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谢绝转载

    此为防盗章  唐(情qíng)顺着她的目光望去, 惊诧地发现那站着的一男一女, 容貌上确实与她有几分相似。

    唐(情qíng)看着他们, 有一瞬间的恍惚。

    唐(情qíng)从小是在福利院长大的,一直到四岁的时候, 被海外华侨唐氏夫妇领养回家, 改名为唐(情qíng)。

    她已经不记得自己四岁之前的名字了,记忆中, 唐氏夫妇在灯塔国从事中餐餐饮连锁,事业稳定,资产丰厚,却苦于不孕不育。

    二十多年前,唐氏夫妇将投资眼光投入华国市场,决定在回到华国, 并且在这边领养一个可(爱ài)的华国小孩。

    唐(情qíng)长相上与唐夫人有七分像, (性xìng)格又乖巧可(爱ài),很投唐氏夫妇的眼缘。

    领养的那一天非常的顺利, 唐氏夫妇迎来了他们的新女儿, 而唐(情qíng)当初虽然年幼,但那一天心(情qíng)太过喜悦, 一直到现在长大成人了,哪怕小时候很多事(情qíng)都逐渐忘记, 那天被接走时内心的快乐, 也一直记得。

    所以从小她就知道, 爸爸妈妈只是她的养父养母, 不是亲的爸爸妈妈。

    唐氏夫妇家里有钱,又喜欢唐(情qíng),盼了这么多年,家中终于迎来了个可(爱ài)的孩子,夫妻二人恨不得将唐(情qíng)给宠上天。

    哪怕三年后,他们终于迎来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唐意,对唐(情qíng)的(爱ài)也分毫没有减少。

    直到唐(情qíng)十二岁那年,唐意五岁生(日rì),养父母出车祸意外(身shēn)亡,唐(情qíng)和唐意,被交给了从国外回来的爷爷(奶nǎi)(奶nǎi)养育……

    唐(情qíng)总结了一下自己这有记忆的二十年,虽然是孤儿,但也是一名幸运的孤儿。

    从四岁到十二岁,她和唐氏夫妇只相处了八年,却是人生最幸福的八年,他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感(情qíng)却胜过血亲之间,因为心中已经将他们认作爸爸妈妈,将唐意认作自己的弟弟,所以这么多年来,哪怕曾也有痛苦的时候,唐(情qíng)也从来没有怨恨过抛弃她的血亲。

    她甚至幻想过,可能他们有什么难言的苦衷。

    没有想到,如今居然在这样的(情qíng)况下,反而见到人了。

    唐(情qíng)心中没有任何喜悦,甚至有几分厌恶。

    这三人看自己的眼神,让她太不舒服了。

    见唐(情qíng)没有说话,这三人也不觉得尴尬,就那么杵在那,静静地看着唐(情qíng)。

    唐(情qíng)虽然没和三人打过交道,但直觉告诉她,今天让这三个人进屋,绝对不会有好事发生,所以她索(性xìng)也带着唐忘川,在门口和三人对峙起来。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住在同一栋的邻居都上下好几个了,时不时朝他们投来好奇的目光。

    三人见等了老半天,唐(情qíng)居然还不邀请人入屋,再想到今(日rì)唐(情qíng)拒绝一起吃饭,三人脸上的表(情qíng)变得不太好看起来,特别是那个和唐(情qíng)有几分相似的男人,更是不满地瞪着唐(情qíng)。

