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寒心(两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斑之 书名:鸾归桐
    (春chūn)光虽好,但总有那么大半月的时间(春chūn)雨连绵直蒙人眼。

    好在,(春chūn)雨不像夏雨那般狂躁磅礴,它柔和细密的很。

    漫撒下来,只愈发点透了绿叶红花,柔顺了无骨的杨柳枝条。

    刘秀是乡野间长大的,向来只把毛毛细雨当雾,因而回来时不肯叫宫人们使华盖,到了却非(殿diàn)浑(身shēn)都像落了层细纱。

    郭圣通好笑,拿手在他脸上一抹,全是水汽:“也不怕回头得了风寒?!?br />
    他拉着她坐下:“朕哪那么(娇jiāo)贵?”

    又问她这一天好不好?辅儿好不好?

    辅儿落地后,怕见风受寒,郭圣通为了照顾他便又不去前(殿diàn)了。

    现如今刘辅总算满了一岁,健健康康地立住了。

    郭圣通笑着道好,叫人把刘辅抱来。

    刘辅已然在学话了,只是因着眼馋哥哥的猎狗学会的第一个字竟然都是阿宝的“宝”。

    阿宝听见人叫它,就颠颠地跑过来,在榻下打转。

    刘辅此后一发不可收拾,见了谁都叫宝宝。

    刘秀笑着接过刘辅,还不等捏捏他的笑脸,他就裂开嘴软糯糯地喊道:“……宝……宝……”

    刘秀哭笑不得,拿手点了点他额头:“你父皇还没有狗讨你喜欢?!?br />
    郭圣通笑:“这也就是阿宝不在,要是在的话,早哒哒哒跑进来汪汪汪地叫个不停了?!?br />
    刘疆疼(爱ài)弟弟,但却怎么都不肯把阿宝留下。

    他坚持的很,“阿宝是我的狗,弟弟要母后再给他养?!?br />
    刘疆虽是哥哥,但也没有叫他割舍(爱ài)宠的道理。

    他也才四岁,是个孩子呢。

    只是龙山犬难得,自阿宝那窝后一直没有小狗再落地。

    刘辅想要,也得等着。

    好在这孩子不像刘疆,凡事没那么执拗固执。

    阿宝不在的时候,他想的紧,却也只是嘴上念叨。

    刘秀一逗他玩,他也笑起来。

    只不过,满嘴的宝宝宝宝到底叫刘秀又好笑又好气。

    外间响起了纷乱的脚步声。

    刘辅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猛地从刘秀怀里往下蹦,好悬被抱住。

    一面蹦,还一面大声嚷:“……宝……宝……”

    须臾后,阿宝果一阵风地卷进来,伸着舌头哈着气直笑。

    刘秀纳罕:“这孩子还真是,怎么就知道是疆儿回来了?”

    说着嘴里又泛起酸意来:“朕天天回来可没见着他这么激动?!?br />
    郭圣通忙给他顺气:“孩子嘛,都喜欢猫猫狗狗的。

    你自己说的话,可不能这么快就忘了吧?”

    一时,刘疆洗漱更衣过来了。

    刘秀问过了他今(日rì)的课业后,一家人便开始用晚膳。

    毛毛细雨仍在下着,拂到窗前淡淡的一点影都没有。

    几只燕子斜飞上屋檐,融进薄烟里。

    宫灯逐一被点亮,氤氲开一(殿diàn)光明。

    虽是亲兄弟,但刘辅和刘疆一点都不像。

    刘疆(爱ài)吃的虾仁炖鸡蛋,他尝一口就吐,却(爱ài)吃煮的流米油的小米粥。

    用过晚膳后,刘疆去书房写太傅布置下来的课业。

    阿宝虽和刘辅也好的很,但到底还是主人最重。

    刘疆一走,它拔腿也跟着走,半点都没有留恋。

    白虎(殿diàn)掌事说的没错,龙山猎犬待主人最是忠诚。

    刘辅见了,便要跟着一道去。

    郭圣通不让他去,沉着脸说他:“哥哥去做学问,你去做什么?快别裹乱了?!?br />
    要是母后宠惯着弟弟,也不管他愿不愿意就要弟弟跟着去,刘疆肯定是不高兴的。

    可现在弟弟被母后说的泫然(欲yù)泣,他又怪不落忍的,“母后,让弟弟跟阿宝在一旁玩也不碍事的?!?br />
    郭圣通还是摇头,她专心念医书时外头人脚步重了她都不舒服,何况疆儿这么别扭的(性xìng)子。

    刘辅见哥哥说话都不好使,终于哇地一声委屈哭了。

    刘疆(爱ài)怜弟弟的心达到了顶点,坚持要带他去。

    这孩子!

