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凤冠(二)

    方小瑜感觉上天就是在眷顾自己,想了这么久的东西,自己就送上门来了,怎么可以拒绝这种“好意”呢?

    就在她想伸手去将凤冠拿起来时,突然想起了董萧的话,马上起(身shēn)去找了一副新的白手(套tào),戴好后,再将凤冠从盒子里拿了出来。

    可就在她将凤冠拿出来时,却看到在凤冠之下还有一张脸,那是一张女人的脸,而那张脸……怎么会与自己这么像?

    方小瑜吓的一松手,那凤冠再次掉回到了盒子里,而她此时心狂跳着,心率过速,让她的眼前发晕,头也有些迷糊起来,她再紧张的咽了咽嗓子,再一点一点的,向前凑了过去,小心的向盒子里撇了一眼。

    根本没有什么脸,只有那个凤冠安静的在里面,而且因为刚刚的掉落,整个凤冠上的珠子都在晃动着,正好这时,有月光从窗外照了进来,被那珠子反(射shè)出一道道青白色的微光。

    方小瑜再次向凤冠伸手过去,将它拿出了盒子,这次没有再看到什么脸了,她也是自嘲的一笑:“眼花了吧……”

    她将凤冠放在膝上,仔细的看了起来,心里也越来越不平静了起来。

    可能因为手上戴了手(套tào),手感全无,她看了眼两只手后,眉头微微一皱,直接将手(套tào)摘了下来,扔在了一边的沙发上。

    然后再伸手轻轻的去触摸着凤冠上的每一个颗珠子、宝石、刻纹。

    当她的手摸到凤冠上的凤嘴时,她本是想顺着凤嘴衔着的黄金链向下的,可不知为什么,就在她的手指划过凤嘴时,突然一痛。

    她马上将手指举到面前,原来是被凤嘴划了道口子,而且凤嘴上还残留了一道红色的血痕,她不由的叹气,轻声道:“就算你再厉害,现在也是在我的手中,你总不能吃了我吧……”

    可就在她说完话后,头突然微晕了下,待她再睁开眼时,目光有了些许的变化,虽然还有些明亮,但却有些(阴yīn)冷的感觉。

    她抱着凤冠站起(身shēn)来,缓步的向门厅走去,在那里有一面镜子,她就站在那镜子面前,高高的举起了凤冠,将它轻轻的戴在了头上。

    随后还将那些吊坠和流苏都整理好,眼睛缓缓的一闭再睁开,看着镜中的自己,嘴角微扬了起来,还是那种看似惊悚的笑意。

    “我……回来了……”方小瑜的嘴,一张一合的道。

    如果此时有她的熟人在的话,一定会发现,这声音根本就是不方小瑜的,而且那眼神也与她一点也不一样。

    当天亮后,方小瑜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还躺在自己的(床chuáng)上,她猛的坐起来,打开房间门就冲了出去,跑到客厅一看,那里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什么盒子,更没有什么凤冠。

    原来还是一场梦,她无助的靠在了一边的柜子上,深呼了口气,再嘟了下嘴后,转(身shēn)走进了卫生间,洗漱完毕后,换了衣服,上班去了。

    当她到了单位后,正看到几个同事围在一起正讨论着什么,平(日rì)里,方小瑜还是比较开朗的,在单位的人缘也不错,再加上她的年纪小,大家都(挺tǐng)照顾她的。

    她走到这些人(身shēn)边,轻声的问道:“什么事呀?你们不会又知道了什么八卦吧?”

    “唉,小瑜,怎么了?你没睡好呀?这脸色,怎么这么白呢?”一边的马姐看了她一眼,被她这苍白发青的脸吓了一跳。

    “是吗?很难看吗?这几天总做梦,没睡好!”方小瑜摸着脸,不过满眼全是笑意,一看就是没在意。

    “年轻人,晚上早点睡,别天天看手机那么晚……”马姐关心的说道。

    “知道了,今天晚上回家吃完饭就睡,绝不玩手机了!”方小瑜打着保证。

    “小瑜,你是不是认识咱们省的古董名人董萧呀?”坐在那里的张纯青看着她,眼中闪过一丝嘲笑的意味。

    “???对,那是我同学的爸爸,怎么了?”张纯青是与方小瑜一年来的,但她平(日rì)里(挺tǐng)傲(娇jiāo)的,大家都不太喜欢她,而她却一直看不上方小瑜,认为她没自己优秀。

    “那你可得去看看了,听说他家被抢劫了,而且董萧还被杀了……”张纯青一边说,还一边笑了起来。

    “什么?!”方小瑜一听吓到了,马上从包里拿出手机打给董千彤。

    可她的电话却不在服务区,可能是进山里考古去了,没信号,方小瑜马上转头看向马姐,她可是这个科室的科长。

    “小瑜,你别担心,我们也是听说,没人看到,你不如去董萧家看看,如果不像外面传的那么严重,你也就不用担心了……”马姐明白她的想法。

    方小瑜马上给马姐鞠躬,转(身shēn)就跑了。

    当她赶到董家时,那里已经被警察拉了警戒线了,她把上拉住一位警察问道:“这家的主人董萧怎么样了?”

    “你是什么人?”警察警惕的问她。

    “我是他女儿的同学,他女儿在京里工作,我听到消息,马上赶来了,严重吗?”方小瑜提着心问。

    “嗯!入室抢劫,董萧受了重伤,已经送到省医院救治了……”警察还是瞪着她。

    “???这么严重?可是彤彤的电话打不通呀……”方小瑜用力的咬着嘴唇,无助的样子。

    当她再赶到医院时,正看到董萧的尸体从病房里推了出来,上面盖着白布,就在那推尸车经过她(身shēn)边时,一只手从车上落了下来,而那根本不是手,而是一只白骨。

    这着实是吓了她一跳,向后跳了一下后,发出惊呼的同时,用手捂住了嘴,泪滑了下来。

    但她也同时想到了,昨天晚上在梦里,梦到的那双白骨的手,和这个一样,白白的,没有一丝血(肉ròu)。

    方小瑜无力的蹲在了地上,捂着嘴哭了起来,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董千彤的电话。

    “喂……彤彤……”

    “你给我打电话什么事?”

    “彤彤……你爸他……出事了……”

重要声明:小说《鬼生意之无??斓?/a>》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