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套话

    萨里伯爵是绝对够资格在里士满公爵面前展现出他的那种源于王室的高傲与自负的。

    今年年仅19岁的亨利·霍华德承继了金雀花王朝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人称“长腿(爱ài)德华”,“苏格兰之锤”的英格兰国王(爱ài)德华一世的血统。他可以目空一切地告诉所有人包括在位的亨利八世,自己是这位英格兰历史上杰出国王的后裔。当然,他的这位先祖在后世的电影荧幕上曾给伊莎贝尔·沃尔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里士满公爵亨利·菲茨罗伊的血统源于亨利八世,而亨利八世的血统又来源于兰开斯特王朝的王室。从父系血统上来说,萨里伯爵算是亨利八世的表兄,里士满公爵是他的表侄子。

    从母系血统上来说,萨里伯爵又是金雀花王朝(爱ài)德华三世的后裔。至于里士满公爵的母亲,是亨利八世的第一位王后阿拉贡的凯瑟琳(身shēn)边的一名侍女伊丽莎白·布朗特??梢运?,里士满公爵是顶着私生子的称号出生的,这个称号最终也陪着他走完他的人生之路。

    所以,萨里伯爵亨利·霍华德不管从哪方面来看都是一位有着纯正的英格兰王室血统,含着“银钥匙”出生的上等贵族。如此纯正的王室血统再加上杰出的骑士军事技能,让他在年轻时得到了亨利八世的宠信重用。不过,当亨利八世需要将都铎王朝的血统延续下去时,他的来自(爱ài)德华一世的血统却又注定为他带来了杀(身shēn)之祸。

    (身shēn)为后世的一名实用主义者兼现实主义者的伊莎贝尔·沃尔顿,似乎不太可能对这位(身shēn)分高贵,有着王室血统的上等贵族视而不见。因此,当萨里伯爵对里士满公爵和她提出晚餐的邀请时,她很干脆地答应了。

    答应是答应了,但还需要做一些调查,了解的幕后工作。在里士满公爵邀请奥古斯丁爵士和她共进午餐之后,公爵微笑着说:“伊莎贝尔,如果你要是觉得在庄园里烦闷的话,我邀请你去王室的跑马场骑马散心?!?br />
    伊莎贝尔心里想着应该如何从亨利的口中得到与萨里伯爵有关的一些重要(情qíng)报,莞尔一笑:“当然,除非你对我的骑术会产生一定的不好的(情qíng)绪?!?br />
    “不好的(情qíng)绪?哈哈哈…伊莎贝尔,虽然我是领主、郡督理,但我一点也没有忘记自己是一名骑士?!?br />
    “真的?我记得你曾经告诉过我,你在5岁时就被国王陛下册封为骑士。这么说,从5岁开始直到现在,你每天都生活在充满了厮杀、血液、破碎的骨头和骑士的荣耀的生活中?”

    “伊莎贝尔,我知道你为我做了很多可以得到馈赠及荣誉的事。但你要相信,如果让我率领王国的军队走上战场时,我会是第一个骑着马、高举着骑士剑勇敢地冲向勃艮第人阵地的骑士!”

    “嗯,勃艮第人?我猜,你不会是在说像我的亲人一样的欧洲人吧?!?br />
    “不,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当然,最初你在来到里士满郡时,我…我有过类似的想法。不过,请你不要误会,我…我…”

    伊莎贝尔轻轻笑着站起(身shēn),回头望着亨利:“快走吧。不管你是怎么认为的,我现在已经不是勃艮第人了,对吗?”

    亨利追上去走在她的一侧,嘻笑着附和说:“是的,你是英格兰人,你是里士满郡的一位优秀、智慧、礼貌的出生在骑士家庭的小姐!”

    两人牵着各自的战马,没有让一名仆役及卫从跟随着步行走出庄园,走在庄园唯一的一条通往外界道路的小径上。当两人牵着马来到庄园设立在小径路口的卫从门房时,值守在门房的两名军士急忙向两人行礼。

    “亨利,你知道吗,你的军士让我想到了兰开夏勋爵的门房军士?!币辽炊蛄搜圩蟛嗾驹诿欧客獾哪敲殖止沉沟木?,军士目不斜视地平视着正前方的一大片草地,不敢多看她一眼。

    “贵族嘛,在自己的领地内都要设置这样的门房和守门军士?!崩锸柯粑⑿ψ哦运?,对军士的行礼视而不见。

    “不过,兰开夏勋爵的军士对我和父亲的态度就与他们大不一样了?!?br />
    “其实,兰开夏勋爵的领地原本是斯坦利家族的。只是,后来(爱ài)德华四世让斯坦利家族去了邻近的切斯特郡?!?br />
    两人走出小径朝大路的东面走去时,伊莎贝尔有意无意地说:“嗯哼。只是,不知道今晚去的萨里勋爵庄园的军士会不会也像兰开夏勋爵的军士那样对我和父亲充满了敌意及蔑视?!?br />
    年仅17岁的亨利又怎么会知道此时她在考虑着什么,只是坦诚地说:“萨里勋爵的军士当然有理由这么做。毕竟,他们的领主是一位与别的贵族完全不同的贵族?!?br />
    “不同的贵族?怎么不同?难道,那位亨利比你多一只手或是多一只眼睛?”

    “哈哈哈……伊莎贝尔,你要习惯从血统上来看待贵族?!?br />
    “血统!高贵的血统,决定了一个人的命运?!”

    “是的,没有高贵的血统是不能成为贵族的?!?br />
    两人牵着马朝北面的跑马场入口走去时,伊莎贝尔故意说:“亨利,难道你的血统和萨里勋爵的血统不一样吗?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应该是萨里公爵才对?!?br />
    亨利侧目看了她一眼,笑着说:“在我和他共同生活的那两年里,他最大的兴趣就是和我谈论(爱ài)德华一世。伊莎贝尔,你知道(爱ài)德华一世吧?”

    伊莎贝尔和父亲奥古斯丁爵士曾经很多次谈到(爱ài)德华一世,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呢??戳搜矍胺阶蟛嗟呐苈沓∪肟?,点点头说:“我知道,那位曾试图征服苏格兰人和苏格兰土地的,影响了英格兰及世界历史的伟大国王之一?!?br />
    “你说的很对,萨里勋爵就是这位杰出的国王的后裔?!?br />
    “我的天主,亨利,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亨利一脸严肃地看着她,语气却又很轻松地说着。

    “既然萨里勋爵是(爱ài)德华一世的后裔,那么为什么现在的国王是……”伊莎贝尔很清楚,这会牵扯到叛国罪的犯罪嫌疑。

重要声明:小说《盎格鲁玫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