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决战梁赞之巅(五)

    “她、她又动了!”格里契焦急着大喊大叫了起来。

    “你个白痴,快拿解药!”贝洛德迪奇眼见形式不妙,急忙向着格里契大喊道。

    “三炮!”霍顿也毫不示弱的补上了一刀。

    急急忙忙的翻出了一个小巧的陶土罐子,腿部不停打着哆嗦的格里契连忙向着距离自己较近的霍顿迈步而去。由于恐惧和焦急,一下子没能站稳,摔倒在了地上。凑巧的是,陶罐滚动的方向正是霍顿俯趴着的地方。一把将陶罐抄在手中的老贼秃儿,麻利的将陶罐中的药水向着自己的喉咙灌去。不过一切都已太晚,一个(阴yīn)冷的女声在天空中再次炸响。

    “领域,栉风酾雨!”升上天空中的厄哈德娜第一时间布下了自己的领域,将三人一兽三傀儡罩在了领域之中。不过,这还不算完,好戏才刚开始。

    “风之法则,(禁jìn)锢?!?br />
    在天空中的飘雨再次转换为雾气之后的一刹那,一个在与霍顿、贝洛德迪奇二人对战之时,从未使用过的法则力量出现在了厄哈德娜的领域之中。

    “霍顿大人,贝洛德迪奇大人,我动不了了,就连我的尸骸傀儡也不能动了??煜胂氚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该!”服下解药的霍顿一时间药效还没上来,无奈的陪着二人一同被厄哈德娜所(禁jìn)锢。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对手。另一个世界中的名言,此刻,完美的诠释了塔克.霍顿现在的心(情qíng)。如果能有再来一次的机会,相信九阶武者大人的选择一定是会先干(挺tǐng)三人之中的某个人,然后再做计较。

    “还怎么办?哼!凉拌!格里契,我贝洛德迪奇以战神大人的名义起誓,如果这次能够大难不死,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你个鳖孙、混蛋、搅屎棍!你个白痴、智障加兽亲。我一定不会与你善罢甘休!一定不会,一定.......啊....啊......我真的不甘心!”

    “魔神德古拉大人在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在格里契发自肺腑的一声大喊中,明亮的月亮被乌云所掩盖。九条水龙呼啸盘旋,冲天而起,重重地砸在梁赞城的大地......

    ******

    阿斯兰帝国历六五五年秋,梁赞城毁于娜迦岛约尔曼冈德部大人、九阶大魔导师厄哈德娜所释放的水系(禁jìn)咒魔法领域·水神咏叹之下。从此,世上再无梁赞,亦无约尔曼冈德。

    阿斯兰帝国战神(殿diàn)八阶维安萨满大祭司贝洛德迪奇、郇山隐修会(即黑暗议会)八阶黑暗魔导师格里契没于此役,阿斯兰帝国奉养,九阶传奇武者塔克.霍顿生死不明,有待查证。

    阿斯兰帝**报

    帝国历655年秋

    ******

    一片泽国的原梁赞城约塔湖湖畔。

    一块孤独的巨石浸泡在浑浊的湖水之中。本来作为湖畔最高点的巨石,此时只剩下了不足半刃高的石尖(裸luǒ)露在洪水之外。突然,一阵连串的水泡冒起,一只干瘦、长满老茧的大手自水下探出,抓住了石尖的一角儿。接着,一个头上,(身shēn)上挂满水草的老者跃出了水面,疲惫的趴在了石尖之上,连连喘着粗气。在一盏茶的功夫后,老者费力的爬起,步履蹒跚的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

    厄哈德娜拖着疲惫的(身shēn)子,一步一顿的走进了城主府的大厅。因为地势较高的原因,这里并没有被洪水所淹没。无数次的出入,这个大厅对她来说是那样的熟悉,甚至熟悉到了不用眼睛就能找到方向的地步??烧獯?,这个破败的大厅却令她感到那样的陌生。有意思的是,这次是厄哈德娜头一次可以不用费力的推开两扇厚重的大门便能狗站在大厅之中。因为,这里现在已经没有了大门。

    大厅之内,见到了厄哈德娜晃动的(身shēn)影,古特拉奇扶着墙壁第一个迎了上来。

    “大...大人,您...还好吧?”