    郭圣通瞪他:“去吧,去吧?!?br />
    就是怕刘辅去了捣乱惹他生气,他倒觉得她狠心。

    他们兄弟和阿宝一走,(殿diàn)里霎时清净下来。

    郭圣通和刘秀照旧各占了张书案,一个看医书,一个看奏折,都惬意的不行。

    羽年好笑,偷偷和青素道:“孩子不在时想成那样,都在了又嫌聒噪?!?br />
    青素刮她的鼻子:“谁都敢说!”又笑:“去年年末嫁了常夏,今年就到你了,看你儿女成双后是不是一样?!?br />
    说起嫁人,羽年立时羞红了脸,垂下眼走开:“就你能欺负人?!?br />
    (殿diàn)里只安静了一个来时辰,便又(热rè)闹起来。

    刘疆气冲冲地走进来,小脸铁青。

    阿宝(身shēn)前(身shēn)后跟着。

    刘辅的(奶nǎi)娘牵着刘辅,他瞪着大眼睛一脸无辜。

    可郭圣通一见就知道定是刘辅去了之后一个劲地和阿宝玩闹,把刘疆给惹生气了。

    怪谁呢?

    怪他自己。

    她故意问他:“怎么了?哪又不高兴了?”

    刘疆满肚子的火气只得强咽回去,蔫蔫地:“没什么。母后——”又看向刘秀:“父皇,孩儿课业完成,去睡下了?!?br />
    刘秀点头。

    等孩子都出去后,郭圣通才从宫人嘴里知道详细(情qíng)形。

    比她想象的要糟糕的多。

    刘辅追着阿宝满屋子跑,一下绊倒了把书案撞翻了,染透了刘疆心(爱ài)的那卷山海经。

    那是他一面看一面提笔做批注的,还根据书里描述画了那时地图,真真正正耗费了心血。

    就这么报废了,怎么能不心疼?

    偏生刘辅还瞪大眼睛看他,一脸哥哥你怎么把它放在这的样子。

    刘疆当时气的就说不出话来了。

    郭圣通听了笑的不行:“我就知道,他得气的够呛?!?br />
    刘秀无奈,又不好当着宫人的面说什么,等夜里歇下了才一把搂过她来:“哪有你这样的母亲?看着孩子伤心,你笑的那么开心。是不是太坏了点?”

    郭圣通坐起(身shēn)来和他较真:“你知道什么?

    我都说了不叫辅儿去,就是怕他害他哥哥念不好书,惹他生气?!?br />
    “行,行,行?!彼眯?,扯她躺下,“我说你一句,十句等着我?!?br />
    上回朝臣们闹着让他纳妃,叫他拒了后转(身shēn)去((逼bī)bī)桐儿。

    他知道的时候,已然迟了。

    当时血就往上涌,冲的太阳(穴xué)嗡嗡地疼。

    这些个朝臣!

    还有没有上下尊卑了!

    他暴跳如雷,立时就叫起辇往却非(殿diàn)赶。

    结果走到半道上,便见他们霜打了一般的往回走。

    他叫赵昌海去问了才知道,原来是叫桐儿气的。

    他的心立时舒展开了。

    他还真怕,她委屈自己答应了,回头又满心的不痛快。

    他知道嫁给她,她是被迫的,心底始终有些不快。

    他为此答应了岳母,定会一生一世待桐儿好。

    如今虽做了皇帝,也没有反悔的道理。

    毕竟美人虽多,但却都不能入他的心。

    像现在这般守着桐儿和两个儿子,平淡温馨的,哪不好呢?

    要是弄一堆嫔妃回来,见天争风吃醋不说,还会寒了桐儿的心,连带着两个儿子都要和他疏远了。

    讲起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真变成个孤家寡人了,有什么意思呢?

    如今天下未定,他时常要亲征。

    倘若后宫不稳,他还得两头担心。

    这么一想,他心头熨贴极了,手指穿过她柔顺的发间,“桐儿,我又要亲征了?!?br />
    她愣了一下,但自和他成婚以来便是时常分离,倒也慢慢习惯下来了。

    当下笑了笑,安心地窝在他怀里:“行,我知道了,你安心去吧?!?br />
    他的手停住了,长叹了一口气:“等以后天下太平了,我就守着你,哪也不去?!?br />
    她说好,又调侃他:“到那时,就该嫌我人老珠黄又善妒了?!?br />
    他摸摸自己的脸,“你要人老珠黄最少得到五十岁,到那时我都六十五六了。

    你只怕要嫌我老昏了头,天天说胡话吧?!?br />
    明明这会还是青(春chūn)正好,但叫他这么一说她也彷若看到了老的头发都白了的样子。

    莫名地,竟心生向往起来。

    前世,他们结发为夫妻,却没有白首不相离。

    今生大概是可以的吧?

    她眼里忽地就起了水雾,忙闭了眼,含糊道:“快睡吧,我困了?!?br />
    他把她整个搂进怀里,“嗯,睡吧?!?br />
    心里安静,睡的也就快。

    再一睁眼,便是第二天了。

    刘秀出征总是最后告诉她,但其实底下都忙活了好一阵子了。

    她知道的时候,离出征已经只有四天了。

    她叹了口气,抓紧时间给他做了两(身shēn)贴(身shēn)中衣。

    出征在外,哪有机会洗刷那么干净?

