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7章 三合公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话凄凉 书名:崇祯十七年秋
    在吕宋城东面五十里,有一片村落叫高家堡,是三合公司的总号所在,不过人们不习惯公司着各称呼,多还是叫商号,或者是三合会。

    这一次出海的经历,让高义欢觉得还是要建立一个大本营,他回到吕宋将货物卖掉之后,大赚了一笔钱,但他并没有急着出海,而是决定先把高家堡弄起来,不能让高家堡荒废。

    他在吕宋城交了创建商号的钱之后,又从城外买来了四百多号战俘带回到高家堡,组织战俘开垦田地,种植甘蔗和烟草。

    回到了高家堡,为了提高众人的积极(性xìng),他还按照荷兰人和英国人创建东印度公司的模式,创建了三合公司,将股份分给了跟着他到吕宋的所有人。

    他占公司四成股,基本拥有公司的决定权,然后拿三成分给三十多个高家堡的人,留三成用来奖励对公司有帮助,或者作出成绩的人。

    他这个决定,无疑激发了众人的(热rè)(情qíng),使得原本只有三十多间茅屋,二百来亩稻田的高家庄,在短时间内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从一个小村,变成了简易的堡垒。

    高家堡坐落在离海边不远的一块平地上,整个堡垒的造型,就是圆形的土墙围成一个圈,有点像是闽北和赣南的客家围堡。

    土墙围了大块的土地,上面有(射shè)击口,士卒可以上土墙防守,里面则是屋宅还有仓库。

    在围堡外面,则是大片大片的甘蔗地和烟草田,数百名土人在田间劳作着,几十名黑藩,则在一旁监视。

    这时田地里劳作的土人,正在黑藩的催促下,将田里的甘蔗和烟叶收割,甘蔗运到河边的作坊榨汁,然后熬成糖,烟叶则运到堡外的空地内晒干,再搬进堡内的仓库储藏。

    天气虽然很(热rè),但是土人还是必须劳作。

    在吕宋土人站了多数,汉人和黑藩都是少数,汉人的主要竞争对手和威胁都来自原本生活在吕宋的土人,所以被高义欢带回来的数十名黑藩,成了三合会的护卫。

    他们举目无亲,也没有同族,高义欢管他们饭吃,他们便不可能站在土人一边。

    高义欢做这样的决定,也是无奈之举,他们的人太少,如果用土人,万一他们勾结在一起,会对三合会十分不利。

    汉人想要在南洋站稳脚跟并不容易,除了气候恶劣,水土不服之外,四面都是敌人,随时可能遭受土人的攻击。

    在吕宋湾沿岸,遍布着像高家堡这样的堡垒,都是为了抵抗土人的袭击。

    在吕宋岛上,汉人只占了少数,朱以海作为吕宋王,也没有实力去维持大量的军队,连郑家因为没了福建,也无法维持庞大的舰队,来维护到上汉人的安全。

    所以岛上的各个村落,纷纷建堡自保,各个商号也都拥有自己的武装,来?;た训牧继锊皇芡寥说那秩?,护卫货物的安全。

    吕宋国只能默认他们拥有武装,不过各商号和各村堡有多少护卫,需要向吕宋国报备,吕宋王在关键时刻,有权征调他们,而各村堡和商号则按着他们的实力来出动兵力,而作为回报,吕宋王承认他们对新开垦土地的拥有权,或者对商号减免一定的税收。

    这对吕宋国而言,是中央政府丧失了许多权利,将权利分给了地方,并非中央集权,而是地方分治。

    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朱以海的实力,可事吕宋国不像占城、泗水和佛柔等地,有强大的大明朝支持。

    这些地方遇到威胁,有明朝水师作为后盾,明朝遇到灾年,就会持续输入人口,明朝有能力,以强势状态掌控,但吕宋只能靠自己,来解决面临的各种问题。

    面临的(情qíng)况不一样,这就决定了吕宋在南洋的发展模式与明朝不会相同,明朝可以说是中央政府指导,吕宋只能尽量发动岛上每一个汉人的积极(性xìng),将权利分出去,让他们自己解决问题,因为找朱以海,朱以海也难以解决。

