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招兵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当年秦风 书名:一世唐人
    325.

    招兵令

    随着这个不一般的早朝散朝,一道道诏书也是快马发往了这大唐各地,相信很快,大唐人都知道了,他们换皇帝了,老皇帝退位了,新皇就是他们的战神秦王李世民。

    对于李世民登基自是有人弹冠相庆,这些人大多数应是底层老百姓和各地军士,李世民多年来征战各地是深得民心的,不像李建成那般深居宫闱,没有去过基层。

    有人喜自是有人忧,那些世家大族可是非常不希望李世民这个强势的君主上位的,要知道李世民跟这些世家的关系可不是很美丽的,

    李建成的妻子是五姓女,郑家的郑观音,李建成作为正统储君,处理政事,与这些世家大族的关系可是非常好的,比如说太原王家便是不遗余力的支持李建成,反观李世民这边,李世民常年征战在外,自是知道这些世家大族的危害,深知百姓疾苦,对于这些世家可是没好脸色的,关陇世家还好,毕竟如今是以皇族李家为首的,那些山东大族可是很可恨的。

    如今跟李世民关系稍微近一点的大家族也就是崔家了,麾下不少崔家人效力,其余郑家不用说了,那是李建成正室郑观音的家族,太原王家更是不遗余力的支持,成为了李建成的钱袋子。这些世家跟李世民可是没有多少(情qíng)谊的,不过即使李世民登基了,若说这些世家有多么害怕,那也是开玩笑的,千年世家,百年王朝,那底蕴当真不是吹的。

    李破军自回了宜秋宫里,一路上便是接受众人行的拜见太子之礼,李破军如今随着李世民的登基第一诏下去就是成为了这大唐帝国的太子(殿diàn)下了。

    更多的人想的是,陛下初始登基下的第一诏就是敕封皇后太子,这决心可是不小的啊。

    也就是说这后宫之主和国之储君的位子是已经铁定的了,其他人甭想了。后宫之主当之无愧的便是李世民一直以来相濡以沫的正室长孙无垢了,更何况李世民的心腹第一功臣就是长孙无垢的哥哥长孙无忌。而李破军作为嫡长子,自幼年来便是名传天下的神童,更是兼得长孙房杜尉迟程秦等大臣的拥护,无论是出(身shēn)还是本(身shēn)都是当之无愧的储君了,已经铁定了。

    而在长孙无忌房杜这些老狐狸想来,陛下此举还是另有深意的,早早就定下太子之位,不遗余力的培养李破军这位嫡长子,以绝李承乾几哥俩的心思,也好免却玄武门惨事再次发生。

    李破军(屁pì)股还没坐(热rè)乎,只听得小秋儿嗫嗫道:“太子(殿diàn)下,可要沐浴更衣?”小秋儿是知道李破军这个习惯的,这大(热rè)天一回来定是洗浴更衣的。

    只是李破军听的一愣,继而失笑,这一下子(身shēn)份的转变还真有点适应不过来呢。

    只是这称呼在家里实在太生硬,便是上前挑起小秋儿下巴道:“小秋儿,你喊我什么?”

    小秋儿浑(身shēn)一哆嗦,这么近距离的看着李破军,看着那面带稚气却是显得英武的面庞,小秋儿呼吸都变得沉重了,一张俏脸通红。

    只是嗫嚅道:“太,太子(殿diàn)下”。

    李破军见了好笑的摇摇头,小秋儿一急都说不出来了,耳根都是红透了,李破军见状笑道:“以后在宫中没外人在喊郎君便是,这才有家的感觉,听到没有”。说着一巴掌拍在小秋儿那(挺tǐng)翘的翘/(臀tún)上。

    秋儿仿佛触电了一般,直愣在原地,一张脸那是又急又怒,李破军哈哈笑着一边去更衣去了。

    小秋儿忙是捂脸向后跑去,见着几个丫鬟在掩嘴嗤嗤笑着,小丫头羞愤难当,一跺脚,“看着干什么,还不给……给郎君准备(热rè)水去”。几个丫鬟太监忙是下去准备了,小秋儿这个女总管,丫鬟头子还是(挺tǐng)有威慑力的。

    李破军见了也是一笑,趁着更衣,摸了摸/自己的小雀儿,嗯,好像大了一点儿,哎,还是不能啊,太小了,过几年,再过几年,一定不会再让你受屈了。安慰了一番自己的二弟,(热rè)水也来了,李破军便是噗通的跳进浴桶。

    看着忙前忙后又是倒(热rè)水又是拿衣服的小秋儿,李破军直说道:“秋儿,你明儿去找找母亲,让她给你分配几个人吧,一个人忙太累了”。小秋儿红着脸应着了。

    再一想,朱成李正几个狗腿子看来等搬进东宫后得给他们一个职位了,不然(身shēn)边没个贴己人使唤啊。

    (日rì)头上了中天,小秋儿拍拍在浴桶里昏昏(欲yù)睡的李破军,“郎君,过午时了,起来用膳吧”。

    李破军甩甩发蒙的头,一上午的早朝给懵圈了,现在还没缓过来呢。

    用饭过后,李破军直接着了盔甲,配上剑,便是领着史进的一干护卫前往了右武卫军衙了,下午开始,该招兵了。

    刚到军衙,便是碰见了尉迟恭,“臣尉迟恭见过太子(殿diàn)下”。李破军无奈,只得受了。

    他(身shēn)为郡王之时还可以说拜托郡王(身shēn)份,在军营便是军职在(身shēn),但是眼下里成了太子了,可就不能如此了,君君臣臣,君就是君,这点马虎不得,所以李破军也没用强迫众人只认他中郎将的(身shēn)份。

    “嗯,尉迟将军,我受圣上之命招募兵员,今特来向尉迟将军讨要将令来了”。李破军也是略一拱手还礼就是直接说道,以他的(身shēn)份在公言公,确实不需要太多礼仪。

    尉迟恭闻言笑道:“这点小事,何劳(殿diàn)下亲至啊,遣一小卒,臣也是立马给(殿diàn)下送去了”。尉迟恭直笑着将李破军迎进去了,各自安坐上茶。

    李破军直说道:“此乃我分内之事,尉迟将军客气了”。

    尉迟恭见李破军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也是直接说道:“(殿diàn)下稍待片刻,臣这便写令”。说罢直让副将铺纸研磨,几息功夫便是开具了招兵令,而后取出大将军印盖上去交给李破军。

    李破军拿着令便是告辞了,这程序是走完了,该要招兵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世唐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