乎讨人喜的圆脸路易十六国王,在吵闹的会议上除了发出几声不起眼的劝解和肯定会被驳回的建议外,剩下的大多数时间都是人多势众的第三阶级代表们,和穿着长筒丝袜的第二阶级贵族代表们在慷慨激昂的诉说着自己的权利需求!

    要不是有他们这群佣兵和法国国王的亲卫队御林军维持会议的治安环境,恐怕这里不知要上演多少次全武行……

    今天的林皓达还算走运,可以在外面巡逻警戒吹吹风,不用进去当‘拉架勇士’了……

    在法国,第一阶级是法国国王和掌握神权与人民思想教育权的高等主教僧侣们,第二阶级是各种各样的贵族人士,第三阶级是除去前俩个阶级以外的人群,上到比贵族还要富得流油的大资本家大银行家,下到吃不饱饭的巴黎工人小市民,都属于第三等级,有意思的是,法国的乡村农民与佃户,是不被(允yǔn)许参与政治权利讨论的,有些人将其嘲讽为什么都不知道的‘第四等级’!

    这就是法兰西王国如今这个烂摊子的阶级划分了……

    第三等级里悬殊的贫富差距人群,让林皓达大开眼界,在任何时代都有一个存在的真理,当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后,权利也会随之而来,那些大资本家和大银行家的政治权利虽说与巴黎底层的小市民和脏兮兮的工人没啥区别,但他们的人脉和能用金币动用的力量,远远超出了大多数的贵族,甚至可以无视碾压几乎所有的中小贵族!

    不少宫廷贵族以及在政府部门承担高级职务的穿袍贵族、佩剑贵族,都与这些有钱的大商人,大资本家以及大银行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可以说,这个三级会议在召开以前,每一个等级等于天然的分裂开来!

    第一阶级的不少高等主教僧侣想要继续加强自己的权利,深入插进法国的政务管理中来,说白了,就是跟法国国王抢权!

    路易十六脾气再好也不可能同意!

    第二等级更是分成了数份,穿袍贵族里最权威的**官们,跟那群主教一个德(性xìng),巴不得将法国的君主**制度改成中世纪的贵族分封制度,他们还获得了大量拥有领地的佩剑贵族的支持!

    第二等级里与那些大资本家大银行家等有钱人关系密切的自由派贵族,则执意提升第三等级‘有钱人’的政治权利,放宽册封贵族的权限!

    资本家们都想着给自己(套tào)上一层贵族的皮,参与国家政治游戏呢!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真理在自由派贵族(身shēn)上体现的淋漓尽致,连林皓达这个小佣兵都清楚的知道,这帮明面收入不咋地的自由派贵族,生活的奢侈程度堪比那些最高级的第一等级大主教和高等的穿袍贵族!

    可怜的法国国王(身shēn)边的支持者,只有几千名靠着他生活的宫廷贵族了……

    本来应该站在国王(身shēn)边的第一第二等级分裂成一块一块的,有的甚至公开跟法国国王路易十六叫嚣,更何况本就被压迫的第三等级?

    有意思的是,人数最多,政治权利却最少的第三等级是这里面最团结的一部分了,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目标——减税与降低物价增加公民福利!

    不少被资本家们买通的贵族,也站在了第三等级的一边,强烈抵制国王路易十六的加税行为!

    法国国王路易十六并不是纯心想要加税,但没有收入来源的法国财政已经濒临崩溃,政府财政崩溃以后他照样要完犊子!

    法国是君主**,但却不是君主独裁,有太多的力量可以掣肘国王的权利了!

    “嘿,你知道么?19(日rì)参政院在国王的命令下取消第三等级决议权后,第三等级的代表在20(日rì)私自组织聚会,国民代表们要跟国王正式对立起来了!”

    跟在林皓达(身shēn)旁一起巡逻的约翰斯,一个佣兵队伍里有名的话痨滋滋有味的开始了‘例行’侃大山……

    “这消息只要是在巴黎市区的人,都知道了吧,现在里面的御临会议不就是法国国王跟第三等级的代表在寻求和解么?”林皓达不屑道。

    “和解?不可能的,国王缺钱要加税,法国人饭都吃不饱了不想多掏钱,这道理我都懂,没有一方牺牲甭想和解的?!?br />
    约翰斯有理有据的兴奋道。

    林皓达听后俩眼微眯看向了紧闭的大门,里面还不时传出噪杂的喊叫声,法国人民肯定不可能退步,因为退步意味着饿死!

    但是法国国王也被((逼bī)bī)到了悬崖边,除非他肯当一个苦((逼bī)bī)的吉祥物,失去大部分威信和权利!

    “或许,革命就是这么爆发的吧?!?br />
    就在林皓达喃喃自语之际,砰的一声,会议大门被从里面撞开,一名在里面当‘拉架勇士’的同僚冲出来大喊:“国王有令,准备驱散抗拒命令的第三等级代表?。?!”

    在外面巡逻警戒的雇佣兵和国王御林军们,顿时荷枪实弹的列队冲进大厅! 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之全面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