    时间到九月,正是收获的季节,高义欢带着三十多个汉子,正指挥着近百个土人,将堡内晒干的烟草捆好,把仓库里的蔗糖运出来。

    在离堡垒不远处的海边码头旁,停着一艘三桅福船,上面分别插着明朝、吕宋还有三合公司的旗帜。

    这是高义欢从郑家手中买来的一条海船,也是三合会唯一的一条船。

    现在高家堡的(情qíng)况已经进入正轨,唯一缺的就是人,不过并不是土人,只要花高价,高义欢还能买些会来。

    可是现在整个高家堡,土人有五百多人,汉人才三十八个,加上黑藩也不到一百人,高义欢不敢再扩张,万一土人造反,他们根本镇不住。

    现在仓库里已经存了不少货物,高义欢便准备将货物装船,跑一趟大明,顺便去家乡接点儿人回来,不然自己人太少,他不安心。

    这时高义欢与高义仠站在码头边上,数十名土人在黑藩的监视下,背着一袋袋烟叶,往福船走来,后面的几人则背着用木桶壮着的蔗糖,沉重的货物将他们的背都压弯,(身shēn)子佝偻着前行。

    高义仠看了下福船,回过头来,有些担心道:“二哥,最近海上不太平,西班牙人的战船时常出没,好些个商船出去了都没回来。要不我们再等一等吧!”

    西班牙人窝在吕宋西南面的苏禄岛上,明朝水师在南面封锁他们,郑成功在北面封锁,不过海面广阔,偶尔有那么一两艘西班牙人的船只,突破封锁,四处袭击吕宋的商船,也是不能避免。

    因为西班牙人的袭扰,吕宋港内已经停满了商船,大都不愿意冒风险,怕撞上西班牙的战船。

    高义欢笑了笑,“没事儿,西班牙人主要拦截我们去柔佛(新加坡)的商船,我们往北去大明,不会有什么问题??銮?,公司缺人,我准备把大家的亲人都接过来,再顺便买一些精铁和农具回来。这些东西吕宋买不到,只能去大明买,我准备买一船回来,应该又能赚上一笔?!?br />
    吕宋除了产粮和蔬果外,并没有其它的东西拿来贸易,吕宋的商会主要是从大明购买茶叶、瓷器、布匹等物之后,再卖给南洋的苏丹国,或者运往印度,从事“二道贩子”的工作。

    所以西班牙(骚sāo)扰吕宋前往柔佛的航线,就让吕宋无法将货物,运到印度了,贸易受到了巨大的影响。

    一些商号便将船停在了港内,没有再跑贸易,但是高义欢却看到了别的商机,去一趟明朝,带一船铁器回来,赚的虽不多,但风险也小,何况他还有烟叶和蔗糖送到明朝,可以说利润不低于跑一趟印度了。

    两人正说着话,不远处一名十多岁的土人,不知道踢到了什么,一下摔在地上,背上的木桶砸在地上,红色的蔗糖撒了一半,一名黑藩看见顿时大怒,拿起棍子就开打,后面一名四十多岁的土人见了忙将背上的木桶放下,(身shēn)子扑在年轻土人(身shēn)上,帮他挡着黑藩挥下的棍子。

    木棍打在(身shēn)上,发出声声闷响,黑藩边打边骂,那四十多岁的人被打得口吐鲜血,下面的小土人嘶声呼喊,想要把替他挡棍的土人推开,但后者确死抱着不放,急得那年纪小的土人撕心裂肺的痛哭。

    他们的声音引起了两人的注意,高义欢皱了下眉头,对高义仠说道:“记住了,我们的人不要去打人,这种事(情qíng)让黑藩去做,另外有罚就有赏,等甘蔗收完之后,给他们吃几顿好的?!?br />
    说着他看了还在打人的黑藩,接着对高义仠道:“好了,你让他不要打了,受伤的土人让他休息几天,一个五两银子哩。另外晚饭时,给这个黑藩多加一个鸡腿?!?br />
    高义仠点了点头,小跑着过去,笔画着制止了黑藩,让那小年纪的扶着受伤的土人去休息,又伸手招来两名土人,将地上的糖收拾一下。

    吩咐完,他便向高义欢走去,就在这时,一名吕宋国的骑兵却奔驰而来,他一人双马,背后插着一面旗子,被风吹得鼓((荡dàng)dàng)。他飞快的奔到堡门前,问了几句之后,便一拉马缰朝高义欢奔来。

    骑兵在不远处勒住战马,扫视了高义欢和高义仠一眼,大声说道:“你们谁是三合商号的东家?”

    高义欢见此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但是闻语还是上前一步,拱手道,“在下便是!”

    “三合商号有三桅海船一艘!“骑兵展开一份宗卷看了看,“你们被征用了,准备把船开到吕宋城去吧!”

    骑兵说完,将那份宗卷丢给高义欢,便一拔马缰,往下一处而去。

    ······

重要声明:小说《崇祯十七年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