    一个凄惨的笑容出现在了厄哈德娜的脸上,她并没有回答古特拉奇的问题。

    “古特拉奇,把这个布包交给李凌。亲自交到他的手上,明白吗?”带着期盼的眼神,一个绣着青蓝两色莲花的布包被塞进了古特拉奇的怀中。在看到古特拉奇郑重的点了点头后,已是强弩之末的厄哈德娜倒在了他的怀中。

    “大人!”

    “大人!”

    “大人!”

    一时间,大厅之内还活着的娜迦人不安的呼唤道。

    “大人...大人...您怎么了?”同样带着一丝不安,却又多了一丝明悟,一丝不舍的古特拉奇含着泪,明明知道事(情qíng)的原委,却仍不死心的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太累了?!倍蚬履扔衅蘖Φ幕卮鸬?。一滴泪水自古特拉奇的脸上滑落,滴落在厄哈德娜的额头。

    “从前,娜迦群岛的人很弱小,经常被窜到岛上的阿斯兰人欺负、侮辱甚至是杀害。哪怕尊贵如我的丈夫赫里尼克也不能幸免。从他倒在我怀里的那一刻起,我带领着娜迦岛上还活着的人们踏上了反抗阿斯兰人暴行的道路。从弱小,到强盛,再到我们能够渡海来到了阿斯兰人的土地并将他们对我们所做的事(情qíng)回报到他们的(身shēn)上,我们用了一百多年的时间。

    本来,我以为当我站在阿斯兰人的土地上,亲手为我的丈夫报了血海深仇的时候,我会快乐,会开心??墒?,当我真的这样做了,我却并不快乐,也并没有开心。

    因为每当我睡下的时候,总有一些片段会出现在我的眼前。一些血淋淋的片段,一些我不想看见也不想出现在我梦中的片段。为了逃避这些片段,我不停的修炼,用修炼来麻醉我自己。因为只有在冥想之中,那些片段才不会出现在我的脑海,我的灵魂才能得到安宁。短暂的安宁。直到有一次,我遇到了那个人,那个除了赫里尼克之外唯一让我在意的人。那个告诉我,用一代人的时间来忘记仇恨,永远不要在拿起屠刀的人。

    那几天,和他在一起的几天,我睡得格外安稳和恬静。是我从来到了梁赞之后从未有过的安稳。慢慢地体会他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词汇,我睡得越来越香甜。从那一刻起,我知道他说的是对的??上鲜端氖奔涮砹?,晚到我已经没有了时间去改变、去弥补我所做错的一切。哎......”厄哈德娜叹息了一声,接着说道:“我不知道以后娜迦部落的后人会怎样看待我,对也好,错也罢,只能任他们去评说了。不过在我有限的时间里,有些事(情qíng)还是要去做的,去将娜迦人领回到正确的道路上来。

    古特拉奇,带着还活着的人去找他吧!不要为我报仇,也不要再走向战场,今后就在他的土地上带着族人好好的生活吧!娜迦人在仇恨之中已经侵染的太久太久,该放开了。就像他所说的那样,用一代人的时间去淡忘仇恨.........退一步.......海阔.......天空.......”一滴眼泪自厄哈德娜的眼角滑落,带着她对部落,对(爱ài)人的不舍.........

    “大人!”

    “大人!”

    “大人啊,您快醒醒??!”

    一声声轻唤换不回伊人得一颦,一滴滴晶莹的泪水也换不回来她的一笑。厄哈德娜这个娜迦三岛的霸主,就这样离开了她的子民,离开了她的部落。

    站起了(身shēn)子,古特拉奇找来了一张毡毯,带着所有还活着的人和犹如婴儿一般恬静睡下了的厄哈德娜,相互搀扶,步履蹒跚的向着曾经是梁赞城西门的方向行去。

    “大人,您放心的去吧。部落的以后,由我来守护?!?/DIV>

重要声明:小说《阿斯兰战纪之举步维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