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国师,天命之女才是你官配(51)

    “那个凤北溪一看到我就直直冲我扑过来?!鄙瞎僭粕钪迤鹈?,脸上露出一抹愤愤之色:“我原本不想管,可她以前好歹是清寒的娘子,我若看她死在我眼前,岂不是对不起兄弟。所以我就顺手打发了那几个刺客。也不知道这女人到底怎么回事,她不是在那个将军家吗?我还捎了信通知清寒呢,结果她居然又一个人跑到荒郊野岭去了!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是??!钱浅也皱起眉,凤北溪在夏清逸家里呆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又跑出去了?!若她不随便出门,旁人找她也不容易,她干嘛要自找麻烦?

    “那你没问问她为何无人陪伴就出门?”钱浅怎么想都想不通凤北溪的行为。

    “她说她在等人?!鄙瞎僭粕钜涣秤裘疲骸盎固岢鋈梦冶;に?,她说将来会用鱼肠剑作为酬劳?!?br />
    “哈哈哈……”钱浅突然乐了:“那你干嘛没答应?!鱼肠剑诶,天下第一的神兵利器,你不是早就心心念念想要了吗?”

    “是没错!”上官云深诚实的点头:“所以我问她如何得知鱼肠的下落。她说我不需多问,说鱼肠在大虞皇宫的神兵库,她知道该怎样拿到。我一听她这样说,就直接将她丢在了京郊茶棚,自己回来了。让她(爱ài)等谁等谁吧,我没空理她?!?br />
    “噗……”钱浅笑喷了:“哪个茶棚???说清楚?!而且你也太不仗义了,好歹给月清寒捎个信??!你这样怎么对得起朋友?!?br />
    “就是离京城西城门不远的茶棚,很好找。而且我怎么不仗义了?她都改嫁了!”上官云深一脸耿直:“我之前给清寒捎过信,说她在那个姓夏的家里,清寒不知来找过她没有。也不知道她跟清寒现在是什么关系,我懒怠多管闲事?!?br />
    “所以(殿diàn)下,”钱浅笑眯眯地看向君子玉:“您听到了吧?凤小姐在京城西城门外的茶棚等人了,您现在派人过去,没准赶得及?!?br />
    “嗯!”君子玉点点头,向(身shēn)后一招手,他的几个侍卫顿时飞(身shēn)向书院外跑去:“柳小姐,此事本宫还要谢你据实相告?!?br />
    “不敢!”钱浅的礼仪规矩依旧挑不出任何错处:“(殿diàn)下,民女所知均已相告,请问民女是否可以离开?”

    “柳小姐别急,”君子玉嘴角向上敷衍地弯了弯:“本宫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小姐和上官大侠口中的月清寒,可是神医谷谷主?上官大侠刚似乎是说,凤北溪是月清寒之妻?许是本宫听错了?因为之前柳小姐告诉本宫,夏清逸是因为想求娶凤北溪才与柳小姐退婚的?!?br />
    “小……呃……飞烟说得没错啊?!鄙瞎僭粕钋雷呕卮穑骸八档木褪巧褚焦裙戎髟虑搴?,那个凤北溪,以前是他妻子。但是后来的确又跟夏清逸在一起了?!?br />
    “她……”君子玉的眼角微微抽搐:“她嫁过人了?”

    “嗯!对??!”上官云深一脸正经地补刀:“嫁了不止一次?!?br />
    “哈哈哈哈哈?。。?!”7788在系统空间笑得直翻跟头:“快看!钱串子!快看君子玉的脸!都绿了?。?!”

    钱浅简直不忍心抬头看君子玉的表(情qíng),她使劲憋着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殿diàn)下,请问民女可以走了吗?”

    大约是实在太心塞,君子玉明显没有心思继续跟钱浅纠缠下去,他直接转(身shēn)带着自己的随从走了,压根就没再搭理钱浅和上官云深。

    “快走吧!”上官云深见君子玉走远之后一脸严肃地冲钱浅点点头:“赶紧回去,我有事要说与你和师父?!?br />
    ……………………

    “你说什么?”本来正抱着碗吃饭的钱浅抬起头来,一脸吃惊地瞪着眼前的上官云深,连脸上沾了饭粒都没发现。

    “好好吃饭?!辟砝肷焓旨鸬羟沉成系姆沽#骸八鍪裁从钟胛颐怯惺裁聪敫??”

    “因为就是很奇怪啊?!鼻匙房聪蛸砝耄骸胺锴逑幌档娜伺闪松笔掷瓷彼?,这一点凤北溪不可能不知道。她跟夏清逸在一起时从未有人发现过她的行踪,证明夏清逸非常小心,她呆在夏府才是最安全的??伤跋粘隼吹攘诠阏?,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我就说这女人有毛??!”上官云深点点头:“但是我觉得最奇怪的不是这个,而是她如何得知邻国摄政王何时入京?居然如此有把握。难道因为她是天命之女?”

    钱浅皱起眉,凤北溪能够知道邻国摄政王进京的(日rì)期,应该是因为她的重生金手指。虽然钱浅觉得凤北溪将人家的进京时间记得这么清楚,精确到(日rì)子,真是(挺tǐng)奇怪的,但也许凤北溪上辈子在摄政王进京(日rì)发生过什么大事,所以才印象深刻?这些她都不觉得奇怪,她觉得奇怪的甚至也不是她自己刚刚说的那个理由。

    钱浅主要觉得奇怪的是:她一直以为,凤北溪和她的那些男人相遇,都是因为意外,机缘巧合,说白了就是女主光环加金手指。然而上官云深却说,是凤北溪主动出京等邻国摄政王,这么说她是有意接近?

    这是偶然现象吗?还是别的男人也是她刻意谋划的结果?那月清寒和夏清逸呢?还有眼前这个被她试图用鱼肠剑来收买的上官云深呢?钱浅觉得自己不能妄下结论,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这位天命之女真的不想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简单。

    不过知道这一点对钱浅来说也无甚用处,夙离是她家师叔祖,绝对不可能去给凤北溪当老公的,她这次的任务妥妥要拿警告。师叔祖跑偏,钱浅维护剧(情qíng)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因此她不打算多管闲事。凤北溪(爱ài)怎样就怎样吧!跟她也没太大关系。不过这个女主(挺tǐng)奇怪,还是少接触为妙!

    “别((操cāo)cāo)那么多的闲心?!辟砝朊ψ虐锴巢疾耍骸拔颐枪颐堑?日rì)子,你们两个好好练剑,其他人的事,一概与我们无干?!?br />
    “是!”上官云深和钱浅齐声答应,两人低下头继续乖乖吃饭。

    夙离望着窗外露出一丝冷笑。凤北溪这女人,(爱ài)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去吧,只要别来祸害他家小浅就可以。否则,他可管不着谁是依天命所生。

重要声明:小说《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