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0094章 血心诀到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一语凡尘 书名:无上真阳
    见着胡二如此强硬的态度,姜辰摆出一副很懊恼的样子,随后将他提到了王石头等镇民们的面前,探(身shēn)附在胡二耳畔,缓声道:“那既然这样的话,留着你还不如让镇民们杀掉你泄愤的好,反正事(情qíng)败露的话我也可以一走了之,你说呢?”

    听着姜辰的话,胡二顿觉他的手掌立松,本就因为被强行抽空灵气十分虚弱的(身shēn)体直接摔落在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帮满眼怒火的镇民们缓步而来,虽说大部分镇民们知道杀掉他的后果,但他犯下的事已然惹得天怒人怨,其中有不少镇民们还是想着可以杀掉他泄愤。

    胡二转眼再看,姜辰的脸上根本就看不出一丝的波澜,仿佛根本就不在乎他的死活。

    对??!他本就不是这附近的人,就算到时候事(情qíng)败露招来大哥替他报仇,那姜辰也可以一走了之,更何况他还不想死!

    胡二心思急转,此刻也顾不得什么秘籍不秘籍,保住自己的命最重要,更何况……胡二心头冷笑,就算你得到血心诀恐怕也不是那么好练的!

    “别!秘籍我给你!”事不宜迟,胡二赶忙张手做投降状,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姜辰道:“那你说的话还算数么?”

    看着胡二慌了神的模样,姜辰心头也顿时一松,他当然不可能是那种危难时刻出卖别人的人,只是通过方才捕捉到的那点小细节来诈胡二,没想到还真赌对了,这胡二看似天不怕地不怕,实则是个十足的胆小鬼,怕死的厉害。

    “当然算数,我姜辰说一不二?!?br />
    姜辰拍(胸xiōng)脯保证,胡二这才松了口气,那些愤怒的镇民们自然也全听姜辰的吩咐,没有再上前过来。

    胡二手中亮光微闪,一方血红的石头出现在手掌之中,那石头中有着十分诡异的气息,与血心诀发动时给姜辰带来的?;幸话阄薅?。

    胡二将这血红色的石头递给姜辰说道:“这血石中记载着血心诀的修炼法门,现在归你了?!?br />
    姜辰皱眉,胡二这时候的爽快让他感觉有些别扭,但又瞧不出什么别的意图来也只好作罢,当即便接过那血红色的石头。

    血石入手一片冰凉之感,那刺骨的寒意自掌心灌入,直去姜辰的四肢百骸,着实是惊了他一个激灵,但也仅是片刻,体内各处经脉里充斥着的暗金灵气四起,寒意骤消,对他也没有产生什么威胁。

    好诡异的力量!那莫名侵体的寒意姜辰之前从未遇到过,显然这血心诀的等阶绝对不低。

    收起血石,姜辰挥手道:“将他们关起来,我方才已封住了这几人的经脉,大家放心,再过两天我定然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br />
    镇民们自然完全信任姜辰,毕竟现在的一切可都是姜辰办到的,如果没有他,何谈什么抓到这般流寇的二当家?所以姜辰的话他们自然是言听必从,齐齐答应一声,随后走出数名比较壮硕的青年,将这些狼狈不堪的流寇给全都擒了下来,冲镇子深处而去。

    胡二这一路可是悲惨,姜辰虽说不杀他,但可没答应他这帮镇民不能做些别的事(情qíng)来泄愤,行过途中,直被骂得狗血淋头,咒骂声四起间,还有不少人冲他啐着口水,显然是对他们这帮流寇已经深恶痛绝。

    原本押着他的几名青年也不敢靠得太近,只是侧边催着他走,如果不动怎么办?那就踹一脚。

    胡二闯((荡dàng)dàng)这么多年,何曾受过这等屈辱,但为了活命也只能受着,后半段不用这些人催,脚下比谁都快,就想赶紧把他关起来得了,省得受这份鸟气。

    但等到地方一瞧,却见街道两旁就有几个紧闭的铁笼,看模样十分的宽大结实,只不过里面的气味非常难闻,一股牲畜(身shēn)上的腥臊之味。

    “喏,进去吧?!奔诺搅说胤?,押着他们的青年伸手便打开了铁笼的大门,显然他们接下来要待的地方就是这里无疑。

    “什么!这里???”胡二见着这平(日rì)里关牲畜的地方,心头顿感憋屈,之前的屈辱他都忍了,但现在是万不能忍,顿时叫喊起来:“我要见姜辰!”

    “喊什么喊?你也配喊灵使大人的名字?老实的呆着吧!再喊小心割了你的舌头!”那青年一脚将胡二踹了进去,随后关紧铁门,脸上嵌满厌恶的神色,显然他要是再叫喊恐怕这青年真能干出割他舌头的事(情qíng)来,毕竟姜辰只说了不杀他,又没说不可以折磨他。

    胡二想明白这点,顿时老实下来,就算是关在这里他也认了,不管怎么样总比丢了命的好!

    这些青年见着他老实下来,其中有人还轻啐一口,骂道:“早先嚣张那模样哪里去了?也就是灵使大人想的周全,要我说就该将这畜生活剐了!”

    这青年熟练的比划几下,显然就是屠户出(身shēn),对这剥皮抽骨的事(情qíng)熟练非常,看得胡二胆战心惊,现在(身shēn)处镇中竟比往(日rì)与人血战被抓更为恐怖。

    但这些事(情qíng)姜辰自然不知,他现在正愁着如何应对眼前这些镇民们的盛(情qíng)邀请。

    最终直摆弄好久姜辰才脱(身shēn)而出,再看已然散去的街道,他才感觉浑(身shēn)疲累,应对这些人竟比之前战斗更辛苦。

    不过姜辰虽拒绝了这些人好意,但还有许多人根本接近不了他,自然便盯上了小美和莫离两人,倒是送了不少的漂亮首饰和胭脂,两人从小都是在凄苦的环境中长大,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弄得慌了手脚,直拿到两人根本没地方放才醒过神来,但再想拒绝之际,已然迟了,她们连是谁送的都不知道如何退回去?

    “啧啧,真是好手段,你那金色光盾是什么?灵技还是功法?”见着姜辰脱(身shēn)而出,不等小美和莫离说话,王宇辰率先步出,虽还是有些高傲的模样,但较之前已然有了很大的变化,语气上就明显对姜辰没开始那般倨傲。

    “我说是功法,你信吗?”姜辰反问,眉眼含着笑意,似乎是在回应着开始王宇辰对他的那番嘲讽。

    “哈哈,我当然信!”王宇辰自然能听出姜辰话里有些针对的意味,但他根本就不在乎,反而对姜辰产生出了浓厚的兴趣,他这个人什么都不在乎,但就是对新鲜和未知的事(情qíng)最感兴趣,此刻心中已然幻想着那金色光盾源头的功法到底是何等阶。

重要声明:小说《无上真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