    唐(情qíng)自己倒是不怕他们,就怕唐忘川年纪小受了惊吓,所以特地将他按在了(身shēn)后,避开了三人的目光。

    就在这时,军军妈妈忽然干笑一声,率先开口道:“唉,还记得当初你大着肚子的模样,一转眼啊,忘川都这么大了。瞧瞧他穿的这个衣服,得花不少钱吧,哪像我们军军,只能穿着他表哥剩下来的衣服,他还经常抱怨那衣服不好穿,不如忘川的崭新漂亮呢?!?br />
    军军妈妈话音落下,那个与唐(情qíng)有几分相似的男人(阴yīn)阳怪气地道:“你这话说的,我姐会赚钱,当然舍得给忘川买好衣服了?!?br />
    军军妈妈立刻笑道:“是啊,唐(情qíng)最讲(情qíng)义,最看不得家人受苦了,我这瞎((操cāo)cāo)心什么呢,军军有唐(情qíng)疼,是他的福气?!?br />
    唐(情qíng)听着他们一唱一和,哪里还不明白他们这次来的目的,便冷笑道:“这可不敢担啊,军军有他爸爸疼(爱ài),有爷爷(奶nǎi)(奶nǎi)照料,还有你这个会说话的妈妈,在学校跟个小霸王似的,见到我这个姑姑也不大认识了,瞧着就是没受过苦的孩子,你们又何必埋汰孩子呢。

    “其实说起来,倒是我羡慕你们,一大家子在一起,不论发生什么事都有个照应,哪像我们这孤儿寡母的,被人找上门来欺负了,也没什么反抗的余地,受了委屈了,也只能自己往肚子里咽,旁人还当你好欺负的呢?!?br />
    三人听着唐(情qíng)这带刺的话,脸色当即就变了,特别是那军军妈妈,顿时明白唐(情qíng)还记恨着傍晚军军说的那些话,这会儿故意刺她呢。

    三人上门讨钱,被唐(情qíng)三言两语说成了欺负他们的人,那男人有些沉不住气,刚想开口,军军妈妈赶紧拦住了他。

    紧接着,那与唐(情qíng)有几分相似的女人开口道:“妹子啊,实不相瞒,我们这次来呢,是有事找你……最近爸妈(身shēn)体不太好,我老公呢,又被他们老板辞退了,儿子闹着要继续上学,家里凑不出给他学习的学费,我们实在是为难,没有办法了……”

    军军妈妈也拉着男人对道:“唐(情qíng),你弟他(身shēn)体不好,军军遗传了他的基因,也跟着体质差,三天两头就生病。这孩子看病,动不动就住院,那花钱如流水,我们家就算再有钱,都经不起花,孩子他爸(身shēn)体差,干不动活,我们还能指望谁,就只能指望着你这个姑姑来疼军军了?!?br />
    唐(情qíng)听着,在心中连连冷笑。

    按照他们话里的意思,这一家子人,不论男女老少,竟然全都没有工作,在家干坐着度(日rì),如今没钱了,转头想起了唐(情qíng)这个冤大头,所以就上门要钱来了。

    想到自己当年卖了房子和车子,养了这么一群废物,唐(情qíng)心中就来气。

    就在这时,楼下又有邻居陆续上楼回家,期间路过唐(情qíng)家门口时,见这么多人在门外对峙,不由得又投来不少好奇的目光。

    唐(情qíng)见那些邻居上楼后,楼梯上却莫名多出了好些黑影,顿时明白这些邻居根本没有真正回到家中,而是站在楼上听着他们的八卦呢。

    虽然他们将自己的(身shēn)型都藏好了,但楼道上的灯却将他们的影子给投了出来。

    见这么多人在看(热rè)闹,本想速战速决将人赶走的唐(情qíng),顿时改变了主意。

    她本(身shēn)长相明艳,五官棱角锋利,但越是长这样,唐(情qíng)越想挑战自我走另一种路线。

    能当上南大最具亲和力的?;?,唐(情qíng)这些年的修炼功不可没。

    此刻明白这三人不是善茬,唐(情qíng)心中越愤怒,脸上反而越发平静下来,不仅没有任何怒意,反而还带上了几分哀愁:“不是我不帮,但我的(情qíng)况你们也看到了,住着这么个破地方,每天工作赚钱,不过就为了混口饭吃,我一个女人,带着儿子,能给你们的,都给了,实在是没钱再帮你们了?!?br />
    军军妈妈见唐(情qíng)说话没有带刺,顿时心中一喜,以为有希望了,连忙道:“你就别和我们客气了,你的(情qíng)况我们还不了解,当初军军他爸生病住院,还有你二弟撞了人赔不起医药费,都是你掏钱解决的,听说你那养父养母给你留了不少财产,不可能就房子车子吧。

