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苗恩往事 九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安治森 书名:乾坤客栈
    有些时候,有些经历并不是自己所能预想的,苗恩和苗戊从非洲大草原离开后,本以为一路向北就能回到大明,可是却去了别的国家。

    不同国家不同地域的风土人(情qíng)让他们兄妹二人更加深刻的明白,当初师父让他们下山的用意何在,或许,自己的师父这辈子都没有离开过中原,可他明白见识的重要(性xìng)。

    而(身shēn)为野仙的苗恩和苗戊,他们拥有比人更长的寿命更强的体质,还有人没有的仙骨,他们要在人的世界里生活,所需要学习的东西会比人多很多很多。

    兜兜转转,从离开大明的那天算起再踏入大明国土,已经过过去了四十多年,由于他们并没有在一个地方过多的停留,他们不变的年轻容貌并没有让人产生怀疑,可是,他们在大明并没有合法的(身shēn)份,有些时候,到达某些城市,都只能偷偷摸摸的进出,多有些不便。

    而让他们感觉不便的也非入城的这道手续,而是他们回到大明后,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看到了鬼差押送一名鬼魂前去土地庙的过程。

    那时候苗恩还以为那鬼差是押错了人了,于是上前打跑了鬼差把那鬼魂救下,而救这鬼魂的原因是,因为这鬼魂不是人的鬼魂,而是野仙的鬼魂。

    鬼魂被苗恩的举动吓得一跳,等他们寻了一处地方坐下后,苗戊才问这名鬼魂:“你也是同修野仙,怎么会被鬼差勾魂呢?”。

    鬼魂苦笑道:“哎呀,谁说我们野仙不会死,寿元尽了会死,生病了会死,碰到什么倒霉事也会死”。

    苗恩问鬼魂:“那你是病死的?”。

    鬼魂摇头说道:“非也非也,在下道行浅薄,这嘴又馋,跑去农户家中偷鸡,结果被那农户发现,没跑急就被那农户一盆(热rè)水泼到,而那农户还用锄头把我打死,我终究还是没有逃过这一难,唉…”。

    苗恩问:“你死了,所以那鬼差才会来抓你的?”。

    鬼魂点头说道:“二位前辈不知是否发现,我们死后其实与人的鬼魂没啥区别,只是咱体内有仙骨,这仙骨有在魂中,而我们既便是鬼魂,也能使用生前仙骨修为的四、五成,有许多同修,因为生前被人所害,死后成鬼,通常都会去报复”。

    苗戊点头说道:“你所言之事,我们也有所耳闻,可是你为何不去报仇呢,按理说,你若是有人供奉祭拜,还可修成鬼仙继续修成正果呀”。

    鬼魂摇头笑道:“什么正果不正果的,我胡小九虽然道行低微,可是我只想修得真(身shēn),堂堂正正做人便足矣,我们野仙终究是异类,没有真(身shēn)他们只管我们作妖精,而当神仙又不知道是福是活,还不如逍遥过完这一生,现在我也死了,老老实实的下地府,或许下辈子还能投(身shēn)成人,那岂不是更好”。

    苗恩和苗戊都点了点头,那时候,苗恩和苗戊听了这胡小九的话后,都想起了在异邦的那些经历,虽然有苦也有乐,可是也算潇洒。

    其实胡小九说的也在理,一味的追求修炼,进入那越仙桥成为真正的地仙,那又如何,那是未知的世界,或许那里也不比人间要好。

    与胡小九分别后,他独自一鬼前去土地庙抱到,而苗恩和苗戊也继续上路,朝塞外继续赶路。

    这么多年下来,苗恩和苗戊都有些想念自己的师弟了,而且自己有了这么多奇遇和经历,怎么也得去那小子面前显摆显摆。

    可是等他们来到塞外时,才发现,原来塞外成了一个叫后金的国家,苗恩和苗戊朝廷的事(情qíng)并不了解,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

    不过他们在塞外的城市里打听到一些消息,好像这后金国的国主野心勃勃,恐怕如后会与大明交战,可是这些,对苗恩和苗戊来说,也没有半毛钱关系。

    战争之事经常发生,从古至今乃至那西方,哪有消停下来的时候,在他们兄妹的眼中,人是一种十分好战的动物,他们要是能不打仗,那还真是稀奇了。

    苗恩和苗戊一路向北,赶了几天路来到了归云山野仙盘居的地方,可是到了这里才发现留在这里的野仙不多。

    向一些同修晚辈打听才知道,他们的教主在许多年前已经领着弟子们前去了铁槎山,而留在归云山的弟子都是不愿意过去的。

    苗恩问那小辈:“你们教主为何要去铁槎山呢?”。

    小辈说:“这个俺也不清楚,听说是那山上的一位真人梦中相会教主,说要传我们前往越仙桥之法,然后教主就和其他前辈们移居铁槎山了,而且,这些年战事连连,归云山现在也不太平了,留在这山上的也只有我们这些不愿走的仙家了”。

