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真正的知彼

    “把奉天独立旅李寿山旅长请过来?!惫炔空毡睹怀斐嗑?,直接对传令兵下令。

    中国人的事(情qíng)还是让中国人去解决的好。就算被长城团伏击,死的也是中国人。

    谷部照倍的想法,很(日rì)本。

    没过多久,同样是满脸憔悴的李寿山匆匆赶到谷部照倍的临时师团司令部。

    这段时间,李寿山这个东北最凶残的伪军头目也没少受摧残。

    从罗文裕攻防战开始,他赖以生存的奉天独立旅就遭到了重大打击,仅仅一战,就丢了近两个营,一下去了小一千人,随后的攻防战虽然被西义一嫌弃战斗力不强,但做为炮灰,自然得有做炮灰的觉悟,八天的仗打下来,整个近6000人的独立旅就被干进去三千人,他这个独立旅旅长都快变成个小团长了。

    可这还不算完,还有一个认为比较安全去帮忙(日rì)本人运辎重的一个营再也回不来了。整个独立旅除去受伤的,现在剩下的还能动弹的还不足2000人,李大旅长彻底成了个小团长。

    小团长就小团长,等回到东三省依旧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李大旅长的心态还算不错??山酉吕幢怀こ峭拍斓孟窆芬谎酱ε?,整个奉天独立旅彻底成了搬东西的民夫和抬伤员的卫生员又算怎么回事?

    李寿山不怕打仗死人,死再多的人,哪怕只剩下他一个,只要(日rì)本人还信任他,他就能在回到东三省之后重起炉灶再拉起一支比现在还要多的队伍。东三省吃不饱饭的人多了,只要给粮食给钱,什么人没有?

    但李寿山怕的是失去(日rì)本人的信任,当了数天民夫和卫生员指挥官的李寿山这段时间可以说是吃不好睡不香,虽然长城团也没让大家伙儿怎么睡香就是。反正(身shēn)体上的疲惫加上巨大的心理压力让李大旅长是憔悴的很。

    突然被谷部照倍喊至司令部,说实话,李大旅长心里是喜大于惊的。这可是数天来谷部阁下第一次召见。

    “李君,现在就是这样一种(情qíng)况。我第八师团余部还要在此和刘浪部鏖战,承德城平匪平叛之事只能拜托李君了,粮草,更是我军之命脉?!泵挥卸嘤嗟暮?,在简短地介绍了清晨获得的第一手关于承德城内的(情qíng)报之后,谷部照倍郑重的朝李寿山微鞠一躬。

    虽说派李寿山驰援承德城谷部照倍也有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心思,但谷部照倍未尝没有长城团没那么牛叉能快速侦知李寿山奉天独立旅赶往承德并设伏的梦想。那样的话,奉天独立旅至少可以抢下一半的粮食,足够支撑到正在向这里全力赶来的第14师团的援兵赶到了。

    换句话说,谷部照倍还真是对李寿山部抱着很大的期望的。虽说他还是舍不得派出自己宝贵的步兵去抢救那批粮食。因为,第八师团再也经不起被长城团那般零打碎敲的吃(肉ròu)了,再那样被搞两下,第八师团根本就等不到被饿死的那一天就被长城团给吞了。

    “谷部阁下言重了,属下李寿山一定完成阁下之嘱托,将小小土匪一战而灭,并将足够军粮运回军中?!崩钍偕缴妒焙虮还炔空毡度绱酥厥庸??被这么一鞠躬,那还不是诚惶诚恐并感激涕零的表决心。

    就差,把脑袋塞自己裤裆底下表明自己的腰可以弯得更低了。

    打定主意当奴才的,一般都这德行。主人啥都没给,只是一个“摸头杀”,就把奴才感动的眼泪哗哗的想喊爹。

    有了主子的精神激励,当了好几天民夫的奉天独立旅士兵在李寿山的催促下快速整装完毕,余下的近2000号人马总共三个步兵营在李寿山的亲自率领下,脱离第八师团主力,朝90里外的承德快步跑去。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他们将会于8个小时之后到达承德城外。拥有六(挺tǐng)重机枪、十五(挺tǐng)轻机枪以及十组掷弹筒和1920人的奉天独立旅,绝对能将那支胆大包天敢抢大(日rì)本帝国物资的小小土匪碾压成渣,哪怕他们也有六七百号人。