    “咱们也不是什么吸血鬼穷亲戚,实在是没办法了,这才上门找你,这么多年我们也都没再向你要钱,这难得来一趟,看在大家都是亲人的份上,你就帮帮我们吧?!?br />
    唐(情qíng)叹息道:“你们也知道,那是养父养母。这年头,亲生父母和血亲兄弟姐妹都能狠下心将女儿扔进孤儿院,二十年后找女儿吸血要钱,一拿就是几百万,不到六年的时间花个精光,更何况养父养母呢,他们能给我留下一(套tào)房子和一辆车子,已经仁至义尽了,哪里还有什么别的财产?!?br />
    唐(情qíng)说话时语气温和,腔调柔软,偏偏这出口的话,句句带刺,别说军军妈妈等三人听得脸色微变,更绝妙的是那楼上听墙脚的邻居,在不明真相的(情qíng)况下,听着都能琢磨出点意思来。

    军军妈妈接二连三地被唐(情qíng)刺到,逐渐失去了耐心:“怎么会是最后一点财产呢?你那养父母不是海外有名的华侨吗,他们死了,他们的爸妈,他们的儿子还在吧,你联系他们一下,不就有钱了?”

    那女人也道:“唐(情qíng),我们这不止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你好。你一个女人带着孩子确实辛苦,如果有钱傍(身shēn),(日rì)子过的也会痛快一些,人啊,就这一辈子,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忘川考虑吧?”

    唐(情qíng)继续叹了一口气:“姐姐说的是,可是这钱,也不是你想留就能留的。

    “当初我养父母给我留下的房子车子,折算成几百万的现金,不就是该给我傍(身shēn)用的吗?结果人算不如天算,这几百万,一毛钱都没落在我手里,全都给人拿走了。

    “这(日rì)子想要过的痛快,也得有那个条件,我怕这辈子都是受苦的命了。如今我算是认命了,穷点就穷点吧,能活下去就好,不知道姐姐们认命了没?”

    军军妈妈见唐(情qíng)这油盐不进的模样,顿时急了,哪里敢顺着唐(情qíng)的话说,连忙道:“怎么能轻易认命呢,不赚钱,家里那么多人怎么办,大家都等着张嘴吃饭呢,只有赚多多的钱,才能过上更好的生活??!”

    唐(情qíng)似笑非笑地看向军军妈妈:“你这话说的真是太对了!咱们这一家子,男人女人都不缺,可这么多人,居然就只有我一个人在认真工作,原本我还想不通这是为什么,今天听你这一句话,顿时就放心了。

    “看来姐姐弟弟们都早有打算,今天虽然口上说着来找我借钱,但其实明白我们的苦楚,想着多照应照应我们母子,让我们过上更好的生活?!?br />
    军军妈妈顿时瞪大眼睛,张大嘴巴,本还想开口再说些什么,可一想到唐(情qíng)三言两语间就颠倒黑白,不仅不打算给他们钱了,反而还变着法找他们讨钱,顿时又不敢再轻易开口了。

    “咦,你这个画……”

    唐(情qíng)画到一半,隔壁桌的同事一下子探过脑袋来盯着唐(情qíng)的作品。

    “怎么了?”唐(情qíng)道。

    同事斟酌着语气:“你画的(挺tǐng)好的,就是这个画法,还有这个方式……”

    同事说着,冲唐(情qíng)挥了挥手。

    唐(情qíng)凑到同事的电脑前,看着她熟练运用这软件绘图。

    唐(情qíng)顿时瞪大了眼睛。

    她来这个世界的时间毕竟太短,需要接受的消息太多,哪怕职业相关的,也没办法迅速全部掌握。

    六年的时间,不仅人变了,世界也在变化。

    “我明白了,随着科技的进步,创作方式也在改变,从而逐渐影响了审美,所以作品也在无形地变化,因为时间不长,所以乍一看上去,看不出什么差别,原来是这样……”唐(情qíng)喃喃道。

    “懂了吗?那你也试一试吧?!蓖碌?。

    “嗯!”唐(情qíng)点了点头,“我去练习一下,谢谢你??!”

    “不客气啦?!蓖驴醋盘?情qíng)的笑脸,道,“不过唐(情qíng)啊,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公司的???”

重要声明:小说《就等你送上门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