    得知此事后,苗恩和苗戊离开归云山前去铁槎山,在那里却没有见到自己的师弟,反而见到了一位有些熟悉却不太有印象的小辈。

    而这小辈却认得苗恩和苗戊,在一番介绍后,他们兄妹二人才想起来,这小辈就是当年那只叫阿奔的黄毛狐狸,而且这家伙还向那后金国的皇帝讨要了个皇封,改了名叫胡三,听闻千年前那场大战,也有位同族高人也是叫胡三的。

    反正这小子得到这名字后高兴得不得了,虽然没有了过去那种毛头小子的气质,可是也难以抑制他的兴奋劲。

    苗恩和苗戊向他询问起师弟黑天狐的事(情qíng),那家伙则一脸难过,把自己师父黑天狐的事(情qíng)告诉给苗恩和苗戊知道。

    原来,在苗恩和苗戊去跟着传教士彼得跑去法兰西的那几年里,塞外的正派野仙发生了不少事(情qíng)。

    原因是有些仙家不愿意遵守统一的规矩,跑出去外面自立门户,而且还偷偷和一位姓马的道家叛教弟子勾结,他们收了那名小道士为弟子,还传了他请仙之法,此举激怒了教中长老。

    当时那些长老非要去教训那些自立门户的野仙,可是一番争吵后演变成了打斗,部分弟子死的死伤的伤,有几位长老也相继去世。

    黑天狐当时认为,这收人当弟子的事(情qíng)以前没有发生过,而那姓马的弟子为人也正直忠厚,为百姓做好事,黑天狐觉得这种收人当弟子的举动也有利于野仙修炼,所以也没有反对。

    为了平息这事(情qíng),黑天狐只能改了规矩,和那些自立门户的野仙商讨了好些(日rì)子,达成了共识后,这场内乱也和平解决了。

    只不过黑天狐却觉得,那姓马的弟子怎么说也是郭守真真人的徒子徒孙,野仙收了他的叛教弟子当徒弟有些不厚道,于是亲自前去铁槎山的道观和当时的修为最高的道长商谈此事。

    也不知道黑天狐当时和人家是怎么谈的,竟然答应了对方要把五族移居到那里,不过铁槎山灵气很足,也适合野仙修炼,大伙能去那里定居自然也很高兴,就跟着族中长老和当家一起搬家了。

    后来的那几年,大伙都过得(挺tǐng)开心的,而胡三自小就跟在黑天狐(身shēn)边蹿,而黑天狐也收了他当入室弟子。

    某天,黑天狐召集了五族长老开了一次会,然后就让胡三还有一位黑熊野仙还有另一位狐狸野仙一同前去缉拿逃窜到各地的邪派余孽。

    当时胡三和那名叫黑姐姐的熊仙还有那名叫阿花的母狐仙一同下山去抓什么邪派余孽;那时候胡三也不明白为啥自己要去抓这些早已销声匿迹的邪派,可是等他们碰到那些邪派后才明白。

    原来那些邪派离开塞外进入中原后,为了修炼也收了不少心术不正之人当弟子,帮助其去害人,而(身shēn)为教主的黑天狐知道这事(情qíng),所以在时机成熟之时派出五族里三位最出色的弟子外出收拾这些余孽。

    在下山的期间,胡三这小子和那名叫阿花的狐仙(日rì)久生(情qíng),后来还结为了夫妇,反正胡三也没怎么说自己的经历,苗戊也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

    等他们三人回到铁槎山后的某一个晚上,黑天狐唤了胡三到山洞里,把自己八成的修为都传给了胡三,而且还在众长老面前把教主之位传给了他。

    当时胡三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而黑天狐只是跟他说,自己当年向真人承诺,在他仙逝之(日rì),便是我黑天狐相随之时,只奈何你小子还未归来,我才耽搁了大半个月。

    黑天狐说完那话后,从眉心(射shè)出一道光,凭空开启了一个缺口,缓步入内,胡三想要跟着师父离开,想要挽留师父,可是自己没法进入那个缺口北反弹回来,只能无奈的接受了师父的的安排。

    而黑天狐离开后不久,塞外发生了许多变迁,一位叫努尔哈赤的将军四处征战征服了塞外多个部落和小国家,然后建立了一个大国家。

    当时胡三刚接任教主职位不久,对外面的事(情qíng)也无暇顾及,直到几个月后的冬天,有一位自称是大萨满的巫师冒着风雪上山,来到野仙生活的地方,找到了胡三,请求他帮忙安定龙脉。

    那时候胡三和这位巫师聊了许久,他自己也清楚这龙脉不单是关系到一个国家的运势,还关乎山河地脉的灵气,权衡利弊后,胡三也答应了,再后来,这原名叫胡奔的小子就有了金国皇帝赐封的名字,胡三,而这小子也莫名其妙的有了许多庙宇,被后世人所供奉。

    只不过他的事(情qíng),和苗恩与苗戊没啥关系,苗戊并没有多说什么,而那次与胡三见面后,再次见面之时,却是兵戎相见了…

重要声明:小说《乾坤客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