    只能是多做两(身shēn)衣裳了。

    等衣裳做成,人也走了。

    她坐在却非(殿diàn)里,瞧着史官提笔写上:“夏四月丁巳,幸邺?!?br />
    又过了一阵子,再添上:“己巳,进幸临平?!?br />
    皇帝亲征算不得小事了吧,可到史官笔下也只有短短一行,寥寥几字。

    其间所有波折艰辛,尽皆隐去。

    她有时候也好奇,她前世落在史官笔下会是个什么样子呢?

    能超过一百字吗?

    只怕难。

    而后人就要从这简单的描述中去感受她的一生,进而琢磨她的脾(性xìng)喜好。

    说起来,也是够荒唐的。

    就像大名鼎鼎的孝武陈皇后,谁不说她骄矜跋扈?

    可谁亲眼见着了?

    但没人管,人都只说自己想说的。

    郭圣通也不管。

    她死后随便后人怎么说她。

    那又能如何?

    左右是不知道。

    左右她是为自己活,又不是为那名声活。

    好不好,歹不歹,又能怎么样?

    刘秀一走,疆儿要念书,辅儿觉多,她到底比从前寂寞多了。

    成(日rì)里倚着窗看书,也总觉得看不进去。

    既看不进去,便找人说话吧。

    刘荷花去岁也生了个儿子,和刘辅差不多大,正好带进来和刘辅玩。

    孩子有了玩伴,一时半会是想不起找母亲的。

    两人便挪到一旁说话。

    刘荷花的娘家始终都是个填不满的窟窿,满足了父亲和母亲的花销不算,还得给弟弟安排差事娶亲。

    如今天下未定,汉室也不富裕,帝后逢着大年节宫里都不添置什么。

    贾复却宁愿自家过的紧巴巴,也不让刘荷花为难。

    可人心都是(肉ròu)长的,瞧着娘家侍女仆役的吃穿都比自家孩子好不说,还得受父母埋怨,嫌她弟弟的官小了。

    气的刘荷花柳眉倒竖:“说句不该说的话,贾复托关系找人要是被捅到陛下那去,他都脱不了(身shēn)。

    他们却还不知足,只当女婿是应该的。

    昨天又打发人来和我要银子,张嘴就是三千两?!?br />
    她渐渐红了眼:“我哪有这些银子?他们也不管,只觉得女婿家不是自个家,不用替他想着怎么过(日rì)子,能多刮些就刮些?!?br />
    她满脸悲切,郭圣通都不知道从何去劝,只能默然听着。

    那到底是她亲生爹娘,她自己抱怨的,别人抱怨了未必好受。

    “贾氏族里对我这样贴补娘家,不是没有怨言。

    我也知道我不对,原来也下定了决心不理睬他们。

    可……心软啊,还是心软?!?br />
    她忍泪道:“我只觉得对不住贾复,要是那会他和我和离了。

    没了这么多糟心事,说不定过的多好呢?!?br />
    郭圣通见她越说越不像样子,忙正色道:“说什么胡话。

    贾复这么用心用力,为的是什么?

    还不是为了你?”

    等刘荷花走后,她和羽年感慨道:“刘荷花娘家以后再想靠她,只怕是靠不住了?!?br />
    女儿女婿这般掏心掏肺的,都换不回来他们的笑脸,还当是应该的。

    这也就是刘荷花还对那点亲(情qíng)存着痴心妄想的心,若不然依着贾复的手段还有不能叫他们老实的?

    不过是怕刘荷花心里过不去。

    羽年也叹气:“若贾夫人母亲是后娘,她只怕还好受些。

    可偏生不是,还一点都不疼她,为了自己喝她的血都成。

    时候长了,再(热rè)的心也冻硬了?!?br />
    闺友的家事不叫人省心,但军政大事却顺利的很。

    大司马吴汉击五校贼于箕山,大破之。

    五月,刘秀进幸元氏。

    辛巳,进幸卢奴。

    六月,冯异领命平川中。

    彼时公孙述割据川中,聚众数十万,刻造天下牧守印章,备置公卿百官。

    又遣将军李育、程乌率兵数万出陈仓,(欲yù)联合当时关中的割据势力吕鲔,进攻三辅。

    冯异连战连捷,大破李育和吕鲔。

    李育、程乌和吕鲔逃往汉中。

    川中由此平定,委实是炎炎夏(日rì)里最能叫人消暑的了。

    征虏将军祭遵又于涿郡杀张丰,可谓又一大喜。

    到了七月,刘秀也终于重新回到了洛阳。

    她刚嫁他时,他出征她是无动于衷的。

    后来动了心,就牵肠挂肚起来。

    然而到现在,忐忑和激动都少了很多。

    因为,她知道他会好好回来。

重要声明:小说《鸾归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