    不管是谷部照倍还是李寿山,对这一点儿都深信不疑。

    的确,这样一支大军,就算是刘浪的长城团想解决,如果没有那十门山炮和十数门迫击炮,长城团也不是说一时半会儿就能吃得下的。

    可是,谷部照倍的梦想终究是落空了。

    在距离第八师团阵地不到六里地的一个小山岗上。

    一堆不起眼的枯叶堆微不可查的动了动,在李寿山部近两千号人马离开第八师团临时阵地不过两里地之后。

    那堆枯叶,就算你走近到五六米,也看不出有丝毫问题,在山岚叠嶂的(热rè)河,这样的枯叶堆到处都是,哪怕它就是动了动,你也只会当是风吹叶动。

    但,当你再走近数米,就会发现,枯叶下却藏着一张画着黑灰显得有些斑斓的黄色面孔,以及,一双精光四(射shè)的眸子。

    将自己藏在枯叶里已经长达数小时没有动弹过的山鹰拿着一个小巧的望远镜仔细看着数里外行军队伍,直到半响过后,他在镜头里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shēn)影。

    冷峻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收起望远镜,抖抖(身shēn)子,轻轻将一(身shēn)的枯叶抖下,起(身shēn)将抖落的枯叶耐心地恢复原状,这才转(身shēn)小心翼翼地离去。

    “牛二小计划已经开启,敌奉天独立旅李寿山部2000人出动,方向,承德?!?br />
    没过多久,远在七十里之外的刘浪收到了一封电文。

    “哈哈,大柱,怎么样?是不是应该认赌服输?我说谷部照倍这个老鬼子就会派李寿山来送死的吧!”刘浪将电文递给自己(身shēn)边的刘大柱。

    刘大柱接过电文扫了一眼,苦笑道:“长官,你料事如神我刘大柱自然是不服不行,可是,您如何确定谷部照倍在得到承德城被攻占,他的后勤仓库正在被抢,他却派战斗力并不是十分强的奉天独立旅来承德的?这个,我真的是想不通?!?br />
    “嘿嘿,我早就跟你们说过,知己知彼这个词从来都不是仅仅限于知道敌方的兵力多少和什么兵力部署、什么作战意图,你还得了解敌方指挥官是个什么样的人,以及战场会对他的心理产生什么影响,环境不同,人的心理也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变化的?!绷趵说恍Φ?。

    “谷部照倍这个人,是个做参谋长的好材料,心(性xìng)坚韧,算得也很精明,但是,他就是因为算得太过精明,所以瞻前顾后,不敢痛下决心孤注一掷放手一搏,说白了,他缺乏做为一军之将的狠气。尤其是在数场大败之后,他更是谨小慎微,无时不刻不想着尽量保存实力,把残余的一万多人带回东三省。所以,哪怕承德城里的物资仓库再重要,他也不会派麾下的(日rì)军来了,唯一可以出动的,只能是李寿山的奉天独立旅,“死道友,不死贫道”这句话谷部照倍可没脸给李寿山说,他只可能给李寿山这个大汉(奸jiān)一个糖果吃,李寿山估计这时候还在美滋滋的赶路呢!”

    刘浪的解释不仅让刘大柱深以为然,旁边几个穿着普通百姓衣服的中年汉子却是目瞪口呆。

    怪不得,眼前的这位貌不惊人的胖子能把第八师团两万多人打得跟狗样,这,是真的有真材实料??!

    其实,刘浪的这番话,不仅是给刘大柱解惑,本就是将给他们听的。

重要声明:小说《抗战之还我河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