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〇章 愁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沙河东 书名:磐武大道
    吴蒙再次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不是那通红却一点也不炙(热rè)的地表,而是在他面前不远处,咧着嘴角,如同在微笑一样的女尸!

    吴蒙浑(身shēn)一个激灵,想起这女尸明明被他放在了上面最后一间石室中,怎么会随自己来到这里?

    抬头看看头顶处翻滚着的岩浆,吴蒙有些不可置信,试着轻轻跃了一下,手指刚触到那岩浆,便被里面狂暴的能量刺的剧痛。

    真是一个奇怪的迹象,明明是越靠近这里能量越是狂暴,但没想到,最中心的部位,竟是一个没有一丝动静的地方!

    循着昏迷前的记忆,吴蒙将神识探入纳戒,翻来找去,最终确定,救了他一命的东西,应该就是那个玉璧!

    但此物他一没炼化,二没催动,又是如何放出防护白光,救了自己一命的?

    虽然吴蒙不太相信,可略一思索,他便将目光放到了那女尸(身shēn)上……

    下意识地,吴蒙就后退了几步,想要远离女尸。

    正在这时,异兽兴奋的吼叫声,从远处传来。

    吴蒙望向那个方向,神念一动,通过异兽的眼睛,观察起它所看到的景象来。

    只见异兽面前红色的地面上,竟隐隐露出一张人脸,面含微笑,轻闭双眼,猛一看上,几乎和女尸的表(情qíng)差不多!

    而异兽之所以兴奋,是因为这人脸中,竟也包含了浓浓的神识之力,导致它以为这又是一具刚死的人,能让它再次饱餐一顿。

    吴蒙微微皱眉,喝令异兽回到他(身shēn)边,叮嘱它看好女尸后,亲自向那人面像走去。

    这是一张看不出(性xìng)别的脸,无发无眉无须,脸型比例适中,看起来有一种(阴yīn)柔之美。

    吴蒙围着这略微突出地面的面孔左看右看,虽然在细细感受之下,发觉这人脸上确实有浓郁的神识之力,与常人无异,但却明显没有一点意识。

    这奇怪的组合,令吴蒙百思不得其解。

    一般来说,一个修士修炼到一定程度,开辟识海之后,便会产生神识之力,但同样的,如果一个修士陨落,他的识海没有了意识的约束,神识之力也会迅速四散,一时半刻之间便会消散于天地之间。

    在遇到这女尸头像也前,吴蒙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一个修士,在陨落之后还能保持着神识之力聚而不散。

    观察了片刻,吴蒙小心翼翼将自己的神识之力聚到这面孔上,试图直接以神识纠缠的方式,看看能不能与这人面沟通。

    但试验下来,这神识之力虽然有所反应,却仍是没有意识,反倒像一个学舌的孩童,吴蒙传出什么意识,它便回馈什么意识。

    沉思片刻,吴蒙摇摇头,实在是搞不懂这人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吴蒙起(身shēn),打量着这个红色的圆球,从大小上看,这圆球约有二十余丈宽,泛红的表面十分坚硬,除了这一张人脸,其它地方都十分光滑。

    但吴蒙深知,这看似平静的表面,其实隐藏着常人无法想象的能量!

    想了片刻之后,吴蒙返回女尸那里,用神念命令异兽,到处寻找,看还有没有其他人面。

    吴蒙想再次试着吸收能量,却愕然发现,这“小太阳”表面,别说能量,就连一丝天地元气都没有。

    无奈的吴蒙,只得原地打坐,一面运转元气,将刚才落下时留下的暗伤修复,一面苦思冥想,琢磨这“小太阳”的秘密。

    当初赵宁所说,他也只知道这里有个“小太阳”,有前人破解最上面那层能量罩的方法,至于再往下面,则是谁都没有提起过,只能靠他自己来琢磨了。

    而眼前的女尸,当初那么强悍,能够直接靠轰击能量罩这种蛮力来打破规则,想来如果她还活着,兴许能琢磨透这“小太阳”的秘密。

    两个时辰后,异兽垂头丧气回来,显然再没发现其他人面。

    吴蒙淡然一笑,伸手将一些神识之力喂给异兽,安慰了它一下,随即接着参悟。

    但在这闭目沉思中,吴蒙恍恍惚惚间,进入一种玄妙状态。

    这种状态,极像当初青玄老祖让他体验至强力量时的状态,那种仿佛他就是天,他就是地,他就是一切的主宰的感觉,再一次让他沉醉。

    迷蒙之中,一个如同天籁一般的声音,轻轻在吴蒙耳边吟起一首歌谣。

    这歌声虽然在感觉中极近,可落入吴蒙耳中,却忽远忽近,缥缈无踪,连同那歌词的内容,也听不真切。

    但越是如此,吴蒙越是想听清。

    一炷香之后,那歌声突然戛然而止,同时传来一个深深的叹息声。

    听到这好似包含了无数愁绪的叹息,吴蒙却突然像是开了窍,不自觉地哼起刚才那曲调来。

    虽然吴蒙哼出来的与原调相差甚大,但却接连不断,极力模仿那调中的忧愁之意。

    一阵兴奋的叫声,惊醒了吴蒙。

    正想呵斥异兽,吴蒙却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异兽如此兴奋,莫非是有什么发现不成?

    此时异兽距吴蒙也就两丈多远,吴蒙起(身shēn)之后,一个箭步,即到了异兽(身shēn)后,向着它前方望去。

    只见异兽面前不远处,便是那个人面像,但此时,这人面像竟比吴蒙观察时清楚了一些,好似有人不知何时将其又雕琢了一番。

    眼见如此,吴蒙兴奋莫名,急忙按照方才的曲调,再次哼哼起来。

    但哼了一个时辰,吴蒙嘴唇都麻了,眼前的人面像,仍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想了一下,吴蒙猜到了大概,急忙盘腿坐下,再次进入冥思状态。

    片刻之后,那歌声再次响起。

    这一次,吴蒙不再是自己静静去听,而是按照曲调,跟着那歌声一起哼起来。

    那歌唱者见吴蒙如此,好像很受感动,竟一直唱了下去,持续了将近一个时辰。

    当吴蒙再次睁开眼时,愕然发现,自己眼角竟挂着一滴泪珠。

    吴蒙知道,自己这是在哼唱的过程中,与那歌者的(情qíng)绪产生了共鸣,不知不觉间,受那愁意影响,黯然落泪。

    吴蒙没有擦那泪珠,而是任由其落下,滴到人面像上,巧之又巧的是,泪珠恰好落在那人面像的眼眶中。

重要声明:小说《磐武大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